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查沈筠车祸/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岚被顾乔东忽然的发怒吓得一颤,顾乔北赶紧把她搂怀里安抚着,看到何倩一副发怒又流泪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过来拉了她两下:“妈,你消气吧,他心里估计也不好受。”

“他不好受?!我还不好受呢!”何倩说着眼泪就掉下来,黎思思在这屋里过了这些年,她是真心接受了黎思思,不然黎思思这般悄无声息的离开,她不会觉得这般难受的。

苏岚一看到何倩哭了,赶紧过来跟顾乔北一起哄她,哄得差不多了,她拉着苏岚和顾乔北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你们小两口一定要好好的,知道么?”

“妈,我们很好。”苏岚宽慰着,何倩笑着点点头,“小岚,回来住吧,这屋里没人了,怪冷清的。”

苏岚看了顾乔北一眼,上次摔了一跤以后,顾乔北就带着她搬回去了小别墅,这来来回回的折腾,说出去也很矫情。

“妈,过段时间再说吧。”顾乔北没有松口,有了前车之鉴,他不敢保证苏岚搬回来大院顾家,会不会又有人找上门来。

但是此刻何倩这般,顾乔北和苏岚便留了下来。

第二日周一,顾乔北从顾家一出来,在军区大院门口就碰到了沈长青,两人隔着车窗打了招呼,沈长青似想到了什么,从车窗里半探出头来:“乔北,等等……”

顾乔北正要加速,听到沈长青的声音,车速缓了下来,等着她的车开到与他相齐。

“文耀有跟你联系过么?”沈长青忙得分身不暇,候文耀又非跟她离婚,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好,恍恍惚惚的。

“没有。”顾乔北摇头,看着沈长青眼底的光亮就这么灰败了下去,她牵强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沈长清精神状态不佳,工作也心不在焉,秘书跟她说话她大多时候都在走神,她正想着要怎么联系上侯文耀的时候,首都军医院那边打了电话过来,来了一帮子警察,在沈筠病房里,询问她关于车祸的事情。

沈筠这次车祸,从监控录像来看,一目了然的事,大部分责任都在沈筠自己,这都距离她出车祸多少天了,现在才来问话,是不是太晚了……

陡然间,沈长清像是想到了什么,当即就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咬牙过去首都军医院一趟,路上给心腹杨菱打了个电话,她差点忘记了,沈筠6月初还出了一次车祸,醉驾闯红灯打手机,撞死了那个出租车司机……

沈家接二连三祸事不断,保不准这次过来是询问沈筠6月份的那次车祸,当初收尾安抚的工作,基本都是她安排杨菱去做的,此刻杨菱电话却无人接听,她接连又打了几通,仍旧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心口猛的下沉,很不好的预感在心头蔓延着。

沈长青赶过去的时候,门口已经有警察把守着,进去的人在问沈筠话。

沈筠本来因为双眼看不见,整个人要么是郁郁寡欢、多愁善感,要么就是脾气很暴躁,被警察问东问西,问得她一下子没了耐心,直接就挥舞着双手发怒起来,摸着手边的东西就往地上砸,直言让这人滚出去。

病房的门打开,里面走出来的警察不是别人,是当初处理沈筠6月份车祸的交警李真,如今已经升职为了交警支队副队长。

他出来的时候,一脸的不悦,看到沈长青得时候,这才扯着笑,开口朝她喊了一声沈局。

沈长青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又一时半会儿记不起来,只是担心着病房里的沈筠。

“滚出去!都滚出去!”沈筠听到有人进来,张牙舞抓的咆哮着,面色狰狞得像是要吃人一般。

医护人员见沈筠这般,顿时就过来强制将她按住,沈长青见这般对自己的女儿,也面色不善起来:“你们这是做什么?!”

“病人这两天情绪很暴躁,要么给她打镇定剂,要么这样按着她平静下来。”稍微有几分胆识的护士,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沈长青冷着脸,伸手将按着沈筠的护士门推开,怒意横生:“都出去!”

几位护士相互看了一眼,沈长青这般护犊子,最后都退了出来。

沈筠脸上已经满是汗水,沾湿了头发黏在侧脸上,干枯的唇瓣还有那双无神的双眼,微微想着嘴巴喘息着,这样的沈筠,看得沈长青心里心里直发酸,过来将沈筠抱在怀里:“筠儿,别怕,别怕……”

“妈,我以后是不是看不见了,你别骗我,我听见护士说了,伤了视神经,我看不见了,看不见了……”沈筠抱着沈长青痛哭起来,微微颤抖着的肩膀,显得格外的无助。

这两天沈老司令也住进来了,昨天才出的院,内忧外患的,她就没怎么注意到沈筠这边,此刻见她哭成这般,心里也揪得慌:“筠儿,没事的,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秦老爷子能针灸好你的。”

沈筠边摇头边哭,沈长青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渐渐快没了耐心,沈筠这才稍微恢复了一些,紧紧的拽着沈长青的手:“对了,妈,是不是抓到了撞我的人了?”

“他们问了你什么?”沈长青蹙眉看着沈筠,如今的沈家大不如从前,沈筠若再口无遮拦的咋说,怕是又会捅出篓子。

“妈,进来的这个交警,就是上次我出车祸,他给我做过笔录的,这次又是他,问我有没有喝酒,有没有开车玩手机,有没有闯红灯,尽问一些杂七杂八的琐碎问题,问着问着,还问到了上次车祸,说我当初撞到的出租车司机当场就死亡了,车祸现场很惨烈……我心烦意乱,就发火了。”沈筠一说起来,心里的烦躁又往上涌,还有一股子说不清的惶恐在心底深处滋生蔓延着。

沈长青听到这里,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沉,拿着手机走到边上又给杨菱打了电话,仍旧是无人接听……

后来沈筠起了困意,在沈长青的看护下,慢慢的睡了过去……沈筠突然觉得自己能看见,前面有微光,她眯着眼朝着光亮处走,每走一步,就好似有脚步声的回音踏在她心头,让她莫名的不安,快要走到光亮下的时候,她低头一看,都是血,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她一伸手,双手也满是血,再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一辆面目全非的出租车,车盖还冒着烟,驾驶座上的人满脸血,突然间睁开漆黑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她……

沈筠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喊,猛然从噩梦中醒了过来,四周是一片漆黑,她的眼睛,看不到光,原来刚刚的是一场噩梦……

沈长青也疲惫不堪的在床边守着她,听到她这声渗人的惨叫,吓得瞬间就醒了过来,叫她脸上满是汗水,面色惊恐,刚靠近过来,就被沈筠精准的抓住了胳膊,惶恐不安的说道:“妈,那个司机来找我索命了,怎么办?我梦到他了,他说要我偿命……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撞死他的……”

“那只是梦,你冷静点!”沈长青用力的按着她的肩膀,看来是之前李真过来问话,给了沈筠的心里暗示,否则,当时出车祸的时候,沈筠都没有怕过,反倒是现在心神不灵的。

沈长青一句话刚说完,病房的门就被人打开了,外面站了不少警察,虽然是面带客气,但是动作却没有留半分余地,一挥手,让人进来:“沈局,得罪了,我们怀疑你跟你女儿沈筠与一起车祸致死有关。”

“你有证据么?”沈长青上位多年,这一刻迸出的凌厉之好,让靠近她的警察顿住了脚步。

为首的人,并不畏惧沈长青的凌厉,和颜悦色的说道:“沈局和沈小姐是什么身份的人,没有证据,我们敢随便带你们走么?”

沈长青本来还想说什么,突然明白了过来,颓败的后腿了两步,这是莫家的意思……莫家居然偏向了顾家,她看了一眼病床上目光无神的沈筠脸上惊恐犹存,有些疲惫的说道:“走吧。”

沈筠一开始还不配合,沈长青呵斥了两句,她边老实了,母女二人被警车带走,首都军医院围观的人到不少,指指点点的,再说能来这里看病的人,都是圈里的人,基本都认识。

母女二人坐在警车里,沈筠但是完全慌了神,眼前一片漆黑,耳边是不断的警笛声,还有细碎的议论声如棉絮一般,丝丝缕缕的往她耳朵里院,越发让她惊恐不安。

沈长青扶着沈筠从警车上下来,两人进来警局,坐了没一会儿,就被分开问话。

沈长青是要紧了牙关不开口,到后来,看到杨菱出现的时候,顿时眼前一黑,面上的冷静再也绷不住了,惊愕的看着她。

杨菱但是泰然自若,警察问什么答什么,听得沈长青听得额上都起来一层薄汗,双手紧紧的拽着。

再后来是一名叫高雅的小护士进来,当时去车祸现场急救的,一看就是没经过世面的,一开口问,什么都说了出来。

“当时那个出租车已经死亡了。”高雅咬唇说着,飞快的看了李真一眼,低头继续说道,“另外那辆车上的女人,喝醉了酒,出了车祸,手边还是手机在通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