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事故(2)/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北脚步一顿,转头看向那个记者,微笑着开口:“我回去问问我大哥是否属实再来回答你。”

这名记者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嘲讽的意味,忍不住蹙眉,捏紧了手中的话筒:“请顾总回答一下我刚刚的问题。”

“我并不是你问题中的当事人。”顾乔北抬眸瞥了一眼这名记者,那样不咸不淡的目光却看得人心头一缩。

顾乔北这次说完,直接离开,他还要再去施工现场一趟,现在因为这件事,周围还未拆迁的居民已经聚众拉了横幅起来。

这次事情闹大了,政府方面也脱不了干系,他过去施工现场的时候,政府方面的人已经把聚集起来的居民驱散了,沈长青和市委的纪委相关负责人,还有Green集团的人正好各自散了准备上车,看到顾乔北过了来,都停了上车的动作,跟他打了招呼。

顾乔北过来问了一下大致的情况,是剩余的未搬迁的居民想要借此事往上增加拆迁款,这是政府方面的问题,跟他没有多少关系。

等到所有人都散得差不多了,顾乔北最后才离去,出去施工地的一条岔口上,沈长青的车子停在那里,似专门在等他一样。

双方都摇下车窗,沈长青目光落在面带疲惫但很镇定的顾乔北脸上,开口说道:“乔北,这次事故,闹得很大。”

顾乔北脸色仍旧没有变化,只是静静的望着沈长青,等着她的下文。

“我希望我们双方都能够抛开成见,把障碍扫除干净,把这个项目,顺利的进行下去。”沈长青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也是惊得不轻,上头当即就召开了一次会议,务必要安抚民众,解决好这件事。

“沈局,我会的。”顾乔北点点头,目光平静的看着沈长青,沈长青揉了揉太阳穴,吐了一口气,示意司机开车。

等到顾乔北驱车回去小别墅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了。

许姣陪着苏岚在房间里,听到大门传来的响动,苏岚要下床,许姣赶忙扶着她过来开房门,看到顾乔北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身上脏兮兮的跟掉进水泥坑了一样。

“怎么弄成这样了。”苏岚要下楼过来,顾乔北朝她温和一笑,摆了摆手:“在房间里等我,我在楼下洗澡了上去。”

苏岚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顾乔北大步朝着一楼的卫生间走去,她只好躺回床上,伸手轻轻的抚着肚子。

“姐,乔北哥回来了,那我先回去自己屋了,千万别想太多了。”许姣拉着苏岚的手,认真的叮嘱着,还好她大四的时候,在医院实习了一年,毕业后又考了营养师,之前苏岚那一下,把她都吓到了。

“好,我没事,谢谢你了。”苏岚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肚子,朝着许姣点点头。

白天在家里看到新闻的时候,吓得苏岚肚子猛地一缩,还好许姣及时过来让她放松,检查了她的身下,好在没有出血,但还是给她注射了一针黄体酮,又拿着听诊器给她来回检查了一遍,再三跟她叮嘱,不能有情绪波动,不能胡思乱想,跟她讲了很多笑话,又放了轻音乐,她自己感觉到没事了,许姣还不放心的将熬好的安胎的汤端了一碗给她,一直陪着她。

说胎儿脆弱吧,接连好几次差点流产,最后都顽强的在母体内存活了下来;说顽强呢,偏偏又不能碰不能磕,甚至还不能心思过重,情绪波动。

苏岚自己一个人神游天外的时候,顾乔北裹着浴袍上来了房间,直接掀开被子,将她搂在了自己怀里。

苏岚伸手紧紧的抱着他,将下巴搁在他肩上,嗅着他身上自己熟悉又依赖的味道,说不出的踏实和安心。

“我没事。”顾乔北伸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掌心缓缓的移到她肚子上来回抚着,“你和孩子还好么?”

“好,我们很好。”苏岚在他怀里动了动,服帖又温顺的模样,“我和孩子都相信你会没事。”

她才不会告诉他,今天看到新闻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六神无主的,比知道黎思思出事是因为她,比知道顾乔东被纪检委调查,都要让她心慌意乱,但是,她最后冷静了下来,要保护好自己和孩子,等着他回来。

“答应我,这段时间,安心的待在家里,不要上网,不要看电视,谁的电话也不要接,安心养胎,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顾乔北搂着她,说得很认真,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他不希望她提心吊胆的,不希望她情绪受到影响。

苏岚突然觉得顾乔北有时候认真的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办法去拒绝,伸手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却还是点点头,过了几秒,又撅着嘴撒娇似的说道:“今天我手机都快被打爆了,我爸妈,叶青,你妈妈,短信电话不断,都在安慰我,让我放心,还有那些没有我手机号的人,就往我邮箱发邮件,铺天盖地的,简直太夸张了。”

苏岚这么一说,顾乔北拿过自己的两把手机,居然都已经没电关机了,他起身插上电源,等到手机充电开机,两把手机都是不停的震动,大概持续了十分钟,这才停了下来。两把手机上面都是数不清的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以及语音留言。

“你这也太夸张了吧。”苏岚好笑的看着顾乔北的那两把手机,顾乔北无奈的笑着说道:“有时候也会很烦。”

“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苏岚伸手捂住他的眼睛,然后关了灯,很自然的缩在他怀里,他则伸手搭在她的腰上:“还是在老婆身边放松……”

“睡吧睡吧,我哄你睡觉。”苏岚翻身过来,伸手抱住他的腰肢,在他后背上轻轻的拍着,迷迷糊糊的,倒是她自己先睡着了,顾乔北虽然困得厉害,但是大脑很清新,飞速的旋转着,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睡到半夜的时候,私人手机震了两下,他睁开眼,轻手轻脚的下床,是莫绍谦传过来的消息,关于上吊老人相关的信息,他走到房间浴室,拨了电话过去。

“消息我收到了。”顾乔北压低了声音,莫绍谦捏着电话直打哈气,一副困到不行的样子,摆在面前的电脑正在关机,声音嘶哑的说道:“收到了就好,那我先睡觉了,一早上被你吵醒就没停过。”

“对了,你老头子怎么说?”顾乔北比较关心这个问题,莫绍谦没好气的说道:“我问他乔北要是出事了,找你帮忙,帮不帮。我家老头子笑着说,多的是人会帮你,还轮不到你来找他。然后我就直接告诉他,你出事了,老头子愣了一下,就回了一句知道了。鬼知道他什么意思。”

顾乔北唇角勾出一抹淡笑,莫浩是站在顾家这边的意思,今天刑警队会比他预计的要提前过来,恐怕莫浩提前打了招呼的,看来他有必要去找莫浩一趟,但在这个脊骨眼上,莫浩那只老狐狸不一定会见他。

“你休息吧。”顾乔北挂了电话,重新会拉床上,苏岚迷迷糊糊的困得厉害,半睡半醒的嘀咕道:“半夜了,又要出去?”

顾乔北将她往上拉倒枕头上,抱着她的腰肢,吻了两下她的额头:“不出去,睡觉,我抱着你睡。”

苏岚在他怀里蹭了两下,又嘀咕了两句,便睡了过去。

等到苏岚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亮了,难得顾乔北今天还在身边,苏岚很满足的看躺在身侧男人,最近真的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很累,累得黑眼圈都看得这么明显了,苏岚心疼的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他的眼睛,顾乔北微微蹙眉,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还带着未睡醒的朦胧,等到完全清醒过来,看到是苏岚,顾乔北笑着伸手将她搂住:“今天怎么醒这么早?”

“不早啦,都快七点了。”苏岚笑着凑过来吻了一下他的唇,顾乔北的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低哑:“一大早就这么热情……”

他说完便拉过她的手,让她感受一下男人早上的蓬勃向上,苏岚像是被烫了一下,立刻缩手回来,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娇羞的推了他两下。

顾乔北被她这幅害羞的模样逗的大笑起来,精神爽朗的下床梳洗,然后跟苏岚一起下楼吃了早餐,临走前,又是跟许姣一阵叮嘱,好好照顾苏岚。

顾乔北还在想自己手机今早怎么这么安静,拿出来一看,居然都是飞行模式状态,调到正常模式,顾乔东的电话直接就打了进来,还未等他开口说话,顾乔北就说道:“我没事,能够处理,你处理好你自己的烂摊子就行。”

顾乔东被顾乔北噎得好一会儿才顺气过来,但还是关心的说道:“爸妈昨晚都很关心你,打你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到后来还关机了。”

“我给妈回个电话。”顾乔北挂了顾乔东的电话,就给何倩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没事,能够处理,然后又听了何倩唠叨了好久,这才挂断电话。

顾乔北去了一趟施工现场,拆迁暂时停了下来,他坐在车上面都没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接折回了Green集团总部,打印了一份那个上吊老人的相关资料,然后吩咐姜丞浩去处理后续事情。

顾乔北撑着太阳穴,闭了闭眼,上了私人邮箱,里面有好几个未读邮件,只是有一个未读邮件的发件人很陌生,他点开一看,邮件里面是好几个附件,第一个是何沛臣的口供音频,第二个是距离施工附近路段的一段录像,一个白色面包车,司机一身黑衣还带着鸭舌帽,根本看不清脸,有一个镜头可以看到面包车里面隐约躺着一个人……顾乔北将这个画面放大,隐约可以辨别出来是身上裹着白布的那个上吊老人……

顾乔北退出邮箱,给莫浩打了个电话,莫浩似乎很惊讶:“乔北?”

“莫叔叔,谢谢。”顾乔北向后仰靠在沙发上,唇角带着一抹微笑,莫绍谦跟莫浩转达了那些话以后,莫浩虽然没有明确表明,但实际上已经动手再调查了,否则不会这么快就发了这些东西在他邮箱里,这是在告诉他,让他放心。

“乔北,你这谢得很突然啊。”莫浩很是莫名其妙,顾乔北也不拆穿,笑着说道:“谢谢莫叔叔有莫绍谦这么个好儿子。”

“哈哈,那小子估计现在还在家里睡觉呢。”莫浩温和的笑着,忽然开口问道,“那小子和乔西到底怎么回事?他奶奶急得天天催着要给他找媳妇。”

“我也不太清楚呢,回头我问问乔西。”顾乔北听到莫浩那边有人喊了一声‘莫总警监’,于是说道,“莫叔叔,您有事先忙。”

“嗯,好的。”莫浩挂了电话,看着进来的人,面色肃穆,“查得怎么样?”

“跟您的猜测偏离不大,但沈长青似乎并不知情,她还在想办法要怎么妥善的处理这件事。”

“哦?”莫浩眼底精光一闪,难倒是沈老司令的意思?甚至都不惜会牵连到沈长青?

“派人盯一下严令。”莫浩最后说了这么一句,挥手让这人退下。

若是沈老司令不把严家从西北拉回来,他倒不会这么彻底的站到顾家这边,这个时候在站向沈家,无意都会为严家做嫁衣。

也的确如莫浩派人调查的这边,沈长青并不知道拆迁事故的背后,是沈老司令派人暗中做了这么一个局,只是严令身在纪检委,刚受到了警告处分,还来不及打着调查的幌子插手这件事,刑警队的人先一步掌控了局面。

沈长青这边,城建局大楼下,不少记者围着要采访她,其他相关涉及到的政府部门也好不到那里去,她还在想着要怎么把这件事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秘书敲门进来告诉她,沈筠过来了。

“她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沈长青本就焦头烂额,沈筠这个时候不应该好好待在部队里,跑到她这里来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