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往后不会出现在你顾乔东眼前/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话一出,顾乔东似不信一般,灼灼的望着她,双眼几乎要喷火出来,双手捏地咯吱直响,黎思思却笑得越发迷人:“怎么?觉得我说话难听想打我?”

顾乔东怒得整个人都直喘粗气,双眼瞪着黎思思瞪得要凸出来一样,眼角都发红了起来,眼底透着彻骨的冰凉,一伸手,狠狠的牵着她的下颌,咬牙切齿的说道:“黎思思,那天你怎么不干脆一头撞死一了百了!”

黎思思伸手拉开他的手,撩了一下发丝,露出额上的凸出如硬币大小的深红色伤疤,眼底的难受一闪而过,另一只放在被子里的手紧紧的扣着,指甲刺破掌心,她却浑然不知,笑吟吟的说道:“顾乔东,网上才曝出来你家暴,现在我头上还带着伤疤呢……”

“好好好,黎思思,你真行!”顾乔东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怒极反笑起来,眼底渗出却带着悲悯的哀伤,心口疼得他说话都要哆嗦起来,眼底的光亮漆黑又决绝,像是生生从心口挖了一块血肉出来一样,粗嘎的说道,“从今往后,你最好滚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眼前,再也不要!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黎思思,你今天给我记清楚了!”

“你放心,我黎思思发誓,从今往后要是再出现在你顾乔东眼前,我就不、得、好、死!”黎思思眼底是从未有过的锐利神色,那样凉凉的看着他一笑,让他说不出的心慌,好像真的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一刻,顾乔东就突然后悔了刚说出的的话,脸上狰狞发狠的表情忽然就柔和了下来,刚要改口,门口传来敲门声,还不待回应,外面的人就直接推门而入,将门反锁了起来,是严令带着两名纪检委的人。

“顾书记,听说你老婆醒了。”严令眯着眼,目光在顾乔东身上一滑,随后直直的落在黎思思身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打量。

顾乔东不动声色的挡住了严令打量黎思思的目光,伸手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消息倒是灵通。”

“顾书记过奖了。”严令对着身后的两人使了眼色,冷眼瞥向顾乔东,带着强势的说道,“有话要问你老婆,顾书记怕是不方便旁听。”

顾乔东目光冷厉的盯着严令几秒,最后转身看向黎思思,面色温和的说道:“我就在外面,别怕。”

“明明都已经离婚了,还这么深情款款,真是让人羡慕啊……”严令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嘲讽,一点都不信顾乔东此时对黎思思的温柔。

顾乔东抿紧了唇,最后看了一眼严令,这才阔步离开。

严令随手拉了椅子大刀阔斧的坐下,五根手指漫不经心的在椅子扶手上轻轻的敲打着,看着黎思思一脸病态却又神色安然的样子,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道:“我是严令,新上任的纪检委副主任,有人向我举报首都市委书记顾乔东几项违法犯纪的事情,你身为他的老婆,哦,现在应该是他的前妻,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黎思思本就聪慧,刚刚从顾乔东对严令的态度就能辨别出来,目光静静的看向严令,点点头,说道:“严主任,您问吧,我必如实回答。”

“你跟顾乔东什么时候办理的离婚手续?”严令目光突然变得阴沉起来,带给人很大的压力,一动不动的盯着黎思思,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今年5月25日,我拿着所有的材料去办理的。”黎思思坦然回答,直视他的双眼。

黎思思回刚完毕,严令不留一点空隙的紧接着追问:“你为什么要跟顾乔东离婚?他是不是在公共场合扇过你耳光?”

“跟他相处不来,所以就离婚了。”黎思思仍旧一脸平静的看着严令,淡淡的说道,“他的确有在公共场合扇过我,但我也有扇过他,正是因为我跟他这样的相处方式,所以我才要离婚。”

“你也有扇过他?”严令似不信黎思思所言,语气带着质疑,目光如炬的紧盯着黎思思。

“有什么奇怪的,他能打我,我为什么不能打他。”黎思思睥了一眼严令,就像是在陈述事实一般,没有一点的不自然。

严令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又继续问道:“顾乔东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你知道么?”

“你是指秦筝?”黎思思笑着摇头说道,“我想你误会了,秦筝跟我和乔东关系都很不错,我们一直都将秦筝当做妹妹看待。”

“顾乔东喜欢秦筝,在没有跟你离婚之前就跟秦筝表白过情意。”严力看着黎思思一脸毫不在意的神色,回答的完全没有他要的内容,忍不住微微蹙眉起来。

“我知道,乔东跟我也说过,他喜欢秦筝,就像喜欢乔西一样。”黎思思抿唇一笑。

“你已经跟顾乔东离婚了。”严令这话不乏带着警告的意味,黎思思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但并不是离婚了就是仇人,我跟乔东只是相处不来,离婚了以后,反而还要相处得坦然合适一些,我不用过问他很多事情,他也不用过问我,都相对很自由。我想,我跟乔东更适合做朋友而不是夫妻。”

“顾乔东每年都有购买奢侈品,你知道么?是不是他贪污受贿来的巨款所购买的?”严令一动不动的盯着黎思思,却惹得黎思思咯咯的笑了起来,似乎觉得严令问的问题很可笑。

“严主任,你手腕上的A。 Lange限量定制版手表,价格过了300万吧,也是奢侈品了。”黎思思目光从严令的手腕缓缓移到了他的脸上,“乔东每年都购买一件奢侈品存在什么大问题么?如果按照严主任的逻辑,那您,是不是也有贪污受贿的嫌疑?”

“你!”严令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手腕上的这款定制版手表,看着就跟普通手表一样,根本就不出众,除非是懂行情的人才会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到没想到黎思思能够直接就能说出品牌和价格来!

【题外话】

抱歉抱歉,今天只有这么点,明天补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