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北出差回来/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天亮,苏岚醒来的时候,叶青已经在床边守着她了,见她醒来,连忙端着放在床头的早点,连连问道:“怎么样?好些了没有?”

昨天出了那样的事情,她整个人都焦急担忧不已, 毕竟她流产过,所以她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苏岚。

“没事了。”苏岚笑着摇摇头上,伸手轻抚自己的肚子,昨天那么一下,也把她吓得不轻。

“你呀,昨天差点把我和何姨吓死了。”叶青没好气的拉着她的手,心疼得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你没事。”

“让你们担心了。”苏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妈呢?”

“过去隔壁病房照顾大嫂了。”叶青回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正好有人敲门进来,是来检查的护士,看到苏岚醒了过来,笑着说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苏岚朝着护士温和的笑着,护士点点头,拿着仪器给苏岚做了简单的检查,然后翻了翻资料,记录了下来,微笑着对苏岚说道:“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你要知道,切不可有大起大落的情绪波动,容易影响胎儿的稳定,前三个月胎儿比较脆弱,你一定要保持愉悦的心情。”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苏岚点点头,护士笑着过来又给苏岚测了体温,再三确定没有问题,翻了翻资料,这才又叮嘱道:“你的资料显示,不久前,你因为摔了一跤动了胎气来过医院,这次你身下见红出血了,有小产迹象,所以,这两天你还是卧床好好休息,尽量少下床运动,我建议留院观察几天。”

“好的,谢谢。”苏岚微笑着道谢,双手轻轻的抚着肚子。

护士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她不要情绪波动,要保持愉悦心情,等到护士离开,叶青拉着她的手,忍不住问道:“你实话告诉我,昨天那个女人找你说了什么,让你情绪波动这么大。”

苏岚摇摇头,昨天秦筝跟她说的那些话,她不想继续去回想来影响自己的情绪,这次,把她也吓得不清,要是真的因为秦筝的那几句话扰得她心神不宁的导致了流产,那她恐怕是承受不住的,即使心里对于黎思思出事还有疑惑,也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而影响到了心情。

叶青没能从她嘴里问出来什么,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朝她挑眉问道:“你老公出差也该回来了吧。”

“嗯,差不多今晚就能回来了。”苏岚笑了笑,伸手拿过手机,正好顾乔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回来了,刚下飞机。”顾乔北一下飞机开了手机,手机就震个不停,他也没仔细看,直接就给苏岚打了个电话,声音带着浓浓的疲惫,他连夜赶了回来,今早才到了首都。

“不是说要晚上才回来么?”苏岚惊喜之余,更多的是心疼他这样奔波劳累。

“我想你了,所以就赶回来了。”顾乔北轻轻笑了两声,听到她的声音安然无恙,一直悬在半空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了下来。

“那个,你直接来首都军医院,我在医院看大嫂。”苏岚不愿顾乔北担心,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小小的心虚,顾乔北笑了笑,也没拆穿她,因为回来的时间提前了,他也没有通知姜丞浩来接他,所以走向了机场的的士区,边走边说道:“好,先挂了,我打车过去。”

顾乔北打车过去首都军医院的路上,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未读信息,有好几个居然是顾忠年的未接电话的短信提醒,基本都是凌晨,在他坐飞机那段时间打过来的,他立刻就回拨了过去,很快电话就被接了起来,顾忠年的声音很疲惫: “乔北,你大哥昨天下午被纪检委带走调查了,你要是有空,回来大院一趟。”

顾忠年抱着森森一夜,他自己一夜未睡,亲信梁斌没能打探出半点消息,严令不让任何人进去顾乔东所在的黑屋子,大院里的几家虽然表面上都没有什么动静,但他还是怀疑,顾乔东会被纪检委盯上,是因为顾乔东和顾乔北之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所留下的后遗症,他担心乔北也紧跟着出事。

顾乔北闻言,顿时就眉心紧紧的蹙着,心里一沉,问道:“爸,怎么回事?”

“目前还不清楚,你大哥被纪检委带走得很突然。”顾忠年硬冷的脸上显得阴沉又憔悴,“我没有提前收到一点儿消息。”

顾乔北也凝重了起来,紧紧的捏着手机,过了好一会儿,说道:“爸,我现在回去大院。”

“好。”顾忠年挂了电话,撑着额头叹了一口气,顾乔东忽然被纪检委带走,让整个顾家都陷入了很被动的状态,要是事情压不住被曝光到公众面前,顾乔东的政途算是彻底的毁了,顾家都会跟着受到相应的影响。

这边顾乔北挂了电话,让的士司机转道去军区大院那边,路上又给苏岚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临时有事,晚点才能过去医院找她。

顾乔北一回来大院顾家,直接就过去了书房,顾忠年似一夜苍老了很多,整个人都透着说不出的憔悴和疲惫,眼底血丝弥补,看到顾乔北回来,招手让他坐下。

“爸,现在是什么情况?”顾乔北微微喘息着,伸手扯了扯领口,解了衬衣上的两颗扣子。

“严令让人守着,不让任何人见乔东,梁斌被拦在了外面,没有带回来有用的消息。”顾忠年缓缓的说着,这就是目前的情况,因为提前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也不知道严令以什么明目将顾乔东带走了。

“会不会是秦家?”顾乔北沉默了好一会儿,低低的开口。

“秦家?”顾忠年疑惑的瞥了一眼顾乔北,顾乔北抿唇说道,“那天的事情,是针对苏岚,大嫂帮苏岚挡了一切,是秦筝在背后让何沛臣做的。大哥在打压秦家。”

顾乔北简短的几句话,说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顾忠年揉了揉太阳穴,大脑有些混乱,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秦筝那丫头能够做出这些事来?”

“爸,我想我应该能猜到事情的大概了,我过去秦家一趟。”顾乔北眼底渐渐沉淀出狠戾,昨天秦筝去找苏岚,害得她身下出血差点儿小产了,无论如何,他都要过去秦家一趟。

“我跟你一块儿去。”顾忠年从椅子上起身,顾乔北拦住了他,说道,“爸,您的身份,秦家没有这个脸面,让你亲自过去。”

“好,那我在书房等你回来。”顾忠年点点头,又重新坐回椅子上。

顾乔北过来秦家的时候,严令刚好带着两名训练有素的人从秦家的红木门出来,两人碰了个正着。

严令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顾乔东,并没有将顾乔北放在目标范围内,所以顾乔北的出现,他也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顾乔北与严令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停在了严令的面前:“严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如果是为了你大哥顾乔东的事情,抱歉,无可奉告。”严令姿态高傲,抬着下巴,显得目中无人,似根本就没把顾乔北放在眼底。

“严公子误会了。“顾乔北温和的笑了笑,眼底闪过一抹极淡的光芒,”我只是想知道,我大哥还好么?”

“你大哥啊……”严令一想到顾乔东在那个压抑的黑屋子里待了一个晚上,明明看过了所有的证据,他居然都沉得住气,心神不乱,始终没有敲门,对于按在他身上的罪状,一条都没有承认,不由得让他有些暴戾,眼底闪过一丝冷芒和阴沉,却让顾乔北清楚的捕捉到了,严令这样,只能说明,顾乔东没开口说过什么。

“严公子,要是不方便说,那我也不过问了。”顾乔北温润谦和的姿态,朝着严令微微鞠身,“我还有事,要进去秦家,您自便。”

“慢着!”严令傲气的瞥了一眼顾乔北,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你过去秦家做什么?”

“找秦筝有点事。”顾乔北坦然的说着,目光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严令的脸,只见他眼底闪过一抹思索,带着审讯的口吻,“你和秦筝什么关系?”

“严公子是指现在还是以前?”顾乔北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意,严令突然眼底寒光直逼顾乔北,冷冷的语调:“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以前呢,秦筝差点儿成了我的未婚妻,现在呢……”顾乔北话还没有说完,严令直接打断道,“秦筝差点儿成了你的未婚妻?”

顾乔北点点头,眼底染着淡淡的笑意,被纪检委带走调查,无非贪污、受贿,既然都已经看到了严令从秦家走出来,那就更加证实了与秦家脱不了关系,能够让顾乔东这般措手不及的,也只有秦筝了。如果真的是秦筝向严令举报的顾乔东,那么严令手上所有的证据,都应该与秦筝相关。

顾乔北脑海里飞快的分析了一遍,开口说道:“秦筝从小跟我们几兄弟一块儿长大,我们几兄弟都很喜欢她,她每年生日的时候,我都会订一份生日礼物让我大哥转交给她,因为每年的这个习惯,后来我没有跟秦筝在一起了,我的秘书还是延续了这个习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