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这婚,我是跟她离定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吃饱了撑得呗。”顾乔北回答得漫不经心,脑海里回想着拆迁事故,若真是沈长青要陷害他,那她现在不可能是这般处境。

“还有,我在大嫂病房里看到了严夫人,还有谢家兄妹。”苏岚见顾乔北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口气,也放心下来,没把沈筠说的当回事。

“没事。”顾乔北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思索,严家现在是什么意思?严令虽说还是继续在顾乔东事件上深入调查,可最近基本都是查的秦纵横以及跟顾乔东对立的那方相关官员,这些信息自然是莫绍谦告诉他的。

“别想这么多,没有别的事情了,就回来歇息吧。”顾乔北不放心苏岚,出声叮嘱,苏岚看了一眼时间,说道:“我过去爸妈那儿一趟,你下班了来接我,好不好?”

“行,许姣守着你在吧,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顾乔北最后叮嘱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苏岚跟许姣过去康佳小区的时候,是苏唯坐着轮椅过来开的门,苏岚扭头朝着里面的房间看去,轻声说道:“妈妈呢?”

“在里面休息。”苏唯脸色似乎不太好,看到苏岚来了才撑起来的笑容。

苏唯在客厅招呼许姣,苏岚则进去了房间,只见刘芬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头发乱糟糟的,像是没有休息好一样,眼下还有青色,许是苏岚进来让浅眠的刘芬瞬间就醒了过来,看到苏岚坐在床边,愣了愣,这才扯出笑脸,要坐起来。

苏岚连忙扶着她坐靠在床头,心疼她这幅模样,伸手揽抱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妈,怎么了?”

刘芬摇摇头,牵强的笑着,紧紧的捏着苏岚的手,眼神恍惚又缥缈的看着苏岚的脸,鼻尖泛酸的说道:“你跟乔北还好么?”

“我们很好呀,怎么了?”苏岚疑惑的看着刘芬,刘芬笑了又笑,却显得很难受,拍了拍苏岚的手:“那就好呀,你们小两口好好的就行。”

沉默了几秒,刘芬叹了几口气,忽然严肃的看着苏岚:“以后少跟侯文耀他们一家接触。”

即便是这段时间侯文耀经常带着讨好性质的出现在面前,她都以为自己能够安然面对了,可是昨天那个女人一出现,她便溃不成军,想要躲得远远的,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去破坏侯文耀跟沈长青,她现在过得很好,也很满足。

就算今早侯文耀过来家里一趟,跟她道歉、解释,她也只想离他们远远的,只求不要再来打扰她。

“好。”这不是刘芬第一次跟她提出这样的要求了,苏岚到了嘴边的疑问,终究是没有开口问出来,只是握着刘芬的手,用力的点头。

母女二人坐着聊了会儿天,苏岚算是从起床就奔波着,起了困意,就睡着了,刘芬则下床要去给苏岚顿点猪脚汤,许姣一听,便主动请缨跟刘芬一块儿过去菜市场买菜。

刘芬跟许姣买了很多菜回来的小区的时候,侯文耀像是守着在,出现在了她面前,神色恍惚的看着她:“阿芬……”

“我都说了不要再来打扰我!”刘芬语气不善,对着侯文耀直摆手,捏紧了手里提着菜的袋子,红了眼眶。

“对不起……”侯文耀上午过来的时候,刘芬就很排斥,好似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这会儿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却见到她买了菜才、回来,怔怔的看着她,眼底充满了哀伤。

当年的事,无法挽回,纵然他再后悔,也于事无补,只想着在重新遇见刘芬的漫长岁月里,能够倾尽所有的去补偿她,却没想到,她对沈长青的恐惧到了如此地步,他这么长时间的接近在昨日沈长青出现后,全部化为了乌有。

刘芬绕开侯文耀就要走,侯文耀紧跟着两步,语气带着哀求的说道:“阿芬,你别这样,当年事,我会全部替你讨回来的。”

刘芬因为他这句话,像是触到了心底的某处,丢下手里装着菜的袋子,豁然转身过来,眼底带着刺目的恨意,直接抬手给了侯文耀一耳光,打得又快又狠,像是发泄一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跟在她身边的许姣愣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刘芬看着慈眉善目的,跟苏岚一样,骨子里就很温婉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动手打人……

刘芬看着他,愤恨的质问着:“替我讨回来?侯文耀,你能替我讨回来什么?你能替我讨回来死去的那双孩子?!现在我没死,是不是让你跟你老婆很失望?!”

侯文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双手都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粗喘着往刘芬跟前走了两步:“阿芬,你说什么?一双孩子?我们的?!”

“阿、阿姨我先上去了。”许姣感觉自己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事情,心脏噗通直跳,拧起刘芬仍在地上的装菜的袋子,一溜烟的就跑不见了人影。

刘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许姣说了什么,一伸手,用力的推开靠近过来的侯文耀,眼神愤怒,情绪激动得有些崩溃:“我现在过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还要来纠缠我,为什么还不放过我,非要我死了你才高兴是不是?!”

侯文耀抿着唇,死死的盯着刘芬,被她扇的那一耳光,越发的红肿,心底激起惊涛骇浪,顾乔北给他的那份资料,只是写了她当年是被沈长青逼着离开的,然后出了车祸,被苏唯所救,却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段,如果今天刘芬不说出来,他根本就不知道,当年刘芬怀了他的孩子,还是一双……

“你滚,滚得越远越好,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刘芬咬牙切齿的说完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侯文耀目送她离开,他这一生,都没有此刻这般难受过,像是心口被狠狠的挖下一块肉,疼得血肉模糊,疼到让他想落泪。

沈长青、沈家,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都不会!

侯文耀回来,一进房间,就看到沈长青环着双臂站在窗前,她听到响动回头,脸上的的神色并不好,昨晚她等着侯文耀散了局,告诉他不同意离婚,他只是沉默着一言不发,最后居然直接就出门了,将她一个人丢在屋里。

今天她跟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有接,她本就很多事情缠身,放下一切工作事情,回去了一趟侯家,都没有见到他的人,现在他回来,她顿时目光咄咄逼人的看着他。

“协议签了没有?”侯文耀此刻对她只有说不出的厌恶,恨不得快点摆脱她。

“想跟我离婚?”沈长青怒极反笑,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冷静,面色狰狞得可怖,“你做梦!离婚了就去找那个女人好再续前缘么?!”

“沈长青,由不得你!”侯文耀是第一次在沈长青面前露出这般阴戾的神色,像是要将她抽筋拔骨了一般。

沈长青一怔,说不出的慌乱,那些过往走马观花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都过了这些年了,她处理得干干净净,即便那个女人还活着,那又能怎么样!

“就算你要跟我离婚,也要给我一个说法!别说我不同意,侯家那边也不会同意的!”沈长青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个节骨眼上,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婚。

侯文耀坚持要离,沈长青坚持不离,闹得鸡飞狗跳,最后沈长青给侯家那边打了电话,侯文耀父母几年前去世了,匆匆赶过来的只有侯文耀的六叔。

侯文耀任由沈长青闹,冷笑两声,跟她一起过去了大院沈家。

书房里,沈老司令面色阴沉的坐在上座,侯文耀的六叔侯兴堂坐在一侧的沙发上,面上堆着笑,看到侯文耀面色极其平静,悬在嗓子眼的心也微微安定了下来。

就连在医院还未出院的沈筠,都出现在了这里,头上还缠着绷带,看到两人,只觉得有些虚晃,微微眨了眨眼,眯着眼,这才看清楚,喊了一声爸妈。

沈长青面色很是疲惫,找了位置坐下,侯文耀则一个人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不似以往的温和顺从,反而带着说不出的冷漠,表明了他的态度。

许久的沉默之后,沈老司令轻轻的拉了拉双腿上的薄毯子,苍老削瘦的脸上堆着很厚重的皱纹褶子,微微眯眼,浑浊的双眼骤然迸出一股锐利,盯着侯文耀看了半晌,忽而冷笑了起来,威严的说道:“你倒是翅膀硬了。”

“我不过是顺了老爷子的意思,既然您向来瞧不上我,瞧不上侯家,我跟她离婚了就是。”侯文耀声音不卑不亢,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沈老司令这样的话,对着侯文耀说了很多次,只是没想到这次,侯文耀会紧抓着不放要离婚,他又怎么可能向侯文耀拉下面子,再加上这次沈长青被纪检委调查的事情,雷霆虽说公正不阿,查明了这件事跟沈长青无关,但却查了些别的东西出来,他施压打了招呼,将雷霆查到的东西给断了,终究是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心,如今侯文耀还敢这般逆反,顿时让他心底滋生出了怒意,冷笑了两声,一字一句,说得很慢,却很有力道:“你想清楚了,真要跟长青离婚?”

沈长青一动不动的盯着侯文耀,抓紧了手心,她跟侯文耀都是五十好几的人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不是她本意,只是侯文耀这般坚持,铁了心一般,她着实没了办法。

侯文耀视而不见沈老司令的怒意,微微一笑,抬眸看着沈老司令一字一句的说道:“当年我为何跟沈长青结婚,六叔、老爷子,你们都心知肚明,如今这婚,我是跟她离定了!”

当年是侯文耀父母参与其中,虽然侯兴堂没有插手,但也知道实情的来龙去脉,至于沈长青当年亲手做的这件事,沈老司令又如何能不知晓,只是如今被侯文耀旧事重提,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就连沈筠都目光紧紧的落在侯文耀身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侯文耀,就算你要跟长青离婚,也不是这个离法。”沈老司令一伸手,在桌上用力的拍了一下,即便是七十好几的人了,但毕竟戎马一生,这么一下,倒是声势骇人,“我沈家的女儿,由不得你这般羞辱!侯文耀,我丑化先说在前头,你要是能承受得住离婚的后果,那你尽管离,我沈傅言绝不拦你!”

“哦?到不知,我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侯文耀笑着开口,似一点都不将沈老司令的威胁放在眼里。

他这话一出,沈老司令脸色变得越发阴沉起来,松垮的眼皮之下,露出一抹冷光:“你侯家这些年在商界一展拳脚,多少个项目不是看在沈家的面子上?如今纪检委正调查着,你以为你现在沾手的那些个项目,调查起来,你真能脱得了关系?贿赂官员的罪名,你是逃不掉的!”

沈老司令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侯文耀仍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忍不住冷笑着继续说道:“如果你本本分分的,自然什么事都没有,侯家继续能在商界纵横,但是你如今欺人太甚,以为我年纪大了不管事了么?!”

听到这里,侯文耀倒是鼓了两下掌,嘲讽似的瞥了一眼沈老司令:“您如今,真还有这般魄力,能够动侯家么?恐怕是沈家自身都难保了。”

沈老司令脸色极其难看起来,目光凛然的盯着侯文耀,不管沈家是否自身难保,至少他活着,就能护得沈家无事!

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沈长青,听到了这里,目光不可置信的落在侯文耀身上,双手紧捏成拳头,嗓音沙哑,却是斩钉截铁:“无论如何,我不同意离婚!”

沈老司令一直压着的怒火,猝然爆发出来,抬手就一龙头拐杖敲到了沈长青身上:“当年你为了男人要死要活,现在一把年纪了还死缠着不放,丢不丢人?!”

【题外话】

开始了,沈长青第一个收拾,秦筝还会作死蹦跶一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