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番外17/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瑶儿,我想吻你了。”他勾着唇,笑得很温柔,整个眼底都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裴瑶分不清他眼底情愫的真假,只是愣神的看着他,他却真的闭眼亲吻着她,吻得很用心很专注。

裴瑶怔愣的看着他,这几天他给的温柔,并不是假装的,她能感觉到,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下意识的不敢去相信。

“小瑶儿,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八婶我已经让人去找了,等找到以后,我会把八婶好好的安顿着,等我忙完了这段时间,我就带你去看她。”裴峰呼吸渐渐粗重,在她耳边低语,他却感觉到了裴瑶绷紧的身体。

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她眼角竟然有光亮的泪水落下来,他微微发愣,然后叹息一声,大手摸到她腰侧的烧伤痕迹,声音很轻:“小瑶儿,是大哥不好……”

裴瑶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她一点都不想要哭的,可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下落,她有种说不出的委屈和屈辱在在心底蔓延,她恨他,可是又因为他这般真实的温柔而心底发软……

裴峰温柔的吻了她许久,不停的在她耳边低言细语,裴瑶呼吸越来越紊乱,随着他的动作身体有了感觉……从她重新回来开始,裴峰碰她,她就是有感觉的,只是她拼命的压抑了下去,可是今天,这种蚀骨的酥麻感,就像是洪水喷涌一样,她根本就压制不住了。

裴峰看着她渐渐迷离的双眸,脸颊泛起潮红,拼命的咬唇克制着,手指伸到她唇边,轻轻的撬开她的唇,好听的声音就从她唇边流淌了出来,就像最猛烈的chun药一般,点燃了他全身的欲火。

两人之间的这一次,跟之前他强迫她的不同,他刻意引导着她慢慢的释放,结束之后,都有种轻松愉悦的感觉。

“小瑶儿,我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过来看你了……”裴峰拖长了语调,望着裴瑶徐徐的说着。

因为裴老爷子身体每况日下,二叔被裴晋阳撺掇着来逼裴老爷子,他赶回来处理了,没多久,顾乔西就非要跟他分手,他忙得分身不暇,但还是等裴老爷子身体状态不错了赶回去了跟顾乔西见了一面。

结果他前脚走,后脚裴晋阳就派人守住了爷爷的病房和裴家别墅林,他不得不重新回来英国,想办法把爷爷从病房带出来其他地方休养,结果就在那座小岛上遇见了改头换面的裴瑶,这也就说明,那座小岛也是不安全的。

他不在英国的这四年里,裴晋阳越发权势滔天,只是裴晋阳后继无人,再加上高媛给他的背叛,让他整个人变得越发心狠手辣、不折手段……

他带走了裴瑶,裴老爷子后来又重新回去了裴家别墅,他暗中派人寻八婶的下落,每一件事,都让他感到如履薄冰,再加上董事会很快就要举行,裴老爷子恐怕就会在这次董事会上让位……金钱地位权势,谁会不愿意要呢?

裴峰脑海里思绪纷飞,回神过来,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裴瑶,俯身在她额上亲吻着,摸了摸她这张脸:“改头换面的回来,也挺不错……”

裴瑶淡笑,微微低头,看到自己肩上有清晰又斑驳的痕迹,她伸手搓了搓,看了他一眼:“就算是改头换面了,跟你有血缘关系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小瑶儿,你一定要跟我这样说话?”裴峰蹙眉,他不喜欢她一脸淡漠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要我怎么跟你说话?我对你顺从,你觉得我在假装;我对你反抗,你说我又狠又倔;现在我保持平静,你又不满意。”裴瑶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你直接说,你要我什么样子吧。”

裴峰被她说的一噎,可是明明刚刚跟她做的时候,她柔成了一滩水一样,有着最真实的模样,可是现在眨眼的功夫她又带上了伪装……

裴峰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看了她一眼,从床上起来,裴瑶看着他的后背,唇角勾起,笑纹一点点的蔓延开,拽着被子,似随意的说道:“大哥,你跟我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这辈子也就这样倒也无所谓了,可是你不一样啊,你是要结婚生子的人……”

裴峰穿衣服的动作顿了顿,扭头过来看着她,裴瑶被他那样的眼神看得心口一颤,却还是继续淡淡的说道:“四年前,老爷子就给你介绍女朋友,让你三十岁必须结婚,现在你都三十一岁了,老爷子身体也不如从前了,还有裴晋阳在一旁虎视眈眈……”

“小瑶儿,你到底想说什么?”裴峰唇角扯出一抹玩味的笑,眸光静静的落到她脸上。

“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放我走。”裴瑶放在被子下的手,紧紧的拽着,脸上是淡淡的笑意,目光却一动不动的落在裴峰的脸上,注意着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我现在放你走了,裴晋阳也会把你抓回去,还不如在我这里待着安全。四年前,裴晋阳利用你,逼得我不得不离开英国,如今他又找到你,故意把你送到我身边,安的是什么心,大家心知肚明。”裴峰轻轻摸了摸她的侧脸,走过去把窗帘拉开,傍晚的余晖落进来,窗外摇曳的树枝晃出明暗交替的光晕,裴瑶看着他侧脸斑驳的光晕,竟有些恍惚。

“大哥,放我走了,我带着我妈走得远远的,躲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再也不会出现在裴家出现在你面前……”裴瑶声音里似有了哀求,楚楚可怜的样子。

“八婶还没找到,更何况,我也不会放你走。”裴峰微笑着摇头,他心底深处的想法,就是不会放她走,即便知道留她在身边是一枚不定时的炸弹,有朝一日会炸得他粉身碎骨,他也不打算放她走。

“你就不怕,你女朋友知道你跟自己的堂妹luan伦么?!”裴瑶忽然脸色一变,眼底染上了讥诮和冷意。

裴峰见到她这番,忽然郎朗的笑出了声,双手轻轻的鼓掌,眉梢微挑的看着她:“小瑶儿呀,你铺垫了那么长,原来是这个打算。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女朋友是顾乔西……”

四年的时候,也足够他慢慢的从当初跟裴瑶事件的重创里走出来。他来中国发展的这段时间里,更多的是放松和发泄,飙车之余认识了同样喜欢赛车的顾乔西,从他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洒脱不羁和明媚。

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女人,出现在他身边,并不图他什么,仅仅只是为了赛车,跟她说话聊天,可以毫不顾忌的放开了说,她在一起很放松。越跟她相处久了,他越被她吸引,一点都不矫揉造作,坦荡得如男儿一般,但是他跟顾乔西之间的相处模式并没有到彻底坦诚的地步,还各自有彼此不了解的一面,即便他知道顾乔西对他更多的是朋友之情,可他还是萌生了跟她在一起的想法。无论如何,至少后来顾乔西还是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即便是现在要跟他分手又如何,他一天没松口同意,她顾乔西就还是他的女朋友!

裴瑶惊愕得睁大了双眸,顾乔西居然是裴峰的女朋友,她不是跟宋峥前辈有过一段么?!还有莫绍谦心有所属的人也是顾乔西,她这么又跟裴峰扯上了关系?!况且她被抓回来裴家之前,莫绍谦明明告诉她,他把顾乔西追到了!

裴峰眼底的光芒深了几分,心下冷冷一笑,像是看破了她那点小心思,声音醇厚又好听的说道:“小瑶儿,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

他说完,没有任何留恋的就离开了,徒留裴瑶一个人发愣的坐在床上,心脏扑通乱跳个不停,拼命的回想着有顾乔西的回忆。

顾乔西给她的印象就是很张扬,活得很潇洒,高傲强势得如同女王一般,有人疼有人宠……对比起来,她就像个被人丢到黑暗角落见不得光上不了台面的小丑……

绍谦欧巴,你的女神被渣男拐跑了,你知道么?裴瑶眼底忽然就氤氲出了眼泪,莫绍谦是个好人,是她进入了娱乐圈以后,对她没有非分之想的好人……

窗外的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裴瑶混混沌沌的过了一晚,第二天清早让石头陪着她散步,走到丛林深处的时候,她突然跪下来边哭边跟石头磕头求救,石头不忍她这般,答应了助她离开。

裴瑶用石头的手机给莫绍谦发了一条求救的短信之后删除了所有的记录,然后石头想办法把她送了出来,塞给了她一叠现金。

“多谢!”裴瑶跟石头分离之际,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即便她知道石头擅自放走了他,会受到惩罚,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石头身体微微僵硬,不敢去伸手回应她的拥抱,眼底更有一抹深藏的挣扎和难过。

莫绍谦收到裴瑶的求救短信的时候,立刻就动身赶往了英国,找到她的时候,是在傍晚时分,她蓬头垢面得跟个乞丐一样,躲在跟他约定好地点附近的一个电话厅里面。

堂堂影视小天后,成了这幅模样,莫绍谦看得一阵心酸,牵着她到了他定好的酒店房间,让她好好的洗个澡。

裴瑶逃出来以后,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没有安稳的睡过一次好觉,生怕被裴峰亦或者裴晋阳的人给抓了回去,把自己弄成了乞丐的模样,浑身发臭得她自己都辨认不出来了,直到莫绍谦找到她,她才松了一口气。

裴瑶在里面洗澡了两个多小时才出来,莫绍谦已经买好了吃的和一些简单的衣服,裴瑶狼吞虎咽的吃完,打了个饱嗝就爬到床上躺下剔牙:“绍谦欧巴,你要是再晚来两天,我就真的成乞丐了。”

“天泽,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突然就销声匿迹了这么长时间,还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样子。”莫绍谦妖娆的桃花眼凝出一抹光芒,有些心疼这小妮子。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你知道了对你也没啥好处。”裴瑶灿烂一笑,轻抚着肚子,感慨的说道,”还好你来英国找我了,我多怕……我发给的你求救短信石沉大海。”

“你这傻丫头。”莫绍谦过来床边,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也不问发生了什么,看你瘦成这样,估计吃了不少苦头,你有事知会哥哥一声就行,哥哥随时为你效犬马之劳。”

“绍谦欧巴就是对我好。”裴瑶笑眯眯的说着,两人又贫嘴了几句,裴瑶最后紧紧的抓着他的手睡着了。

莫绍谦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她到底遭遇了什么,就算是睡着了也都紧蹙眉头,一副不踏实的模样。

裴瑶这一觉睡得很舒坦,醒来的时候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休息的莫绍谦,忍不住盯着他这张比女人还妖孽的脸看了半天。

莫绍谦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裴瑶跟个花痴一样盯着他看,就差就口水了,他顿时起来,走过来伸手就拍了她脑袋一下:“趁着哥哥睡着了偷窥,可不厚道啊。”

“谁让你长得这么好看。”裴瑶理所当然的说着,莫绍谦那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微微的弯着,笑起来跟个妖孽一样,让人根本把持不住,揶揄道:“那也不是你这种差点要流口水的看法。”

“你放心,我不会强上你的,我是个有节操的人。”裴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正色。

“得得得,说正经的。”莫绍谦伸了个懒腰,随手抓了两下头发,“我过来找到你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你能帮我查一下,在首都玛利亚疗养院住的一个叫乔芳芳的人的下落么?她是我妈,全身大面积烧伤,因为前期没有得到良好的治疗,烧伤感染了以后引发了并发症,现在只能躺在床上跟个植物人一样……”裴瑶瞪着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的莫绍谦根本不忍拒绝,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像哄小孩一样,说道,“首都是我的地盘,上天遁地了我都给你找出来……哎,你别哭呀,我最怕女生哭了……”

“绍谦欧巴,真的谢谢你,我是三生有幸遇到你。”裴瑶眼泪直往外落,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入了莫绍谦的眼,他愿意这样帮她。

“傻丫头,哭什么哭,你就是我妹子,谁敢欺负你,你就报哥哥的名号。”莫绍谦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当初他从那群大老板手里救下她的时候,只是因为看不过去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姑娘,后来才知道她是大明星乔天泽,一双眼睛里干净透彻的人,心眼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小姑娘愿意跟他接触,知进退懂分寸,一个小姑娘在演艺圈也不容易,所以他也就接纳了她。

“这里是英国,报你名号没用。”裴瑶一边抽噎一边小声说着,莫绍谦毫不客气的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怎么说话呢?还想不想哥哥帮你找妈妈了?”

“我怎么听着有种小蝌蚪找妈妈的感觉……”裴瑶瞥了他一眼,莫绍谦又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哭就好好哭,哪来那么多废话。”

裴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莫绍谦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笑得前俯后仰,裴瑶拿过枕头就朝着他身上砸过去,两人就这么打闹了起来。

“我马不停蹄的从首都赶过来英国,找了两天才找到你这丫头,也不知道你穿多大的衣服,临时买的这些,你凑合着穿,等到天亮了,去商场给你买两件合身的,咱就飞回去首都,行不?”

莫绍谦气喘吁吁的抱着枕头,靠在床头,朝着裴瑶努了努嘴。

“行,我听你安排。”裴瑶点点头,莫绍谦找到她了,她是一分钟都不想待着英国了,巴不得立刻就走。

“那好,这也三更半夜了,你先休息,我再去订一间房。”莫绍谦起身要走,裴瑶赶紧跑过来拉住他的胳膊,眼底闪着害怕的光芒,小声说道:“绍谦欧巴,可以陪我么?”

“这……”不太合适吧。莫绍谦只说了一个字,后面的话自动消音了,看着裴瑶这幅惶恐不安的模样,动了恻隐之心,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我可以陪你,但你晚上要老实。”

“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裴瑶知道他答应下来了,豪气的一挥手,一副坦然又正人君子的模样,惹得莫绍谦双手轻轻的掐着她的脖子晃荡了两下,她身上的衣服滑下来,锁骨上的伤口就露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莫绍谦指着伤口,蹙眉询问着。

裴瑶连忙将衣服往上拉,遮住锁骨的伤口,像是做错事了的孩子,低头说道:“不小心自己划伤的。”

“编,你继续编。”莫绍谦用力的戳着他的头顶,裴瑶突然扑进了他的怀里,伸手紧紧的抱着他,哽咽道:“绍谦欧巴,别问了好不好……”

她一肚子的委屈和屈辱没有地方可以诉说,她很珍惜莫绍谦这个朋友,她不愿意让他知道她身上那些肮脏又黑暗的过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