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长青这几天一直都有过来闹/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北吃东西的口味比较轻,但苏岚都已经味到他嘴边了,只得顺着张嘴吃了一口,顿时苏岚就期待的望着他:“怎么样?是不是味到还不错。”

“恩,好吃。”顾乔北笑着点头,实际上他觉得有点辣。

“要不你也来一碗?”苏岚笑得很满足,朝着小摊努了努嘴。

“我看着你吃就好。”顾乔北摇摇头,苏岚白了他一眼,也没有面前,站着吃完了这碗湖南米粉,又牵着他要去吃别的,顾乔北自然是将她护在自己的保护范围内,不让来往的行人、游客撞到了她。

苏岚一路吃得很开心,逛了快两个小时,最后过去康佳小区的时候都已经八点多了,敲门的时候,屋里的刘芬不知道是谁,很小心翼翼的说道:“谁?”

“妈,是我和乔北。”苏岚应答着,刘芬从猫眼里看了看,确认了以后这才开门,赶紧招手让两人进来,站在门口又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什么可疑的人物,才又重新将门关上,还上了内门栓。

苏岚和顾乔北两人都很疑惑刘芬这般谨慎小心,相互交换了眼神,但都没有说什么。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过来也不提前打了电话。”刘芬转身看着两人,脸上露出几分惊喜的笑意,走过来扶着苏岚坐到沙发上,“你这肚子也真大的吓人,多运动运动,别光吃不动的,不然以后不好生。”

“快一个月没有看到爸妈了,乔北就带着我过来了。”苏岚撒娇似的挽着刘芬的胳膊,噘着嘴说道,“我好歹是你闺女呢,哪有这样嫌弃我的。”

刘芬被她逗得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胳膊:“都要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撒娇。”

“阿芬,是那个女人又过来了?”苏唯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紧接着就是他滚动着轮椅的声音,从房间里出来,他原本脸色还有些严肃,看到是苏岚和乔北的时候,立刻就换上了笑脸。

“哪个女人又过来了?”苏岚看着苏唯,含笑的询问着。

“说的什么呀,岚岚,你听错你爸说的了。”刘芬像是在掩饰着什么,看了苏唯一眼,呵呵的笑着想要岔过去。

苏岚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敛了干净,一脸认真的说道:“爸、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小岚,并不是有事情要瞒着你。”苏唯滚着轮椅过来,看了一眼刘芬,语气凝重的说道,“这是我们父母的事情,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现在重要的事情,是安心养胎。”

“爸、妈,你们要是真的有事情,岚岚也无法安心养胎。”顾乔北捏着她如今丰满的手心,温和的微笑着,“正好我和岚岚都在,爸妈都不如把遇到的事情告诉我们,也许能有解决的办法也说不定。”

苏唯沉默着,刘芬则叹了一口气,看了他一眼,缓缓的说道:“沈长青这几天一直都有过来闹,惹得邻舍左右指指点点的,我都不敢出门。”

“她来闹什么?”苏岚不明所以,再说沈家都已经人去楼空了,沈长青也受到了相应的处罚,怎么能有空过来闹她父母。

顾乔北闻言也是蹙眉起来,大概一个月前接到了沈长青的一通电话,她人应该在疗养院才对……难不成出来了?

“总之不是什么好事,你也别问了。”苏唯直接结束了话题,过来刘芬身边,拉着她的手,安慰道:“别多想了,大不了,我们收拾东西回去滨城,我这腿也治疗了好几个月了,回去了慢慢的调养也行。”

“是要回去滨城,那也要等岚岚生完孩子了再回去。”刘芬温婉的笑了笑,掩饰了她刚刚的不安情绪。

苏岚欲言又止,看了顾乔北一眼,他用力的捏了两下她的手心,那样温柔又坚定的目光,轻声说道:“没事,还有我。”

后来一家人又坐着聊了会天,苏岚起了困意,刘芬本来想要挽留两人就在这里过夜,顾乔北和苏岚推脱了两句,她自己也想到了什么,担心留在这里,苏岚会明天撞见沈长青过来闹,也就没有多留,只叮嘱回去的路上要小心。

“我们回去小别墅好不好?”苏岚坐在副驾驶座上,顾乔北替她体贴的系好安全带,她伸手抱了抱他的脑袋,声音带着些许的困倦和疲惫。

“好。”顾乔北抬头回应她,凑过来亲了亲她的唇,苏岚怀孕的缘故,胸围明显的见长,视线一扫就能从她宽大的孕妇装领口看进去,胸前的春光,顿时让他心跳如雷。

两人之间的距离这般近,苏岚能够清晰的听到他渐渐沉重的呼吸声,再顺着他的视线低头一看,瞬时就羞红了脸,推了推他,娇嗔道:“不要脸!”

顾乔北xing感的笑出了声,俊美无双的模样,眼底透着火热和宠溺:“也只对你不要脸。”

不是什么动听的情话,可苏岚听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甜蜜,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着,却又故作生气的转过头。

顾乔北笑着在她侧脸上亲吻了一下,苏岚伸手象征性的推了推他,笑得眉眼都弯了,后来顾乔北开车回去的路上,苏岚起了困意,靠着睡着了,直到回到了小别墅,顾乔北给她解安全带下车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声音跟猫一样:“这是哪儿呀……”

“傻老婆,这是我们的家。”顾乔北怕伤到了她,不敢抱,只是轻轻的扶着她,苏岚站着打了好几个哈气,稍微清醒了一些,看着四周静悄悄一片,还有眼前的小别墅,有些恍惚:“乔北,我怎么感觉好久没有回来了。”

“是有一个多月没回来了。”顾乔北扶着她往里面走,她去了大院顾家,许姣也就没什么事了,他就告诉她可以不用过来,需要的时候再通知她过来。

所以两人今天回来小别墅,家里是没有人的,屋子里也因为一个多月没有人住,有了灰尘。

“今天先这么睡一晚,明天让许姣过来照顾你。”顾乔北直接直接扶了苏岚上床休息,苏岚也确实累了一天,躺在床上,不过他起身烧水的功夫,再回来卧室,她都已经睡着了。

顾乔北亲了亲她隆起的肚子,又吻了吻他的额头,准备躺在她身边休息的时候,手里震了起来,是莫绍谦的电话。

“乔北,你跟嫂子说了入围总决赛的事没?”莫绍谦开门见山的说道,“所有入围人员都领取了总决赛的通行证,唯独嫂子没过来,明天是最后一天了,过来巴黎也来不及了。”

“她弃权。”顾乔北走到阳台,淡淡的说着。

“不是吧……”莫绍谦其实早就猜到了苏岚不会参加总决赛,毕竟她怀孕了,三个月的时间构思一张作品并打造出成品,也算是有些匆忙。

“还有别的事么?”顾乔北语气平静的反问着,莫绍谦笑了一会儿,最后语气正经的说道:“乔西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你去荷兰散心的时候她就回来了,现在好像是在家里待着吧,具体情况我也没问。”顾乔北淡淡的说着,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莫绍谦先是去荷兰散心,后来作为国际珠宝设计大赛评委去了巴黎,都有两个多月不在首都带着了,就算顾乔西回来了首都,两人也见不到面。

“跟裴峰一起回来的么?她什么时候结婚?”莫绍谦仍旧在微笑,却觉得心脏被人划开了一道口子一样,一提到她的时候,还是会血流不止,他却又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提。

“你自己打电话问她。”顾乔北现在真的是懒得去插手他们两人之间的事,莫绍谦沉默了两秒,笑得有些落寞:“我都有好久没跟她联系了,不知道她的消息。”

“你人现在待哪里?”顾乔北转移了话题,莫绍谦笑着说道:“在埃及玩呢。”

“嗯,那你好好玩,我先休息了。有事再联系。”顾乔北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双手撑在阳台上,眺望了一下远方,手机微信消息叮咚连续响了好几下,拿起来一看,是顾乔西的消息。

三哥,我去英国了。

你帮我掩护一下。

我跟妈说我出国玩去了。

顾乔北刚接完莫绍谦的电话,看到顾乔西发来的这几条微信,胸口就跟压了一团火一样,直接回拨了过去。

“喂,三哥……”顾乔西的声音透着些许的疲倦,毕竟坐了这么久的飞机。

“顾乔西,你真的决定要跟裴峰在一起?”顾乔北口吻有些严厉,顾乔西笑了笑,说道:“谁说我来英国就是找裴峰的,我来玩不行呀。”

“我懒得管你,顾乔西,这是我最后一次管你的事,以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现在给我竖起耳朵听清楚了。”顾乔北像是压着极大的怒火一样,语气沉的让人心慌,“如果你给不了莫绍谦想要的感情,那也不要再给他希望,你们也纠缠了二十多年了,都这么久了,就算是后来你答应跟他相处,你内心都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要怎么跟他在一起,感情不是儿戏,是相互理解和包容……”

“三哥,我才是你亲妹妹,你凭什么就认为是我的问题?”顾乔西不满的打断了他的话反驳着,听到他说莫绍谦的时候,心里下意识的就排斥不愿意去提。

“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重复的话,我不想在跟你多说。以后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我不会再插手管你,实在处理不了,你去找大哥、找二哥都行,不要来找我。”顾乔北这次是真的动怒了,对顾乔西是前所未有的疾言厉色。

“三哥……”顾乔西吓得不轻,从来都没有见到顾乔北跟她说这么狠的话,心里忐忑不安的,“我、我现在就回去行不?你别生气,我都说给你听,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想清楚。”顾乔北说完直接挂了电话,顾乔西捏着手机心脏砰砰直跳,看着裴峰打进来的电话,回拨过去:“我有急事要回首都,你别来接我了,拜拜。”

她说完不等裴峰反应,直接折回机场,定了最快的一班回去首都的飞机,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顾乔北冲她发这么大的火。

顾乔北捏着手机,整个人脸色很差,连续几个月都在这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下生活,很多时候他想发火都忍了下来,今天他一看到顾乔西说过去英国的消息,真的是没有忍住。

他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儿,平静下来以后,这才进来卧室,脱了衣服,躺在熟睡的苏岚身边,搂着她入睡。

苏岚醒来的时候,顾乔北已经去上班了,她洗漱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刷着牙从浴室出来,看到许姣朝着她灿烂的笑着:“姐,你总算回来了。”

“等会儿啊,我先刷牙……”苏岚嘴上都是泡沫,笑着重新进去浴室。

“姐,不急啊,我今早一收到乔北哥发的短信,就赶紧过来了,牛奶还热着呢。”许姣靠着房门口,对着浴室兴高采烈的说着,苏岚应答了几声,最后许姣等着她梳洗完,扶着她下楼道餐桌边上,然后进去厨房端了早餐出来。

“姐,烫,你慢点。”许姣将牛奶和鸡蛋,还有南瓜粥放到她跟前,很开心的看着她。

“谢谢。”苏岚从她手机接过筷子和勺子。

“姐,一个多月不见,你肚子又大了好多。”许姣唇边染着浅浅的笑意,一双眸子灵动的看着她。

“是呢。”苏岚慈爱的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里的宝宝跟感应到了一样,有了胎动,苏岚低头浅笑的模样,分外的好看。

苏岚一点点的吃早餐,许姣就叽叽喳喳的跟她聊天说话,这一个多月没见了,她堆了好多话要说。

后来苏岚吃完了早餐,就想要过去书房看看,许姣让她等等,进去书房做了清洁卫生,这才扶着她过去。

“姐,有事你就喊我,我去收拾其他房间。”许姣叮嘱了一句,就从书房出来了。

苏岚轻轻的拉开书房的窗帘,阳光打在她脸上,落下浓郁的阴影,唇角勾着一摸柔和的弧度,整个人有种淡淡的光晕,她在窗口前站了一会儿,过去书架上抽了一些珠宝设计的书看,感觉有好几个世纪都没有接触了一样,生疏了很多……她知道自己入围了珠宝设计大赛总决赛的时候,不是没有心动过要继续去参赛,只是考虑到怀孕了,再加上她也不愿意顾乔北为她担心,所以没有再提,也强迫自己不去关注后续的进展……只是现在翻着这些珠宝设计的书,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苏岚翻了随意的翻了两页,重新把书放回书架上,一下子又想到了昨天回去康佳小区刘芬说的那些话……她不是不知道刘芬跟侯文耀有过一段过往,只是长辈之间的事情,她确实不好插手,沈长青会上门来闹,多半跟侯文耀脱不了关系,她对侯文耀最后的印象就是他公开发表离婚声明,之后便嫌少听到他的消息了……

她想着想着,顺手就给顾乔北打了个电话,想要问他侯文耀,很快电话就被接了起来,苏岚到了嘴边的话,又问不出来了,轻声说道:“打扰到你工作了么?”

“没有。”顾乔北温和的声音带着笑意的传过来,“想我了?”

“是呀,刚刚想到你了。”苏岚的声音带着一股撒娇的意味,唇角很自然的上扬着。

“我也想你了。”顾乔北压低了声音,特别的xing感富有磁性,让人心神荡漾。

两人举着电话沉默了起来,听着彼此的呼吸声都觉得很是种满足。

后来姜丞浩进来跟顾乔北汇报事情,打断了两人的沉默,苏岚心情满足的说道:“你先忙,我等你下班回来。”

“好,今晚我会早些回去。”顾乔北挂了电话,转头看向姜丞浩:“查清楚了?”

他早上一来就让姜丞浩去查沈长青的的近况,然后给侯文耀打了一通电话,却是关机的状态。

“处罚决定出来没多久,沈局就精神状态不太好,送去了疗养院,十一期间,严家人过去看了一次沈局,之后她状态就好些了,节后没几天,就从疗养院出来了,但是侯总一次都没露面去看过沈局一次。”姜丞浩将查到的消息,如实的汇报。

“侯总的消息呢?”顾乔北淡淡的说着,如果沈长青不去闹苏岚的父母,他根本就不会管这事。

“侯总在沈家出事以后就去了澳洲,国内的生意暂时都交给侯兴堂在处理。”姜丞浩这句话刚说完,顾乔北的手机就震了起来,是侯文耀打过来的电话。

“乔北啊……”澳洲的时间比首都早了近三个小时,所以侯文耀刚刚醒来手机开机,从来电提醒里面看到了有顾乔北打进来的电话,就给他回了过来。

“侯总,好久没见到您了,我和苏岚邀您吃个饭可以么?”顾乔北语气温和又诚恳,之前侯文耀说了好几次要跟他们夫妻两人吃个饭。

【题外话】

接下来要解决苏岚父母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