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北,方便送我和爷爷去首都军医院一趟么?/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怡一直都喜欢何沛臣,从何沛臣出牢回来,她总会隔三差五的找机会过去何家,何沛臣碍于秦怡是秦筝的堂姐,对她还算是客气。何家的几个孩子,加上秦怡在客厅里聊天,何沛臣一直都是神色怏怏的,接到了秦筝的电话,脸色顿时就不一样了,秦怡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涩和嫉妒,何沛臣出去客厅接电话的同时,她也找了理由起身去上厕所,却是找了隐蔽的地方悄悄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不知道秦筝说了什么,何沛臣再三保证,一定不会将她暴露出去……秦怡手心一个颤抖,心里莫名的不安,秦家如今这个地步,秦怡的父亲没少在家里扼腕叹息,一直说秦老爷子和秦纵横太宠着秦筝,让她折腾出这么多事来还紧紧的护着……

“好的筝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办稳妥。”何沛臣连连点头,还要说继续跟秦筝说些什么,那边却挂了电话,他捏着手机有些失落了叹了一口气,准备进来客厅,秦怡在他转身的刹那,悄悄的躲在柱子后,在他之后跟着进去了客厅。

秦筝挂了跟何沛臣的电话,眼底迸出一抹狠毒,用力的捏着手机,对苏岚的怨恨、对顾乔北的冷漠无情,她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这边的顾乔北和苏岚从首都军医院回去了大院顾家,顾乔南还在出任务没有回来,叶青忙着靓炫的装修也不在家里,顾乔西不知道跑去哪里野了,人也不在,只有顾乔东和森森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难得顾忠年也在家里,正襟危坐。

何倩看到了两人回来,目光越发疼惜的落在了苏岚身上,过来扶着她,慈爱的说道:“小岚啊,吃不吃力?”

苏岚双腿已经开始水肿了,因为肚子太大了,根本就走不了几步就气喘吁吁的,但她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抱怨,反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幸福,轻轻的抚着肚子,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身侧的顾乔北,温柔的说道:“妈,还好啦。”

“预产期是啥时候?”何倩扶着她过来沙发上坐下,顾乔北将客厅的门关严实,这才过来她身边。

“二月九日,元宵节前两天。”苏岚笑着回答,何倩低头拿着手指算了算,说道:“这也没多久了,一月二十八除夕,今儿都十二月二十三日。”

“是呢。”苏岚要取下脖子上的围巾,屋里有暖气,她坐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热了。

“我去厨房看看。”何倩想着自己炖的汤,伸手帮苏岚取下脖子上的围巾,这才起身过去厨房。

顾乔北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苏岚的手指,看了一眼越发消瘦的顾乔东,沉沉的坐在沙发的那一边,目光盯着眼前的空气在神游。

“三叔叔,三婶婶。”顾森小声的喊着两人,然后目光一直落在顾乔北脸上,一副过去顾乔北身边坐的表情。

顾森就在顾忠年的手边,他常年不苟言笑,看着很威严,此刻却流露出几分不舍,大手轻轻的摸了摸顾森的脑袋,顾森仰头,笑着喊了一声‘爷爷’,顾忠年面色和蔼了几分,目光一转落到顾乔东身上,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行李都收拾好了?明天几点的飞机?”

“都收拾好了,天气不好,改坐了动车,明早九点十分。”顾乔东淡淡的说着,看着苏岚和顾乔北之间的和睦,忽然就心里一沉,眼前恍惚得厉害,站起身,朝着森森伸手。

顾森立刻从沙发上滑下来,拉住他的大手,他低头看着森森:“你还有什么要带的东西么?爸爸陪你去房间看看?”

顾森本其实是想要过去顾乔北旁边的,但是没有人开口让他坐过去,他就没有动,况且他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看到顾乔北,但他又不敢忤逆顾乔东的意思,沉默了一两秒,就迅速回答道:“好,我跟爸爸一块儿去房间看看。”

这段时间顾乔东对森森各方面都很照顾,可顾森心里仍旧战战兢兢,担心哪天顾乔东也不要他了,所以对于顾乔东,他一向都是顺从甚至带着讨好。

“你们先陪着爸坐一会儿,我带森森过去房间一趟。”顾乔东淡淡的看了顾乔北和苏岚一眼,他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儒雅的笑意,可苏岚却读出了一种寂寥,对着他点点头。

顾乔东向来给人沉稳的感觉,有着千帆阅尽的踏实和安心,可是黎思思离开以后,他剩下的只有满目的哀伤和数不尽的沉默,黎思思的名字,突然就成了一个禁忌,不知道从什么是起,在这个家,没有人会主动提起。

顾忠年看着顾乔东跟顾森一直走出了客厅,这才将目光落到顾乔北身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乔北,陪我去书房下一盘棋。”

顾乔北知道顾忠年是有话要说,朝着苏岚点点头,这才起身跟着他往书房走去。

“乔北,你大哥要过去了西宁了啊……”顾忠年心里还是不舍的,毕竟自己的长子带着长孙过去西宁,更何况没有多久,就要过年了,以前几个孩子都在身边,他从来不觉得,一想到明天顾乔东和顾森都走了,他一时间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顾乔北沉默着没有说话,他对于顾乔东的芥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调过去西宁,滨城市长的位置空下来了,让乔东过去也未尝不可……”顾忠年淡淡的说着,顾乔北慢慢的将书桌前的茶炉接上电源,很快就有寥寥水汽腾升起来。

“哎……”顾忠年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显出了颓废之势,“乔南一年到头人都在出任务,也见不了几面,你还好,就在跟前,还有乔西那丫头……”

说道顾乔西的时候,顾忠年脸色变了变,目光看向顾乔北。

“她过去巴黎了。”顾乔北漫不经心的说着,抬头看了一眼顾忠年,又补了一句,“莫绍谦在巴黎。”

顾忠年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茶炉的里面的水烧得沸腾了,顾乔北用拿起来泡了一壶铁观音,到了一杯刚泡好的茶,往顾忠年跟前推了推,他端起来吹了吹,轻轻抿了一口,望着顾乔北说道:“过两年,我也要退下来了……”

顾乔北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等他退下来了,很多事情,不会如现在这般顺利,更何况沈家覆灭,严家少不得会扶摇直上,形成一股新的势力与顾家分庭抗礼,一团和气的现象,上面的大人物是不会愿意见到的。

顾乔北一直都是在听顾忠年说话,也知道他是为这整个家都操心,后来何倩过来敲门,晚饭做好了,让父子两过去客厅。

顾忠年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又回头过来,看着落后两步的顾乔北,说道:“秦纵横肝癌晚期住院了,留在首都养病,这个你知道吧。”

“知道了。”顾乔北心里一惊,他并没有过多的去关注秦家,上次秦筝来求他别让秦纵横调去广西,他稍稍的注意了一下,那个时候秦纵横还好好的,调去广西在即,后来出了刘芬的事情,他一心都放在了苏岚身上,根本就没想到秦纵横后来会肝癌晚期住院。

“秦筝那个丫头城府太深,下手又狠,你现在还跟她有来往么?”顾忠年瞟了一眼顾乔北,当初黎思思和苏岚被绑架的幕后始作俑者是秦筝,他知晓的时候震惊不已,考虑到顾家的脸面还有秦老爷子几乎要下跪求饶告罪的份上,他才发话让顾乔东和顾乔北到此为止,别把事情做得太绝。

“早就跟她没联系了。”顾乔北淡淡的说着,对于秦筝,上次要不是顾忠年发话,他和顾乔东绝对不会姑息罢手的。

父子两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客厅的时候,桌子上就等着两人了,顾忠年到了主位上落座,顾乔北坐到苏岚旁边,虽然顾乔南和顾乔西不在,但人也不少。

晚饭过后,雪停了下来,天色漆黑一片,何倩怕苏岚冻着了,就留了顾乔北和苏岚过夜,顾乔东和顾森两人明天就要过去西宁,也留在了这里过夜。

何倩一直都好好的,牵着顾森回房间的时候,突然就哭了起来,眼泪怎么都止不住,顾乔东先开始还安慰了两句,到后来被何倩哭得跟着红了眼眶,点了一根烟到房间外面站着抽,顾森眼泪也吧嗒吧嗒的往下落,抱着纸巾,扯一张给何倩,扯一张给自己,最后一盒纸巾都哭完了,何倩嗓子都哑了,这才回去自己的房间,一进屋又把顾忠年骂了一顿,顾忠年知道她心情不好,任由她骂,最后是骂累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顾乔北跟苏岚两人倒是安稳的睡到了天亮,早上顾乔北起来上班的时候,苏岚也跟着醒了,却是朦朦胧胧的还未完全醒。

“还早,睡吧。”顾乔北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让她继续睡,自己起身去洗漱。

出来房门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他过去了顾乔东的房间一趟,一推开门,只有何倩穿着冬天的睡衣坐在床边抹泪,顾乔东和顾森已经离开了。

“去上班?”何倩看到顾乔北,侧过头抹了抹眼泪,顾乔北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心里有些沉闷,从顾乔东的房间退了出来,连早餐都不想吃,直接去上班。

早上七点多,天色还阴沉沉的,大雪又纷纷扬扬的下,顾乔北从顾家红木门出来的时候,风大雪大得连伞都撑不开,出去军区大院的路并不远,但是雪下太大路又滑,顾乔北车开得很慢,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裹着粉色羽绒服,一手哆哆嗦嗦的举着伞另一手搀扶着大军绿色长袄的老人,两人站在对面的马路上似在等车……

秦筝长长的头发上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雪,鼻子冻得通红,不过片刻,她身旁秦老爷子的肩膀上也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雪,她连忙转头过去给秦老爷子拍打。

顾乔北看不清晰那两人的容貌,但他凭着感觉和判断,也猜到了是谁,他白色的玛莎拉蒂缓缓的驶到大路上的时候,秦筝一下子就跑了过来,伸手拍打着车窗。

顾乔北将车窗降下一条缝,听清楚了她的声音:“乔北,方便送我和爷爷去首都军医院一趟么?”

她眉目悲戚,脸上有着祈求的神色和小心翼翼的忐忑,顾乔北神色淡淡的看着她,又透过车窗看向秦老爷子,点了点头,秦筝脸上立刻露出一抹喜悦。

秦筝和秦老爷子上来车里,秦筝连连对着顾乔北道谢,秦老爷子神色苍老憔悴了很多,面对顾乔北的时候终究没有秦筝这么坦然,有种说不出的尴尬,但还是跟他到了谢。

“秦老爷子客气了。”顾乔北淡淡的回了这么一句,便不再开口说话,秦筝眉头轻蹙,顾乔北根本没有跟她说话的打算,不由得垂下眸子,紧紧的挽着秦老爷子的胳膊。

上班时间,路上堵车,下雪又路滑,车子开到首都军医院的时候,差不多花了两个多少小时,顾乔北将车子进去了首都军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秦筝扶着秦老爷子下车,又朝他道谢。

顾乔北只是点点头,不曾多说一个字,直接将车子调头开了出去。

“筝儿,上去吧。”秦老爷子拉了拉秦筝,她才收了看目光,惨淡的笑了笑,伸手按了电梯。

两人进去了电梯,秦老爷子看了一眼盯着楼层显示的秦筝,意味深长的说道:“筝儿,秦家已经这样了,何沛臣那孩子对你倒是真心实意,你好好抓住他。”

昨天何沛臣过来了秦家一趟,何沛臣喜欢秦筝,秦老爷子也知道,但谁不想捡个高枝,以前是有顾乔北,这才从来没考虑过何沛臣,可是如今形势大不如以前,秦筝她妈走得早,现在秦纵横又肝癌晚期,他年纪大了也活不了几天了,秦筝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