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东被调查(2)/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东看着这张监控剪辑出来的照片,微微蹙眉起来,回忆着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好像是那天他和黎思思陪着苏岚去首都医院,苏岚爸爸看腿,后来秦筝出现了,然后三人去吃了饭……上了一碗汤的时候,黎思思不小心把汤洒到了秦筝身上,当时黎思思不肯认错道歉还嘲讽秦筝,那时候他不知道的就控制不住给了黎思思一耳光……

“顾书记要是觉得这张照片有假,可以去‘川菜人家’里面看完整的监控,当时上菜的服务员关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顾书记给了你老婆一耳光。”严令阴测测的笑了起来,自己从自己口袋里摸了一根烟点上,吐着白烟,说道:“顾书记,你看着这么斯文的人,没想到作风这么有问题,家暴、bao养情人、受贿、贪污、渎职,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呀。”

顾乔东没有说话,继续往下翻看手上的资料,是更早以前的,基本都是每年6月25日前几天,他购买的奢侈品记录,这些都是他送给秦筝的生日礼物,却没想到,这也会成为证据。

剩下的还有很多照片,基本都是他跟秦筝动作很亲密的照片,不过这些照片很显然都是非正常拍摄的。

“顾书记,据我所知,你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一万五,不知道你那里来的钱购买支撑你每年都购买这些奢侈品,还都送给了你的情人,秦筝。”严令边抽烟,便冷笑着,秦筝既然敢给他这些材料,那他干脆就连秦筝这个人都好好的利用起来。

任由谁都明白,坐到首都市委书记的位置,不是只靠着工资支撑,没有谁是彻彻底底的干净的,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谁都懂,但是此刻被严令上纲上线的问钱的来源,他倒是无法明面回答,毕竟,以的工资而言,仅仅是他每年买给秦筝的生日礼物都承受不起,更不谈他平日里的消费。

顾乔东抬头瞥了一眼严令,避重就轻的说道:“严令,你怕是弄错了,秦筝不是我情人。”

要是顾乔东此刻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怕是真的要到头了,原来是秦筝在背后捅了他一刀,当真是让他措手不及,那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女孩,那个他一直捧在手心疼宠的女人,不过是一朝摊牌,她竟然转身就能够毫不犹豫的对他下手!真是好狠的心,他还只是在打压秦家,没来得及对她怎么样,她到反过来先给了他一刀,还直指他的心窝,要他的命!

“顾书记不承认也没关系,证据都摆在这里。”严令将抽完的烟,丢到地上,手指轻轻的在桌上敲了两下,在这安静封闭的屋子里,格外的刺耳,就像敲在人心口上一般。

顾乔东继续往下看资料,是几份谈话记录,是他在滨城那边的人的口供,关于打压秦纵横的内容。

这次严令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眉毛一扬,对着顾乔东不怀好意的笑着。

顾乔东将整份资料全部看完,上面罗列的证据,不全部为真,但也不全部为实,但这么上纲上线的拿到明面上来说,他有些地方的确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顾书记,你以为,你不承认,我罗列的那些罪状,就无法证实了么?”严令脸上的冷笑渐渐扩大,看着沉默的顾乔东,唇角一扬起,声音邪恶又不怀好意的说道,“要不然,你再听听这个?”

严令从衬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型的录音盒,目光落到顾乔东脸上的时候,带着一抹势在必得的冷凝,手指缓缓的按了开关。

开头两三秒的沉默,紧接着就是顾乔东的声音从录音盒里面传了出来。

“筝儿,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筝儿,你真的一点都没察觉到么?我喜欢了你很多年。”

“我跟黎思思早已经离婚了。”

“筝儿,我喜欢你,所以对于你的要求,我都是有求必应……”

……

这些话,他的确是曾对秦筝说过,但好像原话并不是这样说的,况且还都是断章取义的截取的一句话,顾乔东放在桌面上的双手,不自主的用了很大的力气,指关节凸出分明。

录音盒短暂的空白之后,是他跟秦筝最后得一段对话,仍旧是被剪辑后,断章取义。

“筝儿啊,你还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手?”

“你不是已经对我爸下手了么?打压秦家,让秦家走投无路。”

“难倒,你不该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

听到这里,录音盒没有了声音,严令伸手将录音盒关闭,似笑非笑的盯着顾乔东:“这段录音,足够证实顾书记婚内出轨,bao养情人、渎职;顾书记在‘川菜人家’扇你老婆的那一耳光,两人还在未离婚,算是家暴,还有你每年6月25日左右购买的奢侈品的记录,评估价值足够有两千万,与你工资收入严重不符,有贪污、受贿嫌疑。”

顾乔东不悦的蹙眉起来,盯着严令,脑海里还在回想着刚刚那段录音。

整段录音不过一分钟,是秦筝回国以后,他见到秦筝说过的话,如今却能够被统统收集起来并且剪辑好,这只能说明,秦筝在回国以后,就已经开始算计他,几乎跟他的每一次见面,都带着防备,悄悄的开了录音……

回想起来,顾乔东不知觉得背后起了一层冷汗,这样的秦筝,阴险恐怖,太工于心计,简直太可怕了,更何况他那时候还那么信任她,对她毫无防备,在她面前说的话,很多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说出来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些都成了隐藏的雷,如今全面爆发,炸得他措手不及,严令按在他身上的罪状,无论是哪一条,对他而言都是很大的污点,完全是要断了他将来的政途!

况且,这些昭昭证据,他有些根本就无法辩解,也就意味着,无法洗清严令按在他身上的罪状,最后纪检委调查的结果是可以人为操作,但他已经掉了进来,无论将来结果孰轻孰重,他势必要受到一定的处分,不可能安然无恙的脱身。

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处理,此刻看完所有的资料证据,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了一开始底气。

严令看着顾乔东脸上渐渐肃穆起来,没有了最初的坦然和无畏,冷冷的笑了起来,伸手将桌上的资料收好重新放回文件袋里面:“顾书记,这次,就算是凭着顾家的势力,都不一定能够护你周全,你要是想好了怎么说,直接敲门,我会进来。”

顾乔东仍旧沉默着,既然严令已经对他下手了,那顾忠年那边怕是也跟严宗坤对上了,家里的几个小的,他根本就不放心,不把他们自己牵扯进来就算是好的了。

“顾书记,下次,就不会是像现在这样聊天了。那就是严格按照规矩来了。”严令这话说得极尽嘲讽,瞥了一眼桌上的录音笔,直接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拉开门,对着顾乔东畅快的大笑了两声。

‘哐当’一声门合上,整个屋子里,一片寂静,漆黑之中,唯有一盏幽幽的台灯亮着,封闭的环境之中,越发让人心生惶恐,饶是顾乔东从阳谋阴谋中一路走过来,此时心里也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顾乔东被纪检委带走的消息,顾乔东的秘书第一时间就递消息给了顾忠年,顾忠年当即一惊,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照例忙完了工作才回来大院顾家。

只是今夜家里很冷清,何倩和叶青都在首都医院陪着苏岚和黎思思,顾乔南出任务,要几个月才能回来,至于顾乔西,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她露面了,顾乔北呢,明明人在首都,却不住在这个家里,这一刻,顾忠年觉得有些孤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背着手往里面走,看到客厅的灯还隐隐的亮着,走进来一看,只有森森一个人蜷缩在客厅里。

顾忠年看着森森这副模样,心里蓦地有些动容和难受,过来沙发边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森森却瞬间就睁开眼,朦朦胧胧的样子,待看清楚是他,软腻腻的喊了一声:“爷爷……”

顾忠年点点头,难得冰冷肃穆的脸上露出几分和蔼:“森森,爷爷抱着你回去屋里睡觉。”

“我等爸爸回来……”森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又打了个哈气,一副困到不行的模样,却又坚持着要睁开眼。

他不知道顾乔东和黎思思之间怎么了,黎思思已经好多天没有回来了,顾乔东每次回来都很匆忙,好几天才能见到他一次,有时候他半夜睡觉醒来,悄悄开门过去他们的房间,都是一片漆黑没有人,他害怕这样空荡荡的家。

后来他干脆就爬到两人的床上去睡,有时候顾乔东回来了,会抱着他一起睡……所以,森森渐渐的晚上睡觉就会到大房间等顾乔东回来,只是今晚,他觉得家里太空荡,所有人都不在,他心里不安,就开了客厅的灯,在客厅等着,却没想到会等到顾忠年回来。

“你爸爸最近很忙,他不回来,你也要乖乖睡觉。”顾忠年伸手摸了摸森森的小脑袋,森森瘪了瘪嘴,最后将脑袋靠在顾忠年肩膀上,迷迷糊糊的说道:“好,我听爷爷的。”

“好,真好,森森真听话。”顾忠年笑了两声,抱着森森回去了他的房间,今晚,他们爷孙两人一块儿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