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总和我妈,曾经在一起过吧/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待沈长青回答,包厢外面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服务员指引着侯耀文等人过来,他正客气的跟陆枫、周生等人谈笑风生的时候,他看向这间敞着门的包厢时,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最近局势的变化,他也较少过去康佳小区,此刻看到苏唯半搂着刘芬,还有她脸上惊恐不安的神情,心里说不出的酸涩,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刘芬跟苏唯之间这般和谐恩爱了,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刘芬面对沈长青的时候是这幅惶恐的神情……他心里百感交集,目光一转落到了沈长青身上,双手缓缓的扣紧,神色复杂带着冷意。

“文耀。”沈长青缓过来,不愿继续在这里停留,脚步一转,就朝着外面走去,许是一直都没休息好,从纪检委的小黑屋出来又接连受到打击,眼前一黑,眩晕袭来,摇摇晃晃的要倒下。

“沈局小心!”周生站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沈长青要倒下,侯文耀却没有半点要过来接住她的意思,周生犹豫几许,最后还是伸手抚了沈长青一把,然后迅速退开。

“你先回去休息。”侯文耀蹙眉瞥了一眼面色憔悴的沈长青,示意身后跟着的这些人先进去包厢,沈长青因为侯文耀这般态度又气又怒,嘴唇颤抖着欲言又止,但这般在人前,她终究是骄傲要脸面,几乎是带着哽咽的说道:“你先忙,我等你忙完一起回去。”

侯文耀没有说什么,不再看她,反而朝着包厢里面看去,目光落在刘芬身上,停留几秒,然后看着顾乔北,笑着说道:“打扰你们一家人用餐了,抱歉。”

“没事,沈局刚刚走错了包厢而已。”顾乔北微笑着走出来,顺手合上了包厢的门,目光越过侯文耀,落到了陆枫身上。

“嗯。”侯文耀也不多解释,只是点点头,“我们先进去了。”

“好,侯总您先忙。”顾乔北微笑着。

跟着侯文耀一道过来的这些人,陆陆续续的都进去了包厢,唯独陆枫,忽然抬眸直直的看着顾乔北。

“陆总还有事?”顾乔北笑得有些冷漠,陆枫从出现开始,目光一直都落在苏岚身上,眼睛都不眨一下,上次若不是黎思思替苏岚挡下了一切……想到这里,顾乔北脸对他客气都懒得客气了,面无表情的睥着他。

陆枫垂在双侧的手,渐渐的握紧,他脸上同样是没有任何表情,那次在酒店……他是真的以为是苏岚在酒店等他,等到后来在警局里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他却一直坚定的以为,那时候抱着苏岚的时候,她也是愿意的,如果不是后来他们都进来……陆枫心里嫉妒又酸涩,当年他跟苏岚一起走过来一段美好青葱的恋爱时光,如今他后悔了想要找回来,却发现,苏岚已经走得越来越远,他根本找不到路了。

苏岚是那么专情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跟顾乔北闪婚了,这样的结局,他很不甘心,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份不甘就跟发酵了一般,越演越烈,即便是跟周妲同床共枕,他想得最多的都是跟苏岚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特别是一想到那次在酒店苏岚差点就成为了他的女人,他心里就难受又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因为所谓的自尊而离开苏岚!

陆枫不说话,顾乔北对他也没多少耐心,转身就进去包厢,他却声音带着几分嘲弄的说道:“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三少是打算当缩头乌龟了?”

顾乔北已经忍陆枫忍很久了,他还没去找他麻烦,陆枫倒是先讽刺上了,顾乔北眼底冷厉尽显,看来是给他的教训还不够,上次在酒店的事件以后,陆枫是只受到了最轻的惩罚,但是顾乔北在商场上是下了狠手的,现在他居然还敢不知死活,冷笑两声,对着陆枫咄咄逼人的说道:“与你何干?!你算什么东西?”

陆枫脸色一阵难堪,忍了又忍,却根本就控制不住,朝着顾乔北就是狠狠的一拳,顾乔北猝不及防,侧脸过去,还是被他擦到了侧脸,牙齿磕到口腔内壁,顿时一股血腥味,他立刻就对着陆枫回敬了一拳。

许是曾经陆枫被顾乔北揍得鼻青脸肿过,后来苦练了不少,这次跟顾乔北动手起来,倒还能蹦跶两下。

两人互相看不顺眼,直接就在走廊上打了起来,包厢门口守着的服务员过来劝架,还有听到响动的两个包厢的人,纷纷出来劝架。

最后两人被拉开的时候,顾乔北除了一开始没有准备被陆枫打得那么一下,嘴角显得有些淤青,脸上其他地方都没事,倒是陆枫,又被揍得鼻青脸肿。

“放手!”陆枫气喘吁吁的大吼着,还要冲过来跟顾乔北打架,但被周生死死的拉住:“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

周生看着陆枫这幅被揍的模样,微微蹙眉,看了一眼顾乔北,露出谄媚讨好的笑脸。

“乔北,你有没怎么样?”苏岚紧紧的拉着顾乔北的胳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脸上写满了担忧,连一个眼神都没落到陆枫身上。

“没事,我们进去。”顾乔北懒得继续跟陆枫纠缠,一伸手就搂住了苏岚的腰肢,动作亲昵的在她耳边说笑着。

陆枫更加怒从中来,要挣脱开周生和其他人的钳制,却被紧紧的拦住,然后被拖进去了包厢里,周生亲自过来顾乔北这边的包厢给所有人都一一道了歉,这才重新回去。

陆枫很少有这么失控的时候,给他的印象都是很稳重理智,周生看着坐在身边面色铁青的陆枫,还有保持着沉默的其他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顾乔北这边,倒是全部都在对他嘘寒问暖,苏岚更是紧紧的贴着他,寸步不离,森森难得今天看着很高兴,从顾乔东身边跑过来,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瞅着顾乔北嘴角的伤,说道:“三叔叔真棒!”

顾乔北扯着嘴角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他顺势要挤过来坐到苏岚和乔北中间,顾乔东看了一眼顾乔北和苏岚,沉沉的开口:“森森,坐过来。”

“哦。”森森顿时耷拉着脑袋,踢踏着步子走到了顾乔东身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不苟言笑的顾乔东,小声嘀咕道,“为什么今天妈妈没有来……”

顾乔东沉默着没有说话,看着森森爬到椅子上,然后给他夹了菜,语气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妈妈在医院养病。”

何倩本来因为苏岚怀孕了,刚刚还跑出去,正在担心她,听到顾乔东这么一说,顿时又问道:“我看思思身体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就是太瘦了些,接回来养着吧。”

顾乔东给森森夹菜的动作一顿,回想着黎思思醒来的那天,跟他说的条件,他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再加上他本身事情很多,要收拾严令,要收拾秦筝,要收拾那些趁机踩他的人……还有他刻意来麻痹自己,忙到没有空去想要怎么去继续面对黎思思……

突然间,一桌子的人都沉默了起来,气氛变得有些哀戚。

叶青低头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她不过是要回去晋阳一趟,因为她哥哥只留下了一封信就离家出走了,谁知道何倩招呼一大家子过来吃饭送她,结果就弄出了这么多事,搞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最后散了场,刘芬仍旧有些魂不守舍,苏岚有些不放心,乔北干脆就送了苏唯和刘芬回去康家小区,回来小别墅的路上,苏岚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顾乔北嘴边的淤青,不由得微微蹙眉,那个场面,她没好怎么问,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她便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顾乔北一手按在方向盘上,一手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见她微微蹙眉,脸色不佳,微笑着说道:“蹙什么眉头?”

苏岚正想着事情,被顾乔北这么一问,下意识的就说道:“那个……拆迁事故,你都处理好了?”

说到拆迁事故,苏岚又想到顾乔北这几天一直都宅在家里跟她黏在一起,都没露面过,她悄悄的上网看过,闹得沸沸扬扬的,还是挺让人担心的。

“都交给丞浩在处理。”顾乔北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苏岚叹了一口气,不去想这其中的弯弯曲曲,捏紧了顾乔北的手,望着他:“那你跟他,怎么又打起来了。”

顾乔北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这话听着,他像是个有暴力倾向的人,扭头哀怨的看了一眼她,口吻委屈的说道:“是他先朝我动手的,我不还手难倒还站着挨打呀。”

“是是是,你打得好,行了吧。”苏岚瞅了他一眼,伸手小心摸了摸他嘴角的淤青,语气温柔,“还疼不?”

顾乔北摇摇头,趁着红灯,凑过来就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路灯变换,苏岚脸上的伸手摸了摸嘴唇,示意顾乔北赶紧开车,顿了顿,又似想到了什么,轻声说道:“侯总和我妈,曾经在一起过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