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沈凌风青铜器/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好,我是想请你和苏岚一起吃个饭,看你们夫妻二人什么时候有空?”候文耀听到顾乔北这样回答,心里松了一口气,语气没有那般沉重了。

顾乔北垂下的眼眸里看不清眼底的神色,唇角微微勾着,候文耀如今的态度,至少证明了,他给的那份资料起到作用了,顿了顿,说道:“多谢侯总,最近手头事情很多,等过一阵了,我跟苏岚请您吃饭,行么?”

“好好好,你先忙吧。”候文耀轻轻的笑了两声,带着父辈的慈爱和关心,“我听说苏岚怀孕了,你小子可要好好照顾她。”

“我会的。”顾乔北认真的应了下来,不管候文耀的目的如何,至少他对苏岚是真的关心。

顾乔北挂了电话以后,又给苏岚打了电话,两人甜言蜜语了一番,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苏岚这才眉开眼笑的躺倒床上去睡觉,也不管是不是快到中午十二点了。

上午的拆迁仪式完毕了,意味着下午就可以正式拆迁了,Green集团在这个项目的第一次拆迁,顾乔北作为Green集团的总裁,这个项目又是政府格外关注的,他有必要留下来看看合作的这支拆迁队伍的素质,更何况,还跟候文耀通过一通电话,又怎么能不让他谨慎注意。

拆迁队伍并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场拆迁的居民房都是已经搬迁了的,顾乔北足足待了一个下午,这才满身灰尘的回去了Green集团总部一趟,然后返回小别墅。

车子开到半山腰的时候,看到许姣跟苏岚两人在小道上闲走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苏岚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双颊红扑扑的,眼眸里水光潋滟,亮晶晶的,头发已经齐肩,跟许姣说话的时候,露出一排排如贝珠一般的牙齿,似走得有些热了,鼻尖上有一层薄薄的汗,伸手轻轻的把发丝撩到而后,露出一半小巧的耳朵,整个人都散发着说不出的轻松愉悦。

顾乔北将车子喇叭轻轻按了两下,连个侧头过来,他刚好将车子停下,摇下车窗,温柔的笑着:“上来吧,我载你们回去。”

“你回来啦。”苏岚小跑着过来他身边,笑得灿烂,一双眸子越发明媚动人,许姣见两人这副浓情蜜意的样子,捂着唇在一边偷笑。

回来了小别墅,顾乔北进门的时候,苏岚这才看清他一身的尘土,苏岚接过他的衣服交给许姣,微微蹙眉:“你这是掉土堆里了?”

“差不多,先让我洗个澡。”顾乔北温柔的笑着,换了鞋子就朝二楼卧室走去。

苏岚也紧跟着上来二楼卧室,许姣则在下面准备晚餐。

顾乔北从浴室里出来,顿时觉得一身畅快,拿着毛巾擦着湿漉的发丝,看到苏岚面色含笑的坐在床边,心里莫名的悸动,过来就抱着她亲吻起来,苏岚很回应着他的吻,顺势就躺到了床上,两人之间的氛围很自然的就燎燃了起来,顾乔北望着她这副娇俏的模样,心里很是喜欢。

苏岚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反应,伸手轻轻推了推他,自从知道她怀孕以后,顾乔北几乎都是克制着,即使是真的控制不住了,他也不会真的大船抵港。

只是这一会儿,顾乔北的兴致似乎特别的高,一双深邃的眸子泛着极亮的光芒,低头在她肩头亲吻着,连呼吸都渐渐沉重起来。

最后两人一番纠缠,苏岚在他怀里软成了一滩水,纵情之后,他紧紧的抱着她,苏岚有些体力不支的起了困意,要睡着之际,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许姣喊两人下去吃晚饭。

食不语一直都是顾乔北的习惯,所以在饭桌上很安静,除非苏岚要跟他说话,他才会开口。

吃了晚饭,顾乔北牵着苏岚去别墅附近散了一会步,苏岚少不了要问他今天怎么回事,顾乔北只说候文耀想要请两人一起吃饭而已,不是什么大事,苏岚这才放心下来。

候文耀这边,沈长青今天下班得有些晚,回来的时候,看到候文耀坐在客厅里喝茶,有些惊讶,换了鞋子过来他身边:“吃晚饭了没?”

候文耀喝了一口茶,淡淡的瞥了一眼沈长青,眼神没有什么温度,但还是微微点头,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候文耀对她的态度越发淡漠疏离起来,两人明明是生活了这些年的夫妻,却有时候还不如一个陌生人。

沈长青因为他这样的态度,脸色一僵硬,手指一根根的捏着,脸上却仍旧重新扯着笑脸:“文耀,你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们共同解决。”

候文耀瞅了一眼沈长青,端着茶杯掩去了嘴角勾出的讥诮,若说一开始只是怀疑当年他跟刘芬会分开是她做的手脚,后来顾乔北给他的那一叠资料,算是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他一直都隐忍着,没有发作,是想亲眼看看沈家怎么覆灭的。

沈长青被候文耀这一眼瞅得心里跟堵了炸弹一样,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在心里堆积已久的情绪濒临爆发边缘。

自从在首都遇见那个女人,她就没有安心过,特别是那次沈筠口无遮拦的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让侯文耀起了疑心之后,她即便是心里有盘算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后来侯文耀一次次的去找那个女人,她不是不知道,却还是咬牙忍了下来,从来没跟侯文耀挑明过……她沈长青本来就生性倔强,当年为了候文耀跟沈老司令僵了这些年,后来不是因为沈筠,她也不会低头服软,如今侯文耀这般对她,她又怎么不心痛不难受。

就在她要发作之际,候文耀又缓缓的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对着沈长青微笑着说道:“凌风生日要到了吧,我淘了一件古玩回来,你看看?”

沈长青顿时一副要笑不笑,要发怒又发不出来的样子,脸色有些扭曲,缓了好一会儿,这才让自己平复过来,点点头。

候文耀起身往书房走去,唇边溢出一抹冷笑,这些日子,他没少往沈凌风那儿送古玩字画,既然沈凌风这么痴迷,那也怪不得谁。

沈长青跟在候文耀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疏离感,明明近在眼前,她却有种抓不到的感觉。

候文耀淘来的这副古玩,就是沈长青这样的外行,一眼瞧过去都觉得这个铜器很有年代感,拿在手里摆弄了两下,看着候文耀,轻声说道:“文耀,其实你不必如此。”

“老爷子一直不喜我,如今筠儿又回去了部队发展,你也已经身居高位,我总不能一直让你夹在中间为难。”候文耀还是那副淡漠的神色,可这番话一说,沈长青心里说不出的感动,露出女人的温柔,挽着候文耀的胳膊,感慨道:“我知道这些年……”

“好了,你我夫妻二人,不必说这些。”候文耀打断了她的话,看着这青铜器,似笑非笑的说道,“改天你跟我一块儿过去大院沈家,把这玩意儿送给凌风。”

“不如今日就过去一趟吧。”沈长青接话过来,侯文耀拍了拍她的肩头:“你今天下班这么晚,连晚饭都没吃,改天吧。”

“没事,过去大院吃一样的,我给爸打个电话说声。”沈长青坚持,侯文耀也就随她去。

沈长青和侯文耀二人过去大院沈家的时候,仆人告诉沈长青,严宗坤来访,沈老司令在书房。

“长青,我直接过去找凌风,你去书房见爸爸,我就不过去了。”侯文耀抽出被沈长青挽着的胳膊,沈长青见他微蹙眉的神色,想着沈老司令对他的不喜,点点头,同意了他的想法,朝着书房走去。

严家和沈家,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蚱蜢。侯文耀看着沈长青的背影,神色晦暗不明,转身朝着沈凌风房间走去。

“姐夫!”沈凌风提笔在写毛笔字,见到侯文耀进来,顿时一喜欢,放下手里的毛笔,就朝着他走过来,目光落到他手上提着的竹盒子,眼睛发出痴痴的光芒,迫不及待的说道,“姐夫亲自送过来的东西,必然是珍品!”

“过几日是你生日,这玩意儿全当送你的生日礼物,你别嫌弃就好。”侯文耀打趣着说道,将竹盒子放到桌面上,小心翼翼的打开。

沈凌风本就喜欢舞文弄墨,痴迷于此,看到这拥有年代历史的青铜器,顿时眼睛就亮了起来,从抽屉里拿出放大镜,仔仔细细的瞧了一番,这青铜器身量不大,但若他没有鉴定出误,这玩意儿很有可能是商朝时期的,根本就是价值连城!

“姐夫,这件青铜器,你从哪里得来的!”沈凌风一双眼睛都黏在了这件青铜器上,侯文耀笑着说道:“我托朋友从一个古董大亨手里卖回来的,你还喜欢么?”

“喜欢,太喜欢了!”沈凌风对着青铜器赞不绝口,连连点头,“姐夫能把这古董大亨的联系方式给我么?我想看看他手里还有什么好玩意儿……”

侯文耀已经送了他不少古玩字画,这件青铜器更是价值连城,他都不好意思继续从侯文耀手里拿了,毕竟是自己姐夫。

【题外话】

先撒个网,给沈凌风下个套。

不要捉急,到时候秦家、沈家都会一锅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