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筠闯祸/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筠直接推门进来沈长青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怒气腾腾的,直接走到沈长青面前,隔着办公桌,对她怒目而视:“妈,你为什么要害乔北!”

这几天热门新闻就是政府科技园城建项目的拆迁事故,唯独只有顾乔北一人接受记者采访的视频已经在网上传疯了!在加上网友热评,各种猜测,还有不久前顾乔东被纪检委调查,沈筠就认为是沈长青故意陷害顾乔北,直接从部队要找沈长青问个究竟!

沈长青脑袋本就胀得厉害,听见沈筠这莫须有的指着,顿时就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目光尖锐,冷声说道:“沈筠,你胡说八道什么?!”

沈长青看了一眼秘书,示意她出去,在门口守着不让人进来。

沈筠怒极反笑,一伸手,把沈长青办工桌上的文件全部推掉:“难倒不是你陷害的乔北么?!先前顾乔东被纪检委调查,是严令带走的吧,现在你们就开始对乔北下手了!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么?!爷爷想让严家在首都有一席之地,来掣肘顾家!”

沈长青怒形于色,看着沈筠怒气腾腾的模样,看她就像是看仇人一样,一拍桌子,厉声说道:“沈筠,你发什么疯?!这件事,我也牵扯进来了,难脱干系!”

“你能受到什么影响?!”沈筠冷笑,一点都不信沈长青的话,“爷爷难道不会帮你都抹平了?!受到最大影响的还是乔北!”

沈长青看着沈筠这幅冥顽不灵的样子,气得浑身都直哆嗦,沈筠继续开口说道:“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乔北的,哪怕你们让他坐了牢,我沈筠也还是只认定他!当年你想方设法的把爸爸抢到了手,现在为了不让我跟乔北在一起,你倒是宁愿毁了他!我怎么有你这么狠心的妈!”

“沈筠,我生你养你到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来指责我的?!”沈长青气得抬手指着沈筠,胸口跟堵了一口气出来一样,呼吸声很沉重。

“妈,你们放过乔北吧……”沈筠见沈长青这幅神色,换成了哀求的口吻,沈长青百口莫辩,跟她也解释不清,却见沈筠低笑了两声,说道:“爷爷一直撮合我跟严令,不就是想拿我跟严家联姻,严令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将我放在眼里,整个人阴测测的,目光跟毒蛇一样令人不舒服,难倒妈你真的忍心让我嫁到严家?”

“沈筠,原来你还知道啊,人家不将你放在眼里。”沈长青冷笑,嘲讽的看着沈筠,“顾乔北一样不将你放在眼里!”

“妈!”沈筠脸色极其难堪,被自己的亲妈这般嘲讽,心里很是不甘,口不择言的说道,“你说,我要是告诉乔北,是你们在背后算计他,你觉得他会不会感激我,对我有改观?”

“沈筠!”沈长青怒吼着,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女儿!

就在此时,门突然被打开,纪检委的主任雷霆带人站在门口,沈长青的秘书被人牵制着。

政府官员的调查,最终还是需要纪检委接入,既然拆迁事故闹得这么大,刑警队第一时间控制了事故现场,纪检委自然也要有所动作,国家下拨的拆迁款和与拆迁居民协商的金额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沈长青作为城建局的局长,一直都主要负责牵头这件事,自然列为了第一个调查的对象。

只是没想到雷霆带人过来,会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守在门口的秘书神色慌张,他直接就让人控制住了,沈筠跟沈长青的对话,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无法抬到明面上说,沈筠倒是说得直白。

沈家跟顾家之间,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雷霆能坐到纪检委主任的位置,也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严令年纪轻轻任职为纪检委副主任,脚跟都没站稳就锋芒毕露,如今看似顾家处于弱势,可是顾家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过,只是把沈家打出来的招数全部都接了下来,弱势顾家出手反击了呢?

雷霆目光有些玩味的看着沈长青,沈长青目光与雷霆对视,她有自己的骄傲,她这些年,没少下过狠手,但这次拆迁事故,她绝对的清白!

“沈局,跟我们走一趟吧。”雷霆对于沈长青还是很客气的。

此时沈筠倒是慌了神,雷霆是纪检委的主任,她还是认得的,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对沈长青说的那些,他听到了多少。

“雷主任,什么理由带我走?”沈长青拽紧了手指,让自己冷静下来。

“到时候,沈局自然就知道了。”雷霆微笑,但脸上的严厉之色,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的亲和,反而是害怕和胆怯。

沈长青看了一眼沈筠,心里百感交集,却还是点点头跟着雷霆走了,沈筠喊了一声‘妈’,面露焦急,手心都出了细汗,最后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沈长青被带走。

她追着跑下了楼,有些不知所措,最后上了自己的车,立刻给沈老司令打电话。

可惜电话无人接听,她只有一遍又一遍的打,额头都急出了细汗,单手打着方向盘,将车倒出停车位。

“筠儿?什么事情,打了这么多个电话?”电话终于被接起来,是沈老司令的声音,沈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急迫的说道:“爷爷,妈刚刚被纪检委的雷霆带走了!”

“怎么回事?”沈老司令语气并不见得有多着急,既然他做了这个局,沈长青会被调查是在意料之中,但他有能力给她全部都抹去。

沈筠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跟沈老司令说,最后将车子从地下车库开出来的时候,咬牙将跟沈长青的对话说了一遍,急急的说道:“不知道雷主任听到了多少!”

沈老司令顿时就起了怒气,训斥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滚回部队去!”

“爷爷……”沈筠也很自责,更有害怕,被沈老司令这么一训斥,直接就红了眼圈,哽咽着要说些什么,没有注意开出地下出库的那根横杆,直接就冲了出去,等她注意到的时候,立刻打了方向盘,却还是晚了一步,整辆车直接横冲到了路面上,撞到了路中央的护栏。

往前行驶的车辆,没想到会有一辆车就这么横冲了出来,直接就撞到了沈筠的这辆车,接连的响声通过电话传到了沈老司令的耳朵里,他心下一惊:“沈筠,沈筠!”

回应他的是吵杂的忙音,他心下一沉,像是受了刺激一样,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沈筠出车祸重伤进了医院,沈老司令血压飙高住院,沈长青被纪检委带走调查,沈家接连的噩耗,直接成了圈内的重磅新闻。

最先醒来的是沈老司令,他是因为担心沈筠那会儿才血压飙高倒下了,现在已经缓了过来,看到沈凌风在身边守着,立刻就问道:“沈筠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中。”沈凌风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即便是再不喜沈筠,也是自己大姐的女儿,还是有些担忧。

沈老司令毕竟是年纪大了,此刻看起来格外的很是颓败,让沈凌风很是担忧:“爸,您没事吧。”

沈老司令摆了摆手,闭眼说道:“筠儿手术完了,你告诉我一声。”

收到了消息的严宗坤和严令赶过来首都军医院的时候,沈筠刚做完手术出来,严宗坤抚着沈老司令过来病房看了一眼沈筠,满头的绷带,还在重症监护室,苍老的身躯摇摇晃晃了两下,像是飘零的树叶,苍凉的叹了一口。

沈凌风不谙世事,沈老司令让他去守着沈筠,留严令和严宗坤三人回来自己的病房,空气中漫长的沉默,沈老司令缓缓的开口:“事情闹到了这么大,顾家现在是什么动静?”

严宗坤看了一眼严令,严令垂眸恭敬的说道:“顾乔东的内部处罚决定已经出来了,至于涉及到顾乔北的拆迁事故,他回答了几个记者问题以后,再也没有露面过,事情全权交给秘书姜丞浩处理。”

“顾忠年也没有动静。”严宗坤沉声补充到,沈老司令叹了一口气,不知是有些力不从心还是怎么的,显得很颓废,顾家到现在都没动静,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长青被纪检委带走调查的事情,你知道吧。”沈老司令看了一眼严令,严令眼底透出一抹阴沉,咬牙说道:“雷霆不让我插手,让我继续调查与顾乔东有相关的人。”

“令儿受到了警告的处分。”严宗坤不忍沈老司令逼迫严令,说了这么一句,沈老司令瞥了一眼严宗坤,似笑非笑的模样:“我沈傅言还没有死,一个个都敢爬到我头上来了。”

没有人接话,诡异的沉默,一直到沈筠麻醉过了,醒了过来,沈凌风过来通知,这才缓解了漫长压抑的沉默。

“出了这么大的事,真是奇了怪,都不见姐夫过来。”沈凌风蹙眉嘀咕了两句,现在沈筠醒了过来,心里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他前两天刚找到那个古董大亨,整跟他接触着,约好了这几天要过去看看这个古董大亨手里的货……要是没人过来守着沈筠,他可不想一直守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