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北啊,让你受了这无妄之灾/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岚起来的时候,顾乔北已经去上班了,她准备下楼吃早餐的时候,顾乔西的电话打了进来,语气很急:“三嫂……”

“乔西,怎么了?”苏岚有些意外顾乔西会给她打电话,语气有些惊讶。

“你们从大院搬回去小别墅住了么?”顾乔西匆匆赶回来首都,不敢跟顾乔北打电话,给他发消息他又不回,所以才打了电话给苏岚。

“是呢,回来小别墅住了。”苏岚笑着回答,在大院顾家住了一个多月,对自己的家都有些陌生了。

“嗯……什么时候跟三哥一起回来一趟,我想你们了。”顾乔西说得滴水不漏,想着先见到顾乔北的人了好好跟他认个错。

她向来随意惯了,况且无论她怎么闹,顾乔北都会站在背后支持她,却没想到这次惹得他发了这么大的火。

“等你三哥下班回来了,我跟他说。”苏岚笑着应了下来,知道顾乔西应该是有事要找乔北,她才从大院顾家搬回来没几天,跟乔西也没有很久不见。

两人随意扯了几句挂了电话,苏岚也没有继续吃早餐,起身往书房去打发时间,怀孕的生活人,让她过得都没有时间概念了,拿着手机看到临近下班时间,她就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今天会早点回来么?”

“老婆,可能要晚点回去,晚上有应酬。”顾乔北语气带着几分抱歉,他抬腕看了一眼时间,才刚刚过五点……

“好吧,那你早点回来。”苏岚有些失落,昨天两人浪漫晚餐,今天她就要一个人,落差有些大。

“老婆,我尽量早点回去陪你。”顾乔北听得出她语气里的落寞和想念。

“没关系,以你的工作为主,我就打电话问问而已。”苏岚还是很体谅他,虽然是期待着他每天都能早些回来陪着她。

“好,老婆,我手上还有一点事要处理,晚上见。”顾乔北看着敲门进来的姜丞浩,朝着他点点头,听他这样说,苏岚没有再多说,轻轻应下挂了电话。

“这些项目,暂时搁浅。”顾乔北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堆立项单,“整个国家的经济都不景气,房地产这一块首当其冲,立项的单子,你让各个分公司的人,都好好把关一下。”

姜丞浩那过他桌上的那一叠单子,点点头,跟顾乔北交流了一下,然后退了出去。

临近下班时分,顾乔北意外接到了疗养院的电话:“您好,请问您能过来康家小区一趟么?”

“有什么事么?”顾乔北判断出这个电话是曾经沈长青打给他过的,又听到了‘康家小区’的名字,顿时脸色凝重了起来。

“病人情绪不太稳定,我们无法联系到病人的其他家属,只有她当初跟您打过这一通电话。”

“好,我知道了,马上赶过去。”顾乔北挂了电话,直接搁下了手头的工作,去了康佳小区一趟。

他赶过去的时候,楼下已经围了不少人,疗养院的车子也停在楼下,而沈长青就在刘芬和苏唯所住商品房的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根铁棍子,用力的挥舞着,不让人靠近,披头散发的样子,神色狰狞,一边对着门大喊:“刘筱芬,你滚出来,你为什么要gou引我老公!”

“冷静一点,把手里的棍子放下。”一直负责照顾沈长青的医护人员试图靠近,可是刚往前踏了一步,她手中的铁棍子就横扫过来,转脸过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她又继续转脸到另一边,对着门口大喊:“刘筱芬,你这个狐狸精,你gou引我老公,撺掇他跟我离婚,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沈长青这种声嘶力竭的大喊,几乎整栋楼都能听见,顾乔北在下面看了不到一分钟,听着她这样辱骂刘芬,顿时蹙眉起来。

“这个女人过来闹了好几次了吧。”

“是呢,每次都说刘筱分gou引她老公。”

“哎,你们还真别说,这个女人以前可风光了,城建局的局长呢……”

“对对对,你一说我也记起来了,好像还真是她,他老公是JS公司的老总,不过公开发表了离婚声明呢……”

“保不准还真是她说的那样,那个刘筱芬勾引了她老公,不然她怎么会成这样……”

……

顾乔北对于这些不属实的议论,眉头越蹙越深,走到了人少的地方,给苏唯打了个电话。

此时苏唯紧紧的搂着刘芬,沈长青的每一次咆哮怒骂,刘芬就会不安的颤抖一次,眼泪不停的往下落,苏唯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刘芬更是惊恐得浑身都颤抖着。

“没事,是乔北的电话。”苏唯安抚着刘芬,然后接了电话。

“爸,妈,我在楼下,你们没事吧?”顾乔北语气关切。

“我们在屋里,没事。”苏唯没想到顾乔北会过来,将电话拿开耳边一点,跟刘芬小声的说着,然后刘芬擦了眼泪,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

“好,你们别开门,我来处理。”顾乔北语气凝重的跟苏唯说着。

门外的沈长青似乎在踢门,发出碰碰的响声,紧接着又开始新一轮的辱骂。

刘芬从厨房的阳台上看到了打电话的顾乔北,朝着他点点头,表示没事,他也点点头,挂了电话,准备上楼。

顾乔北出现的时候,沈长青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但是很快又继续挥舞着手里的铁棍子,不让人靠近。

顾乔北跟疗养院的人沟通了几句,然后试图靠近沈长青,放缓了语气,说道:“沈局,我是顾乔北。”

“别过来,你别过来!”沈长青情绪似乎更不稳,眼底都染上了血色,整个人哪里还有曾经的干练和凌厉,如疯癫的妇人一般。

“好,我不过去,你冷静一点,我已经跟候总联系上了。”顾乔北后退了两步,却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表情,果然他说到‘侯文耀’的时候,她表情有所松动。

“他人在哪里。”沈长青紧紧的盯着顾乔北,捏紧了手里的铁棍子,眼底却透着爱恨交加的情绪。

“你冷静一点,找个地方坐下来,我慢慢跟你说,好不好?”顾乔北安抚着她的情绪,试图靠近过来夺下她手里的铁棍子。

“你骗我,你骗我!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都没有露面来看我一次,他都没有出现!”沈长青忽然想到了什么,情绪又激动起来,用力的挥动着铁棍子,“都是刘筱芬那个贱人,都是她,都是她害的!”

“沈局,我没有骗你,不信你看我手机,这是跟候总的通话记录。”顾乔北拿出手机,调出跟侯文耀的通话记录,缓缓的朝着她走过去,“你看。”

沈长青挥舞铁棍子的动作缓慢了下来,看着顾乔北递过来的手机,要伸手去拿,顾乔北小心的将手机放到她手里,两人之间的距离隔得这样近,他顺势就要去夺下她手里的铁棍,沈长青一声尖叫,立刻就挥舞着铁棍子。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顾乔北无处可躲,迅速的抬起胳膊护住自己的脑袋,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手臂被铁棍子扫中,粗糙的铁棍子把手臂上撕拉开了一道口子,鲜血迅速的涌了出来,而沈长青也因为打中了顾乔北,往后踉跄了两步,踩碎了落在地上的手机,站不稳往一侧倒去,就这么一瞬间的迟缓,疗养院的人迅速涌了上来,将沈长青制住。

“你要不要紧?”一名医护人员看着顾乔北捂着流血的手臂,关切的询问着。

“没事。”顾乔北摇摇头,看向剧烈挣扎的沈长青,面色狰狞得要发狂一样,好几个人才将她按住。

“你流血了,要不要包扎一下?”这名医护人员不放心的说着,要伸手过来看顾乔北的伤势。

沈长青被医护人员擒住下楼,她仍旧挣扎怒骂着,门口的声音渐渐的远去,刘芬过来开了门,见到顾乔北站在门口,一名医护人员再帮他包扎伤口,地上还有点点血迹,顿时脸色担忧的过啦:“乔北,你这是……”

“妈,一点小伤,没事。”顾乔北微笑着表示无碍,朝着医护人员点点头,“谢谢。”

此时的沈长青已经被塞进了车里,这名医护人员的同事再喊她快点下来回去,于是她临走前对着顾乔北说道:“还是尽快去医院,检查一下有没有伤到骨头。”

刘芬一听,顿时脸色更不好了,甚至都不敢去碰顾乔北,正好苏唯也滚着轮椅出来了,看到顾乔北这幅样子,也是一脸关切,让他赶紧去医院。

最后,顾乔北拗不过苏唯和刘芬两人,再加上这里距离首都军医院又不远,一定要他过去看看。

拍了个片,显示顾乔北左臂骨头有裂纹,被划开的伤口也重新进行了消毒包扎,开了一些消炎药和云南白药胶囊,叮嘱他近期内不要用左手,苏唯和刘芬这才松了一口气,陪着他往医院外面走。

一行人重新回来康家小区的住处,刘芬看着顾乔北左臂的伤势,眼底满是自责,内疚的说道:“乔北啊,让你受了这无妄之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