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收到了一份国外邮寄来的包裹/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收到了一份国外邮寄来的包裹。”顾乔东笑得很沧桑更夹杂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在里面,似后悔、似难受、似愤怒、似悲伤。

“是什么?”顾乔北顺着他的话问下来,顾乔东将手里的烟头按灭在墙角的垃圾桶上,似夹着哭腔的笑了两声,说道:“是一段关于秦筝的视频,她在国外的那几年,混乱不堪的夜店生活视频。”

他几乎是看着秦筝从小长大的,印象中她一直都是单纯、娇弱令人疼惜的小女孩,即便是后来秦筝跟他翻了脸,他也没想过会有秦筝会有这样令人不齿的一面,任由几个男人轮番在她身上驰骋着,偏偏她还是一副愉悦的神情……这样生活混乱、放浪不堪的女人,完全颠覆了他所有的想象,彻彻底底的感觉自己这些年的情意都是白费,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还有对黎思思的后悔和愧疚,居然这些年为了这样一个女人,伤她这么深。

国外寄过来的包裹?顾乔北关注点反而在这个上面,不知是谁这么好心会寄这样一段足以彻底毁灭秦筝的视频过来。

“并不知道是谁寄过来的,只知道是从国外。”顾乔东见顾乔北蹙眉沉思,淡淡的补充了这么一句。

“不重要,有用就行。”顾乔北漫不经心的回应着,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勾着唇角说道,“沈局跟我打电话,让我来一趟首都军医院。”

“让你来首都军医院做什么?”顾乔东又摸了一根烟出来点上,顾乔北微微一笑,摸出手机给沈长青打了一个电话。

秦老爷子在病房给沈筠针灸眼睛,秦筝正和沈长青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子上聊天,沈长青时不时的朝着沈筠的病房看两眼,心不在焉的跟秦筝搭两句话,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她摸出来一看,正好秦筝也看到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顾乔北,看到这个心心念念的名字,她忍不住捏了捏手心。

“沈局,我过来首都军医院了。”顾乔北漫不经心的说着,沈长青讪讪的笑了两声,那会儿是被沈筠那副哀求的模样弄得没辙了,这才给顾乔北打了那通电话,这会儿顾乔北真的过来了首都军医院,她到没有那个脸面去求顾乔北来看沈筠。

平心而论,沈筠出车祸跟顾乔北没有半点关系,包括上次沈筠出车祸撞死了出租车司机,也跟顾乔北没有半点关系,可是偏偏都是因为他的缘故,要说沈长青一点都不埋怨顾乔北那是不可能的,可是真的怪罪起来,又是站不住脚的。

“没什么大事情,我看乔东的老婆还在医院,遇到了你妈几次,说好久都没见到你了,所以我就给你打了个电话,问你能不能过来。”沈长青随便找了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顾乔北倒也没有拆穿她,笑着说道:“多谢沈局了,我和我老婆在大嫂的病房这儿呢,没有遇见我妈。”

“这样啊……你妈应该是先走了吧。”沈长青本就是随口胡诌的理由,听顾乔北这样说,她也只能继续瞎扯。

“应该是吧,那您先忙。”顾乔北假装不知道沈筠出了车祸也在这医院,转手就挂了电话。

沈长青挂了电话以后,捏着手机看不清神色,秦筝起身要去上洗手间,绕道楼道口,朝着黎思思病房所在的楼层走去。

她跟顾乔东之间已经翻脸了,如今秦家这幅样子,她本想借着秦老爷子替沈筠针灸眼睛的机会,让沈家拉秦家一把,那势必要继续与顾家作对,可无论如何,即便是她走到今天这一步,她都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想要见到顾乔北,只要他肯正眼瞧她,能跟她回到从前,她都愿意收手。

秦筝一边想着,一边走到黎思思病房附近,手心不知为何满是汗水,往黎思思病房门口靠近了几分,微微踮着脚尖往门上的透明玻璃看去,只看到苏岚正和黎思思有说有笑的,她看到两人这幅毫无芥蒂敞开心扉聊天的样子,心里很不甘,眼底渐渐的透出几分阴沉。

秦筝看了一小会儿,就收了视线,一转眼就看到了顾乔北似笑非笑的模样,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秦筝下意识的转身就要离开,明明是想要见到他,可是此刻见到他了却又下意识的想要离开,毕竟顾乔北看她的眼神太过于嘲讽,甚至让她有种难堪。

“怎么,来看我大嫂,都不敲门进去,转头就走?”顾乔北语气及淡漠的说着,他刚挂了沈长青的电话,秦筝就找过来了,这只能说明,是秦老爷子在替沈筠看诊。

秦筝神情很不自然,对上顾乔北那副了然的样子,只觉得自己很可笑,看到从走廊尽头缓缓走过来的顾乔东的时候,她神情一下子带上了几分惶恐,退后几乎,直接就贴到了墙壁上。

“看样子,你不是来看我大嫂的呀。”顾乔北似笑非笑的说着,好整以暇地看着秦筝,怕是秦家境况好不到哪里去,所以秦筝想着要向沈家求助么?可惜呀,沈家如今是自身难保了。

“谁要来看我老婆?”顾乔东已经走近了过来,听到顾乔北的这句话,目光落到秦筝脸上,看到她这幅咬唇委屈惶恐的模样,再回想着那段视频里面她浪荡的模样,有种说不出的厌恶,真是自己蠢瞎了眼,被她娇弱清纯的外表骗了这些年。

明明两人都已经离婚了,明明对黎思思不待见,偏偏还假正经,假装两人和睦,如今用这样厌恶嫌弃的眼神看着她,秦筝唇角微勾,嘲讽的看向顾乔东:“据我所知,你跟黎思思已经离婚了吧。”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多嘴。”顾乔东眼眸幽深,既然看清了秦筝的为人,他自然能够冷静理智的面对,微眯着眼,脸色瞬间阴冷下来,毫不留情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敢指手画脚我的事情。”

秦筝被堵得一口气提不上来,狠狠的盯着顾乔东,顾乔北倒是事不关己的站在一旁微笑,苏岚和黎思思听到门外的声音的时候,两人一道过来,门一打开,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怎么出来了?”顾乔北直接伸手就将苏岚拉到了怀里,然后退开两步,距离秦筝远一些,苏岚在他怀里一副疑惑的神情,却是没有问出声。

顾乔东看到黎思思的时候,先是一惊,随后要伸手过来扶她,黎思思淡淡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秦筝和顾乔东,直接就要把门给关上。

“思思,不是你看到的这样。”顾乔东生怕黎思思误会了,直接伸手挡住不让她把门合上,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关心和痴缠,“你好些了么?”

黎思思蹙眉,目光冷淡得毫无温度,淡淡的说道:“你们要聊天说话,麻烦去别处,我还要休息。”

“思思!”顾乔东见她还要关门,干脆直接从缝里挤了进去,然后反手将门合上。

“走吧,我们去爸妈那儿坐坐,然后回家。”顾乔北伸手拍了拍苏岚的肩膀,然后牵着她离开。

秦筝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顾乔北对苏岚的温柔,还有顾乔东对黎思思的担忧,一个是她一直喜欢的男人,一个是一直喜欢她的男人,如今都这般对她,她心里的那份不甘彻彻底底的涌现了出来,既然她不好过,那就所有人都不好过!反正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秦筝再回去沈筠病房的时候,秦老爷子已经给沈筠施针完毕了,沈长青在病房里看着昏睡过去的沈筠,整个脑袋上都是银针。

后来秦筝找了合适的机会,含蓄的跟沈长青表达了意思,沈长青如今自身都是泥菩萨过江,又怎么可能去管秦纵横的事情,但是沈筠眼睛的复明还指望着秦老爷子,她便给秦筝一个含糊其辞的回应。

顾乔北和苏岚过去康家小区的时候,看到了守在楼下的侯文耀,他脚边已经有了一圈烟头,来来回回的在小区门口走动着,神色很颓败,看到顾乔北跟苏岚一道过来的时候,没有丝毫回避的跟两人打了招呼。

昨天刘芬那般情绪激动,他很担心,但却又不敢再上去找她,于是急迫的朝着苏岚问道:“小岚,你妈妈还好么?”

“昨天我离开的时候,我妈妈她看着不太好,不过有我爸爸照顾着。”苏岚实话实说,都已经知道了刘芬曾经跟侯文耀在一起过了,还有过一双孩子……苏岚无法去对长辈的过往做任何的点评,但也不希望任何来破坏她父母之间的感情,即便侯文耀从来都对她很关心。

侯文耀感受到苏岚的排斥,叹了一口气,看着苏岚的肚子,眼眶发酸,最后又缓缓的看向顾乔北:“现在小岚怀孕了,你多照顾点她……如今局势又很乱,要是有我能帮得上的地方,你尽管知会一声。”

“我知道的。”顾乔北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细碎的光亮,“沈局打电话让我过去首都军医院一趟,我和苏岚刚从那边过来。”

【题外话】

今天补不回来昨天的了,明天补吧。汗一个。

顺便,你们猜一下,是谁寄的视频给乔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