先对何家下手/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兄弟二人沉默着,顾乔北脸上涌起严肃和冰冷,沉声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无论如何,这次,顾乔北是不会放过秦筝的,他不敢想象,要是没有黎思思替苏岚挡下这一切,后果又将如何,他庆幸之余,对黎思思是抱歉和愧疚,对秦筝是憎恨和厌恶。

“打压秦家。”顾乔东缓缓的说着,他身为首都市委书记,想要打压身为滨城市长的秦纵横,简直是易如反掌。

秦家唯有秦纵横这一支稍稍出色,若是毁了秦纵横的政途,秦家也所剩无几了,秦老爷子若是有朝一日去世,秦家在军区大院,根本就没了存在的意义。

“比较棘手的是,何沛臣经手的一切。”顾乔北微微蹙眉,他不得不佩服秦筝的手段,自己生日宴会当天设计的这一出,偏偏她全程都在生日宴会上,完全可以假装对于发生的这一切不知情。

“交给我。”顾乔东没有任何犹豫的说着,他心里积压着一团郁气根本没有地方发泄,即使是何沛臣替秦筝做的这一切,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顾家在首都的背景摆在这里,临近天亮时分,凡涉及到这件事的相关人员,基本都被抓到了,除了何沛臣和秦筝暂时未动。

后来顾乔东跟顾忠年打了一通电话,因为事情涉及到何家,最后的这些人,全部由军方移交给了警方,剩下的顾忠年打了招呼要求保密,接下来的事情,便由顾乔东出面处理。

早上七点的多的时候,苏岚醒过来,正巧看到顾乔北提着早餐上来,好似一夜未睡,整个人看着格外的憔悴。

“醒了?正好吃点。”顾乔北朝着她微笑,苏岚看着他这幅疲惫的样子,有满腔的疑问,但又不知道从哪里问起,唯有点点头,起来刷牙,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然后吃早餐。

“你也吃啊,别光看着我吃。”苏岚勺了一口清粥到他嘴边,顾乔北没有一点胃口,但苏岚这般坚持,他也只得张嘴吃,两人就这么你一勺我一勺的吃完,顾乔北突然伸手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带着后怕般的说道:“老婆……”

“乔北,我在。”苏岚感受到他情绪的波动,伸手反抱着他,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带着几分试探的询问着,“你告诉我,是不是,大嫂出事了。”

昨天她问询黎思思的时候,顾乔北就避而不谈,一大早上她刚醒来,他就这般患得患失的模样,怎么能让她不担心。

“她在你隔壁病房,顾乔东守着。”顾乔北口吻淡淡的说着,苏岚见他这幅风轻云淡的样子,也就没有往深处想,以为黎思思跟她一样没有什么大问题,掀开被子,穿鞋说道:“那我过去看看大嫂。”

“不急于一时。”顾乔北按住她的肩膀,目光瞥向她的肚子,“先好好休息,下午的时候全面检查一遍,没事,我就搬回去别墅住。”

毕竟他确认了,顾乔东是喜欢上了黎思思,所以,他不敢保证,顾乔东对于苏岚不会一点介怀都没有,再加上苏岚现在有了身孕,都在顾家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怕苏岚知道了一切以后,承受不住。

“嗯?搬回小别墅?”苏岚一愣,顾乔北轻轻的刮了刮她的鼻尖:“怎么?不愿意?”

“怎么会。”苏岚目光柔柔的看着他,伸手抱了抱他,“我都听你的就是了,只是,我们这么快就搬回去小别墅,妈会同意么?”

“会同意的。”顾乔北笑了笑,伸手摸着她的眉眼,昨天的事情,让何倩难以承受,目前在家休息着呢,他们先搬回去小别墅再说吧。

两人坐着聊了一会儿,苏岚渐渐的又起了困意,顾乔北守着她睡着,一看手机,有顾乔南的未接来电,便走到外面回了过去。

“怎么回事。”顾乔南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他现在陪着叶青在晋阳,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昨晚顾忠年出动了特种兵的事,他还是收到了消息,担心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不是什么大事,顾乔东应该能够处理。”顾乔北笑了笑,打趣着说道,“你还是好好陪着二嫂在娘家待着,操这么多心干嘛。”

顾乔南听到顾乔北这样淡淡的口吻,如刀刻的脸上有了一丝放松,但仍放心不下的重复问了一遍:“真没事?”

“要是有事,你觉得我会不拉着你下水?”顾乔北轻笑了两声,顾乔南顿时脸色一沉,直接挂了电话,算他多管闲事了。

收了手机以后,顾乔北捏了捏眉心,有些疲惫,又给姜丞浩打了个电话,吩咐了一些事情,切断Green集团所有的与何家的生意往来。

何家是书香门第,何倩的祖辈是军队文工团出身,这才在军区大院有了一席之地,后来重心转移,渐渐的开始经商,如今仍在军队里的晚辈,也都是职位较低的闲职。

因为何倩嫁给了顾忠年,上一辈的恩恩怨怨,让顾家分家受了重创,何家要寻求庇护,在这军区大院里,能够与顾家比肩的也就是沈家,早些年沈家如日中天,何润清又跟沈凌风一样喜欢舞文弄墨,两人一拍即合,何家会依附于沈家也无可厚非。

顾乔东和顾乔北两人联手,先对何家下了手,很快何家的麻烦便接踵而至。

先是Green集团与何家生意上的往来,一夜之间全部撤离,甚至签订了合约的部分,Green集团宁愿毁约赔偿也不愿意继续,但凡与何氏产业有关系的都被相关部门请去了喝茶,商场这么大的变动,凡是聪明人,都嗅出了几分不寻常的味道。

在加上陆枫到现在还在警局里没有出来,周家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周生想尽了办法托关系都没能把陆枫弄出来,周妲急得在家以泪洗面,最后周生没办法去找了莫浩。

莫浩叹了一口气,爱莫能助,倒也没有见死不救,指点了两句:“老周啊,你家大女婿怕是惹到了顾家啊,具体怎么回事,顾家瞒得严严实实的没有透出一点消息来,但是啊,老顾家的大儿媳妇至今都昏迷不醒的在医院,我还听说,你大女婿被带到警局的那晚,老顾让人出动了特种兵……”

周生脸色一白,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那怎么办?妲妲现在整日在家以泪洗面……”

莫浩瞧了一眼周生,这几天他为了陆枫也着实奔波劳累坏了,叹了口气,想着如今军区大院的局势,沈家把严家从西北拉回来了首都,而顾家也不在像以往那般平易近人,突然强硬的手腕和态度,也着实让人不敢小嘘。

“老周啊,现在顾家雷厉风行,我也猜不准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你顺着他们的意思,必然不会出错。”莫浩这么一说,周生眼前一亮,想着Green集团对何氏产业的撤资和打压,顿时心里有了计较。

紧接着,周家就跟着Green集团的步伐,对何氏产业用相同办法对待,这么大的动静,闹的人心惶惶,侯文耀中途打过电话问顾乔北怎么回事,顾乔北并没有多言,但也故意透露了是因为苏岚,侯文耀当机立断的也对何氏产业下手。

一时间被几大龙头产业联手打压,剩下的大大小小的公司也不敢与何氏产业合作,生怕被波及,不过短短的四天时间,整个何氏产业处于瘫痪状态,整个何家都成了一盘散沙。

平日里看着最为正直沉稳的何润清,被打击得在倒下躺了整整一天才醒过来,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十岁一般,当即就一脸铁青的过去了一趟顾家。

顾家只有何倩一人在,何倩也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整个人都精神不济,得知勤务兵报告,才知道何润清过来,先是一惊,旋即打起精神应对。

“何倩,顾家是要将何家赶紧杀绝了?!”何润清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何倩不明所以,再加上何家、顾家这些年都没有实质性的来往,不解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看!”何润清将带过来的一叠报纸扔到何倩面前,何倩翻了两页,全部都是关于何氏产业负面的报道。

“那这和顾家有什么关系?”何倩冷漠的看着何润清,如果不是当年他非逼着她嫁给顾忠勋,甚至瞒着她给了顾忠勋承诺,后来又这么会闹成那样局面,特别是她父母相继去世以后,她对何家便再无半点感情。

“这都是你生的好儿子啊,顾乔北在商场上下了狠手,几乎断了何氏所有的商业往来,顾乔东就在上头打招呼,凡是跟何氏沾边的,都被相关部门抽查、整改!”何润清看着何倩这幅事不关己的模样,顿时气得呼吸都不顺畅了起来。

何倩微微蹙眉,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过来,能让顾乔北和顾乔东联手起来,那只能说明,那天发生的事情,跟何家有关!

一回想起她那天看到的场面,黎思思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醒来,顾乔北和苏岚好不容易搬回来了,现在又搬了出去,何倩顿时一肚子火气,冷笑的瞥了一眼何润清,毫不留情的说道:“那是你们何家活该!”

“何倩!”何润清没想到何倩是这个态度,额上青筋暴跳,对着她一声怒吼,“你身上也留着何家的血液,你就这么狠心!”

“你也不看看你们何家做了什么好事!”何倩丝毫不在意何润清对她的态度,直接下了逐客令,“以后没事,不要过来顾家,从我嫁进来顾家开始,我就跟何家没有半点关系了!”

“好好好!”何润清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对着何倩指指点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不信,顾家能够在这首都,一手遮天了!”

何润清黑着脸离开了顾家,转身就过去了沈家去找沈凌风,沈凌风正在教自己三岁的儿子在写字,看到何润清过来,便让保姆将儿子抱下去了,引着何润清过来书房,说道:“这次是又带了谁的的真迹过来?”

何润清讪讪的笑了两下,抱歉的说道:“凌风,这次我是有事相求。”

沈凌风笑了笑,让他但说无妨,何润清将自己遇到的困难大致说了一遍,沈凌风沉默了好一会儿,嘴里叨念了两遍‘顾家’,蹙眉说道:“润清,我记得何家跟顾家是联姻的啊。”

说沈凌风不谙世事,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何润清一时半会儿也跟沈凌风解释不清楚,再三恳求能不能让沈老司令帮忙出面处理一下。

“正好父亲也在家里,我过去找父亲一趟。”沈凌风见何润清这般迫在眉睫,便起身去了沈老司令那儿一趟。

如今这么大的动静,沈老司令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处于一种旁观的姿态,顾家动静越大动作越多,越容易抓住纰漏,所以沈凌风过来跟他表达了何润清的请求之后,沈老司令只是梭了一眼沈凌风:“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沈凌风碰了一鼻子灰回来书房,告诉何润清无能为力,最后何润清失魂落魄的出来沈家,天空响起响惊雷,一道闪电从他眼前划过,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不好征兆。

他回来何家就看到自己的唯一的儿子何沛臣忐忑不安的样子,似在等他。

“爸!”何沛臣几步过来扶着他,满脸的惶恐担忧,“我听说,何家要到头了,是不是真的?”

“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有爸爸在,何家不会到头的!”何润清话虽这么说,但心里也是没有底的。

这些几日何润清都忙得没合眼过,没有空去注意何沛臣,此时看到他这幅惊恐不安的神情,带着安抚的说道:“儿子,别担心,还有爸爸呢,天塌下来了,还有爸爸……”

“爸!”何沛臣似乎煎熬了好几天,这会儿何润清这样安慰,他一下子承受不住,跪在了何润清跟前,连着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爸,是我的错,是我造成了何家如今的局面,我是罪人……”

【题外话】

还有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