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对何家下手(2)/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润清见到何沛臣这个样子,顿时就想到了何倩说的那句‘你也不看看你们何家做了什么好事’,心头一紧,拉着何沛臣的胳膊,厉声质问道:“你做了什么?!”

何沛臣不敢隐瞒,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那天还是他亲自过去房间点的chun药,一方面是为了给秦筝报仇泄愤,另一方便,他心里也是嫉妒顾乔北的,只是他并不知道最后是黎思思替苏岚挡了一切,也没算到顾家的人会来得那么快,阵势会那么大,所以他预感到不妙的时候,在特种兵封锁整个酒店之前,提前离开了。

何润清听完何沛臣的话,顿时脸色一片惨白,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站不稳,抬手就给了何沛臣一耳光:“孽子啊,你瞧瞧你干的好事!”

何润清一句话咆哮完,直挺挺的朝着地上倒去,何沛臣惊恐的接住何润清,整个何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等到何润清醒来的时候,双眼等着屋顶发呆,心中一阵疲倦跟无力,没办法,只好打起精神,戴上厚礼,带着何沛臣,登门道歉,结果,何倩知道是何润清又过来的时候,直接闭门不见。

何润清咬牙给顾忠年打了个电话,顾忠年直说事务繁忙没有空,给顾乔东和顾乔北打电话,两人都是无人接听,最后何润清亲自去了市政府一趟找顾乔东,顾乔东似早就吩咐了人,将他拦在了外面。

七月的首都,天气已经很热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何润清站在太阳底下,后背被汗水浸湿,顾乔东的秘书客气的跟他说道:“顾书记今早就下基层慰问去了,可能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

何润清一听这样的说辞,顿时眼前发花,到最后,何润清还去Green集团总部找了顾乔北,顾乔北也是找了理由避而不见。

最后是何沛臣打了电话告诉他,顾乔东的老婆黎思思还在首都军医院里,何润清打听了消息了以后,直接带着厚礼过去黎思思的病房。

黎思思仍旧昏迷不醒,而顾乔北和苏岚已经搬回去了小别墅,顾乔北专门请了一个营养师来照顾苏岚,还有两个保镖保护她的安全。

顾乔东从黎思思的病房里出来,看到提着厚礼的何润清,目光锐利得如破空的箭矢,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偏偏又带着嘲讽的喊了一声:“表舅舅,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何润清脸上极其尴尬,但还是腆着脸,直入正题:“乔东啊,是何沛臣那臭小子太混账了,给苏岚和黎思思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何家已经这样了,你和乔北,能不能高抬贵手,放何家一条生路……”

“表舅舅,现在我老婆这个样子,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来,您觉得,这是混账能说得过去的事?况且,乔北的老婆还有身孕。”顾乔东一想到至今都昏迷不醒的黎思思,眼底的戾气顿时就迸裂出来,更何况,黎思思所受还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屈辱!

顾乔东这话说的直接干脆,没有任何妥协余地,何润清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表舅舅,何家跟顾家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我倒很好奇,何沛臣为什么要这样做。”顾乔东压着心里的火气。

乔北是打算先对秦家下手,他认为应该先对何家下手,让何家承受不住,何沛臣自然会和盘托出,那么牵扯出了秦筝,再对秦家下手也不迟,否则冒然对秦家出手,没有理由能够说得过去,更何况秦老爷子一手好医术,受过恩惠的达官贵人不少,没有足够的理由,容易让顾家引起众怒,况且,沈家还在虎视眈眈,严家又回来了首都。

至于何家,如果不是因为何倩跟何家沾亲带故,也不会有那么多顾及,顾忠年本是不同意他和乔北这般打压何家,更不愿意把事情闹大,但是顾乔东这次态度比顾乔北还要坚决,根本就拦不住,他也只能配合着善后。

何润清被顾乔东这么一问,回想起何沛臣跟他说的那些,并没有说原因,沉默着说道:“乔东,这样吧,我打电话让何沛臣过来一趟,让他亲自跟你们道歉认错,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一遍。”

打压何家的这把火已经烧得差不多了,更何况何润清也找了过来,顾乔东也没有拒绝,晚上在百福怡定个位置,让何润清带着何沛臣过来说清楚。

何润清连忙点头应答一下,又说了不少好话这才离去,之后顾乔东给乔北打了电话,乔北告诉他会准时过去。

“是大嫂醒了么?”苏岚一听是顾乔东的电话,顿时从沙发上坐起来。

自从她怀孕了以后,顾乔北总会上班上到中途就跑回来,说了她几次都不听,她也由着他去了。

“不是,别的事。”顾乔北收了手机,过来搂紧苏岚,大手在她肩头婆娑着,“老婆,别担心,大嫂会醒来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岚蹙眉,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问顾乔北了,他每次都是避开了过去。

顾乔北看着她这幅倔强的样子,笑了笑,还是不打算将实情告诉她,凑过来吻了吻她的唇瓣,说道:“我过去公司一趟,晚上晚点回来,有事打电话给我,不舒服或者想吃什么就喊许姣。”

“顾乔北!”苏岚赌气的朝着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他回头朝着她微笑,气得苏岚抬手将沙发上的抱枕朝他扔去。

许姣听到苏岚这声怒喊的时候,从厨房里探头出来,正好看到了顾乔北关门出去的背影,冲着苏岚说道:“姐,哥惹你生气了?”

“没有。”苏岚摇摇头,又拿起手边的杂志看了起来,“你别忙活了,我不饿。”

许姣说是营养师,实际上干的是保姆的活,刚刚大学毕业一年,从贫困山区出来的女孩,显得格外的淳朴一些,跟苏岚接触了几天,对她印象不错,一点都没将她当做仆人看待,就跟自己的朋友一样。

“没事啦,反正也快做好了,正好哥刚刚说会晚些回来,我做好了,你也可以当晚餐吃。”许姣朝着她吐吐舌头,又继续在厨房捣腾,苏岚摇摇头,随她去。

顾乔北从小别墅离开,过去Green集团问了一下姜丞浩何家如今的状态,处理了一些事务,看时间差不多了,就驱车过去了百福怡。

何润清和何沛臣父子两是早就到了,顾乔北到了不到五分钟,顾乔东也过来了,双方各坐一边,不等上菜,何润清给何沛臣使了个眼色,何沛臣立刻就对着乔东和乔北说道:“当时是这样的……”

何沛臣说的跟说给何润清的相差无几,顾乔北淡淡的笑容里带着明显的讥诮:“何沛臣,何家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你还要护着她?”

何沛臣脸色一白,双手紧紧的拽成拳头,开始了漫长的沉默。

“大哥,这种没有诚意的饭局,以后还是不要喊我。”顾乔北在人前还是给足了顾乔东的面子,喊了他一声大哥,紧接着就从位置上起身作势要走,何润清连忙起身拦住顾乔北,对着何沛臣说道:“还不赶紧说实话!你难道想何家断送在你手上!”

何沛臣心里一番挣扎,最后还是咬牙说道:“是秦筝打电话找我哭诉,让我帮她,我便让人去把苏岚带到了那家酒店,然后,我进去房间里点了香料就出来了。”

他以为,顾家是不会对何家下手的,毕竟上次帮秦筝报道苏岚抄袭的事情,最后顾乔北被用别的新闻盖了过去,也没有找到何家头上来,这次,他也以为会一样,却没想到会导致这样严重的后果。

何沛臣喜欢秦筝,何润清是知道的,当初秦筝要跟顾乔北订婚的时候,何沛臣那天喝得伶仃大醉,不省人事,可是何润清没想到何沛臣会这么糊涂,会为了秦筝做这样的事情。

顾乔北重新坐回来椅子上,眼底闪过淡淡的思索,从关进警局里面的那些人的审讯口供,在听到何沛臣这样说,大致可以推断出过程来。

秦筝的目标是苏岚,被黎思思发现了以后,绑苏岚的人干脆把黎思思也引进了房间里,以防节外生枝,但是,绑苏岚的人没有想到黎思思会自救解开了绳子,替苏岚挡下了一切,恐怕何沛臣并不知道,他进去房间点的香料其实是春药。

至于陆枫,若他对苏岚没有非分之想,那他又怎么会轻易上当,不过是用陌生号码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便毫无防备的前来赴约……

“你点的香料,谁给你的。”顾乔北明明心里已经猜到了一切,还要是向他确认。

“秦筝让人给我的。”何沛臣现在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都已经开了头。

“好,我都知道了。”顾乔北说完这句话便看向顾乔东,顾乔东也点点头,对着这父子二人说道:“何沛臣,你去警局自首吧,老老实实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和乔北可以考虑放过何家。”

【题外话】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