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筠失明/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长青被沈老司令这一下敲得往边上一个趔趄,沈筠赶紧起身抚着沈长青坐下,心里忐忑不安,说不出的惶恐,她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侯文耀会主动要离婚。

沈长青顺着沈筠的搀扶坐下,看了一眼侯文耀,终究是偏脸落下眼泪来。

侯文耀对沈家这一大家子都没有什么好感,就连沈筠是他的亲生女儿,他都没有太多的欢喜。

“爸爸……”沈长青捂着脸哽咽,缓缓的说道,“我跟他都结婚快三十年了,现在要我跟他离婚,我怎么能同意?”

她说着便扭头看了一眼侯文耀:“现在我刚被纪检委调查完,筠儿出了车祸还未出院,我们娘两这般,你却要离婚,说出去,你也不怕人家戳着你的脊梁骨说你抛弃妻子、忘恩负义?”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侯文耀缓缓的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个婚,我非离不可,当年你敢拆散我跟阿芬,你就应该清楚我有天知道真相后,你要承受什么后果,只是跟你离婚,我算是仁至义尽了。”

侯文耀说完就走,侯兴堂说了一声‘告辞’也紧跟着离开,如今侯家是侯文耀掌家,侯兴堂见侯文耀这般坚持,也知道事情没了挽回的地步,并没有劝说侯文耀什么。

沈老司令气得直哆嗦,沈筠嗫嚅着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里很惶恐不安,一股说不出的害怕在心底蔓延着,沈长青倒是踉跄跑过去,从背后抱住侯文耀,哭着说道:“文耀,我跟你结婚了这些年,你一点夫妻情分都不顾了?”

侯文耀停住脚步,伸手拉开她,头都不回,带着说不出的冷漠,语气平静之极:“沈长青,我跟你为何会结婚,你心里比我更清楚,我跟你之间,是你拆散了我跟阿芬在先,迫于沈家的施压在后,我别无选择。平心而论,我对你,毫无夫妻情分可言,最多只是一份婚姻责任,但是这份责任,我也尽够了。”

沈长青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他把话说得这般绝情,让她有种说不出的绝望,怔愣的后退了两步,眼泪模糊的看着他大步离开。

“混账东西!”沈老司令震怒之下,一挥手里的龙头拐杖,将面前的茶盘瓷器全部打碎,气的半天才咬牙撂下一句话:“我沈傅言今天要是放过侯文耀这个狗东西,我跟他姓!”

“爸爸,我不会跟他离婚的。”沈长青拼命的摇头,眼底带着坚定,握着拳头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不同意跟他离婚。”

“滚!你真是把沈家的脸都丢尽了!”沈老司令看着沈长青就来气,当年他不同意沈长青跟侯文耀一起,偏偏她自己非侯文耀不嫁,如今又闹得这般局面。

“爷爷……”沈筠挪着步子过来,小心翼翼的替沈老司令顺气,嗫嚅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原本以为严家过来了首都,沈家到了东山再起之时,却被想到根本是乱成了一团……

沈老司令坐了一会儿,稍稍消了一些气,杵着拐杖缓缓的走出书房。

后来沈筠和沈长青一同离开沈家的时候,沈筠脚下一个趔趄,好像眼前的视线都在扭曲晃动着,看着夜色,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她定定的站了好一会儿,眼前才能重新看到光亮,却很是模糊,眯着眼才能看清走在她前面的沈长青,紧接着像是突然被停电了一样,所有的光亮都没有了,她眨了眨眼睛,仍旧是一片漆黑。

沈长青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沈筠的异常,沈筠心跳飞快,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惊恐的尖叫了起来:“妈我看不见了,妈我看不见了!”

“怎么了?”沈长青听到她的声音,转头过来,却见沈筠像无头苍蝇一样,挥舞着双手,失去了方向一般。

沈筠感受到沈长青伸过来的手,顿时紧紧的拽住,一脸惊恐的叫嚷道:“妈,我看不见了,黑的,都是黑的!”

沈长青伸手在沈筠眼前晃了两下,她睁着的双眼根本没有反应,顿时让沈长青也是一惊,赶紧牵着沈筠,把她送过去首都军医院。经诊断,得出的结论是,沈筠因车祸导致视觉神经受损,需要长期针灸治疗看看是否能恢复。

沈长青听医生这样说,顿时心里就一沉,强撑着精神跟医生说了两句,过来沈筠的病房,见她脸色惨白的坐在床头,双目无神,听到声音,转头过来,哀凄的说道:“妈,我是不是看不见了……”

“怎么会,只是暂时的,你别担心。”沈长青心里百感交集,再怎么,也只有沈筠这么一个孩子,看着她那双无神含泪的双眼,心里难很难受,“妈已经联系了秦老爷子,秦老爷子明天就过来给你针灸治疗,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沈筠这才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捏着沈长青的手:“那就好,那就好,秦老爷子的针灸是全国都有名的。”

秦家因为秦纵横被顾乔东伸手在打压着,严令如今还暗中对他调查着,虽说还没请他去喝茶,但也差不多了。

秦家虽然在圈子里谁家都要给客气几分,可是真的遇到事情的时候,愿意伸手帮忙的少之又少,秦老爷子凭着自己这些年针灸治疗过的这些达官贵人,几乎是挨个求了个遍,基本都是明哲保身的态度,不愿意参合进来,所以沈长青请秦老爷子过来首都军医院给沈筠针灸治疗眼睛的时候,秦老爷子是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沈长青守着沈筠一夜未睡,脸色憔悴,早上沈凌风破天荒的过来了一趟,没有看到侯文耀在,有些失望,但并未表现出来,看了一眼沈筠,劝着沈长青去下去吃早餐。

等她再回来病房的时候,秦老爷子已经过来了,陪同着的还有秦筝,看着像是瘦了不少,她柔柔弱弱的喊了沈长青和沈筠,秦老爷子拍了拍秦筝的手背,然后秦筝点点头,放开秦老爷子的胳膊。

秦老爷子过来病床边上给沈筠检查了一遍双眼,又伸手在她脑袋上按了按,疼的她龇牙裂齿的,最后又看了一下沈筠的头部CT图片,蹙眉说道:“倒也能让她重见光明,但视力怕是受损了,恢复不到原来的程度。”

这样的结果,比沈筠彻底失明了要好得多,沈长青连连对着秦老爷子道谢。

秦老爷子笑着回应,扭头对着秦筝说道:“筝儿,陪我去去一下针灸包。”

原本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的沈筠,听到秦老爷子和秦筝离开的脚步声,突然直直的坐了起来:“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指责你的,害得你被纪检委调查,妈,我想见乔北……我总想着要他安然无恙,没想到会害了您……妈,我想见见他,不是您陷害的他……”

沈筠忏悔又痛哭流涕的样子,惹得沈长青心里难受得厉害,一想到沈筠为了顾乔北而去指责她,最后出了车祸,落得如今这般地步,她心里又怎么可能对顾乔北一点埋怨都没,但沈筠这般模样,她心疼又难受,捂着唇,哽咽着:“好,妈去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医院一趟。”

顾乔北接到沈长青的电话,倒是有些意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昨天他下班去接苏岚回来的时候,刘芬和苏唯神色都不太好,回来小别墅许姣又把她听到的说给了两人听,他和苏岚顿时一愣,两人都各有所思,他担心苏岚胡思乱想,早上起来都没去上班,一直陪着她。

此刻他挂了沈长青的电话,蹙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苏岚,见她神色怏怏的,闭着眼睛说道:“我没事,你去忙吧,不用守着我。”

“真没事?”顾乔北不放心的凑过来,悬在她脸上很近的位置,苏岚缓缓睁开眼,主动在他唇上贴了一下,扯着笑脸说道:“真没事,只是猜测变成事实的时候,我有些无法笑话而已,长辈的恩恩怨怨,他们自己会处理。”

“你能这样想,那就好。”顾乔北伸手抱了一下她,“刚刚沈局跟我打电话,问我有没空过去一趟首都军医院。”

“看沈筠?”苏岚问出声,顾乔北点点头。

“我跟你一块儿去吧,正好我还可以陪大嫂说说话。”苏岚掀开被子要下床,顾乔北无奈的说道:“我又没说要过去。”

苏岚看了他一眼,顾乔北摊摊手:“好吧,我们先过去看看大嫂,然后去康佳小区陪陪爸妈。”

“谢谢。”苏岚冲着他微笑,心里很温暖感动,突然就落泪了起来,顾乔北连忙过来将她搂在怀里,一边擦掉她的泪水,一边说道:“这么突然哭了?”

苏岚又哭又笑,顾乔北这般细心,总是处处为她着想,隔三差五的就不去上班陪着她,这样将她宠着,而她却什么都做不了,还总是让他担心。

顾乔北将她抱在怀里,好一会儿,他缓缓的伸手摸着她的肚子,轻声说道:“都要做妈妈的人了,可不能总是胡思乱想又哭又闹得,对宝宝不好,知道么?”

“我才没有,刚刚是眼里进了沙子。”苏岚在他怀里撒娇,笑着伸手摸眼角,顾乔北好笑的看着她这幅娇俏的样子,还有她因为怀孕而渐渐丰腴的身体,从她宽大的睡衣里看着里面白莹的一片,喉头忍不住滚动了两下。

苏岚本还想说些什么,感觉他身体起了反应,顿时伸手推了推他,横了他一眼,转身进去了浴室,故意把门用力的合上。

怀孕不到三个月,苏岚的妊娠反应还不算强烈,刷牙的时候微微有些反胃想吐的感觉,虽然这段时间的确发生了很多事情,但这几天顾乔北都有陪着她,她过得很安心,即使偶尔会胡思乱想,看到他在身边,她就什么都不会去想了,只想时时刻刻都粘着他。

苏岚和顾乔北一起过来首都军医院的时候,两人过去看了一下黎思思,她起色看着不错,只是整个人很瘦,病号服穿在身上都空荡荡的,站在窗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黎思思听到响动,转头过来,看着苏岚,蹙眉说道:““你昨天才过来了,今天怎么又来了,不在家好好休息到处跑什么。”

黎思思说完苏岚,扭头看向顾乔北:“她怀孕了,你也别宠得什么都依着她,都进来医院安胎好几次了,你还敢让她到处瞎跑。”

顾乔北站在一旁微笑,苏岚则被黎思思说得怪不好意思的,拉着她的手晃了晃:“大嫂……”

两个女人拉着手说话,顾乔北看了一下病房,何倩应该是有空就会过来,床头上还放着好几个保温杯……

“大嫂,麻烦你照顾一下苏岚,我出去一下。”顾乔北看着两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说了这么一句,就走出病房,看到了站在外面的顾乔东,刚要开口,顾乔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往安静的角落指了指。

“我看到了你跟苏岚一块儿进去的。”顾乔东缓缓的开口,回想黎思思跟苏岚说话的样子,是发自内心的扬唇轻笑,他都好久没有见到黎思思这般心无旁骛的说话微笑过了。

顾乔东伸手摸了一根烟,缓缓的点上,缭绕的烟雾从他唇齿间出来。

“以后怎么打算的?”顾乔北撇了一眼他,顾乔东忽而低笑了两声:“还能怎么办,先这么着把。”

他问过医生了,黎思思可以出院了,但自从那日她醒来以后,他就没敢真正的在她面前出现过,他害怕,这股害怕从心底深处而来,他宁愿像现在这般窝囊的保持现状。

顾乔北沉默着没有说什么,顾乔东用力的吸了一口烟,然后眼底沁着狠意:“严令跟我示好了,秦叔要被双规了,不出意外,就是这两天。”

顾乔北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顾乔东会对秦家下手,在他意料之中,就算他要放过秦家放过秦筝,他顾乔北也不会答应,对于黎思思跟苏岚那次绑架案,秦筝是幕后主谋,这份罪名她是逃不掉的,莫绍谦那边已经在安排人在走程序了,秦筝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