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沛臣,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芬的离开,让苏唯的心情无比的沉重,顾乔北能够感受到他的悲伤,却给与不了任何言语上的安慰。

“爸,路上小心,您还有我和岚岚。”顾乔北帮着苏唯上了出租车,他紧紧的抱着手里的骨灰盒,眼泪轻轻的落下,然后又擦干,对着顾乔北摆摆手:“回去吧,好好照顾小岚,暂时别让她知道了,我怕她承受不了。”

顾乔北点点头,目送出租车一直远去,最后化作了一道黑点看不见,他才抬手腕看了一眼时间,缓缓的走向火葬场的停车场。

顾乔北回来小别墅的时候,苏岚在打电话,听对话内容,应该是在跟叶青通话,许姣在做晚饭,苏岚一看到他回来,没聊两句,直接就挂了电话,唇角不自觉的上扬着:“今天回来的早一些。”

“恩,没什么事情,就先回来了。”顾乔北换了鞋子朝她走过来,身上的气息有些沉闷,认真的看着苏岚,一眼不发,然后伸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乔北,怎么了?”苏岚能够感受到他体内翻涌的情绪,轻轻的抚着他的后背,“别担心,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在你身边……”

顾乔北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直到许姣从厨房里断了饭菜出来,他才将她放开,扶着她过去餐桌边上吃饭。

吃了晚饭,许姣收拾了碗筷就出门了,顾乔北扶着她在小别墅附近散步,苏岚还不知道刘芬已经去世的事,口吻轻快的跟他聊天。

“乔北,今天叶子告诉我,说靓炫已经要开始装修了。”苏岚挽着他的手腕,唇边染着浅笑,目光柔情似水,脸上没有了昨日的担忧不安,“还有,爸给我打电话了,告诉我他和妈已经回去滨城都安顿好了,放我放心,等我生产了再过来。”

顾乔北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发丝,又听见她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昨天真的吓死我了,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还好妈没事……”

顾乔北勾了勾唇,想要笑,却是笑不出来,手掌心缓缓的移到她的肚子上,轻声说道:“老婆,有六个月了吧……”

“差不多啦。”苏岚轻笑,掰着手指数道,“你看,我们是4月18日周四领证,5月5日怀孕,今天是11月8日……”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仰头看着他,眼底有着醒目的期待,说道:“乔北,等我把孩子生了,我要恢复身材,然后举办一场婚礼,好不好?”

曾经以为跟他就这样过一辈子了,如今她在心里有了规划,开始期待两人的婚礼。

“好,你说什么都好。”顾乔北轻轻的笑着,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因为怀孕而圆润了许多,奶白的肤色晶莹剔透,甚至比以前更加光滑细腻,整个人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不知道是不是苏岚的错觉,顾乔北近期有越来越多的时间陪着她,但她也没有多问,毕竟她也愿意顾乔北有时间和精力陪在她身边。

康家小区发生的挟持惨案,网上和电视都已经出了报道,但因为顾乔北陪在她身边,她没有无聊到要去上网看电视打发时间,再加上顾乔北刻意的隐瞒和避免让她知道,所以苏岚一直都不知情。

何倩倒是得到了消息,打电话问了顾乔北,顾乔北直说苏岚还不知道,别的不肯再说多,何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表示知道了。

至于沈长青,她身上本来就有处分,又发生了挟持杀人,目击者那么多,这次必然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在开庭审判前几日,侯文耀过去见了沈长青一面,之后她直接撞墙自尽。

侯文耀最后决定去澳洲定居了,他临走前,还是给顾乔北打了一通电话,让他好好照顾苏岚,跟顾乔北说了一些忏悔的话,顾乔北沉默着听完,然后挂了电话,对于这样的结局,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苏岚的肚子越来越大了,顾乔北陪着她去做第四次产检的时候,首都下了一场大雪,下了整整一天一夜,早上起来的时候,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做完产检从首都军医院出来,苏岚看到附近花园的喷泉,都已经结了冰,雪地里还有不少孩子正滚着雪球堆雪人,她忽然来了兴趣,拉着顾乔北也想要去堆雪人,顾乔北怕她冻着了,不让她碰,她就在一边站着,指挥顾乔北来堆着。

最后顾乔北堆了一个一家三口的雪人,苏岚笑眯眯的围着这三个雪人走了一圈,捡了树枝在雪人前写了一排字,然后拉着顾乔北冰冷的手用力的哈气。

“大哥明天带着森森过去西宁了,妈打电话让我们回去。”顾乔北拉着她的手放进口袋里,替她理了理围巾,牵着她上了车。

首都军医院的病房里,有个娇小的身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苏岚和顾乔北之间的甜蜜互动,看着苏岚最后用树枝在雪人前写了一排字: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秦筝手指用力的掐着手心,传来疼痛,她才一颤,默默的拉上了窗帘,转身过去,看着病床上的秦纵横,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爸……”

“傻孩子,哭什么……”秦纵横似乎病得很严重,身上差了不少管子,曾经风流儒雅的模样,如今只剩下了枯槁的神色,瘦骨嶙峋的模样,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他原本要被调去广西上任,却查出来到了肝癌晚期,几经辗转托关系,上头让他暂留首都养病,不过一个多月,就是这般光景,秦纵横大概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突然大彻大悟,对于生死也很坦然,但是看到自己唯一的女儿这般难受,还是心有不忍,太瘦轻轻的抚着她的发丝。

秦筝说不出自己这样难受是因为秦纵横这样,还是因为刚刚看到了苏岚和顾乔北在一起的甜蜜模样,她心里难受不甘,扑在他床边哭得痛彻心扉。

“筝儿,爸爸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你嫁出去。何沛臣那孩子喜欢了你很多年……”秦纵横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了,当初再看好顾乔北,可是跟秦筝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强求不来,又在沈家与顾家的斗争之中,走错了一步,落得如今满盘皆输,成了这幅样子,顾家是看在秦老爷子要下跪求情的面子上这才对秦筝网开一面,无论如何,何家是何倩的娘家,秦筝嫁过去何家,也算是跟顾家沾亲带故了……

“爸,我不喜欢他!”秦筝打断了秦纵横的话,红着眼眶哽咽着,“爸爸,您现在病了,我哪有心思去管这些事情……”

秦纵横是了解秦筝的,她怕是仍旧对顾乔北放心不下,但她这么偏执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叹了一口气,带着一股子的颓败,说道:“筝儿,你还放不下顾乔北是不是?”

秦筝惨然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让人怜惜,带着哭腔的说道:“爸,我放不下又能怎么样?他那么绝情……我去求过他别让您调去广西,他居然无动于衷……”

“傻孩子啊……”秦纵横低叹一声,他知道秦筝为了不让他调去广西四处走动关系,碰了不少壁,最后因为他查出了癌症晚期,上面才同意让他留在首都养病,不过是因为他活不了多久了,世态本就如此薄凉。

秦筝捏着秦纵横的手,哭着摇头,最后守着秦纵横吃了药昏睡了过去,她才出来病房,给何沛臣打了电话。

上次绑架了苏岚和黎思思事件以后,何沛臣虽然被判了六个月,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何沛臣坐了两个月牢以后,何家关系走动暂缓执行余下的四个月,如今他已经从牢里出来了,只是秦筝一次都没跟他联系过,但何沛臣倒是没少跟她联系,毕竟那件事何沛臣和盘托出,将她也抖露了出来,她又怎么会给他好脸色,根本不愿意搭理他。

只是今天秦纵横提到了何沛臣,她刚刚又看到了苏岚和顾乔北的浓情蜜意,被刺得无法平息,这才想到了跟他打这一通电话。

何沛臣接到秦筝电话的时候,相当的惊喜意外,根本没想到她会主动跟他打电话:“筝儿,真的是你?”

“何沛臣,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你能保证在任何威逼利诱之下,你都能坚持住么?”秦筝不想听他啰嗦,直接表明来意。

何沛臣知道秦筝还在怪他,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认真的说道:“筝儿,你要我做什么,我发誓,绝对不会再将你暴露出去。”

秦筝微微勾着唇角,她敢这么笃定,是因为知道何沛臣对她的喜欢还有当初他将她抖露出去心里有一份亏欠,曾经她众星捧月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何沛臣放在眼里,更不谈让他做事,只是如今顾乔东跟她翻了脸,顾乔北又对她这般绝情,秦家又这般地步,她已然没有了更好的选择。

【题外话】

开始收收秦筝了。

我说过了,文中每个人的结局,都会交代清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