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沈家靠不住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侯文耀,被沈凌风这么一提,倒是引起了注意,沈老司令本金不喜侯文耀,沈筠出了车祸,他还不来,当即就冷下脸,对着沈凌风说道:“给侯文耀打电话,通知他过来医院照顾筠儿!”

严令和严宗坤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捕捉到了某种信号。

侯文耀姗姗来迟,沈老司令当众就开始训斥他,侯文耀似一点都不在意,见怪不管的神色,目光淡淡的看向沈老司令,不卑不亢面色含笑,等到沈老司令训斥完,侯文耀冷冷一笑,说道:“当年本就非我愿娶的沈长青,这些年老爷子都不喜我,不如,我跟沈长青离婚了就是。”

沈老司令没想到侯文耀敢顶撞他,从来都没想过,毕竟这些年侯文耀都对他毕恭毕敬,即便是他训斥怒骂,他都默不吭声的接着,如今居然敢公然这般对他!

沈老司令忍不住眯眼打量着此刻的侯文耀,跟往日无意,只是身上透着一股淡漠和疏离,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来。

“要不是你跟长青结婚了,你们侯家能有今天?你能够掌控整个侯家?!忘恩负义的东西!”沈老司令怒意攻心,只觉得头晕目眩的,抬起手边的拐杖就要敲打侯文耀。

侯文耀冷笑着避开,看着沈老司令这幅模样,有种说不出的畅快,他这些年都被沈老司令指着鼻尖训斥怒骂了过来,还有沈长青那个女人当年拆散了他跟刘芬,他一定要亲眼看着沈家覆灭,他不介意在背后推波助澜!

“老爷子,侯家从来就不欠沈家什么。”侯文耀这样回了一句,沈老司令只觉得嗓子口赌了一口气,上下剧烈的翻涌着。

“老爷子向来瞧不上我,也瞧不上侯家,今日起,我侯文耀离开沈家,侯家不会也不再依附于沈家,更与沈家无半点关系,等沈长青回来,我会与她离婚,不再出现于老爷子面前,碍着您的眼!”侯文耀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眼底没有半点的情绪,说完转身就走。

沈老司令被他气得自翻白眼,一口血呕了出来,严宗坤连忙扶住沈老司令,让严令去喊医生。

一阵兵荒马乱,严宗坤和严令离开首都军医院的时候,父子二人都是一副蹙眉思考的神情,原来沈家也不过是强弩之末了。

父子二人一回来,直接就进去了书房,严令直言不讳的说道:“爸,沈家靠不住了。”

严宗坤沉默着没有说话,当初沈老司令也是花了大力气,将严家弄来了首都,若是有严家帮衬周旋着,还能继续跟顾家争上一争,严家一开始就打上了沈家的标签,若是在沈家危难之际抽手不管,难免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忘恩负义。

但严令说得也对,沈家若是沈老司令活着,还不会出太大的纰漏,若是走了,那就难说了,更何况现在沈老司令的身体状态也不太好……

“令儿,你想怎么做?”严宗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对局势的估算出错了,虽然有想过首都的局面会很复杂,却没想过会这般复杂,根本就是如履薄冰。

“我想找顾家的人谈谈。”严令还没想好是要找顾乔北还是顾乔东,但这个想法是有的。

“你直接就对顾乔东下手了,如今他怕是不会放过你的。”严宗坤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心烦意乱,对老大和老三下手,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跟一刀砍在了石头上一样,顾乔东是受了重创,但是顾乔北却纹丝不动,顾家老二顾乔南还没有露面过,他在特种军里面名气响亮……

“爸,若是继续听着那老家伙的意思跟顾家死磕下去,保不准就是严家跟沈家抱团一块覆灭了,咱们用了不少招数了,你看看顾家,纹丝不动的,实质上也没受到什么大的影响,上头还怕顾忠年受了委屈,给他不少安抚,找您谈话好几次了。”严令继续劝说着,他对沈老司令并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况且生死存亡之际,谁不是先考虑自己。

“令儿,你让我想想。”严宗坤还在犹豫,他知道严令说得有道理,但是就这么撒手不管了,他也做不出来,毕竟,他是沈老司令一手提拔上来的。

“顾乔东的老婆还在首都军医院没出院吧,我让妈妈明天带着玉婷过去看看,找他老婆谈话的时候,我看玉婷似乎跟他老婆关系不错。”严令是坚定了心里的想法,不愿意再继续依附着沈家,眉头一蹙,说道,“还有秦家和秦筝那个女人,也该是时候收拾一顿了,就当是我对顾乔东的道歉。”

“令儿,别冲动,考虑清楚,这事不能乱来。”严宗坤用力的揉着脑袋,终究是来首都时间端了,根基太浅,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首都局势云波诡谲,圈内名门贵族不愿牵扯到自身,纷纷绕开沈家和顾家,但外界的纷纷扰扰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顾乔北,反而让他落得一身轻松,一直都在陪着苏岚,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基本不在外界露面。

拆迁事故,因为顾乔北的那段记者问答,将话题引到了政府层面上,介于百姓对于现有政府机构的不满,很快就成了讨伐相关政府不作为,再加上Green集团很好的公关,以及对上吊老人家属的成功抚恤,还有全民娱乐偏向Green集团的报道,很快就让事情的矛头直指政府相关部门,在加上城建局局长被纪检委带走调查,完全将这件事情的风向从Green集团身上引开了。

倒是身为城建局局长的沈长青,一下子成了风尖浪口的人物,她在纪检委的小黑屋足足待了一个星期才被放出来,没想到她一出来,迎接她的就是沈筠车祸人在医院,侯文耀跟沈老司令闹翻了说要跟她离婚的消息,家里的下人告诉她,侯文耀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她打了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状态。

沈长青去医院看了一样沈筠,头上还绑着绷带,老实了一些,看到她没敢再瞎说,她没心思跟沈筠多说些什么,只想回去大院沈家找沈老司令问个清楚是怎么回事。

沈老司令那日被侯文耀气得吐了一口血以后,身体就差了很多,整个人看起来就有股腐朽衰败的气息,坐在椅子上,都已经是盛夏了,腿上还盖了一层薄薄的毯子,两只眼睛像是两口枯井,毫无一丝水润光泽。

沈长青顿时眼眶酸涩的喊了一声爸,下文不知道要如何继续。

“回来了啊。”沈老司令连声音都很苍老,像是在安抚沈长青一样,“只要爸爸还有一天在,你就不会出事,沈家就不会倒下。”

“我知道。”沈长青连连点头,过来沈老司令身边,沈老司令点点头,问她沈筠的情况。

“她看着没什么大问题。”沈长青如实回答,沈筠的状态是挺不错的。

“我没什么事,你回去吧。”沈老司令摆了摆手,有种孤寂苍凉的味道,沈长青到了嘴边的话,最后还是没有问出来,离开大院沈家,又给侯文耀打了个电话,还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她干脆直接找去了侯文耀的公司。

公司的人认得沈长青,告诉她,侯文耀今晚在御客坊有应酬,沈长青看了一眼时间,直接就驱车过去了御客坊。

因为叶青家里出了点事情,打算回去一趟晋阳,再加上顾家接连不断的出了这么多事情,何倩干脆组织一大家子人,叫上了刘芬和苏唯,一大家子人过来御客坊吃顿饭。

沈长青不知道侯文耀在御客坊哪间包厢,问了服务员,直说贵宾信息不能透露,她只有上了贵宾包厢打算一间一间的看,她先从最大的包厢看起,门一推开,就看到了顾家一大家子有说有笑的,目光落到刘芬身上的时候,整个人脸色极其难堪了起来。

“沈局,您这是……”何倩疑惑的看着沈长青,沈长青目光像是钉子一样,落在刘芬身上移不开。

自己被纪检委调查,一回来就是放在卧室的离婚协议书……偏偏这个女人活得好好的,还过得这般滋润……沈长青心底的妒忌像是野草一般的疯涨,这个女人早就该死了,为什么要活着,要出现,来打扰她的生活!

沈长青拽紧了拳头,眼底的疯狂之色尽显,盯着刘芬,一步步的走了进来,一直走到她身边,满腔的怒意和委屈无处释放,咬牙切齿的说道:“你难道过的不好?为何要来破坏我们夫妻生活?”

沈长青此话一出,整个桌上都安静了下来,而刘芬更是摇头,瑟瑟发抖的说道:“我没有……”

刘芬是害怕沈长青的,毕竟当年的伤害在她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见她走过来,吓得不轻,苏唯顿时紧紧的将她护着,目光警惕的看着沈长青,冷声说道:“请你不要污蔑我妻子!”

刘芬身侧的苏岚见她这幅惶恐不安的样子,连忙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何倩要起身过来拉住沈长青,顾乔北先一步起身走到了刘芬和沈长青中间,脸上是一片温和,但眼底有着说不出的冷漠和疏离:“沈局,您是不是走错包厢了?”

【题外话】

先收拾谁?沈长青、沈老司令、沈筠、秦筝的顺序来挨个收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