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岚他妈走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刘芬倒在了地上,她眼前是无边无际的血,然后视线一片黑暗,沈长青手里还紧紧的握着滴血的军刀,愣愣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刘芬,小区保安迅速上前,将她制住。

“阿芬,你醒醒,阿芬!”侯文耀将倒在地上的刘芬紧紧的搂在怀里,双手捂着她脖子上的伤口,却是怎么捂都捂不住,倒在地上的苏唯爬着过来了,伸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浑身都哆嗦起来,吓得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阿芬,阿芬,你别吓我,你醒醒,我们马上就要回去滨城的……”

侯文耀只觉得刘芬脖子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的血涌出来,恐惧得浑身都哆嗦起来,苏唯更是手脚发凉,周围的嘈杂声,他一句都听不出来。

最后是小区的保安队长过来,告诉他们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要过来,附近就是首都军医院,然后扶着刘芬上了小区巡逻的小电瓶车。

刘芬在首都军医院有过登记,并没有被拦下来,直接被送进去了抢救室,而侯文耀和苏唯两人都是一言不发的守在急救室外面。

“对不起……”侯文耀靠在医院冰冷的瓷砖上,衣服上还沾染着刘芬的血迹,怔怔的看着手术中三个亮着灯的大字。

苏唯整个人像是瞬间苍老了很多,他现在大脑都是一片空白,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口袋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不知道震了多久,他才感觉到,然后拿出来,是苏岚的电话。

苏唯这才记起来,他让苏岚在屋里等消息,可是出来这样的事情,他要怎么跟苏岚说,她还怀着孕……苏唯重新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任由手机振动。

苏岚在屋子里急得给苏唯和侯文耀打电话,两人电话均无人接听,她越想越觉得不安,想要出去打听一下消息,又怕苏唯和刘芬回来了跟他们错过了,最后等到了顾乔北过来康佳小区,她大致把遇到的事情跟顾乔北说了一遍,顾乔北沉默了一会儿,想着他给侯文耀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让苏岚稍安勿躁,出去小区打听了一下消息,很快就回来。

“老婆,我过去警察局一趟,你别担心。”顾乔北顾及到苏岚怀孕,没有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他,他需要过去首都军医院确认一下刘芬的情况。

“警局?”苏岚心里莫名的慌乱不安,眼底焦急的看着顾乔北。

“是,警察把所有人都带走了,做笔录,我过去一趟,你一个人在这里等着可以么?”顾乔北煞有其事的说着,他不敢赌刘芬真的有了三长两短,苏岚会是什么反应。

苏岚忽然沉默了起来,盯着顾乔北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坚定的说道:“我要跟着你一起去!”

“老婆,听话,你现在怀着孩子,肚子这么大了,跟着我一起过去警局,我要处理爸妈的事情,还要分心照顾你……我很快就回来了,乖,听话好不好。”顾乔北伸手抱了抱她,又低头在她额上吻了吻,苏岚忽然就流泪起来,哽咽着说道:“那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好。”顾乔北点点头,转身离开。

康佳小区里面来了不少特警,还有报道的记者,顾乔北一路走到首都军医院,刘芬的病房外面都有警察守着,他推开房门进来,刘芬身上已经盖了一块轻薄的白布,苏唯死死的捏着刘芬的手,脸上泪水未干,而站在床边的侯文耀却是一言不发的侯文耀,顾乔北静静的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这一切,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难过,心里空落落的,眼眶有灼热的感觉。

苏唯一直保持着捏着刘芬手的动作,好半天都没有反应,忽然转头过来,红着眼眶,看着顾乔北说道:“乔北啊,你过来了。”

“爸……”顾乔北这一刻,突然觉得嗓子堵得慌,喊苏唯的声音都变了形。

“小岚呢?”苏唯抬着手腕擦了眼泪,顾乔北摇摇头,说道:“我没让她过来,她还不知道。”

“先瞒着她,就说我们回去滨城了。”苏唯一句话说完,又扭头看了白布盖着的刘芬一眼,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

不曾开口说话的侯文耀,忽然双腿一软,在地上跪了下来,几乎是崩溃得哭着说道:“阿芬,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我不该来打扰你的,我不该啊……”

侯文耀毫无形象的在刘芬病床边上大哭着,苏唯冷漠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动容,若不是他紧缠着刘芬不放,也不会造成今天这番局势。

“滚,你滚,你不配出现在阿芬面前!”苏唯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花瓶就朝着侯文耀身上砸去,他不闪不躲,任由花瓶落在他身上然后落在地上碎成片。

“候总,您先出去。”顾乔北也是个正常人,虽然是沈长青造成的这一切,但也会怪罪到侯文耀身上,他请侯文耀吃饭,是想跟他谈谈处理沈长青的问题,但还来不及吃这顿饭,就发生了这一切,顾乔北心里也有自责和愧疚,如果他没有给侯文耀打那一通电话,也许今天这一幕,也不会发生。

侯文耀知道此刻他再说什么也没用,心痛到无法呼吸,最后看了一眼刘芬,缓缓的站起来,慢慢的走了出去。

病房外面有警察守着,侯文耀一出来,就要请他过去做笔录。

侯文耀一走,病房里就只剩这翁婿而人,侯文耀目光静静的落在顾乔北脸上,眼底有着大片大片的难过和哀伤。

苏唯不开口,顾乔北也不吭声,只是静静的望着他,好一会儿,苏唯才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乔北啊,小岚他妈走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你要好好照顾小岚……”

苏唯似乎说不下去了,眼泪又往外涌,偏头擦了一下眼泪,心里跟空缺了一样,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无论如何,你都要照顾好小岚,保护好小岚,是我太窝囊没有保护好小岚她妈……”

刘芬的离开对苏唯的打击太大,他整个人都颓废到了自暴自弃的地步,顾乔北开口,轻轻的喊了一声‘爸’,说道:“这件事,不能怪您,您也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您都要振作起来,您还有小岚,您马上就要做外公了……”

苏唯长长的叹了一声,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许久才缓缓的开口:“是啊,马上就要做外公了……”

苏唯惨淡的笑了笑,看着顾乔北说道:“小岚嫁给了你,我能看出来你也是真的对她好,但是啊,我只希望她一生平平安安,前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新闻、网上都有报道,虽然是有惊无险……”

苏唯顿了顿,情绪低落得整个人都覆上了一股颓败的气息,说道:“现在,小岚她妈妈已经走了,我不希望……”

苏唯声音带着颤抖和哽咽,眼眶又有泪水溢出来,话已经说不下去了,但是顾乔北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拽了拽手心,说道:“爸,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岚岚的。”

顾乔北一直陪着苏唯,直到苏岚打了电话过来,苏唯让他先回去,别让苏岚担心,顾乔北这才接了电话,然后过去康佳小区。

“乔北,怎么样了?”苏岚一看到顾乔北,心里的不安才稍稍放下了一些,可仍旧惶恐害怕得眼泪一颗颗的往下落,“我从窗户里看到来了好多警察,还有扛着相机的记者……”

“没事。”顾乔北将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待她安稳下来,他才开口说道:“爸妈做完笔录,从警局出来直接回去滨城了……”

“妈没事么?”苏岚拉着他的手,仍旧不放心的问着,顾乔北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没事,沈局被警局的人带走了,妈情绪不太好,爸就直接跟妈回去滨城了,爸还跟我说,让你放心。”

苏岚听他这样说,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心的点点头,说道:“妈没事就好。”

顾乔北又伸手抱了抱她,然后低头轻轻的覆上她的唇,然后一点点的亲吻着她的侧脸、眼角,最后将她静静的抱在怀里,轻声说道:“不早了,我们回去。”

顾乔北载着她回去小别墅,许姣已经做好了晚饭,顾乔北没有什么胃口,只是简单的吃了一些,后来苏岚进去浴室洗澡的时候,苏唯打了电话过来,顾乔北告诉他两人已经回来了,让他放心。

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苏岚情绪受到了影响,晚上睡觉很不安稳,好几次都吓醒了过来,顾乔北一夜未睡着,就这么守着她一直到了天亮。

第二日早上起来,顾乔北没有去公司,直接过去了首都军医院,苏唯仍旧守在刘芬病床边,眼底染着血丝,似一夜未睡,见顾乔北来了这才轻声说道:“我打算把阿芬火化了,带回去滨城……”

顾乔北什么都没说,直接安排好了一切,最后苏唯从火葬场捧着刘芬的骨灰出来,眼眶红肿一片,看着面前停着的一辆出租车,轻声说道:“乔北,回去吧,别送了,我带阿芬回去滨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