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覆灭/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侯文耀是知道沈筠对顾乔北的那份心思的,听到他这么一句,眼底顿时闪过一道冷意,如今他只希望顾乔北能够好好的跟苏岚在一起,即便沈筠是他的亲生女儿,他都不会愿意见到沈筠缠着顾乔北,看着他说道:“你还是注意点儿。”

顾乔北牵紧了苏岚的手,点点头,两人又简单的寒暄了几句,顾乔北客气的说道:“我们先上去了。”

侯文耀看着两人走进去小区,一直走到看不到两人的身影,这才收了视线,回想着他和刘芬的曾经,要是没有人从中作梗,他和刘芬的那双孩子也有苏岚这么大了,他想着想着便控制不住的模糊了视线,眼泪蓄满了眼眶。

苏岚和顾乔北过来,是苏唯开的门,刘芬的情绪不太好,愣愣的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到苏岚和乔北过来这才牵强的扯出一些笑脸,两人绝口不提在楼下遇到了侯文耀。

侯文耀从康家小区门口离开,转身就去了首都军医院,车停好,他直接就下车过去了沈筠的病房,正好沈筠醒来过来,头上的银针也差不多到了拔针的时候,沈长青守在病房外,秦筝脸色郁郁的陪着,对于她上厕所上了那么久,沈长青也并没有放到心上。

“文耀,你来了?!”沈长青看到侯文耀的时候,疲倦的眼底蓦的露出一抹光亮,他却一脸冷厉,几步走过来,看着她:“以后管好沈筠,别总让她缠着别人的丈夫!”

秦筝眼见形式不对,连忙避开,推门进来沈筠的病房,秦老爷子在替她拔针,她整个脑袋都僵着没敢动,听到进门声,抿着嘴说道:“是秦筝进来了么?我好像听到了我爸的声音。”

“沈姐姐,是我进来了。侯总在跟沈姨说话。”秦筝含糊其辞的说着,贴着墙壁站着,脑海里不受控制的一直回想着在黎思思病房门口的那一幕,看到顾乔北和顾乔东对她那样的态度,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慌了神。

门外的沈长青对于侯文耀突如其来的指责,有些不明所以,侯文耀不待她开口,冷笑一声,有些鄙夷的说道:“有其母必有其女!”

沈长青因为这段时间接连发生的事情,已经是心力交瘁,如今侯文耀对她又是绝情得一点情面都不留,顿时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冷静:“侯文耀,你别太过分!沈筠到底也是你的女儿!”

“我宁愿这辈子都没有这样骄纵跋扈,赶着去缠着别人老公的女儿。”侯文耀讥笑两声,那样嘲弄的眼神落在沈长青身上,她一口气难消,大概也明白了侯文耀此时咄咄逼问的质问,心里越发难受,也来了火气,同样的嘲讽道:“沈筠再差,那她身上也留着你的血液,别人的女儿再好,那也是不是你侯文耀的女儿!今天不过是给顾乔北打了个电话,你到匆匆过来跟我兴师问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怎么着了。”

屋子里的沈筠别的没听清楚,倒是耳尖的听到了顾乔北的名字,顿时要下床过来,就连左边侧脸还有最后五六针没拔下来都不管,双手摸索着:“秦筝,快过来扶我出去。”

秦老爷子拦不住,沈筠光脚踩在地上跟无头苍蝇乱走,秦筝连忙过来扶着她,走到门外,她迫不及待的说道:“妈,是乔北来了么?他真的来了?在那里?”

侯文耀本来就因为沈长青给乔北打电话赖首都军医院生气,看到沈筠这幅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说道:“就凭你这幅样子,还肖想乔北!”

“侯文耀,沈筠她好歹是你的亲生女儿!”沈长青看着沈筠这幅看不见的样子,眼眶一酸,过来扶着她。

沈筠本来就因为眼睛看不见,听到侯文耀这样的嘲讽,顿时晃了晃身形,她根本就不能接受自己双眼看不见,她向来骄纵,自己这幅样子,她明明是为了顾乔北去指责沈长青,还她被纪检委带走了不说,自己还出了车祸,难道她让顾乔北过来看她很过分么?!

“我怎么了?!我现在这个样子,难倒他不该来看我么?”沈筠脸色很是难堪,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咆哮着。

“沈长青,你最好管住你的女儿。”侯文耀懒得与她废话,留下这么一句,转身就走。

沈筠紧紧的捏着沈长青的胳膊,眼泪簌簌的就落了下来,喘着粗气,几乎无法自持:“妈,他真的是我父亲么?!”

“沈姐姐,你别激动。”秦筝见沈筠颤抖得脸上的银针都松动得要掉落下来,连忙扶着他,秦老爷子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过来几下就拔掉了沈筠脸上的银针,朝着沈长青告辞,然后对着秦筝招了招手。

沈筠被沈长青扶着回来病房,她浑身仍旧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几乎是掐着沈长青的手,哽咽的说道:“妈,我是不是真的看不见了?我以后要怎么办?”

“不会的,秦老爷子能够给你针灸好的。”沈长青安抚着,没敢告诉她及时以后有希望复明,视力也会受损。

“妈……”沈筠突然伸手抱住了沈长青,出声大哭了起来,沈长青也跟着一阵难受。

母女两人就这么守着在医院过了一天,天气热了,沈长青只觉得自己身上一阵汗臭味,第二天醒来得很早,叮嘱了护士要好好照顾沈筠,然后赶回去梳洗了一边,差不多到了时间,就过去城建局上班,中午一下班,就要赶过来照顾沈筠的时候,开车停在某处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了商场大型led屏的午间新闻。

“……JS公司总裁侯文耀今早九点发表离婚声明,我们来看具体内容……”

沈长青听着新闻播报,顿时双手紧紧的扣着方向盘,心里的某个地方砰然倒塌,就连路等变换前行,她都忘了开车,后面的车一直按喇叭,甚至还有人等得不耐烦了,过来瞧了她的车窗,她才回神过来,一踩油门,飞驰而去。

她从来没想过,侯文耀居然一点后路都不留给她,她不签字离婚,他竟然先发表离婚声明,那紧接着是不是就要跟她起诉离婚了?他当真是一点夫妻情分都不顾了,甚至都不看沈家的脸面了?!

不等她反应过来,下午紧接着又接到了沈老司令的电话,让他赶紧回来大院沈家一趟。

沈老司令自从侯文耀坚定不移的要跟沈长青离婚以后,一下子就苍老了很多,病来如山倒一般,身体越来越差。

他先前身体好的时候,尚且不能阻止沈家日落西山,如今病倒几乎走路都要人搀扶了,面对这些爆发出来的事件,更是力不从心了。

唯一的儿子沈凌风偏偏喜欢舞文弄墨,不得他半点真传,孙子年纪太小不顶事,大女儿却又太过意强势尖锐,一头栽进去情爱里面,几十年都出不来,看中的外孙女又骄纵跋扈,虽然好斗勇狠的性子跟他年轻时候有些相,但也跟她妈一个样,栽进了情爱里面就出不来,本想着她寄过去严家,好歹也能延续沈家一脉,偏偏她死缠着顾乔北不放。

沈老司令生病的这些日子里,严家父子以及他在首都的老战友都来看过他,上头也派了人来安慰他,让他宽心,只是他还没宽心两天,又出了事端。

唯一的儿子跟自己住在一个屋檐下,吃饭的时候魂不守舍的,他问了两句,沈凌风都是欲言又止的皱眉样子,他一拍桌子发了火,沈凌风这才唯唯诺诺的说了实情。

上次侯文耀送他的青铜器颇得他喜欢,自己急急的找圈子里的人联系到了那个古董大亨,到那古董大亨的地盘上看看还有啥好玩意儿,那古董大亨居然有《兰亭序》真迹,沈凌风不信,但是又想一睹为快来辨别真假,好说歹说的请了这古董大亨吃饭喝酒玩耍,最后终于缠着这古董大亨拿《兰亭序》出来给他看。

历史上记载《兰亭序》最终被唐太宗李世民所得,并在他去世后作为陪葬,埋进了昭陵,从此下落不明,而这古董大亨拿出来的《兰亭序》上面甚至还有李世民的印鉴,沈凌风拿着放大镜细细的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凭他多年的鉴赏,很有可能,这《兰亭序》是真迹,在加上这古董大亨喝多了,告诉他祖上是干摸金校尉的,后来移民到了国外,所以他手上才有这么多好货……

沈凌风顿时就更有把握认为这《兰亭序》是真迹,想要弄到手,古董大亨不肯,直说这是祖传的宝贝,只观赏不卖,最后沈凌风借着酒劲,又是下跪又是哭闹,缠着这古董大亨,提出了把他所有的收藏与他交换,甚至还生怕这古董大亨毁约,急急的与他签订了条款合约,甚至还按了指纹。

等他酒醒了以后,边上放着签订好的合约书,上面的条款顿时让他脑袋一片空白,拿他所有的收藏在三日内交换之外,还有额外的一百万美金支付。

【题外话】

沈家马上要到了,接下来就是秦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