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长青挟持刘芬/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劳你费心。”苏唯冷哼一声,滚着轮椅过来,似要赶他出去一般,侯文耀站着没有动,只是看着苏唯:“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岚岚,陪妈下去走走。”刘芬看到侯文耀,也没胃口吃饭了,一想到沈长青过来这里闹,带给她的委屈和辱骂,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过,直接越过侯文耀出门。

苏岚落后她几步,最后母女两人并排着等电梯上来,侯文耀目光一直落在刘芬身上,看着两人走进了电梯,门合上,这才收了视线,看向苏唯,凝眉严肃的说道:“到底是怎么了?”

苏唯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滚着轮椅往里面走,侯文耀紧跟着走了进去。

两人出来单元楼,刘芬因为侯文耀的到来,情绪起伏,先走出了电梯,苏岚因为怀孕的缘故,身子有些笨重,落在刘芬身后,母女两人之间隔着不到两米的距离,一前一后的走着,没有人开口说话。

刘芬走过一颗大梧桐树旁的时候,前几天已经被疗养院的人带走的沈长青,居然阴魂不散的又出现在了这里,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刘芬,似笑非笑的模样,并没有歇斯底里的趋势,只是冷冷盯着她。

刘芬没想到会遇上沈长青,原本以为她不会再出现了,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惊愕的等着她,此刻的沈长青看着很平静,白衬衣,黑西裤,标准的职业装,微抬着下颌,只是她整个人显得阴沉沉,让刘芬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苏岚过来的时候,看到了沈长青,也是一愣,但还是礼貌的朝她喊了一声沈局。

沈长青听到这个称呼,只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讽刺,瞥了一眼苏岚,冷笑了两声,目光阴森冷厉的看着刘芬说道:“抱歉,前段时间,我情绪不太稳定,给你带了麻烦。”

此刻的沈长青看着相当的正常,完全没有之前过来闹发狂的模样,但刘芬面对她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害怕,扶着苏岚的胳膊,对着沈长青笑了笑,并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

沈长青目光淡淡的瞥了一眼苏唯和刘芬所住的那间房,唇角的笑纹微微勾起,然后目光落到苏岚脸上:“很快我就要调去贵州了,我跟你妈有几句话要说。”

苏岚扶着刘芬微微蹙眉,刘芬心里莫名的害怕,沈长青带给她的阴影太大,前几天她才毫无形象的过来闹,又把顾乔北弄伤了,被疗养院强制带走了,今天即便是看着很正常,她还是觉得沈长青来者不善。

“怎么?你很怕我?”沈长青唇角的笑缓缓的荡漾开,朝着刘芬逼近一步,她下意识的往后退,苏岚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扶着刘芬,看着沈长青,说道:“沈局,我妈身体不太舒服,您还是……”

苏岚话还没说话,沈长青突然伸手,狠狠的抓着刘芬的手臂,一把将她拽了过来。

苏岚被突来的力道踉跄着往前了几步,差点儿站不稳摔倒,等她稳住了身形,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而刘芬已经被沈长青拽着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沈局,你要做什么?!”苏岚大喊起来,捂着墩肚子想要跟上,沈长青充耳不闻,又加重了力道紧紧的捏着刘芬的手臂,拽着她往前走,而她担心苏岚一直挣扎侧过半边身子,说道:“岚岚,你有身孕了,别过来,别过来!”

眼见着沈长青拽着刘芬跟她的距离越拉越远,她扶着树干停了下来,休息了一小会儿,中午这个时候,小区下面散步的人很少,苏岚等有了一点儿力气,干脆转身往单元楼下面走去,不顾形象的站在楼下大喊起来:“爸,妈被沈局抓走了!”

康佳小区很大,沈长青拽着刘芬一直绕到了小区的侧后方,而刘芬一路挣扎着,却没能从她手里挣脱开,惊慌的看着她:“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

“呵呵……”沈长青轻笑了两声,眼神越来越阴沉,连表情都渐渐的带上了狰狞,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盯着刘芬,说道,“贱人,你还敢说你没有gou引文耀,我看到他进去了,我看到了,我都看到了!”

所有都以为她受到的打击太大精神不正了,根本不是!她只是不甘心,凭什么她落得这样的下场,侯文耀居然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发表离婚声明!她那般落魄的时候,侯文耀都没有出现过一次,铁了心要跟她撇清关系,她满腔的愤怒和不甘无处发泄……她没多久要过去贵州上任了,即便是被抓回去疗养院了又如何,上头的人来看她的时候,她言谈举止正常,照样能从疗养院再出来……既然那天顾乔北都告诉她有跟侯文耀联系过,那她就不信侯文耀不会出现在刘芬这里,果然啊……侯文耀出现了。

“我跟侯文耀没有半点关系,真的没有!”刘芬被沈长青这样恐怖的神情吓得又慌又怕,拼命的挣扎着。

“闭嘴!”沈长青怒声训斥着,刘芬被她这样的怒吼吓得一哆嗦,心脏砰砰直跳,连说话都颤抖起来:“你听我说好不好,我跟侯文耀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贱人,为什么要活着,你早就该死了你知不知道!”沈长青眼底发狠的盯着刘芬,表情骇人,越发捏紧了刘芬胳膊,疼得她叫出了声,拼命的摇头:“你放开我,我没有想要破坏你跟侯文耀……”

“贱人,你为什么还要活着,为什么还要出现!现在看到我这幅样子你满意了么?侯文耀跟我离婚,你满意了?!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去死!”沈长青根本就没听到刘芬说什么,眼底的恨意极其的刺目,整个人像是疯狂了一般。

“你放开我!”刘芬被沈长青这样癫狂的样子吓得直哆嗦,她能感受到沈长青是真的想要她死!

“我告诉你,我今天这幅样子都是你逼的!”沈长青表情狰狞的扯住了刘芬的头发,咬牙切齿的说道,“他跟我离婚了就是想要跟你在一起,我偏不如他的意!我要你死,要你死!”

“你疯了!”刘芬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伸手扑打着沈长青,挣扎着说道,“当年你能撇清关系,现在你还能么?我死了,你也逃不掉的!”

“我现在这样,也无所谓了!”沈长青冷冷的笑着,表情极其的狰狞,几乎是贴着刘芬的脸说道,“沈家在最危难的时候,侯文耀要跟我离婚,最后我爸死不瞑目,我女儿坐了牢,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怕什么?!把我害成这样,你们一个个谁也别想好过!”

她一伸手,摸了一把军刀出来,刀刃在眼光下折射出刺眼的白光,刘芬吓得顿时尖叫了起来。

“闭嘴!”沈长青拽着她的头发又是一声怒吼,明晃晃的刀刃在刘芬喉咙前放着。

饶是中午没有多少人在小区下面散步,但是两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有不少居民从阳台、窗户探出头围观,有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要杀人啦,要杀人啦!”

沈长青狠狠的朝着惊呼的人瞪了过去,吓得那个人直接从窗户缩回了脑袋,渐渐的,附近的居民有从屋里出来围过来,看着沈长青这样挟持着刘芬,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你们不准靠近!”沈长青看着围过来的居民,发狠的说道,“再围过来一步,我就弄死她!”

沈长青说着,将搁在刘芬脖子上的军刀压了压,顿时就有血丝从她脖子上流了出来。

“住手!沈长青你住手!”急匆匆赶过来的侯文耀,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扒开人群要过去,沈长青看到他露面,厉声说道:“站住!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刘芬吓得紧紧的闭着眼,浑身都直哆嗦,整个人都头晕目眩的,不是她不害怕,而是惊恐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种濒临死亡的感觉,真的很恐怖。

“你把刀放下!”侯文耀看到了刘芬脖子上渗出的血色,还有她发白的脸,说不出的心疼和害怕,连手心都是汗,看着沈长青说道,“你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你要我有话好好说?!”沈长青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大笑了起来,笑得癫狂,然后狠狠的盯着他,爱恨交织,“当时我不同意跟你离婚的时候,你怎么不有话好好说?!我成了这般样子,你可有出现来看我一次?!”

“好好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侯文耀为了稳住沈长青的情绪,只得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带着诱哄和安抚的说道,“你放开她,然后我们去复婚,好不好?”

苏唯由于双腿不便,滚着轮椅过来时候,看到这僵持的场面,顿时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康佳小区的保安,看到这场景的时候,顿时就拦住了要过去的苏唯,至于苏岚,她有了身孕,苏唯和侯文耀都不同意她过来,便让她留在了家里等消息。

“阿芬!”苏唯被保安拦着不让靠近,他只得焦急的喊着她的名字,而刘芬听到苏唯的声音,睁开了眼,顿时颤抖着唇瓣,眼泪似坠非坠。

有人认出了刘芬和苏唯,毕竟两人在这小区里也住了几个月,也有人认出了来闹过几次的沈长青,于是围观的居民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原本沈长青听到侯文耀要跟她复婚,是有所松动的,可是她看到了侯文耀眼底对刘芬的担心,还有刘芬老公苏唯这般在意,回想着自己跟侯文耀在一起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态度,顿时心里的不甘和恨意铺天盖地而来,放在刘芬脖子上的军刀又用了几分力道,顿时有鲜血顺着军刀滑落出来,而沈长青表情狰狞又恐怖的对着侯文耀咆哮:“复婚?!你为了救这个女人,才提出跟我复婚!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沈长青,你住手!”侯文耀额上青筋暴跳起来,努力让自己情绪平稳的看向刘芬,让自己用商量的口吻说道:“那你说,你要怎么办!”

“我想怎么办?”沈长青呵呵的笑了两声,发狠的盯着他,“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什么退路么?她早就该死了!早就该死了!”

沈长青的情绪已经濒临了爆发边缘,她恨极的瞪着侯文耀,又用力的拽了拽刘芬的头发,质问道:“我跟你结婚了近三十年,结果这个女人一出现,你眼里就只有她,只有她!我才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你跟侯文耀之间的事情,凭什么要牵扯到我妻子身上?!你放开她!”苏唯看着刘芬那般痛苦的模样,整个人都濒临了爆发边缘,却又无能为力。

“还有你,你凭什么不守住你老婆,让她出现在侯文耀面前!”沈长青闻声看向苏唯,同样是怨恨的目光。

苏唯气极,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侯文耀同样是紧张不安的盯着被沈长青挟持的刘芬,看着她脖子上流出的血迹,还有痛苦的神色,心里一阵难受。

“你放了我老婆,我带着她离开,再也不出现在你们面前。”侯文耀放在轮椅上的双手紧紧的拽成了拳头,压抑着体内的怒火和担忧。

“晚了,太晚了!”沈长青摇摇头,眼底的怨毒越来越旺盛,声嘶力竭的说道,“当初她出现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现在要带她走?!晚了!”

沈长青说完,用力的往后拽着刘芬的头发,她被迫往后仰,盯着侯文耀阴沉的说道:“我要她死,就是要她死!”

她说完,手里的军刀用力的在刘芬脖子上抹了一下,顿时鲜血就喷涌了出来,围观的居民顿时尖叫了起来,刘芬感觉耳边传来忽远忽近的吵杂声,仿佛整个世界都只有她自己的呼吸声,一如当年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仿佛眼前一切都成了慢动作,她看到了苏唯拼命的滚着轮椅要过来,最后轮椅却侧翻了过去,他倒在了地上,还有侯文耀惊恐不安的朝着她跑过来……

【题外话】

嗯,一开始就这么设定的。

保持淡定,苏岚妈妈被我写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