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再到风尖浪口/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周家人,顾乔北终于有空过来陪苏岚,深怕周妲之前进来怎么着了,把苏岚上上下下打量了一边,这才放心下来。

苏岚好笑的看着他这幅紧张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站在旁边的何倩轻轻的将一一放回苏岚身边,轻声说道:“又睡着了。”

夫妻两人都低头看着小婴儿,脸上带着浅浅的幸福的微笑,何倩满足的看着他们这样温馨,脸上笑意弥漫:“这会儿也不早了,叶青之前跟我打电话说带吃的过来了,我去看看。”

顾乔北陪着苏岚母女两人坐了一会儿,手机震了起来,连带着让身边的一一颤了一下,顾乔北看都没看来电,就接通了电话,迅速走到外间。

“乔北,是我。”秦筝给顾乔北打这通电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忐忑的,何沛臣给她发短信,苏岚母女平安,她才稍稍放心下来。

顾乔北听到她的声音,脸色瞬间就是一沉,并没有直接挂断,反而握着手机听她要说些什么,秦筝沉默了几秒,都没有听到顾乔北的回话,拿了手机看了一眼,又的确是在通话中,这样的沉默,然她莫名的心慌意乱,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乔北,你、你在听么?”

“秦筝,这是你最后一次能够打通我的电话,有话,你最好一次说完。”顾乔北的声音平平淡淡,秦筝却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说不出的心惊肉跳之感。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还爱着你……”秦筝这一刻,慌乱得连想好的理由都全部被打乱了,低低的哭泣着。

“你这样爱人的方式,我顾乔北承受不起。”他语气仍旧淡淡的,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嘲讽,但眼底已经对她没了耐心,“秦筝,你后半辈子,准备好在牢里度过吧。”

“乔北,你不能这样对我!”秦筝闻言惊呼了起来,浑身因为惶恐而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苏岚母女平安,又没有……”

“她们母女真要出事了,我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顾乔北直接打断她的话,沉下的语调,戾气四起,即便是隔着电话,也吓得秦筝瞬间没了声音,好一会儿才哀求着说道:“乔北,求求你,别这样,我把所有的照片和视频都销毁,我再不去打扰你们了,我爸爸他没多少时日了……”

“够了!”顾乔北低声呵斥着,不想再听下去,上次她也是这样跟他哀求认错,结果转身就去挑衅苏岚,他早已到了忍耐的极限,冷漠的说道,“你准备好被起诉吧。”

电话被挂断,秦筝捏着手机都还在颤抖,那种胆战心惊的害怕在心头盘旋着驱之不散,顾乔北说的那些话,他一定会做的,可是她不愿意去坐牢,她不想后半辈子都在牢狱里待着,这个时候,她能想到的只有何沛臣了,给他打了电话过去。

何沛臣跟何润清在一起回去何家的路上,因为秦筝是他上次坐牢的导火线,何润清对秦筝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何沛臣下意识的就想要避开何润清去接这通电话,本来何润清并没有注意他,反倒是何沛臣躲避的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谁的电话?”

何沛臣手机上显示的‘筝儿’两字,顿时让何润清拉长了脸,直接夺过手机接通。

“何沛臣,我不想后半辈子都在牢狱中度过,你帮帮我……顾乔北要起诉我,他……”秦筝此刻握着电话,整个人哭得伤心欲绝,惹人怜惜。

何润清不等秦筝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盯着何沛臣,几乎是指着他的鼻尖咆哮:“你又帮这个女人做了什么?!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惹顾家,不要惹!你偏不听,上次坐牢没让你长教训是不是?!”

何沛臣看着秦筝又拨进来的电话,咬着牙,一句话都不敢反驳,他答应过秦筝,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她供出去。

“说!你帮那个女人做了什么!”何润清用力的拍了一下身侧的座椅,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何沛臣却始终一言不发,惹得何润清直接给了他一耳光:“逆子!”

秦筝给何沛臣的电话,从来没有遇到这种被挂断打过去又无人接听的现象,不由得心里更加惶恐不安起来,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又开始给顾乔北打电话,这次却是无人接听,之后便是打不进去了。

苏岚在天河医院医院住了一周,腹部伤口拆线了出院,何倩不依不饶的非要他们回去大院住,紧紧的抱着一一不放手,苏岚和顾乔北两人执拗不过,最后回去了大院顾家。

一行人回到顾家,苏岚迫不及待的要给刘芬打电话,原本何倩和顾乔北都站在房间里,见她这般兴高采烈的握着手机拨号的时候,突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仿佛一瞬间世界静止了一般。

苏岚还没有意识到异常,等到电话通了以后,她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妈,我剖腹产生了个女儿,您和爸爸什么时候过来首都?我让乔北去接你们。”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传来苏唯的声音:“小岚……”

“爸爸呀。”苏岚拿着手机看了一下号码,确定是刘芬的手机号,嘀咕了一声,继续对着电话说道,“妈妈呢?”

“你妈在厨房做饭。”苏唯轻声说着,苏岚不宜有他,笑着说道,“那您跟妈妈说一声。”

“嗯,我等会跟你妈说。”苏唯说完便挂了电话,他怕再多说两句,就忍不住悬在眼眶里的泪水。

苏岚看着挂断的手机,蹙了蹙眉,唇角的笑有些牵强,微微抬着下颌,突然就捂着唇就哭了起来,眼眶发红的看着顾乔北,哽咽道:“我妈是不是出事了?”

“你乱想什么。”顾乔北走过来将她搂在怀里,轻轻的婆娑着她的肩头,笑得很温柔,仿佛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过两天我去滨城把爸妈接过来好不好?”

“是不是那天,我妈出事了。”苏岚眼泪根本就停不下来,刘芬和苏唯回去滨城以后,刘芬居然没有给她打过一次电话,都是在短信联系,她打过去的每一次电话也都是苏唯接的,不是刘芬出去买菜了就是去厨房做饭了……

何倩怀里的一一突然大哭了起来,她低着头,红着眼眶,哄着一一出来房门,房间诡异的安静,顾乔北看着身侧不断落泪的苏岚,脸上的笑意也渐渐的收敛了,看着她沉默起来。

“顾乔北,你说话啊,我妈到底怎么了!”苏岚伸手推了推他,他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微发颤:“妈去世了,沈长青自尽了。”

苏岚一听,整个人就陷入了恍惚几乎神志不清的状态,身边的顾乔北还跟他说了什么,她都听不到,仿佛天旋地转一般。

顾乔北看着苏岚这幅样子,吓得不轻,伸过来一握她的手,一股透心的冰凉,他顿时紧紧的抱住苏岚,不断的亲吻着她的额头:“老婆……”

仿佛过了好久,苏岚耳边才又重新听到声音,眼前是顾乔北放大的俊脸,她眼泪瞬间如泉水涌出来,止都止不住,脚下更是一软,直接要朝着地上倒去,好在顾乔北将她搂住。

她只觉得心慌意乱,想要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只能这样悲伤的大哭……知道了刘芬已经去世的消息以后,苏岚一直抱着顾乔北哭到了半夜,然后躺在床上睁着双眼发呆,一句话都没说过,顾乔北自然也是跟着熬了一夜,早上起来见她还是这幅样子,他不由得一阵心疼,搂着她的脖子亲了亲,说道:“老婆,你才生产完,你想想爸爸,想想我,还想想一一,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苏岚置若罔闻,像个雕塑一样,顾乔北长长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她的眼睛合上,在她耳边低语:“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他起床洗漱,出去了房间,再回来的时候,手上端着早餐,口味清淡,容易入口又好消化:“睡不着,那起来吃点好不好?”

苏岚没有任何动静,心口堵得慌,更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顾乔北没了办法,过去抱了一一过来,小家伙醒的早,这会儿精神着乱动,她在苏岚身边的时候,小手直接就抓到了她侧脸上,苏岚闭着的眼睛瞬间又有泪水留下来,肩头松动着又开始大哭起来。

一一被她吓得跟着大哭了起来,苏岚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她慢慢的收敛了一些,睁着酸涩的双眼,看向身边的小人儿,哽咽着亲吻了她两下。

顾乔北看着她这般憔悴恍惚的样子,心里难受得厉害,却又无能为力,刘芬在苏岚心里,无可替代,这份哀伤,也无人能够劝慰。

在苏岚这般难过的时刻,秦筝收到了起诉的律师函,她走投无路,求助无门之下,直接找来了顾家一趟,顾乔北陪着苏岚和一一,对秦筝避而不见,铁了心要把她送进监狱,逼得秦筝狗急跳墙,将手上的那些视频和照片,雇人直接放到了网上,掀起了千层浪。

顾乔北早就防备着秦筝会来这一手,让姜丞浩做了准备,有这样的照片和视频出现的时候,要及时封锁,但在封锁之前仍旧有不少人下载和转发过,各大论坛、贴吧、微博都在讨论,这种桃色消息,一下子就迅速扩散,根本封锁不完。

更有网民直接扒皮顾乔北和秦筝之间的关系,还有的放出了一张当年顾乔北跟秦筝订婚宴的LED显示屏的图,还有的搜出了之前顾乔东作风不正bao养情人就是秦筝的那段新闻,各种爆料、扒皮、揣测应有尽有…… 最后这件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再次把顾家推到了风间浪口上。

顾乔北一直都陪在苏岚身边,不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姜丞浩的电话每天被各种媒体记者都要打爆了,顶不住压力跟顾乔北打了电话汇报情况。

已经到了西宁的顾乔东也受到了这次事件的波及影响,上面直接打电话训斥了他一顿,让他暂时不要接任西宁市长,由西宁市市委书记暂代市长之位,什么时候接任另行通知。

顾乔东对于这个决定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尊重上面的决定,只是事情闹得这么大,他不由得有些担心顾家,打了电话回去顾家询问是什么情况,顾忠年本来就在气头上,没想到这件事会闹的这么大,比之前还要严重,连他都被上头含蓄的说了一顿,所以接到顾乔东的电话没给他好语气,直接把他严厉的训了一顿。

后来顾忠年赶回来顾家的时候,直接过来了顾乔北的房间,语气严厉的说道:“滚过来书房!”

苏岚还没能完全接受刘芬去世,顾乔北一直都陪在她身边,此刻顾忠年这般,吓得她一愣,顿时抱紧了怀里的一一,扭头看向顾乔北。

这会儿何倩也赶过来,却是不敢来捋老虎的毛,知道顾忠年在气头上,过来苏岚身边轻轻的拉着她的手,顾乔北安抚苏岚没事,跟着顾忠年的脚步离开。

“妈,这是怎么了?”苏岚没有见过顾忠年盛怒的模样,刚刚那一会儿,吓得她心脏现在还在扑通直跳。

何倩也不知道要怎么跟苏岚说,现在外面闹翻了天,苏岚因为刘芬的事情太悲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脸上却也仍旧有担忧之色。

“妈,您照顾一下一一,我过去书房看看。”苏岚不放心,直接将一一放到了何倩怀里,穿了鞋子就要出门,何倩拉都拉不住,只得朝着她的背影喊道:“你还在坐月子呢!”

苏岚过来书房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顾忠年的怒骂和咆哮,还有鞭子的声音……

“顾乔北,我从小宠着你、纵着你,就是让你做出这种事情的么?你大哥那副鬼样子也就算了,你也跟着他学是不是?!不久前我才提醒了你,不要跟秦筝有来往,你倒好!直接抱着她进去旅社!所有人都跑过来问我你跟秦筝怎么回事,你要我怎么回答,怎么回答!我这一张老脸都让你和顾乔东给丢完了!”顾忠年气得手下的鞭子也没了轻重,一下一下的打在顾乔北身上,要是顾乔东没有去还在家里,今天这一顿,肯定是挨到了顾乔东身上……从小到大,顾忠年都会偏袒他一些……

顾乔北咬紧了牙关,这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收到顾忠年的鞭打,背上火辣辣的疼,却是一声都没吭出来,双拳紧紧的捏着,眼底神情充血,发狠的说道:“爸,这次无论您同不同意,我都不会放过秦筝。”

“你这是在怪我了?!”顾忠年气得指着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下来,对着他又是一鞭子。

苏岚推开书房的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顾乔北跪在地上,背上血迹斑斑,顾忠年盛怒的抽打着他。

“爸!不要!”苏岚眼看着顾忠年手中的鞭子又要落下来,冲过来扑到了顾乔北背上,顾忠年赶紧改变方向,顾乔北也是吓得迅速将苏岚抱在怀里多开,顾忠年手中的鞭子直接抽到了旁边的红木椅子上,瞬间把椅子扶手抽裂了

顾忠年被苏岚这么一闹,直接收了手里的鞭子,紧张的看着她,顾乔北也是一阵心惊肉跳,见她安然无恙,这才放心下来,她从顾乔北怀里抬头,说道:“爸,您别怪乔北,这件事,我知道,不是他的错……”

“你知道?!你知道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么?!”顾忠年压着火,看着苏岚沉下了语调,“我早提醒过他,不要跟秦筝再有牵扯,顾乔东已经是前车之鉴,他不但不汲取教训反而还给了秦筝这样的机会!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跟你结婚,有了孩子,这样的视频和照片曝光到网上,纵使他跟秦筝之间没有任何瓜葛,但这对整个家庭乃至整个顾家都造成了很坏影响!别人会怎么说我们顾家?!”

苏岚动了动唇,无法辩驳,却又不忍心顾乔北继续呗鞭打下去,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襟,顾忠年冷哼一声,看向顾乔北:“这次的事情,无论你怎么处理,我不会再插手!但是,必须给我处理干净!这段时间,苏岚不要在公众场合出现。”

顾忠年说完直接转身就出了书房,顾乔北知道这茬算是过去了,用力的搂紧了苏岚,好一会儿才站起来,背后的疼痛让他额上起了一层汗,苏岚看着他背上纵横交错的鞭痕和血迹,心疼得眼眶都红了,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是不是爸经常这样打人……”

“这是我成年以来第一次挨打,家里挨打最多的是大哥……”顾乔北扯着嘴角笑了笑,一牵扯到背后的鞭伤,还是忍不住疼得吸了一口。

“是不是很疼……”苏岚都不敢去碰到他的后背,心疼得眼泪直往下落。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老婆,你别哭。”顾乔北摇摇头,苏岚连忙擦干眼泪,扶着他回去房间:“回去了,我找药给你涂。”

顾乔北点点头,没有说话,何倩怕是早就准备好了药膏放在房间里。

【题外话】

正文大结局开始倒计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