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造成的!/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方然看着她,心底深处对她的喜欢渐渐的涌了上来,却又立刻低下头,不愿意让她看见,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只是从来不肯承认罢了,他想要吸引她的目光,想要向她证明自己,却从来都没成功过,反而到了如今这般落魄……

“不重要。”苏岚淡淡一笑,方然对于她而言,不是生命中要的人,所以她没有那么多的感情放在他身上。

方然这次静静的看着她,好久都没说话,最后扯了扯嘴角,笑得很惨淡:“苏岚,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再见。”

方然说完,转身就走,正好顾乔西也开车过来,苏岚收了看向方然的视线,叶青扶着她上去。

三人回去顾家大院,顾乔北就跟等候多时一样,急不可耐的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苏岚,生怕她有闪失,顾乔北那样子,惹得叶青捂嘴偷笑,顾乔西直翻白眼的揶揄了两句。

两人回来房间,顾乔北转身就将她抱住,闭眼满足又安然:“回来没有看见你,我心里总不踏实。”

苏岚笑了笑,一股说不出的幸福和满足,将脑袋靠在他肩头,两人静静的拥抱了一会儿,苏岚放松下来就起了困意,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气,他心疼她今天在外面逛街累了一天,扶着她进去洗澡。

洗澡的时候,苏岚一遍给他讲今天做了什么,一遍打哈气,顾乔北给她擦背的时候,忍不住蹙眉,认真的说道:“老婆,你现在还怀着孕,答应我,以后不要这么累。”

苏岚转身过来,手指在他胸前挠了挠,对着他小声说道:“我知道啦,不会再有下次了。不过,我还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就是国际珠宝设计大赛我入围总决赛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很开心。”

苏岚在回来的路上就用手机上了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官网,总决赛入围的名单,的的确确有她的名字。

顾乔北伸手摸了摸她已经快要齐肩的头发,眉梢微微上扬,这个消息,他打电话问了莫绍谦才知道的,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她自己居然就已经知道了……

“老婆真棒。”顾乔北取了喷头给她冲掉身上的泡沫,然后扯了浴巾裹到她身上,亲昵的捏了捏她的鼻尖,“到床上等我。”

苏岚嗔了一眼他,然后出来浴室,似乎心情特别的好。

等到顾乔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苏岚已经起了困意,抱着枕头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他看着她的睡颜,满足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时间,对他而言还算早,于是拧着电脑出去客房处理公事。

顾乔北刚开了电脑不一会儿,私人手机就震了起来,他看着陌生的号码,微微蹙眉,但还是接了起来:“您好,哪位?”

“乔北,是我。”秦筝的声音很轻,甚至带着一抹说不明道不清的幽怨。

顾乔北眉头蹙得更深了,语气淡淡的带着疏离,似不愿跟她多说:“有事?”

电话那边的秦筝低低的笑了两声,仿佛有种说不出的哀怨,对于顾乔北这样的态度,他又有种无法释怀的怨恨,捏着手心,说道:“我爸要被调去广西了……”

“嗯。”顾乔北漫不经心的回答着,“要是没有别的事,我挂了。”

秦纵横在秦家的支撑下,能够做到紧挨首都的滨城市市长,自然做过见不得光的事,面对公众的处分早就已经有了新闻的报到,内部的最终的结果,他被调去广西,顾乔北也略有耳闻,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乔北,你现在连听我说话都不愿意了么?”秦筝自嘲的笑了两声,眼底的不甘越来旺盛,连语调了拔高了几分,声音扭曲的说道,“再怎么样,我们曾经也在一起过……就算你现在跟苏岚结婚了,你也不能否认跟我有过一段感情!”

这次顾乔北直接就就撂了电话,甚至都懒得回话。

要不是秦老爷子一把年纪了来顾家求顾忠年,秦筝做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以后,怎么可能毫发无损,秦纵横落得今天的下场,实际上就是被秦筝给牵连的,她至今都不知悔改,还在跟他说曾经,就算曾经跟她在一起过又如何?他不可能跟她重新在一起就是不可能。

他挂了电话,很快又打了过来,他按掉,她就继续打,似乎一定要他在接起来才肯罢休。

连续这样好几次以后,顾乔北蹙眉接了电话,不等秦筝开口,他直接冷厉的说道:“秦筝,你这样有意思?”

秦筝却冷冷的笑了起来,带着极大的指控意味:“顾乔北,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造成的!都是你!当初的订婚宴,我跟顾乔东之间……”

“秦筝,你今天打电话要是只为了跟我解释当年的事情,那么抱歉,我并不想听,更何况,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我没那个闲功夫跟你一件件的罗列。”顾乔北不等她说完,直接打断,她说的这些,对他而言都已经过去了,都不重要。

即便一开始他对秦筝还有一点从小一块长大的情谊,但是后来她一次次的针对苏岚,越演越烈,甚至对顾乔东下手,成了导火线让整个顾家陷入危机之中,这样的心思歹毒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还有对她还有恻隐之心,如果不是秦老爷子来顾家求情,他势必要让秦筝余生都在牢狱中度过!

秦筝拖长了语调,冷冷的笑着:“既然你执意这样认为,我也不说了。那我爸爸,你们从小就喊他秦叔……”

“你要是说你爸爸的事情,那你应该打电话问纪检委。”顾乔北冷漠的回着,秦筝陷害苏岚最后让黎思思受到无妄之灾,后来又跟严令勾搭在一起让顾乔东被纪检委调查,她都不顾及情面了,那他跟顾乔东还有什么要跟她顾及的。

“你们一定要做得这么绝?!”秦筝自然知道秦纵横调去广西对整个秦家是什么后果,秦家没有那么深的根基,全靠秦老爷子一手好医术替达官贵人看病治疗才让秦家走到了今天,秦纵横算是顶了大半个秦家的边,他倒下了,秦家也岌岌可危了。

“秦筝,你今天还能跟我打电话闲聊,你就应该知道,对秦家是手下留情了。”顾乔北已经没了耐心跟她废话,不等秦筝继续说下去,说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也不会再接你的电话。”

他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他不会再给秦筝任何的机会,但凡她再敢弄出什么事情来,他一定不会放过她,任谁来求情都没有用。

秦筝的电话还是对他的心情有些许的影响,随手将手机扔到一边,用力的捏了捏眼角,闭目养神了一会儿,这才睁开眼,继续看着电脑上的邮件。

第二早上醒来的时候,顾乔北已经不在身边,苏岚迷迷糊糊的起床洗漱,叶青过来跟她一起去客厅用餐,手机收到影楼的预约成功的短信,疑惑的嘀咕了两句,旋即明白过来,拿着手机幸福又满足的笑了笑。

“你老公给你发短信?”叶青看着她笑得一脸春色,凑过来看了看她的手机,苏岚笑着摇头:“是拍孕照的预约短信。”

她不过是给顾乔北看了一下选哪家影楼,结果他就不动声色的全部都安排好了。

“拍孕照,挺好的呀,什么时候去照?”叶青伸手摸了摸苏岚的肚子,“几个月了?”

“快六个月啦。”苏岚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肚子,“你说会不会拍得很丑?我感觉我长胖了好多……”

“怀孕哪有不长胖的。”叶青白了苏岚一眼,正好看到了她肚子的胎动,惊讶的叫了起来,连忙伸手摸着说道,“刚刚胎动了!”

苏岚好笑的看着叶青这幅惊讶的样子:“四个多月的时候就有胎动了。”

“真的很神奇。”叶青伸手摸遍了苏岚的大肚子,即便刚刚的胎动已经过去了,她仍旧将手放在苏岚的大肚子上。

“岚主子,你有去检查过么,是不是怀的双胞胎?”叶青看着她这大得吓人的肚子,跟要生了似的。

“不是双胞胎。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大。”苏岚被叶青说得脸一红,有些担忧的说道,“会不会真的营养过剩了?”

“下次产检什么时候?到时候问问医生。”叶青见苏岚一脸担忧,拉着她的手安慰道,“别胡思乱想了。”

叶青陪着苏岚待了一上午,后来顾乔西过来房间陪着聊了一会儿天,接了个电话脸色不太对,然后就离开了,下午的时候叶青过去租下的店铺看了看,打算开始找设计公司进行室内装修设计。

就只剩了苏岚一个人无聊的待着。

顾乔北今天回来的比较晚,苏岚都洗澡躺在床上了,他才匆匆回来,脸色很是疲惫,但是看到苏岚的时候,有股莫名的安心,洗澡出来陪她聊天。

“下周末有空么?我们去照相。”苏岚把手机上预约成功的短信拿给他看,然后凑过来吻了吻他的侧脸,安心的说道,“老公,有你真好。”

“我安排一下,下周末腾出时间,我们去拍照。”顾乔北有些内疚的伸手摸了摸她的侧脸,“一直都在忙,好像都没怎么抽空陪你。”

“你不努力赚钱,怎么养活我们。”苏岚摇摇头,拉着他的大手放到肚子上,小家伙像是感受到了一样,动了动。

他掌心感受着这种微妙的触动,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在心头蔓延开,更有一种要做父亲的喜悦,对着她的肚子轻声说道:“小宝贝儿,快点儿长大,从妈妈肚子里出来,跟爸爸见面。”

他说完,闭眼在她肚子上亲吻着,表情虔诚充满爱意。

苏岚指尖轻轻的从他发丝间穿过,脸上带着安稳的笑,顾乔北靠过来将她抱在怀里,大手抚着她的肩头,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但并不觉得尴尬无趣。

“乔北,我是不是长胖了很多?”苏岚突然转头过来,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顾乔北无奈又好笑,却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傻老婆,你想什么呢?”

“女人怀孕的时候身材会走样,变得又胖又丑,而且又不能满足老公,所以很多老公出轨都是在妻子怀孕的时候。”苏岚一本正经的说着,眼底隐隐的有着担忧。

“我会是那样的人么?”顾乔北挑眉看着她,都说怀孕了容易胡思乱想,苏岚一乱想起来,还真乱想得离谱。

“不是。”苏岚摇摇头,可眼底仍旧有着担忧,“可我害怕……”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说不出的担心,她怕如今这般幸福的生活,老天太嫉妒了,会给她全部都收回去……苏岚鼻子一酸渐渐氤氲出了泪水,这下可把顾乔北吓得不轻,连忙哄她。

哄了好一会儿,苏岚才恢复过来,害羞的将脸埋在他胸口,瓮声道:“好丢脸呀……”

顾乔北轻笑出声:“傻老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

“我知道。”苏岚小声说着,从他怀里退出来,仰头看着他,突然说道:“这几天怎么没见到大哥?”

“大嫂走了以后,大哥就很少回来这里,除非家里要聚一聚,或者有什么事情,他就回来一趟。”顾乔北也不知道顾乔东这段时间到底在干什么,去西宁任职的调令还没下来,他目前至少还在首都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却已经开始什么都不管了。

“森森好像越来越沉默了……哎,当初大嫂还拜托我,好好照顾森森……也不知道大嫂去了哪里,一点消息都没有。”苏岚回想起来的时候,心里一阵感慨唏嘘,她也是要做母亲的人了,对森森是越发心疼。

“有妈在,森森没事的。”顾乔北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后背,不愿她去想这些事情,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苏岚又问道:“对了,乔西怎么回事?我看她今天中午接了个电话就脸色不对劲,我也没好多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