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要出手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侯文耀微微蹙眉,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但还是不急不缓的似在安慰敷衍他一般:的说“那个古董大亨应该还在首都吧,听说是从法国的来的,具体联系方式,我可能要打听一番。”

沈凌风倒是着急了起来,他自己本来就认识不少古玩字画界的朋友,想必他打听起来,会比侯文耀快多了,于是笑着说道:“姐夫你事情多,哪能把时间浪费到这种小事上,我自己应该能打听到,要是实在打听不到了,我再来让姐夫您帮忙。”

后来两人闲扯了一会儿,仆人过来敲门,沈筠回来了,请侯文耀和沈凌风过去客厅,两人一道过去客厅,沈筠身上还是一身军装未脱,显得有几分飒爽英姿,脸上的骄纵跋扈收敛了很多,陪在沈老司令左手边,而严令则陪着沈老司令右手边,沈长青和严宗坤各坐一边。

侯文耀和沈凌风都喊了一声爸爸,然后各自找了位置坐下,侯文耀看着沈老司令这幅要撮合严令和沈筠的模样,唇边泛起一抹讥诮的笑意。

“过来了啊。”沈老司令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句,扭头笑着对沈筠说道,“严家这小子,年少有为,你每个星期能有一天休假,从部队出来好好跟他相处相处。”

“爷爷……”沈筠不好意思的轻轻摇晃着沈老司令的胳膊,掀眸瞥了一眼严令,并没有任何喜欢的神色。

沈老司令见状大笑起来,客厅里的人都陪着沈老司令笑,只是严令笑意并不达眼底,反而带着几分不耐。

这样聚在一起,并没有多大的意思,沈凌风本就不喜这样的场合,很快就神游天外,想着侯文耀送他的青铜器,后来沈长青提到了过几日就是他生日,沈老司令喊他,他迟钝的反应,顿时让沈老司令冷眼相对。

最后散场,不知是沈筠今日讨了沈老司令的欢心,还是沈老司令还有事情要跟沈长青交代,意外的留了沈长青和侯文耀在这里过夜。

严令与严宗坤告辞后,并排着走出沈家的红木门,严令眼底的冰冷和不屑渐渐的显了出来,语气带着愤怒的说道:“爸,那个老东西倒是会盘算,把沈筠那样的女人一直要往严家塞!”

“令儿!”严宗坤不悦的瞪了一眼严宗坤,无论如何,沈老司令对他都有提携之恩。

“爸,我早就说过,我不喜欢沈筠,更不会娶她!”严令声音并不大,但却冷沉沉的,目光更有一丝狠意,“明明想要我们严家来扳倒顾家,现在我已经对顾乔东下手,他却一直按兵不动,还指望着爸爸你去钳制住顾忠年,不让他替顾乔东抹掉污点,最后让那老家伙渔翁得利、坐享其成么?!”

“令儿,这步棋,你走得太仓促,怪不得谁。”严宗坤纵然再宠溺严令,但涉及到身家利益的时候,不会有半点的纵容,蹙眉瞥了他一眼,“连我都是顾乔东被你带走了才知道的。”

严令也是窝了一肚子火,本来以为秦筝那个女人给的证据足够扳倒顾乔东,也怪他心急了,最后导致成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能一击必中至顾乔东于死地,反而让自己陷入了僵局。

“不过,就算不能让顾乔东双规,但曝出来的这些污点,也足够这些年的政绩毁于一旦了。”严令咬牙说着,与自己预想的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更想掐死秦筝那个女人,还想来利用他,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对顾乔东最后的调查结果定下来了?”严宗坤睥了一眼严令,这些日子也,纪检委内部对顾乔东的处分决定,应该也出来了。

“行政撤职,党内严重警告。”严令带着极大的不甘,这是内部的处罚决定,等到公示挂网出来,恐怕还要半年,这就意味着,这段时间顾乔东会反击。

“这个处分,倒是有意思。”严宗坤轻笑了两声,凭着顾家的势力,顾乔东的这个处分算是有些重了。

“我被警告了。”严令冷笑了两声,到底严家还是刚来首都没站稳根基,他明目张胆的直接对顾乔东下手,纪检委书记那个老油条在同意了对顾乔东的处分之后,还给了他一个警告处分。

“没事,你等着看,沈家要出手了。”严宗坤安抚性的拍了拍严令的肩膀,他先跟沈老司令在书房里聊了一会儿,沈长青过来了以后,沈老司令问她最近的工作,她提了一下顾乔北接了政府科技园的城建项目,已经动工开始拆迁了。

他一路被沈老司令提携上来的,沈老司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转了拇指上的玉扳指两圈,他太明白这个沈老司令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了。

“难不成还能一举将顾忠年从中央军区政委的位置上拉下来,让爸爸您上位了不成。”严令对沈老司令一直撮合他跟沈筠的举动是极其不满的,要不是他知道此时严家在首都还要仰仗沈家,他早就翻脸了。

“令儿,你一开始的目标就错了。”严宗坤知道严令心里不舒服,以前在西北严家独大,现在来了首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严令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进步,笑着说道,“顾乔北虽然没有在军政界,但是他在圈里顾三少的名声很响亮,提到他的时候,很多人想到的并不是他的背景,而是他这个人的作为。”

“顾乔北?”严令微微眯眼,似乎在脑海里回忆着顾乔北这个人,他一开始就没将顾乔北放在目标范围内,多以对他也没有过多的了解,这会儿听严宗坤一说,倒是来了兴趣。

“还有,严家刚来首都,不宜树敌太多,你也受到了警告处分,近期还是低调些,你收集了不少秦纵横受贿的证据,但不宜此时去请他去喝茶。”严宗坤在严令对顾乔东下手以后,便开始注意他的举动。

“我知道了。”严令捏紧了拳头,被秦筝那个女人害得如今这个局面,以他这种不吃亏,睚眦必报的性格,他必然要全部找秦家讨回来。

严宗坤点点头,两人回来严家的时候,严令直接去了书房,他得好好研究研究顾乔北这号人物。

顾乔北此时正在给苏岚吹头发,两人脸上都是浅浅的微笑,温馨无声蔓延着,苏岚很享受这种这种感觉,他的手指从她发丝间轻轻的穿着,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很难得,今天他能够陪着她这般温存。

他关了吹风机,很自然的俯身吻到她脸颊上,然后陆陆续续的路到她耳畔,她心脏的位置,然后停留在她唇上,苏岚顺势环上他的脖子,紧紧的抱着他,两人谁也不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乔北的手机嗡嗡的想了起来,是莫绍谦打来的。

“乔北,乔东哥出事了,你有没有怎么样?”莫绍谦刚从英国回来,就听说了顾乔东被纪检委调查的事,还闹得挺大的,网上都已经传开了。

“我能有什么事。”顾乔北淡笑着,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苏岚的后背,然后走到了阳台上,“你从什么时候从英国的?”

“哈,昨天刚回到。”莫绍谦故作口吻轻快,笑着说道,“乔东哥是惹着谁了吧,不然哪来这些破事。”

“他碍着的人多了去,有这么一天也不奇怪。”顾乔北毫不客气的说着,要是不是因为顾乔东忽然出事,整个顾家也不会这么被动,他也不方便对秦筝下手,只能按兵不动,但也不会像顾乔东这样,栽倒得措手不及。

莫绍谦听他这样说,呵呵的笑了两声,看来事情是雷声大雨点小,并不这么严重。

“乔西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顾乔北好像记得乔西有跟她打过一次电话,说什么要跟裴峰结婚,暂时还留在英国,但此时跟莫绍谦通话,还是要关心一下两人到底怎么回事。

莫绍谦直接沉默了下来,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犹豫着没有开口。乔天泽突然没了音讯,他有天收到了乔天泽的求救信息,所以直接就去了英国,他没想到后来乔西也来了英国……莫绍谦闭了闭眼,不愿意去回想在英国的这段难受日子。

“乔北,我在首都待两天,然后去荷兰玩玩,你要是明天有空,带着嫂子一起出来吃个饭。”莫绍谦直接岔开了话题,顾乔北也没有再问,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顾乔北回来床边,苏岚像是猫儿一样,将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是绍谦的电话么?最近好像都没看到乔西和他了。”

“嗯。”顾乔北应了一声,伸手抚摸着她的发丝,抱着她在床上躺好,看了一眼时间,“明天晚上跟我一起和绍谦吃个饭。不早了,睡觉。”

苏岚这一晚,睡得很不安稳,一直连续的不断的在做梦,半夜突然惊雷,她猛然被吓醒,身边的顾乔北也醒了过来,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吓醒了?”

苏岚轻轻的嗯了一声,紧紧的抱着顾乔北的胳膊,他伸手按开台灯,看到她满额头的汗水,抽了床头的纸巾替她擦干,正好,他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是姜丞浩的电话。

这都凌晨快四点了,一般姜丞浩都不会这个时候跟他打电话的,除非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顾乔北微微蹙眉,接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