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沛臣去警局自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何沛臣脸色骤变,何润清也是脸色相当难堪,毕竟何沛臣是他唯一的儿子,心里窝火的说道:“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样的事情,捅出去了,又有什么好处?”

当时在场的人,全部都是顾家的人,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谁又会知道?更何况,陆枫在警局审讯的时候,他始终说自己昏过去了,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无论他是为了自己还是以为为了苏岚,至少,他不会开口说那天的实情,这就够了。

不过,何润清有一点是说对了,如果这件事被公之于众,难免会引起公众过分的想象,若是还有人不怕死的引导舆论倾向,顾乔北和顾乔东都会很难堪,甚至整个顾家都会被蒙上一层羞愧之色。

顾乔北还在考虑事情的轻重,顾乔东倒是冷笑一声,铿锵有力的说道:“表舅舅,是非曲直,国家的法律法规自然会给出定夺,我老婆如今这样,我自然要替她悉数讨回来!”

顾乔东没有半分退缩的打算,惹得顾乔北忍不住眯眼多看了他两眼,顾乔东向来爱惜自己的羽毛,若是这件事依法来处理,难免会对他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坚决,他顾乔北还在考虑迂回曲折的处理策略,顾乔东倒是单刀直入,直切要害,还让对方自己去自首。

何润清愣住,半天接不上话来,何沛臣脸色惨白一片,他没想到,顾乔东一点都不在乎,非要他去自首,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何沛臣,去警察局,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明白。”此刻,顾乔东身上给人莫名的压力,何沛臣嗫嚅着没有说话。

“绑架,还是蓄意杀人?你自己觉得呢?”顾乔东继续朝着何沛臣丢炸弹,何沛臣整个人都僵硬住。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 何润清忍不住从椅子上站起来,咬牙说道,“就算要给沛臣定罪,证据呢?!”

“我老婆至今昏迷未醒,算不算证据?还有被拘留在警局的那些作案人员,我想,他们都可以成为证人来指控何沛臣。

何润清顿时哑口无言,一脸阴沉却又无能为力,何沛臣满脸惊恐,根本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着急的说道:“爸,我不想坐牢,爸,你想办法救我……”

“照他们说的去做!” 何润清看着顾乔东和顾乔北两人都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在加上这件事,本来就是何沛臣做的不该,顾家占了礼,这两兄弟又打算追问到底,若是再继续侥幸下去,恐怕结局也不会比现在好。

事已成定局,何润清和何沛臣也没有多留,直接告辞,包厢里只剩下顾乔北和顾乔东两人。

“真要这么做?”顾乔北有些不确定,毕竟这牵扯到了顾乔东的形象,还有顾家的脸面。

“乔北,我能为思思做的,也只有这些了。”顾乔东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后悔情绪。

这件事,顾乔北一样很气愤恼怒,担忧并存,那天冷静下来思考以后,越来越觉得顾虑很多,好在顾乔东这次态度坚决,他便一直顺着顾乔东的脚步往前走。

两兄弟静坐了一会儿,顾乔东叹了一口气,过去首都军医院看思思,顾乔北则起身回去小别墅,刚到家,就收到了消息:何沛臣去警局自首了。

“回来啦。”苏岚坐在沙发上懒散的依靠着,正在看电视剧,顾乔北笑着点点头,过来抱了抱她,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顾忠年的电话。

“抱歉,老婆,我要过去大院顾家一趟。”顾乔北揉了揉揉太阳穴,有些疲惫,苏岚伸手环住他的腰:“怎么了?”

“你和大嫂被意外绑架的事。”顾乔北并没有打算多说,他一直都是这么跟苏岚定性这次事件的。

“查出来是怎么回事了?”苏岚知道顾乔北肯定有什么隐瞒着她了,但他又故意避而不谈,于是这次开始旁敲侧击。

“差不多了,回来跟你说,好不好?”顾乔北又岂会不知道苏岚心里的那点小心思,这次算是松口了,苏岚眼底一亮,笑着凑过来亲吻他的唇瓣,说道:“那你赶紧去,早去早回。”

顾乔北回来顾家大院的时候,直接就过去了书房,看样子,顾乔东跟顾忠年应该是已经聊了一会儿了,已经歇下来对坐着在喝茶。

顾乔北过来,拉了椅子坐下,朝着眉心微皱的顾忠年说道:“急着喊我回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顾忠年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搁下手里的茶杯:“你们两个一定要把事情闹这么大?”

“不过是走正常的法律法规,怎么算闹大了?”顾乔东一开口,就被顾忠年呵斥住:“闭嘴,没有问你。”

顾乔北摸了摸鼻尖,不慌不忙的说道:“爸,那天您也看到了是个什么情况,大嫂那个样子,你让大哥怎么能忍下去?更何况,那个局是针对的苏岚,她现在还有了身孕,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忍气吞声咽下这口气。”

“不是不让你们出气,是让你们动静小一点!”顾忠年气急败坏的说道,心头难以描述复杂的滋味,这两兄弟差点把首都闹翻了天,商界一片乌烟瘴气,几个相关部门也忙得马不停蹄,现在何沛臣还跑去警局自首了,退一万步来讲,何家毕竟是何倩的娘家。

“接下来就是走法律流程了,没有啥大动静了。”顾乔北风轻云淡的说着,顾忠年拿着手里的茶杯就差他扔去,扭头就对着顾乔东吼道:“你看看你把乔北带成了什么样!”

这一刻,顾乔东仿佛回到了以前两兄弟和睦的时候,每次顾乔北惹了事情,但凡有他顾乔东沾边的,顾忠年舍不得训乔北,就会骂到他这个做大哥的头上来,就像这次。

“爸,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何不将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上?”顾乔北自然知道顾忠年实在担心什么,本来军区大院的局势就很微妙,沈老司令将严宗坤从西北弄了回来,已然打破了局势,那顾家干脆就彻底的来搅上一搅,想要依附沈家对上顾家,那就好好掂量掂量后果。

顾忠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这一任满期,基本就可以内退了,没想到会在这个关口出这档子事。

“随便你们,你们爱怎么闹怎么闹,我管不住了。”顾忠年摆了摆手,起身从书房离开。

顾乔北坐着给自己泡了一壶茶,给顾乔东加上茶水,淡淡的说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秦叔很快就能发现,工作不是那么顺畅了。”顾乔东抿了一口茶水,漫不经心的说着,他已经开始布局对秦纵横下手了。

“你动作倒是快,在背后给滨城副市长支招。”顾乔北微笑着垂下眼眸,论手腕和心狠,他比顾乔东是稍稍逊色的,他没有顾乔东那股狠劲,说下手就下手,他还会全面考虑斟酌一番,选择合适的方式。

对于秦纵横,因为秦筝的关系,顾乔东多少是有些照顾的,现在一转身,毫不犹豫的就要毁掉当初他给秦纵横铺过的路。

其实从黎思思出事那天起,到今天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顾乔东都忙得没有合眼过,不是去医院陪着黎思思,就是一环扣一环的想着布局,要给黎思思讨回来,也算是他的一种发泄方式。

“乔北,我心里太恨了。”顾乔东这几天胸口生疼得厉害,他恨自己曾经对黎思思的所作所为,每次一看到黎思思毫无生气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就心如刀绞。

顾乔北看着顾乔东脸上嘴角缓缓的扬起自嘲的笑意,眼眸深处带着哀伤还有一抹狠意,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人,终究是没有被逼到那个份上,如果那天出事的是苏岚,他保不准比顾乔东做得还要狠,因为苏岚母子平安,他松了一口气,也不打算放过秦筝,但是还没有到顾乔东这副发狠到让人心悸的地步。

终究是亲兄弟,顾乔北对顾乔东有再大的芥蒂,看着他这幅憔悴的模样,明显的削瘦很了,含着一口气在拼命一样,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他怕顾乔东偏执起来,剑走偏锋做太狠绝的事,最后不好收场。

“大哥,无论如何,你还有森森要照顾。”顾乔北这话带着一丝劝说的意味,顾乔东轻轻的摇晃着手里的茶杯,没有说话,自从黎思思出事,他根本都没空管森森。

“乔西和妈会帮忙带森森的。”顾乔东淡淡的说着。

“对了,说到乔西,那丫头好像跑去英国了……”最近事情实在太多,顾乔北没什么关注顾乔西,只大概知道她去了英国。

“没怎么注意。”顾乔东揉了揉太阳穴,眼底微微思索,“乔南现在是回去了部队还是仍在晋阳?”

“不太清楚,没联系。”顾乔北摇摇头,“你想二哥做什么?”

“严宗坤正式上任中央军区副政委后,爸有些力不从心,乔南也该找机会升职到少将。”顾乔东从口袋里掏了烟点上,脑海里飞快的分析着目前的形式,“严令会调到纪检委,这倒是有意思,莫不是打算对我下手?”

“沈家和严家目前并没有什么动作,像是在看戏观望,至于二哥,我好像听他提过一次,手上的任务完成了,才有升职的可能,回头我问问他。”顾乔北看了一下时间,顾乔东吸了一口烟,点点头:“行,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陪苏岚吧。”

“好,有事联系。”顾乔北点点头,起身离开。

顾乔北回来小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苏岚洗了澡在床头靠着等他回来,朦朦胧胧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了响动,猛然睁开眼,声音带着迷糊的困意:“回来了?”

“怎么还没睡?”顾乔北微微蹙眉,有些不悦,一坐到床边,苏岚就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笑着说道:“我等你回来呀。”

“你呀,有了身孕要早点休息知道不?”顾乔北点了点她的鼻尖,苏岚张嘴就咬住了他的手指,两人之间的空气,一下子就ai昧起来,顺其自然的亲吻了起来。

“乔北,门、门是虚掩的……”苏岚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两个保镖在楼下住着,许姣跟他们两人住在同一个楼层呢。

“在自己家还害羞。”顾乔北不理会苏岚的害羞,又在她唇上吻了吻。

以前两人夜夜笙歌,自从知道她怀孕了,他几乎都是克制着,实在是忍不住了,就会起身去洗个冷水澡,明明跟她亲热都会引火烧身,偏偏他还乐不思蜀。

“别啦,赶紧去关门,洗澡出来我有话跟你说。”苏岚伸手推了推他,顾乔北这才去衣柜拿了睡衣进去浴室,结果等到他洗澡完出来的时候,苏岚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他怜爱的在她眉心落下一吻,轻轻的将她放平到床上,这才紧紧的搂着她入睡。

一夜好眠,苏岚醒来的时候,顾乔北已经不在身边了,但是形成了习惯,会留一张纸条在她床头,叮嘱她起床乖乖吃早餐,苏岚含笑的将字条撕下来叠好,然后放到一个盒子里,里面都是顾乔北给她的留言字条。

因为有了身孕,又离职了,苏岚基本都是日日闲在家里,要么看一些珠宝设计相关的书,要么就提笔写写画画,偶尔会出门一趟,只是一出门就有两个保镖陪同,阵势太大又不方便,被诬陷抄袭的那条项链,她已经把余下的全部都设计完毕了,想着什么时候找了材料重新打造一条实物,但又一直都没机会,于是显得日子过得有些无聊,对顾乔北的依赖也多了几分,总想着给他打电话发消息。

所以,顾乔北即便再忙,接到苏岚电话的时候,脸上都会露出淡淡的微笑,声音温柔带着关心:“老婆,想我啦?”

“才不是。”苏岚娇嗔,电话次数打多了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跟他碎碎叨叨的说了一下自己起床干嘛了,末了会问他,“你现在干嘛?忙不?”

“在公司呢,等会有个会议。”顾乔北笑了笑,突然语气变得正儿八经起来,“老婆,要是你觉得待在家里无聊了,过来我公司陪着我上班,怎么样?”

顾乔北知道她怀孕以后,什么都不让她碰,几乎每天就让她吃了睡,她有心抗议,可是每次一看到他那张脸上担忧的模样,她就什么都说不出了,毕竟刚发生过她被人迷晕带走的事件,今天听到顾乔北能够这么善解人意,苏岚顿时有些惊讶:“我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傻老婆。”顾乔北笑了笑,他是担心苏岚的安危,但是不能因此就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即使她没怎么提过,但他也能看的出来她偶尔的郁闷。

“那我下午就过去。”苏岚眉眼一弯,开心的笑了起来,两人甜言蜜语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等到顾乔北的这个会议结束,姜丞浩过来告诉他,让他抽空过去警局一趟,顾乔北点点头,直接就驱车过去警局,既然按照法律法规来,那么,不过是走个过场。

何沛臣的行为不算严格意义上的绑架,而是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顾乔东那天不过是把事情说得严重了一些,逼的何沛臣去警局自首的时候,挑了对自己有利的说,自然不会替秦筝隐瞒,反而会推一些到秦筝身上。

何沛臣对秦筝所谓的喜欢,在涉及到自身利益和安危的时候,终究是大打折扣了,在加上顾乔北的最终目标是秦筝,考虑到顾忠年的意思以及何家是何倩的娘家,还有何沛臣的主动自首,最后只判了何沛臣六个月。

何润清原本以为何沛臣会被判个五年八年的,没想到只有六个月,先是一惊,随后明白过来是顾家手下留情了,原本对顾乔北和顾乔东还有满腔的怨言,现在一下子变成了感激。

至于何沛臣找的那些人,各自受到了长短不一的拘留和罚款,唯独那个拿了黎思思戒指的出租车司机,获了个抢劫的罪名,判了一年三个月,比何沛臣时间还长。

至于陆枫,有周生在背后的周旋,还有莫浩出面打了招呼,再加上顾家也不愿意将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引,陆枫归到了另外的一起酒后打架斗殴的事件里面,与这件事分开了,最后刑事拘留10天,罚款3000元。

对于这样的结果,顾乔北和顾乔东两人都没有表示异议,象征性的配合警察回答了一些问题。

至于牵扯出来的秦筝,警察局局长一时间无法抉择,对于顾乔东和顾乔北两人的态度又拿捏不准,顿时觉得是个烫手的山芋,不知道要往那里抛。

下午的时候,法庭直接就宣判了审判结果,因为顾忠年提前就打过招呼,所以审判是没有公开的,也没有新闻媒体记者的报道。

【题外话】

明天见,开始收拾秦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