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番外2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西跟莫绍谦不欢而散,裴峰这里自然收到了消息,裴瑶仍旧被他困在摇椅上,琥珀色的眸子里迸出冰冷的光芒,手腕处早已经被磨破了皮,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仍旧不停的扭动着手腕,想要挣脱开。

“小瑶儿,莫绍谦对你还真是有几分情意。”裴峰伸手轻轻的扒开她脸上黏着的发丝,嘲讽的说道,“乔西跟他吵了一架。”

裴瑶发狠的盯着他,裴峰却森冷的笑了起来:“还不是你自己引莫绍谦来英国的。”

“你卑鄙!”裴瑶朝他嘶吼着,挣扎的动作越发剧烈,手腕上竟然被磨得有了血丝顺着流到了手臂上,她眼眶渐渐的氤氲出泪水来,茫然的望着眼前的空气,回想着跟莫绍谦认识的这段日子,他是真的对她好……可她却又做了些什么?是引了莫绍谦来英国,造成了如今这样的局面……

“你后悔也没有用!”裴峰见她这般难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心里蓦的起了妒意,可他偏偏笑得优雅绅士,捏着她的双颊,逼着她与他对视。

裴瑶的挣扎突然就小了下来,安静的看着他,却是弯着眼角笑了起来,他看着她的眼睛,却看不到自己的身影,让他忍不住怒火横生,眼底泛出让人心寒的冷光……

“大哥,你之前说过,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裴瑶朝着他眯着眼笑,眼角的泪水却仍旧一颗颗的滑落,她眼底似有哀伤和祈求一般,“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啊,可是,大哥,你看……只有你在欺负我啊……”

裴峰心里涌上一抹疼痛,捏着她脸颊的手指不由得一根根的放松下来,漆黑的瞳孔中,怒意散去,却是渐渐的染上了一抹怜惜,他伸手替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又将她双手放,她的手腕早已经血肉模糊,一颗颗的低滴落在了地上,他看着这些鲜血,心里一阵阵的抽痛起来……

“小瑶儿,你老老实实的留在我身边,不去管那些与你不想干的事,不好么?”裴峰此刻的语气,凝重又迟缓,竟带上了一抹退让。

裴瑶却没有听出他语气里的松动之意,一一下子就从摇椅上滑了下来,双腿发软的跪在他面前,拼命的磕头起来,跟不要命了一样,很快就有鲜血从她额上涌了出来,她像是感觉不到疼痛,继续一下一下的磕着,边磕边哭,还断断续续的说道:“大哥,你放过我们所有人吧……”

裴峰看着她这番动作,那熄灭下去的怒火,一下子就重新燎燃了起来,唇角溢出冰冷又自嘲的笑,看着她在地上磕破了额头,有绽开的红色,他也不伸手去扶她,只是将双拳捏地咯吱直响。

“裴瑶,今天你就是磕死了在这里,那也是你自找的。”裴峰压着语气,看着她根本就不停下动作,几乎是满脸的鲜血,他终究是不忍,伸手捏着她的下颌,不让她继续。

裴瑶全身都在发抖,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样,他尖锐刻薄的话就像是一季重磅,炸得她心口传来阵阵尖锐的疼痛,唇瓣颤抖着,双眼茫然的不知看向何处。

是她自找的,都是她自找的,她活该,她活该!

“你居然为了莫绍谦这样求我。你要我找你妈妈的时候,你可都没有下这么大的血本。”裴峰看着她脸上的血迹缓缓的流到眼睛上,长长的睫毛沾着一两颗血滴,他伸手扶着她站起来的时候,她浑身都在细微的颤抖着,身上冰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裴瑶只是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头晕目眩的感觉阵阵袭来,却是强撑着让自己清醒:“大哥,你何苦要拆散他们……”

裴峰低低的笑了两声,裴瑶甚至能听到他胸腔的震动,接着他就咬牙切齿的说道:“凭什么,你就认为他们是一对?!我裴峰就不能跟乔西是一对了?!”

裴瑶还欲说什么,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裴峰连忙将她接住,说不出的心慌意乱,赶紧将她抱起,跑了两步似又想到了什么又折返回来,让石头去请家庭医生过来。

石头心里很担忧躺在床上的裴瑶,可是在裴峰面前,他无法将过分明显的表现出关心,他不知道她跟裴峰之间发生了什么,会弄成了这幅样子……

石头目光缓缓的落到裴峰身上,他默然的站在床头,看着医生替裴瑶包扎,眉头紧紧蹙着,光线落到他身上,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有种淡淡寥落……

医生过把裴瑶所有的伤口都包扎完毕,交代了一些注意的事情,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直默然而立的裴峰,突然就走过去问医生:“她额上的的伤口会不会留下疤痕?”

他问医生的时候,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裴瑶,额上和手腕上都裹着一层纱布,脸色因为失血而显得苍白,越看越引得人心疼。

“会有一些,不过后期可以做一个激光去疤手术。”

裴峰点点头,心里很混乱,目光转动重新落回裴瑶脸上,停留许久,缓缓的伸手抚着她的侧脸,唇角渐渐的泛起了一抹自嘲的笑意,似自言自语,又似再对昏睡的她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裴峰静静的坐在床边,目光细细的描绘着裴瑶,他对她其实也没有多少感情,四年前以为她烧死在了那场大火里,他也只是有点儿愧疚,还不是照样安稳的过日子,现在她改头换面的回来了,她不过是一声‘大哥’,他居然就能坚定不移的认出来她,更鬼使神差的要留她在身边……当年还会估计一下堂兄妹luan伦的禁忌,可是现在他却丝毫没有了这种伦理道德的束缚……

明明是他故意下套让她逃出去,可是真的亲眼看到她跟莫绍谦一起的时候,他又有说不出的怒气,今天她为了莫绍谦这般求他,他心里竟有种弄死她的狠意,可是她真的磕到满头鲜血的时候,他又不忍心起来……对于裴瑶竟然有了这样复杂的情绪,难不成他真的对她有了几分情意不成……想到这里,裴峰豁然从床边站了起来,生生的停下了继续往下想,冷然的瞥了一眼裴瑶,他怎么可能放了心思在她身上!

恰好有了电话打过来,是暗中守着顾乔西的手下,告诉他顾乔西到现在都没有回去裴家别墅,而是一个人找了个酒店住下。

裴峰顿时脸色就一沉,看都没有看躺在床上还未醒过来的裴瑶,匆匆离开。

顾乔西在酒店的房间里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她整个人都很平静,可就是心里难受又沉闷,已经哭得眼眶都红肿了,再也没有想哭的感觉,但眼泪却仍旧不受控的往下落,最后拿出手机给顾乔北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她决打算要跟裴峰结婚了。

她跟顾乔北通话完了以后,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发愣的望着面前的空气。

裴峰赶过来的时候,在外面敲了半天的门,里面都没有动静,最后他不得不找了前台上来强制开门,里面烟雾缭绕得呛人,灯也没开,漆黑一片。

裴峰摸索着开了灯,就看到顾乔西靠着床,蜷缩着坐着,整个人看着很脆弱无助的样子。

突然的光亮,让顾乔西的眯了眯眼,待适应过后,看清楚来人,擦了擦眼角,假装无事的要站起身,却因为蹲了太久,双腿发麻得站不稳,裴峰连忙将她扶住。

“你怎么过来了。”顾乔西坐到床上,强扯着笑脸,不太愿意让裴峰看到自己这幅样子,刻意偏过身子,侧边对着他。

“这么晚了,你都没有回来,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担心你出事了……”裴峰又岂会不知顾乔西这般难过是因为莫绍谦,她在他面前从来都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就像带了一层面具一样,不会出现这么大的情绪起伏,更不会像此刻这般,有着小女儿家难过悲伤的一面。

裴峰静静的望着近在咫尺的顾乔西,她的双眉给人一种飞扬的英气,双眼轮廓有些深,眼尾往上扬,即便是垂眸的样子,也有种说不出的风情,标准的鹅蛋脸,可能因为她从小长大的环境,她的情绪很分明,更有一种骨子里的强势,嫌少会去迁就谁。

此刻顾乔西眼底有些细微的挣扎,对于裴峰的关心,她心里忽然有了几分愧疚,但是很快就释然了,转头过来,习惯性的微抬着下颌,说道:“裴峰,挑个时间,跟我把婚结吧。”

裴峰以为自己幻听了,双手紧紧的按在她肩上,逼视她的双眼,激动的说道:“乔西,你说要我跟你结婚?!我没听错吧?!”

“没听清楚算了。”顾乔西说出去心里就有些后悔了,她又怎么可能再重复一遍,要扭头过去,裴峰却极快的按住了她,几乎快到她无法反应,就被他按到在了床上,紧接着他就俯身过来,亲吻着她的唇瓣。

顾乔西反应过来之际,好看的眉眼顿时就蹙了起来,对于裴峰这样的举动,她不排斥,但也不接受,伸手推了推他,他却紧紧的扣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闪躲。

顾乔西有些恼火的在他舌尖上咬了一下,裴峰这才放开她,她立刻就撤到一边,抽了纸巾擦拭嘴角。

裴峰被她的动作惹得有几分不悦,但还是绅士和煦的说道:“抱歉乔西,刚刚实在是太开心了,所以没忍住。”

“我心情不太好,你也别往心里去。”顾乔西也知道自己擦嘴角的动作有些伤人,放下了姿态,对着他微微一笑。

“乔西,我明天就着手准备婚事。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我陪着你一起回去首都一趟。”裴峰瞬时的喜悦已经平静了下来,恢复了以往谦和,眼底温和的望着她。

“目前,我不太想回去首都。结婚的事,也不用这么急。”顾乔西没想过自己会跟裴峰这么心平气和的来说婚事,她并没有要结婚的喜悦,当初跟宋峥隐婚领证她还激动了好久,可是此刻,她只是觉得很累,心灰意冷的疲惫,跟谁结婚都不是结。

“都听你的。要是心情不好,那就留在英国散散心,我陪你。”裴峰温柔的看着她,伸手过来牵她的手,顾乔西这次到没有扫他的兴,任由他牵着。

后来裴峰接了顾乔西回去裴家别墅,连夜就跟裴老爷子说了要跟顾乔西结婚的事,裴老爷子也没什么异议,同意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裴峰几乎是挤出了所有的时间来陪着顾乔西跟度假一般的四处游玩着,除非他有要处理的事情,不能陪她,顾乔西倒也不介意,对她而言,有没有裴峰陪着,她都行。

中途接到了莫绍谦的几次电话,她都是直接挂断,一次都没有接,而莫绍谦找裴瑶也始终无果,后来拿着手里的短信去报了警。

裴峰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故意让警察告诉莫绍谦,他出示的图片中的人,并没有遭遇任何危险,还给了几张照片给他看。

是裴瑶在花园里散步的照片,拍摄日期就在这两天。

“不可能,你从哪里拍的这些照片?”莫绍谦用流利的英文跟这名警察对话。

“前两天有人拍广告,我就顺手拍下的,我开车路过而已。”

警察这么一说,莫绍谦突然就记起来了,乔天泽是个演员……那么,向他求救的照片也很有可能是她拍戏或者在演什么的照片了……她能年纪轻轻成为炙手可热的影视小天后,真的一点能耐都没有么?

当怀疑的种子在心里种下,很容易就就会生根发芽,然后长成参天大树……莫绍谦有种被耍了的感觉,拿出手机就开始联系顾乔西,却始终都被挂断!

不知道是他打的多少个电话被挂断以后,收到了一条顾乔西的短信,告诉他,她打算要跟裴峰结婚的消息。

莫绍谦心里的惶恐铺天盖地而来,连续回了她很多条短信,最后顾乔西拍了一张她跟裴峰牵手的照片,两人手上都是戒指,传了过来。

莫绍谦死死的盯着这张照片,嘴唇绷得很紧,胸口翻江倒海的胀痛着,最后妖孽的脸上露出自嘲的笑,猛的将手机往地上砸去,伸手就拦了车,去了机场。

他在英国待了不到一个月,却感觉待了几个世纪那般漫长,回想起这些时日,没有一天是让他好过的。

顾乔西并不知道莫绍谦回去了英国,反而得知了顾家出事的消息,要赶回去,裴峰却不建议她这个时候回去,容易成为把柄,拿她对付顾家,顾乔西一开始怎么都不听劝,执意要回去,最后裴峰给她网上的言论,顾乔东被纪检委带走调查,抨击她、乔北、乔南的言论也有不少。

“这个时候,你回去并不是明智之举,如果真的需要你,你家里人一定会通知你回去的。但是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你,至少他们不希望你回去参与。”裴峰冷静的跟她分析现状,“你在看这些帖子都有好些天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回去也无济于事。”

“那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啊!”顾乔西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就有些六神无主,毕竟从来顾家都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事情。

“乔西,你也打算我结婚了,我也算是半个顾家的人,你要是相信我,交给我来处理。”裴峰伸手搂了楼她,顾乔西心里担心又烦躁的蹙着眉头。

“这样吧,我先让人去打听具体的消息,要是真的很严重,我陪你一起回去。”裴峰继续安抚着,顾乔西想了好一会儿,自己回去也却是帮不上什么忙,从小又是被宠着长大的,这个节骨眼上,还真的容易被人当做把柄来攻击顾家,但让她一颗心这么悬着,她也坐立难安,但在裴峰的安抚下,她最后还是妥协了。

很快裴峰就让人查到了一份关于秦筝的视频,在旁敲侧击的从顾乔西那里了解秦筝之后,他没有把这段视频给顾乔西看,而是寄给了顾乔东。

后来顾家接连的出事,顾乔西好几次按捺不知要回去,都被裴峰拦了下来,最后终于有惊无险,所有的事情都有了落幕,而她也决定回去顾家一趟。

裴峰这次没有阻拦,反而安排好了手头所有的事情,打算陪着她一起回去,并跟她商量了去顾家提亲的事。

“我没有任何问题,回去了,看我爸妈什么态度吧。”顾乔无所谓的说着。

“你没有异议就好,明天我们就要回去首都了,去见爷爷一面,好么?”裴峰伸手牵着她,这些天的相处,两人之间牵手拥抱已经成了常态。

顾乔西点点头,裴峰微笑着牵着他过去了裴老爷子的房间,裴老爷子对顾乔西的教养之类都没有任何挑剔,只是觉得她对裴峰,好似一直都没走心一样。

在裴家别墅过了最后一晚,第二天,两人一到首都,顾乔西就给顾乔北发了个消息,她要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