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小姐出院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凌风拿着合约来来回回的看了个遍,没有丝毫篡改的痕迹,上面是他自己的签名和手印,想要找这古董大亨问个明白,人家直说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还是他自己又哭又闹非要签的合约,沈凌风欲哭无泪,颓丧着脸,拿了合约和一百万美金的欠条回来。

沈家一直都在军政界发展,若说商界,唯有沈长青的丈夫侯文耀一人,更何况现在侯文耀非要沈长青离婚,而这一百万美金也不是个小数目,沈凌风手里虽有余钱,也不能一口气给出来这么大的数额,他想过变卖自己这些年的收藏,可是一出了这军区大院,就有那古董大亨的人跟着,还告诉他只有最后一天的时间了。

沈凌风只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正好沈老司令又问起来,他便老老实实的都说了。

等到沈凌风将事情的原委说完,沈老司令竟然沉默了起来,难得没有发脾气,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沈凌风只觉得沈老司令的这般叹气,透着一股苍凉腐朽的味道,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颤抖。

沈长青急冲冲的赶过来大院沈家的时候,在书房里就看到沈凌风和沈老司令对坐着,寂寥无声,一股颓败压抑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着。

沈凌风一看到沈长青过来,顿时眼睛一亮,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几步走到她跟前,急切的说道:“姐,你赶紧让姐夫帮帮我吧……”

沈老司令在电话里直说让她回来,也没有说发生什么事,此刻看到沈凌风这般模样,她不由得看向沈老司令:“爸,出什么事了?”

“让他自己跟你说吧。”沈老司令摆了摆手,苍老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颓败。

沈凌风又重复着跟沈长青说了一遍,见沈长青只是蹙眉沉默不语,心里越发着急起来:“姐,你帮帮我吧,现在我出门就有人跟着我了……”

“帮你?我怎么帮你?”沈长青拉开沈凌风,揉着额角,“我刚被纪检委调查完,要我这么帮你?”

沈家一向以权贵压人,从来都没在钱财上占过上风,但也过得锦衣玉食,从来没有缺少过啥,如今沈凌风这般,一百万也不是一口气就能拿出来的数目,难不成让沈家把家底都变卖了不成?

“姐夫啊,姐夫有钱,姐,你找姐夫帮忙,好歹你们是夫妻啊……”沈凌风拉着沈长青的手,生怕她拒绝,沈长青一听到侯文耀的名字,在想着路上看到的新闻,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几乎是咬牙说道:“他已经向媒体发表了离婚声明!”

本拿着紫砂壶在倒茶的沈老司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手一顿,紫砂壶直接滚落到了地上,碎成了一块块的,胸口跟上不来气一样,一手捂着胸,双眼恨不得凸出来一样,喉管里发出咕咕的杂音,望着沈长青:“你说什么?!”

“爸!”沈长青和沈凌风看到沈老司令这个样子,齐齐的喊了一声,顿时过来他身边,沈长青连忙替他顺气,“爸,你别激动……”

“你刚刚说什么?他、他敢公开发表离婚声明?!”沈老司令紧紧的捏着沈长青的手,干燥枯槁的手指向藤蔓一样,紧紧的缠绕着,沈长青不敢刺激沈老司令,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一下一下的给他顺气,让他放松别激动。

“那个狗东西!”沈老司令一声嘶哑的怒吼,咬牙切齿的,因为呼吸不顺畅,一张脸都憋得通红,侯文耀竟然敢这样扇沈家的脸,他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沈家倒下了,不能啊……

沈老司令毕竟是年纪大了,送到首都军医院的时候,主治医生就含蓄的告诉了沈长青和沈凌风二人,老爷子时日不多了,少动怒,安生养着,倒还能拖一些时日。

侯文耀第二日早上就知道沈老司令病倒的消息,只是冷笑,他一步步都铺好了,就等着沈家一点点的覆灭。

有些事情,他一个人都完成了不了的,自然需要帮手,从顾乔北那天给了他那份资料开始,他就知道顾乔北的意思,所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给顾乔北打了个电话。

“侯总?”顾乔北有些诧异这个节骨眼会接到侯文耀的电话。

“沈老司令病倒了。”侯文耀淡淡的说着,这个消息,顾乔北恐怕已经知道了,不过无所谓,他只是需要找个话题开始而已。

顾乔北看了一眼床上还未醒来的苏岚,走到了阳台,唇角似笑非笑的勾着:“我知道了。”

“那就好。”侯文耀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知道顾乔北明白他的意思。

挂了电话,顾乔北在阳台上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上了手机邮箱,给姜丞浩发了一份文件过去,然后回来房间,看着苏岚的睡眼,低头亲吻着。

苏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是他放大的俊颜,只是他眼下有着浅浅的黑色,这段时间都忙碌得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要去上班了?”苏岚有些心疼摸了摸他的脸,顾乔北笑了笑,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今天可能有很多事情要忙,会晚点回来。”

“好,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的。”苏岚笑着伸手拉着他的手在自己小腹上轻轻的划过,顾乔北最后在她额上落下一吻,这才从衣架上取了西装外套离去。

顾乔北一走,这房间里也空荡荡的,苏岚觉得少了些什么,也没有继续睡觉的欲望,起来洗漱了一番,吃了早饭又无聊得不知道干什么,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了GA夏季珠宝产品上市的发布会,这才想起来,从她把那条被诬陷抄袭的项链上色完稿以后,再也没有提笔构思过什么了,于是过去了书房,看了一些设计案例,想找一点感觉。

可是她看着看着,又不知不觉的来了瞌睡,许姣过来喊她的时候,都已经到了中午。

“姐,是不是觉得很无聊?”许姣等苏岚吃完午餐,一遍收拾碗筷,一遍笑着跟她说话。

“有点,你呢?”苏岚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一个频道一个频道的换台,想着许姣跟她一样也是宅着,她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能宅得住。

“其实还好啦,书架上有很多书,我住的房间有网络有电脑的,没啥无聊的。”许姣笑眯眯的说着。

“不出去跟人交流,一直宅着不会很无聊么?”苏岚虽然不擅长勾心斗角跟人打交道,但也不愿意每天都这么吃了睡的过。

“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想哪个朋友了,可以视频聊天呀。”许姣耸耸肩,“再说,乔北哥回来了,我就可以出门了,其实我时间还是挺自由挺多的。”

听许姣这么一说,苏岚突然想起来叶青来了,摸过手机给她打了电话。

电话铃声响了好久,那边才被接起来,叶青的声音似乎有些沉闷:“岚岚……”

“怎么了?”苏岚关心的询问着,“回去了晋阳还不开心?”

“家里出了点事,我哥他离家出走了。”叶青一回来晋阳,父母恨不得急成了满头白发,哥哥叶展留了一份信,离家出走了,原因是父母逼婚。

对于这件事,叶青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要怎么说自己的父母,明知道哥哥叶展不是个安分的主,非要逼着他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最后把他逼跑了,在加上她之前跟萧越的那一段,现在跟顾乔南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了,而顾乔南出任务,她还没来得及跟他说提亲的事,爸妈又着急她,虽然知道父母是担心着急,天天催着她,她也想离家出走。

“发生什么事情了?”苏岚虽然对叶展影响不太好,但是能让叶展离家出走,也估计不是什么小事。

叶青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开始跟苏岚吐苦水,苏岚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顿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最后劝说道:“要不,你回来首都吧,把提亲的事,跟妈说一下。你爸妈担心也不是没道理。”

“再说吧,我爸妈现在这状态,我哪敢走,先找到我哥再说。”叶青兴意阑珊,最后与苏岚寒暄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今天顾乔北是真的回来得很晚,苏岚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最后看时间的时候都快十二点了,他还没有回来,但是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却是在他怀里醒来的,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早上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晚上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终于等到周末,他稍稍空闲了一些,苏岚想着要去首都军医院看黎思思,过去的时候,却发现病房已经没有人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像是从来没有人居住过一样。

“怎么回事?”苏岚拉着一直照看黎思思的护工询问着,护工礼貌的说道:“黎小姐出院了。”

“什么时候?”这次是顾乔北开口询问,黎思思要是出院了,何倩和顾乔东不可能不知道。

“就是上次您和太太过来的时候。”护工不假思索的回答着,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那天您和太太先走了,后来好像是黎小姐跟顾书记在病房里发生了争执,顾书记摔门而出,之后黎小姐就离开了,后来托人来办理的出院手续。”

“是秦筝过来的那天。”顾乔北伸手捏紧了苏岚的手,低头告诉她,他早就知道黎思思想要走了,却没想到会走得这么突然,情理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