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北出差回来(2)/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是让你大哥转交给秦筝?”严令语气有几丝嘲讽和不信任,更有一丝恼怒,秦筝那个女人根本没有跟他说实话还隐藏了一部分事实!

“我大哥也喜欢秦筝啊,但那时候秦筝跟我在一起,即便是亲兄弟,我也要跟我大哥提个醒不是?”顾乔北坦然的说着,看着严令眼底渐渐的蔓起一股生气似的怒火。

如果真的如顾乔北说的那样,那顾乔东每年购买的奢侈品记录根本就不足以成为证据,包括那些像秦筝表达爱慕的录音也不足以证明他出轨,就算他真的要把顾乔东弄成双规,也要有充足到无法撼动的证据才行。

“顾乔北,你最好保证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严令表情变得冷酷起来,摘下鼻梁上的墨镜,目光阴沉沉的盯着顾乔北。

“严公子,如果方便的话,你见到了我大哥了,替我向他问个安,我们全家都相信他是清白的。”顾乔北不卑不亢的说着,严令冷哼一声,对着身后的两人招了招手,快步离开。

顾乔北站在秦家的红木门前,好一会儿,这才缓缓的走了进去。

这次顾乔北过来,秦家的下人进去通知了秦老爷子和秦筝,秦筝看到顾乔北过来的时候,唇角染着一丝得逞的笑意,这个时候,顾乔北必然会来找她一趟。

“秦老爷子,我想跟秦筝单独聊会儿。”顾乔北单刀直入,秦老爷子以为顾乔北对秦筝旧情复燃了,伸手拍了拍秦筝的手背,示意她好好把握,然后笑呵呵的离去了,将空间留给两人。

“乔北,你终于主动来找我了。”秦筝此刻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微微仰头看着他,有些期待的说道,“你是同意跟苏岚离婚了?”

顾乔北目光一凛,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秦筝,原来昨天她找苏岚,是想要苏岚主动跟他离婚,然后他再跟她在一起?简直无稽之谈。

“秦筝,把你手机拿出来。”顾乔北淡淡的开口,秦筝不解,还是将手机递给了他,顾乔北直接将她的手机关机还给了她,同时也拿出他自己的手机关机。

秦筝因为他的举动,顿时脸色难堪起来,完全是对她的不信任和防备!她就算是算计谁,也从来没想过去算计顾乔北,只是他这般不信任,让她情何以堪!

倒不是顾乔北知道秦筝会这样做,而是他在商场上纵横了这么久,太明白那些肮脏的手段了,所以他商场上的很多事情,都不会选择在电话里说,毕竟容易被人录音,都是双方见面谈,甚至是见面谈,他也会随身带一个监测录音的仪器,包括入住酒店的时候,他也会细心的检查一遍房间是否有摄像头,顾家的孩子都要求具备这些最基本的防身和自保的手段。

顾乔东这次栽得这么突然,必然跟秦筝脱不了关系,严令肯定是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才敢走这么一步将顾乔东带走调查,平时顾乔东也是个谨慎的人,那么这些证据的来源,恐怕大部分都是出自秦筝之手,她城府这般深,谁知道她会使什么阴险狠毒的招数。所以,顾乔北为了保险起见,将双方手机都关机了,确保两人的对话,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乔北,你这是什么意思?”秦筝有种被羞辱的感觉,压着心口的怒意,语气有些硬冷。

“我只是不希望,我今天跟你的谈话,会有人打扰。”顾乔北脸上温润如玉,即使连番奔波劳累,脸上有些疲倦,整个人看起来也英俊儒雅。

秦筝捏了捏手心,这一刻,清晰的感受到了顾乔北的疏离和防备,亏她还以为他是过来示好的,还开口就问他是不是同意跟苏岚离婚了,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她在自作多情!

“秦筝,顾乔东对你不薄,你都能算计他。”顾乔北找了椅子坐下,目光淡淡的看着秦筝,声音从疏离的清越变成了低沉的冷漠。

“我喜欢的人,是你。”秦筝并不认为做错了什么,她只是想要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对于顾乔东,她没有男女之情,更何况他还下手打压秦纵横,是他不仁在先。

顾乔北看着她的眸光一沉,轻轻的搓了一下拇指,秦筝的回答,算是证实了他先前所有的猜测。

“可我并不喜欢你。”顾乔北面不改色的直接拒绝了她的爱慕,秦筝这样不折手段、不懂得放手的喜欢,他承受不起。

“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秦筝拽紧了手心,冷笑了两声,她已经给了顾乔北很多次机会,他一次次的不将她放在眼里,一次次抚了她的好意,她不会再给机会他践踏她的心意了。

“秦筝,你跟严令合作,无异与虎谋皮,不会有好下场的。”顾乔北淡然自若的样子,甚至还带着一丝警告,却惹得秦筝冷笑出了声,略带嘲讽和讥诮的说道:“乔北,就算你想让我放过顾乔东,求人也不是你这个态度。”

“秦筝,你太高估你自己了。”顾乔北平静的说着,并不倨傲,但这副样子越发让秦筝觉得一点都不被他看上。

“你以为,闹到现在这个样子,是你想放过顾乔东就能放过了?”顾乔北瞥了一眼,像是在嘲讽她的自以为是、不自量力,“纪检委不是你秦筝说了能算数的。我顾乔北要求人,也不是求你秦筝。”

秦筝脸色一白,刚刚严令已经来找过她,在严令面前,她根本就无法掌握主动权让事情按照自己预期的来发展,完全是她跟着严令的脚步再走,甚至还只能配合严令,还被迫要听从他的指令,自己主动贴过去的,没想到会作茧自缚!

此刻顾乔北这番话,无疑让她颜面尽失,双手紧紧的拽成了拳头,咬牙说道:“既然如此,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不过是来证实一下心里的猜测而已。”顾乔北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秦筝脸上的愤怒,起身说道,“既然知道了症结所在,我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告辞。”

顾乔北离开后,秦筝整个人都愤怒得颤抖了起来,怒意无处发泄,抬脚就踹到了刚刚顾乔北坐的那张椅子,眼底迸出阴测测的光芒,将手机给开,给严令打了个电话。

顾乔北回来大院顾家书房,跟顾忠年说了一下对于顾乔东出事的大致猜测,顾忠年沉默着没有说话,好久才缓缓的说道:“秦筝这样做,不过是个导火线,沈家将严家从西北弄回来首都,意图很明显,你自己也要注意些。”

已经失了先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顾家暂时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对了,爸,二哥那边没事吧。”顾乔北这也好久没有顾乔南的消息了,如今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不由得也让他有些担心。

“乔南出任务了,跟他没有关系,牵扯不到的。”顾忠年手掌撑着额头,瞥了一眼顾乔北,“我听说,政府科技园的城建,是你的公司中了标,沈长青在城建局,你少不了要跟她打交道,注意些。”

顾忠年揉了两下太阳穴,一直顾家、沈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不知怎么着,两家渐渐的就起了摩擦,关系越来越微妙。

“我知道的,您放心。”顾乔北点点头,没想到顾忠年还会去关心这些,看来是真的担心他会出事,以前顾忠年从来不管他和乔西干什么,只要不干违反法律法规的事情,他都不多问一句,给予两人足够的自由和空间,而不是像管顾乔东和顾乔南一样,对他们两人有个整体的规划。

“行了,有事你去忙吧。”顾忠年摆了摆手,低声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你妈跑哪里去了,昨晚就不见人……”

“妈在首都军医院。”顾乔北微笑着说了道,“爸,您要有空,跟我一块儿过去吧,都在那儿呢。”

“没事往医院跑什么跑。”顾忠年虽然这样说,但还是站起身,打算跟着顾乔北一块儿过去首都军医院。

顾乔北和顾忠年一起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叶青提着盒饭要上去,顾乔北出声喊住了她,叶青灿烂的笑着,朝他眨眼:“你可算来了,苏岚一个上午都在往门口看你来没来。”

进去电梯的时候,叶青这才注意到顾忠年也在,一脸肃穆,不苟言笑的样子,让人心生敬畏,对于何倩,叶青私下都还会喊她何姨,此刻对于顾忠年,她不知道要该怎么称呼合适,只是傻愣的笑着冲他半鞠躬点头。

顾忠年瞥了一眼叶青,一句话都没说,他更希望顾乔南跟李慈在一起,所以对于叶青,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三人一起上来病房的时候,顾忠年见到了何倩,硬冷的脸上这才稍稍柔和了些许,何倩则惊讶的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妈,爸是见您昨晚没回去,担心您呢。”顾乔北接过叶青手中的盒饭,一共四份,叶青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知道你们会来,我再下楼买。”

还好她担心三盒不够吃,这才多买了一份,现在刚好,再加上她觉得自己有些多余的感觉,所以匆匆就往电梯那边跑去,拦都拦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