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东和秦筝撕破脸/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想离开。”顾乔北波澜不惊的说了这么一句,只是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自己想办法离开,就出事了。

“你怎么知道大嫂想离开?”苏岚倒是会抓重点,一副要问清楚的架势,顾乔北笑着摇摇头:“你摔倒在地上的那次,她过来医院看你的时候,我跟她跟聊了一两句。”

首都的夜色喧嚣迷人,城市的灯光遮住了星光,苏岚脑海里蓦地就一幕幕的回放着与黎思思接触的点点滴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大嫂那么好的人……”

顾乔北静静的开车,没有说话,如果顾乔东能够早点明白过来自己的心意,也不至于跟黎思思走到今天这个局面,还有今天秦筝过来找顾乔东,不知道是因为他先前作为的缘故,让顾乔北并不能彻底的放心下来,他有些担心顾乔东会被秦筝的伪装亦或是眼泪给骗过去。

此时的秦筝和顾乔东两人单独在一间休息室里,顾乔东侧站着,一手撑在窗檐上,一手点了一支烟,眯着眼,一口一口的抽着,脚边已经丢了三四个烟蒂。

秦筝被顾乔东抽烟熏得直咳嗽,双手拼命的在面前扇着,眼角被呛出来的泪水挂在睫毛上似坠非坠。

原本她以为这件事,她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跟上次设计苏岚抄袭一样,没有办法坐实到她身上来,所以她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围观事态的发展,因为局势的变化,大院里的各家都有所关注,她能够打听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只是没想到何沛臣会去自首最后被判了刑,即使从头至尾都没牵扯到她,可她莫名的感到不安,就像有人长开了一张血盆大口,等着她走进去,然后一口咬碎了吞下。

特别是今天她中午,她无意间听到了秦纵横打给秦络的电话,说他在滨城那边遇到了麻烦,好像一股无形的阻力,在压制他前进,她当即心里一惊,这才沉不住气来找顾乔东,只是没想到顾乔北也在,心里的不安顿时越来越重,主动想要跟顾乔东谈谈,可是他却一直都沉默着在抽烟。

她打好了腹稿,拿捏到位了每一个表情,因为他的沉默不语,不主动开口问她怎么了,于是没有办法引导着话题往她想要的方向继续下去。

“乔东哥……”秦筝因为这样沉默压抑的气氛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眼角的泪水簌簌的滑落下来,那样哀怨的眼神看着吞云吐雾的顾乔东。

顾乔东隔着烟圈静静的看着秦筝这张温柔动人的脸,他一点都不理解,这个看起来小巧娇弱的,天真烂漫的小丫头,这么久变成了这幅模样,他从来都觉得她的眼泪会让他心疼,可是现在,他居然觉得很虚伪。

顾乔东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丢下手里的烟头,长长的吐出了烟圈,然后缓缓的走到秦筝面前,抬手捏住她的下颚,两人四目相对,他微微一笑,将唇凑到她耳畔,只是他眼底不再有了曾经的温柔疼惜,只有不尽的冷漠无情,声音却是带着低低的,还带着笑意:“筝儿,你来找我要说什么啊,我烟都抽了四根了,你却只是欲语还休的看着我,怎么?想要我问你发生了什么事?那好,我问你,怎么了啊,我的筝儿……”

秦筝猛然一愣,瞪大了眼睛,唇瓣微微颤抖着,似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顾乔东,她不曾见过。

“怎么了,筝儿?我现在问你了,你怎么不回答我呢?”顾乔东按着她的后脑勺,唇瓣几乎贴着她的耳朵,温柔的低语,就像情ren间的呢喃,这一刻,却让秦筝浑身都打了个寒颤,不安无声的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乔、乔东哥……”秦筝感觉到背后蓦地起了一层冷汗,心脏碰碰的乱跳,已经打好的腹稿,竟然一句话都记不起来了,想要扭头看顾乔东脸上的表情,他手上一用力,按着她的脑袋,不让她转头。

“筝儿……”顾乔东缓缓的放开她,推开几步,声音有些说不尽的沧桑,“当初,是你设计的我和黎思思在一起了。”

头顶刺眼的灯光,一时间让她看清不顾乔东脸上的神情,朦朦胧胧的,让她眼前一片白光发花,眨了眨眼睛这才适应过来,下意识的就摇头否认:“乔东哥,这都好几年的事情了,怎么就突然扯到我身上来了。”

顾乔东见她这幅无辜的样子,轻笑出了声,伸手一拉椅子,直接坐下,缓缓的开口说道:“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当年,黎思思在餐桌上会不小心把衣服弄脏,是你在她起身盛汤的时候,故意不小心踢了她的椅子吧,后来你和乔西陪着她去换衣服,你中途不断的给我发短信,语气天真又带着ai昧,还让我吃饭散了在房间等着你,有话跟我说,所以我才先离开了餐桌,也就导致了大家很快就散场了……”

顾乔东不紧不慢的说着,秦筝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用力的咬着下唇,拼命的摇头,委屈又难过的说道:“乔东哥,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哪里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你现在怎么能突然都怪到我头上来……”

顾乔东笑得越发迷人,鼻梁上的镜片折射出明亮的白光,仿佛亲眼看到了当年事情发生的经过一样,继续说道:“你给黎思思挑的那件衣服,你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你故意给她指错了路,指到我了屋里,至于我屋里呢,你提前就点好了chun药,所以我进屋待了一小会儿,就感觉不对劲,进去浴室洗了一把脸出来房间,就误把进来屋里坐在床边的黎思思认做了你,然后乔北在屋里等了半天都不见黎思思,出来寻找人的时候,你就指引着过来了,于是,就看到了我跟黎思思滚在一起的那一幕。”

秦筝一边摇头,一边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哭得委屈又伤心的模样,哽咽着说道:“我没有,我没有……”

顾乔东无动于衷的看着她的眼泪,微眯着眸子,脸上却带着跟以往一样的温柔笑意,缓缓的走过来秦筝身边,一点点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筝儿啊,你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在我面前哭得这般委屈,我就每次都以为你真的受了委屈。”

秦筝因为他的触碰,浑身颤抖了一下,有种冰寒透骨的错觉,顾乔东对她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她一时间没能从天堂掉入地狱的对待里走出来,脑袋也是懵的,嗡嗡作响,听得他的声音继续在窜入耳朵里:“这次,你用了一样的方法,手段比当年还要高很多,但是,你真以为你不露面,找了何沛臣当挡箭牌,就可以掩人耳目了?”

秦筝豁然瞪大了眼睛,似不信一般定定的望着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眼底的冰冷和阴沉,即便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却让她不寒而栗。

“乔、乔东哥……”秦筝心里兵荒马乱,面对顾乔东这幅模样,一时间,竟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手心不知不觉得已经湿濡一片。

“筝儿,你看看,这些年了,我被你一次又一次的玩弄于鼓掌之间,你是不是很得意?”顾乔东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只是深陷其中的时候,没能看破,如今彻底的抽身出来,再看秦筝,再回想曾经的种种,只觉得可笑。

秦筝拼命的摇头,好像除了摇头,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别的反应。

顾乔东见她脸上渐渐的露出了惊怕的神色,他眼底的冰冷无情渐渐的有了一点柔和之色,伸手将她的眼泪一点一点擦干:“筝儿,我曾经是喜欢你,所以对于你的要求,我都是有求必应,可是现在啊,你觉得,我还会对你百依百顺有求必应么?”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顾乔东根本已经知道或者说是猜到了当年和现在事情的始末,即便她舌灿莲花,恐怕顾乔东也不会再信她了。

秦筝忽而轻轻的笑了起来,抬头狠狠的盯着顾乔东,她眼底的尖锐和狠毒是从来未在他面前呈现过得,好像一瞬间褪去了她所有的娇弱、温柔、和善的伪装,露出了最真实的面目。

“我倒是奇怪了,按照剧本来,该出事的应该是苏岚,怎么会变成了黎思思?”秦筝此刻看向顾乔东的眼色就像一条出洞的毒蛇,冷冷的笑了两声,“啧啧啧,那还真是跟当年一样喽。如果我没猜错,黎思思应该是不堪受辱,所以才撞墙自尽了吧,否则,又怎么会到今天,都没有醒过来。”

顾乔东唇角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了下来,这样的秦筝,陌生到让他心悸,她做的这一切,她竟然一点都没觉得要去愧疚和忏悔,想必,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只是听到她说黎思思的时候,他体内的怒火,不可抑制的翻涌了上来,一双眸子阴沉而又毒辣盯着她,冷冷的笑了两声:“筝儿啊,你还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