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主任,我哪里有说错什么?”黎思思瞪着双眸,一脸无辜的模样,顾乔东对于秦筝的私心,她一直都知道,正是因为清清楚楚的知道,所以才会在一次次的伤害之后彻底的死心,有任何犹豫的要离开他。

严令与黎思思僵持着,没能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来,但也没有开口继续问她什么,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就在病房里气压很低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严令蹙眉,他早就命人守护了门口,禁止现在人等打扰,但还是使了眼色,让人过去开门。

只见何倩怒气腾腾的站在门口,瞪着严令有些激动的说道:“谢云,你到底管不管你儿子的!”

何倩从黎思思病房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就看到顾乔东站在外面,门口守着人高马大的两人,顿时心里的怒气就压制不住了,直接给谢云打了个电话。

谢云跟何倩也算是旧识,知道何倩的性子,见她在电话里语气很不客气,当即就赶了过来,跟着她一起过来的还有谢玉婷和谢长生两兄妹。

严令一听到谢云也过来了,眉头一蹙,连忙出来病房,朝着面色严肃的谢云喊了一声‘妈’。

“儿子,你这带人来医院做什么呢……”谢云对于严令无疑是宠溺的,见他衣服领子没打理好,走过来伸手替他理了理,严令摸了摸鼻尖,在众人面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拉开谢云的手,目光扫了一圈在场的人,说道:“纪检委在问话。”

“纪检委问话又怎么了?我大儿媳妇刚醒过来,你们就跑来医院堵着她问话,还有没有点道理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能不能负全责?!”何倩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冷笑一声,睥了一眼严令,目光盯在谢云脸上,说道,“谢云,我何倩不懂那么规矩,但是你儿子就这样带人来医院堵我大儿媳妇,这事你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何倩身为长辈,她无法去跟严令较劲,她只能去找谢云。

谢云知道何倩的暴脾气和惹急了的蛮横,当年顾家跟何家闹成那个局面,她要是性子不那么烈,事情也不会发展到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见到何倩这般,沉默了几秒,看向严令,说道:“儿子,有些事情,适可而止。“

严令因为谢云的这句话顿时捏紧了捏手心,眼底带着说不出的阴沉,伸手扯了扯领口,低笑了两声,看似说给谢云听:“妈,你这不是让我为难么?我现在有公务在身,怎么能适可而止。”

既然他已经对顾乔东下手调查了,如论如何,他都要查出个结果,就算是没有结果也要创造出结果放到顾乔东头上,更何况,秦筝给他的那些证据还并不是一无是处,现阶段不过是在走流程,还有,这样二十四小时监控着顾乔东,他的工作也会大大受到影响,下面要往上爬的人,自然会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谢云夹在中间,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何倩,严令也是个倔脾气,越说他只会越对着干。

“姑妈,表哥有事你就让他先去忙吧,有什么事,等他忙完了再说,这样耽搁他工作只会越拖越久。”谢玉婷拉着谢云的胳膊轻轻的摇晃着,她这么一说,算是缓解了此时凝固的场面。

谢玉婷在严家也生活了十几年,严令也挺照顾她的,听到她这么说,心里很顺,看了一眼谢玉婷,朝她微微点头。

“我先去忙了。”严令说完就要转身进来,却看到黎思思扶着门框露出半张脸来,冲着何倩淡淡一笑:“我没事。”

“思思,你这孩子怎么下地走动了!”何倩惊得不轻,连忙要过来扶她,却被守在门口的两人挡住了去路,顾乔东也是一脸担忧的朝她跨了两步又适当的止住了脚步。

“姐!”谢玉婷笑脸灿烂的喊了一声黎思思,一直安静得不曾说话的谢长生看着黎思思这副病态削瘦的模样,只觉得揪心得难过,张了张嘴,最后一个字都没有发出来,双拳却是紧紧的捏住,咬牙瞥了一眼顾乔东,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照顾思思姐的么!

严令蹙眉冷冷的瞥了一眼黎思思,伸手扶着她进来,反手将门关上,看着她脸上倦怠的神色,淡淡的说道:“身体不舒服?”

“没事,严主任还有什么要问的么?”黎思思摇摇头,到了床边坐下,然后看向严令,严令扯着嘴角一笑,带着几分讥诮的说道:“你这么伶牙俐齿,我还能问你什么?”

“严主任过奖了。”黎思思微笑,严令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遍,刚刚被那么一闹,现在再想问她什么也一时半会儿没了思路,盯着她说道:“今天你回答的每一个问题,都已经录音下来,会作为证据保存,无论调查结果如何,顾乔东都不可能彻底的洗刷干净。”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黎思思淡然的说了这么一句,严令忽然桀骜的大笑了两声:“好一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告辞!”

严令预想过顾家不是那么好搬倒的,只是他没想到,一个顾乔东都这么麻烦,明明手上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结果这些证据都有纰漏站不住脚跟,现在距离他带顾乔东进去小黑屋也有好几天了,沈家到现在都没动静,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严令最后看了一眼黎思思,转身离开,跟着他一起来的两名纪检委的人,也尾随着他一起离开了病房。

“妈,我问完了。”严令对着谢云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严令招了招手,守在病房门口的两人也跟着他离去,谢云腆着脸笑了笑,看何倩说道:“我陪着你进去看看你大儿媳妇。”

何倩没好气瞥了一眼谢云,拉着顾乔东转身就进去了房间,谢云也跟着进来,谢玉婷和谢长生两人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思思,你还好不?”何倩心疼得看着黎思思这副安静得悄无声息的模样,额上的伤疤看的她眼眶发酸,紧紧的拉着她的手,顾乔东站在床位的位置,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她脸上。

“我没事。”黎思思摇摇头,冲着何倩温和一笑,何倩仍然觉得心里堵得慌,但此时也冷静了下来,语气带着愤恨的说道:“还要你没事!”

“阿倩,我改天炖汤了送过来给你大儿媳妇。”谢云笑眯眯的说着,又捡了一些好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倩也没有继续端着架子带有怒意,再加上本就跟谢云是旧识,两人到很快就聊了起来。

谢玉婷和谢长生静静的站在一侧,黎思思目光落到两人身上的时候,谢玉婷冲着她微微吐舌,一副灵动娇俏的模样,谢长生只是平静的点点头,那双眼眸里却染着一抹极亮的光。

先是打起精神跟顾乔东谈好了条件,又硬着头皮应付严令,此时松懈下来,黎思思整个人都有着说不出的疲惫,刚刚下床到门口又拔了营养液的瓶子,这会儿她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怏怏的没有一点精神,病房里又站满了人,她还要强打着精神,但却模模糊糊的听不大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

“妈,思思累了,让她歇会儿吧。”顾乔东注意到她眼底的倦怠,说了这么一句,走过来替她掖了掖被子。

“哎,那思思你先休息。”何倩抬眸看了一眼黎思思,连忙起身,拉着谢云往外走,谢玉婷和谢长生也跟着出来,最后只剩下顾乔东和黎思思。

黎思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沙哑着嗓子概括性的说了一下严令跟她问话的内容,最后闭眼躺着不再说话。

顾乔东静静的站立了一会儿,出来病房的时候,只剩下了何倩,谢云、谢玉婷、谢长生三人已经离开。

“乔东,这也不早了,我过去接森森放学,你要有事就去忙,我喊护工过来守着思思。”何倩说完就往护工的房间走了过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苏岚打过来的。

“妈,您在哪儿呢?”苏岚这都不知道是给何倩打的第几个电话了,终于有人接听了。

“在医院呢?”何倩一听是苏岚的声音,顿时语气就柔和了很多,“你在哪儿呢?跟乔北在一起?身体怎么样?以后可要当心了,你那天可把妈吓得不轻……”

苏岚听着何倩唠叨完,这才温柔的说道:“谢谢妈关心,我没事了,大嫂还好么?”

黎思思被推进去检查的时候,何倩刚到,她就被顾乔北给接出院了,现在已经回到了小别墅,刚喝完许姣给她炖的汤,顾乔北有事要忙去了书房,她一个人在沙发上躺靠着呢。

“你大嫂总算是醒过来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以后慢慢的养着调理调理。”何倩笑呵呵的说着,扯了一些家常,最后问道,“乔北在陪着你么?”

“他在书房呢。”苏岚朝着书房看了一眼,电话那边的何倩叹了一口气,最后只说道:“你和乔北一定要好好的啊,妈这把年纪了,就希望抱抱孙子,享享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