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事故/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少,出事了!”姜丞浩声音很大,电话那边还有噼里啪啦的下雨声,“有一名老人为了阻止拆迁,上吊身亡了!”

顾乔北顿时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苏岚因为他的动作,揉了揉眼,看着他迷糊的说道:“怎么了?”

“我马上就过去。”顾乔北回了姜丞浩的电话,安抚着苏岚,轻声说道,“没事,你睡吧,丞浩那边出了点事儿,我过去看看。”

“这个点?”苏岚迷迷糊糊的说着,有些不悦的蹙眉,顾乔北点点头,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乖,好好休息,我去一趟就回来了。”

苏岚点点头,翻了身继续睡,顾乔北立刻就下床穿衣,拿了车钥匙,匆匆驱车过去,此刻倾盆大雨,一道道闪电像是要将黑夜劈成两半,沉闷的雷声轰鸣不断,他几乎看不清路面,却还是一再提速,朝着施工的地方过去。

前期本是政府动工拆迁,后来Green集团中标后,拖到了现在由Green集团接手继续拆迁所以简易铁板房之类的工作区早已经规划了出来,顾乔北将车颠簸着停到了一块看似露天车库的地方停下,直接就冒雨朝着那个有光亮的民房跑过去,里面站着几名带着安全的工人,姜丞浩也在其中。

“三少,您过来了。”姜丞浩身上也是湿漉漉的一片,顾乔北更是全身都湿透了,看着房梁上悬挂着的老人,身上还裹了一张阻止拆迁的白布,上面用红色颜料写着:还我家园,禁止强拆。

顾乔北蹙眉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走了一圈,一个比较破旧拥挤的平房,面积不超过50平米,五脏虽小,但看规格是一应俱全,屋子里的东西都搬迁得差不多了,显得空间大了一些,唯有几个破旧的大物件,和散落的木椅子七零八落的放着。

老人在屋子正中间悬挂着,顾乔北几步走到老人很近的位置,目光静静的落在老人身上,眯眼仔仔细细的观察着老人上吊的绳子,还有他身上裹着的白布,最后拉着姜丞浩走到角落里,外面暴雨倾盆,他几乎是贴在姜丞浩耳边说道:“什么时候发现这个老人的?”

他下午一直在这里勘察着,可以拆迁的这块,他用脚走了一圈,几乎挨个民房进去看了一遍,基本都是人去楼空可以拆迁,还跟这个拆迁队的负责人再三强调,一定不要出事故,不要与百姓起冲突,拆迁前必须先进屋检查是否搬离,绝对不可强拆。

所以,这个老人的突然出现,上吊身亡,就很奇怪,屋子里都搬得差不多了,他哪里来的颜料写字,还有新买的白布裹在身上,就算是事先准备好的,那拆迁队一直都有人,他出现也会被发现,又怎么会允许他在这里上吊?

“不清楚,是晚上施工准备拆迁的工人,他们进去拆迁的民房检查了一遍,就发现了这个老人,直接就报了警,然后打电话给了拆迁队的负责人,负责人联系了我。” 姜丞浩赶过来以后,确定是真出了问题,这才给顾乔北打了电话,距离发现这个老人都已经快三个小时了,最先报的警,到现在警察还没来。

“你先让人保护好现场,今晚施工拆迁的工人,让他们过来施工板房。”顾乔北最后瞥了一眼那个吊挂在房梁上的老人,看了一眼时间,快六点了,冷静的吩咐完毕,然后快步离开这间民房,冒雨朝着施工板房跑去。

拆迁对的负责人在板房办公室来回走动着,急得不可开交,拆迁的第一天,就出了人命,顾乔北破门而入的时候,吓得他整个人都大喊了一声,看清楚是顾乔北这才讪讪的笑了两声,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语无伦次急急的说道:“顾总,这个怎么办啊,明明这些屋子里都没人了,这个老头,跟凭空冒出来一样,这可怎么办啊……”

拆迁队负责人会是这个害怕的反应,也是人之常情,顾乔北并没有责备他,但也没有心情去安抚他,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那拆迁队负责顿时也不感在说话了,很快两名工人就一身湿漉的进来了,脸上也是惶恐不安,唯唯诺诺的贴着门站着。

“今晚是你们两人拆迁?把看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不可有半点隐瞒。”顾乔北淡淡的询问着,语气很温和,似就跟两人聊天一样。

两人见到顾乔北这般和气,整个人都很冷静,不似拆迁队负责人,出事以后直接骂了两人一通,还一直说不管他们两人的死活,此时顾乔北这样的态度,让两人惊讶之余更多了一份感动和尊重,老老实实的跟顾乔北说发生的事情。

许是两人心里也憋了一股子害怕和惶恐,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虽然有很多都是不重要的废话,但顾乔北还是耐心的听着,只是时不时的看看手表,出了命案,会是刑警队的人过来,正常刑警队九点上班,等他们过来,估计都要中午了……

两人说了足足一个小时,说得口干舌燥的,这才停了下来,眼巴巴的望着顾乔北,顾乔北沉默了一小会儿,说道:“也就是,你们两人12点吃了宵夜,走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这个老人,然后小憩了一会儿,准备继续拆迁,大概是两2点左右,再进去拆迁的房屋检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老人了……”

“是的是的,是天空正好一道闪电打下来,我们就看到了屋子里上吊的老头,吓得我两连滚带爬的,还以为遇到了鬼。”

“你们先去别的板房休息一下,等会儿警察过来了,应该还会找你们问话,别走远了。”顾乔北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走了,看了一眼外面,雨已经停了,空气泛着泥土清新的味道,太阳也已经出来了。

两人带头应了下来,微缩着身子离开,拆迁队的负责人则谦恭搓手的过来顾乔北旁边,谄媚的笑着:“顾总,您是不是有解决办法了?”

“没有。”顾乔北淡淡的瞥了这人一眼,转身离开,踩在泥泞的地上,回去了自己的玛莎拉蒂上,拨通了莫绍谦的电话。

“谁啊,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莫绍谦还没睡醒,眼睛都没睁开就摸着接了电话,语气很不好。

“是我,顾乔北。我这边出事了。”顾乔北一句话说话,莫绍谦顿时就清醒了,直接睁开眼,“怎么回事?昨天跟你打电话,你还说没事。”

“半夜出的事。”顾乔北将事情大致的跟莫绍谦讲了一下,然后说道,“好歹你也是Green挂职的副总。”

“我靠!”莫绍谦顿时怒骂了起来,顾乔北这家伙就是不想他安逸,拉他下水!

“那个海外项目,本来该你滚过去出差签订合约的,结果你跑去英国。”顾乔北不咸不淡的说着,一点都没打算放过他。

“行行行,需要我做什么。”莫绍谦本来就不会袖手旁观。

“查一下这个老人的身份背景,我等会儿把照片发过去给你。”顾乔北眼底闪过一抹冷光,敢对他下手,他可不会像顾乔东那样被打得措手不及。

“还有呢?”莫绍谦起身摸了一根烟点上,抓着自己凌乱的发丝。

“还有就是,你今天就问一下你家老头子,我有难,他伸不伸手拉一把。”顾乔北眼底光芒很亮,这个时候,莫浩也该站队了,还想浑水摸鱼两头沾好,可没这么便宜的事情。

“这事你打算跟我家老头子求助?!莫绍谦惊得连烟灰都掉到了腿上。

“军警向来不合,顾家在军界能说得上话,在警界倒无用武之地了,莫家在警界都能横着走,不找你家老头子找谁?”顾乔北淡淡的说着,上次苏岚和黎思思被绑架的事情,军界插手了抓人,最后几乎是把审讯收尾的工作移交了警局,后来要不是莫浩暗中打了招呼,警局接手过去的时候,又怎么会老老实实的一点异议都没有。

“行,我起来问问我家老头子,这会儿他也要起床上班了。”莫绍谦无论顾乔北做什么,他都会支持,兄弟之间,无需过问太多。

“还有,你家老头子要是愿意伸手拉我一把,你就让你家老头子帮忙关注一下沈家和严家的动静。”顾乔北慢慢的说着,严家和沈家现在定是防备着顾家,顾家不一定能够摸清楚他们要做什么。但是莫家不一样,向来中立,但如今有站队的趋势,说不定,能打听到的消息,比顾家的打听到的还要多。

“你别得寸进尺啊,我家老头子跟个狐狸一样,他要能明确回答会拉你一把都不错了。”莫绍谦没好气的说着,听到了房门外的响动,“我家老头子应该是起来了,我先挂了,你赶紧把照片发给我,我给你查。”

顾乔北挂了电话,把拍的那张老人上吊的照片发给莫绍谦,那家伙立马就回了个惊恐的表情:我靠!心脏不好,差点吓尿了!

顾乔北无声笑了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想着又给顾乔南拨了个电话,电话几经中转,最后才接通。

“二哥,跑哪儿执行任务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顾乔北笑嘻嘻的开口,顾乔南蹙眉,一脸肃穆,“有事赶紧说,我只有五分钟时间跟你通话。”

“上次让你帮忙查的沈筠出车祸的事,你把资料放哪儿了?”顾乔北听得出来顾乔南语气很急促,应该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居然还接他的电话。

“我会让人发到你邮箱里面,没有别的事情,我挂了。”顾乔南刚要关断蓝牙耳机,顾乔北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谢了,不过二哥,你是时候升到少将了。”

顾乔南没有回应他,直接关断了蓝牙耳机,他在出任务,但家里的事情,他并不是一无所知,既然都没有要通知他,也就是还在能够解决的范围内,不需要他插手,那他自然一心一意的继续他的任务,只是没想到,那时候跟着叶青去了一趟晋阳,意外的发现了八面佛有去过晋阳的迹象,他这才迅速联系队友,直接归队出了任务。

顾乔北一直坐在车里等着,中途姜丞浩拿了早餐过来,他随便吃了两口便没了胃口,刑警队赶过来的时候,不到十点,比他预计的要早,现场拉完警戒线,法医验尸,勘察等等,一切弄完,已经到了中午。

刑警队负责这个案件的组长,见到顾乔北的时候,很客气的跟他打了招呼,但还是例行公事的将所有人都请去了局里问话。

拆迁事故,一直都是热衷的话题,自然有事故现场来了记者采访,做成新闻传到网络上的时候,很快就引起了热议。

下午顾乔北从警局问话出来的时候,直接就被堵在警局门口的记者团团围住

“顾总,对于此次拆迁事故,您有什么要说的么?”

“一条人命,我感到心痛。政府为了首都的建设和发展,委托Green集团拆迁和城建,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我感到很抱歉,Green集团会承担该承担的责任。”顾乔北不卑不亢的说着,没有一点推卸责任的意思。

“那今后还有居民反抗不满意,你们会怎么处理?继续强拆么?”这命记者问得有些尖锐和指向性。

顾乔北转头看向他,目光很严肃认真:“Green集团从来就没有过强拆,何来你说的继续强拆?再者,Green集团的拆迁,是在政府和居民协商沟通好的情况下进行的。”

“也就是,这次事故的原因,是政府没有跟居民协商沟通好造成的?”这名记者将话筒递到顾乔北面前,顾乔北淡淡的瞥了一眼,是全民娱乐的标志,候文耀的产业……

“这个问题,你们去问政府相关负责人会更合适。”顾乔北微笑着回答,之后摆手要走,却被另一名记者拦住了去路:“顾总,我听说不久前,您的大哥被纪检委方面请去谈话,网上也有相关的消息,说您的大哥家暴、bao养情人、贪污受贿、渎职等等几项违法违纪,请问这些是否属实?”

【题外话】

很快就反击了,不要着急,乔北不是那么好下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