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东被调查/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森森乖,等妈妈好了,你再来看好不好,奶奶现在还有点事,你乖乖在家好不好?”何倩想着刚刚苏岚动了胎气,要给顾乔北打个电话,安抚好了森森,转手就跟顾乔北拨了过去。

顾乔北的电话占线中,他正在跟姜丞浩通话,在他出差的这几天,政府科技园的进一步拆迁事宜,已经确定了下来,Green集团已经中标城建,拆迁款项和安置由政府出面协调,但旧体建筑的拆迁由Green集团进行。

顾乔北听完姜丞浩的汇报,捏了捏太阳穴,马不停蹄的忙碌,让他有些疲惫,声音低哑的说道:“没有大问题,可以按照这个方案进行旧体建筑的拆迁,但前提是政府要先与居民沟通好,我们不可冒然强拆。”

“好,我明白。” 姜丞浩自然知道强拆的危害,原本顾乔北是不打算让Green集团进行旧体建筑的拆迁,但中标之后,政府方面一直都没有动静,拖到现在协商出来的方案,谈不上是最佳,但也差强人意。

“明晚我就回去了,剩下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详谈。”顾乔北挂了电话,看到何倩的未接,回拨过去,就听见她语气里带着急迫和严肃:“乔北,你出差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了?我明晚就回去了。”乔北听到何倩这样的语气,第一反应就是苏岚出事了,蹙眉问道,“妈,是不是苏岚出什么事了?”

“你还是知道关心苏岚啊,你知不知道她刚刚差点流产了?”何倩此刻回想起来就一阵后怕,知道苏岚怀孕这才多久,接二连三的出事,一想是因为秦筝说了什么导致苏岚情绪不稳,还有这段时间心里一直憋着事情,气没有地方出,毫不客气的对着电话怒骂道:“顾乔北,你说你一天到晚瞎忙活什么?先是连苏岚怀孕了你都不知道,她摔了一跤进了医院,再是跟着你一起出去逛商场,你也能让她被绑架了,现在倒好,秦筝直接来找苏岚,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情绪不稳到身下出血了!你能不能好好保护你老婆孩子了?!你再一天到晚忙得不见人影试试?”

“妈,你说什么?!岚岚身下出血了?她现在怎么样了?”顾乔北闻言顿时心里不断的下沉,就像蒙了一层阴霾,整个人都心慌起来,下意识的抓紧了拳头。

“她现在没事了,孩子也好好的,你放心吧。”何倩叹了一口气,一想着这段时间接连发生的事情,身在这个圈子里,多多少少能够感觉到些什么,拔高的语气,低落了下来,“乔北啊,不管你曾经跟秦筝怎么样过,但是现在,你跟苏岚已经结婚了,她还怀了你的孩子,你现在跟秦筝之间,还是断得干净的好。现在你大哥和大嫂已经这样了,乔西那丫头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也大半个月没人影了……”

“妈,我跟秦筝之间早就没关系了。”顾乔北蹙眉起来,顾乔东那边再对秦家下手,秦筝也沉不住照过顾乔东,现在秦筝居然还敢来找苏岚,真是不怕死。

隔着电话,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顾乔北又忍不住问道:“妈,苏岚现在呢?”

“叶青陪着呢。”何倩叹了一口气,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的说道,“乔北啊,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妈年轻的时候也陪着你爸爸经历了很多,咱不怕事,但不能主动去找事,但是对于欺负到头上来的人或事,一定要狠狠的还击回去!不管现在亦或是将来,咱老顾家还会发生什么,你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护着苏岚。这一辈子啊,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妈能看出来,你对苏岚是真心的喜欢,那些花花草草,该铲的铲,该拔的拔,别给其他人有机可乘。”

顾乔北沉默了起来,现在就连何倩都感觉到了局势的异常,怕是真的不如表面看着的这般平静,许久才回应道:“妈,我知道了。您先帮忙我照顾一下苏岚,我把事情处理好了,订今晚的机票赶回去。”

“好,今晚我在医院,照顾苏岚和思思。”何倩应下来,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八点了,晚饭都还没有吃,折回去病房的时候,正好看到叶青提了盒饭上来。

这边顾乔北挂了电话,就开始着手安排收尾的事情,最后收拾好行李,给顾乔东打了个电话,却无人接听,不知为何他心里感到莫名的不安,又给顾乔东拨了一个,还是无人接听。

顾乔东回去了大院顾家一趟,在来首都军医院看黎思思的路上,遇到了不速之客,直接将他在路口堵了下来,是纪检委里的人,严令带队,一挥手,将他从黑色奥迪里面请了出来,让他回去配合调查。

顾乔东坐在车里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严令这架势,原本就怀疑沈家把严令放到纪检委是为了对他下手,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最后朝着自己的秘书点点头,然后开了车门出来,跟着严令上了另外一辆车。

顾乔东被带到了一个很封闭的黑屋子里,里面只有一盏台灯,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台灯直接对着他的脸照射,他身上的所有通讯设备都被没收封装了起来,一脸安然的向后倚靠在椅子上,严令的动作,倒还真的有些快,快到超出了他的意料,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过无妨,他能够处理。

门推开,严令走进来,动作很随意的拉开椅子在顾乔东对面坐下,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微微抬着下颚,有些目中无人的高傲,嘴角似笑非笑,却是不怀好意的笑。

他不只不知道沈老司令把严家弄到首都来是什么意思,是想要借严家之手对付顾家,他和父亲都知道顾家在首都多年,家大业大,不是那么好对付,但是,若能将顾家扳倒,那严家无疑可以迅速取代顾家牢牢站稳脚跟,本来就是一场豪赌,成王败寇而已,他还在想着从哪里下手的时候,秦筝居然找上他,要跟他合作,正要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过来,这么好的事情,他何乐而不为。

父亲严宗坤还在跟顾家打太极,沈家还在观望,那就让他来打响第一枪。

顾乔东一脸从容,目光直直与严令对视着,然后缓缓的从口袋里摸了一根烟点上叼在嘴里,然后看了一眼严令,问道:“要来一根?”

严令看着顾乔东这副冷静又无所谓的样子,忽而摇头笑了起来,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烟,借火点上。

严令不开口,顾乔东也不开口,只是自顾自的抽着手里的烟。

“顾书记,倒是好定力,来了这个地方,还能这么从容不迫。”严令伸手灭了手里的烟,随手丢到地上,转了转台灯,强光照向顾乔东眼睛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伸手挡住,眯着眼睛看向严令,伸手将台灯扒开。

“真没想到,我来首都才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跟顾书记,会以这样的方式,面对面的坐着。”严令冷笑了两声,拖长的语气里待着淡淡的讽刺。

顾乔东嗤笑了两声,拿下鼻梁上的眼镜,捏了捏眉心,眯着眼瞥了一眼严令,很不屑的模样,仍旧是不开口说话,这里会有录音,他说每一句话都要小心,更何况严令说的都是毫无营养的话,想要他先开口,找到破绽来攻破他的防线。

严令见顾乔东始终这幅坦然的模样,眼底的毒辣渐渐的迸了出来,一伸手,将桌上的录音笔给关了,直接站起身,绕道顾乔东身边,凑到他耳边,冷笑着开口:“顾书记,你以为,进了这里,落到了我严令手上,还有机会出去?”

顾乔东扭头看向严令,只见他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还有如毒蛇一般的阴狠光芒,微微眯眼,顾乔东确却是脸上带着几分揶揄的说道:“严令,你确定有十足的把握,能一击必中,把我扳倒?”

若是不能一击必中,那顾乔东势必不会放过严令,他的后话没有说出来,但严令又岂会不知道,冷冷的笑了两声,对着顾乔东竖起了大拇指:“顾书记,你有种,这个时候了,你不想想自己能不能走出去,反倒威胁我。”

严令重新坐会顾乔东对面,伸手拉开抽屉,将文件袋扔到他面前:“顾书记,你自己先看看这里面的证据,等你看完了,我们再继续慢慢聊。”

顾乔东面不改色的瞥了一眼严令,缓缓的将文件袋上的白色线绳解开,他倒要看看里面虚构的什么内容来对付他。

文件袋打开,首先入眼的就是一张婚姻登记管理机关登记留底的离婚登记证明,5月25日办理的离婚登记手续,他顿时就愣住,盯着这张离婚登记证明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往下看。

5月18日,他在朝阳路的‘川菜人家’餐厅里,一张从监控录像里面剪辑出来的照片,他扇了黎思思一耳光,照片上可以清晰的辨别出来,里面的两人就是他和黎思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