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过来跟你道谢的/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筝用力的咬着下唇,心情很纠结,昨天何沛臣过去秦家不过是送秦怡回去,跟她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秦怡后来还打电话似在试探她对何沛臣是否有感情,以前在秦家,谁不把她秦筝捧在手心里,现在明里暗里的有责怪她把秦家拖累到了今天的地步,她岂会听不明白?秦怡向来对她唯唯诺诺,现在对她的态度都有转变了,她要是真的拉下身段选择跟何沛臣在一起,她在秦家就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了,更何况……今天顾乔北送了她和爷爷过来首都军医院,不是么?

电梯叮咚一声到了楼层,秦筝抬起头,眼圈微微红,楚楚可怜的样子,哀声说道:“爷爷,爸爸现在这样,我不想谈婚论嫁。”

秦老爷子皱眉,听出了秦筝语气里的拒绝之意,从电梯里出来,盯着秦筝看了好一会儿,他就算是再疼爱秦筝,她明里暗里做得那些事情,直接或间接的导致秦家到了这个地步,眼底渐渐硬冷了起来,说道:“筝儿,你还在想着顾乔北是不是?”

“我想着他有用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秦筝惨淡一笑,脸上尽是难过。

“既然你有自知之明,何必今天一大早拉着我这个老头子守在大院外面的路上等车,平时你都是开车过来的,偏偏今天车就坏了,还那么巧能够遇上顾乔北?” 秦老爷子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来拆穿秦筝的意图。

以前秦筝的这些小动作、小手段,他也乐意配合,毕竟也想撮合她跟顾乔北在一起,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他不能任由秦筝这么下去,拉着秦家一起万劫不复,沈家覆灭已经是前车之鉴了。

秦筝额际青筋突了突,伸手要推开病房门的动作都顿了一下,咬紧了牙关没有吭声,她今天这般处境,要不是因为苏岚抢了顾乔北,顾乔北又对她这般决定,她又怎么会这样?偏偏自己的亲人还逼着她跟何沛臣在一起,她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也不会让苏岚和顾乔北好过!

秦老爷子看着浑身一僵的秦筝,没有再继续敲打下去,推门进去了病房,秦纵横还在昏睡,呼吸很沉,他就算是一手好医术,却也无力回天,只能把秦纵横能留几天是几天。

秦老爷子拿药草给秦纵横全身熏了一遍,熏完已经到了中午,他整个人也累得站不稳,秦筝扶着他去了休息室躺下,医院有护士送了午餐过来,她吃了两口边吃不下,折返回来秦纵横病房的时候,何沛臣居然过来了,要不是秦筝昨天主动跟他联系了,他也不敢过来,看到秦筝的时候,脸上露出几分讨好的笑容。

秦筝看到他,并没有多少欣喜,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烦躁,秦家也的确不如当初,她也失去了最初的意气风发的资格,看着何沛臣脸上的笑容,强制压下心里的厌烦,敷衍般说道:“你来了啊。”

“秦叔还好么?”何沛臣能够感觉到秦筝对他的淡淡的疏离,他只觉得有些尴尬,却又想要找话题跟她说,将手里的礼品径自放下。

“我爸这样,要我怎么回答你?”秦筝瞥了一眼昏睡的秦纵横,语气里透着淡淡的萧索,惹得何沛臣心头一紧,说道:“筝儿,是我问错话了,你别……”

“好了。”秦筝拜拜手,不想跟他多说,过去床边跟秦纵横掖了掖被子,然后又走到窗户边,擦了擦玻璃上的水汽,俯看下去……昨天顾乔北给苏岚堆的那个三个雪人已经被新下的大雪覆盖了,只剩下三坨雪堆……楼下的花园里,仍旧有人继续在雪地里打闹堆着雪人,秦筝心中蓦地就恍惚了起来,勾着嘴角浅浅的笑着。

何沛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侧,低头看着她温柔的侧脸,露出笑容:“筝儿,是不是想要下去堆雪人?”

秦筝听到他的声音,顿时脸上的笑容收敛干净,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后来秦筝守着秦纵横也累了,想要去休息,何沛臣二话不说,让她过去休息,他在秦纵横病床边守着。

秦筝睡了一觉起来,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天色仍旧灰蒙蒙的,下着绒毛小雪,她拿出手机熟练的播了一串号码,那边却无人接听,她又不死心的继续打过去,仍旧是无人应答的状态,她心底忽然就起来一股火,捏着手机直接从医院出来,一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她就感觉自己跟进了冰库一样,风又大夹着细小的雪花粒朝着身上砸来,她冻得直哆嗦,到马路上招了一亮出租车,直接往Green集团总部的大楼过去。

顾乔北本来在开会,等他散会出来回来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秦筝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热茶,看到他的时候,立刻站了起来,对他露出怯怯的笑容,眼底更多的是惊慌,生怕被嫌弃了一样,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声朝他喊道:“乔北……”

顾乔北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有一瞬间的愣住,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到了办公桌前开始收拾东西,然后拿了衣架上的羽绒服穿上,直接就准备下班。

秦筝见顾乔北对她完全视而不见,不由得放下手里的热茶,连忙朝着他跑了过来,哀哀的说道:“乔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过来跟你道谢的……”

顾乔北拉开办公室的门,侧头过来看着秦筝哀求的神色,仿佛痛改前非了一般,他微微蹙眉,脸上露出了浅浅的讥诮之色,恰好姜丞浩往也走到了跟前来,他看着姜丞浩,温和的语气也掩不住淡淡的冷意:“什么时候,公司的保全系统这么松懈了?”

姜丞浩一愣,知道顾乔北是压着怒气,不由得看向他身后的秦筝,见她脸色一阵发青,尴尬得不知所措,咬着下唇,泫然欲泣的样子,他连忙撇开眼,低头跟顾乔北认错:“抱歉,三少,是我的疏忽……”

秦筝自然是进不来Green集团总部的大楼,只是他恰好到了楼下去拿一份重要的文件,对于秦筝跟顾乔北的关系,他大概也知道一些,却并不知道顾乔北对秦筝竟然到了这般地步,秦筝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冻得哆哆嗦嗦的,他动了恻隐之心就带了秦筝上来……

“这个月奖金全扣,自己去跟财务部说。”顾乔北淡淡的语气含着愠怒,姜丞浩知道自己擅自带秦筝上踩了他的雷,也不辩解,直接应了下来,转身就往电梯方向走,过去财务部。

“乔北,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秦筝眼角的泪水簌簌的滑落了下来,只觉得顾乔北对她的态度比这寒冬腊月的雪还要冷上三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极力掩饰住眼底的怨毒之色。

“秦筝,我要下班了。”顾乔北走出来办公室,站在门口很随意的瞥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她很碍事。

秦筝跟着出来办公室,顾乔北伸手就将门合上,对她脸上的泪水,无动于衷,更有种说不出的厌烦,动不动就哭,跟他怎么着她了一样,转身就走,秦筝连忙上前要拉他的胳膊,他却先一步将她扒开,语气也冷漠了许多:“秦筝,你要是因为早上送你跟秦老爷子过去首都军医院而道谢,那我接受。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你可以离开了,就算你有别的事,我也不想听。”

顾乔北将所有的后路都给堵死了,不留一点情面,秦筝用力的掐了掐手心,冰冷的双手才有一点点感觉,对于顾乔北这般绝情,她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难堪和怨愤,更有一团气堵在她胸腔里发泄不出来。

秦筝跟着顾乔北走到了一楼大厅,他直接走到大厅前台,正好旁边还有站里的保安,他指了指秦筝,直接说道:“以后这位小姐再过来公司,请不要放行,任何人带进来都不准。”

秦筝没想到顾乔北会做得这么绝,竟然当着她的面都这样说,一点余地都不留,脸色青白交错,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顾乔北却根本就没理会她的反应,出来就往地下停车场方向走去。

秦筝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小跑着跟上他,不管不顾的拉着他的胳膊,委屈的说道:“顾乔北,你一定要做的这么过分么?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来跟你道谢而已。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错事,可是秦家已经这样,我爸爸若是去世了,爷爷哪天也撒手人寰了,我在秦家又如何自处……我照顾爸爸的这些日子里,已经想了很多,以前确实做错了很多错事,伤害了很多人……乔北,你别这样对我好不好……”

一开始顾乔北还冷漠的扒开秦筝的手,到后来动作渐渐的缓和了下来,任由她紧紧的拽着,但脸上仍旧没有太多的情绪,看着她,淡淡的说道:“秦筝,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放手。”

他甩开她的手,快步朝着停车场的入口走去,秦筝没想到自己已经这般低声下气,说得这般委屈无助,他都无动于衷,楞了一下,看着他快步离开的背影,又咬牙不死心的继续追了过去。

停车场入口是一个下坡,下雪的天气路面很滑,秦筝脚步不稳,好几次都差点滑倒,她看着跟前顾乔北的背影,伸手要去抓他稳住身形,顾乔北再一次伸手将她抚开,她顿时朝着地上倒去,发出一声惊恐的惨叫,顾乔北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秦筝直接从他身侧滚了下去,一直滚到了平面地上这才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躺着。

顾乔北心下一惊,连忙朝着朝她跑了过去,将地上的秦筝扶起来,她手背上擦伤了不少,额头也磕了一道口子,不断的有鲜血出来,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喊道:“秦筝,你要不要紧?”

秦筝只是闭着眼,怎么叫都叫不醒,额上的鲜血越涌越多,刚刚她滚下来的那一会儿,看着也确实吓人,顾乔北凝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见她始终昏迷不醒,这才不得不将她抱了起来,朝着自己的玛莎拉蒂走过去。

顾乔北将秦筝抱到后座仰卧躺着,这才上了车,载着她往最近的医院开去。

有一家仁德医院在Green集团附近,开车不过十五分钟的时间,顾乔北停好车,又怕外面寒气吹到了她的伤口,将自己的羽绒服罩在她身上,然后抱着她进去了医院大楼,秦筝似乎微微的清醒了过来,到了急诊室的时候,顾乔北取下罩在她身上的羽绒服。

下班时分,再加上天气原因,这个时候的医院,人并不多,原本急诊室的医生也要下班了,看到顾乔北抱了秦筝进来,连忙过来仔细的给秦筝检查,冬天衣服穿得厚,并无大碍,手背上擦伤了一些,额上的伤口医生处理进行处理的时候,秦筝疼得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发出痛呼声,然后缓缓的睁开眼。

最后医生将她额上的伤口包扎好,叮嘱道:“雪天路滑,走路的时候小心一些,别再摔倒了。”

“怎么样?”顾乔北看着清醒过来的秦筝,淡淡的询问着,秦筝碰了碰额上的纱布,疼得‘嘶’的一声,摇摇头说道,“没事。”

“那我先走了,医药费我已经付过了,你自己去取药吧。”顾乔北说完,拿着自己的羽绒服穿上,将药单子丢给她,直接就要走。

秦筝连忙从病床上下来,追着他的背影跑了两步,顾乔北回头看着她,蹙眉道:“你还有事?”

秦筝摇摇头,眼泪悬在眼眶里,小心翼翼的说道:“乔北,我这样,我不敢回去,我怕爷爷和爸爸担心……你可不可以,随便送我到哪家酒店休息一下……”

顾乔北看着她,秦筝有些胆怯的后退了两步,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惨淡一笑:“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她说着伸手去拿自己的手机,故意在他面前翻了一圈通讯录,却又不知道打给谁,顾乔北看着她这幅样子,又想着她这幅样子也是他造成了,看了一眼时间,快要八点了,给苏岚打了电话,告诉她有点事,晚点儿过去大院顾家。

秦筝听着顾乔北那般语气温柔,再回想着他对自己的态度,心底的嫉妒和怨恨就像吐着蛇信子的毒蛇一样,紧紧的拽着手机。

【题外话】

秦筝要开始作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