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货色/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倩看到苏岚扶着顾乔北回来,毕竟是自己生的儿子,见他后背鞭伤交错,顿时就心疼得红了眼眶,怀里抱着一一,对着苏岚指了指放在床头的药膏,又看向顾乔北说道:“乔北啊,都这么久了,你还在跟秦筝牵扯不清……”

“妈,不会再有下次了。”顾乔北趴到床上,声音很轻,但很坚定。

何倩没有再说什么,抱着一一出了房间,苏岚则脱下他身上的衣服,给他涂抹膏药,中途接到了顾乔东的电话,正好抹着的药膏在鞭伤上揉开,疼得他吸了一口气,龇牙咧嘴的。

顾乔东先前被顾忠年训了一顿,但是训归训,总要知道现在家里面是什么情况才好,电话接通了又听到顾乔北这个声音,顿时语气担忧的说道:“乔北,你是不是被爸抽了一顿?”

“是呢,你跑去西宁了,爸抽不着你,那就抽我了。”顾乔北没好气的说着,那边的顾乔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问道:“家里还好么?”

“满城风雨,爸让苏岚暂时不要出现在公共场合,我要是一出现,恐怕也是会被记者围追堵截。”顾乔北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却带着一抹狠意,“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秦筝。”

“我知道。”顾乔东已然对秦筝没了感情,更何况这次又把他给牵扯了进来,“我等会儿发份视频给你。”

顾乔北跟他简单的说了一下现在首都的状况,然后挂了电话,苏岚跟他把药膏也涂抹完了,他直接从床上爬起来,忍着背后的疼痛,伸手抱了抱苏岚:“老婆,我去处理这些事,你一个人待着可以么?”

苏岚点点头,眼底悬着泪:“我可以的。”

即便刘芬的离开对她而言打击再打再悲伤,可是这个时候,她不能继续颓败下去,让顾乔北担心,她记得苏唯跟她说过的,两个人的幸福不能只靠顾乔北一个人守护下去,她能做的就是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那就好。”顾乔北亲吻着她的额头,从衣柜里找了衣服重新穿上,快速离开。

这个节骨眼上,他从顾家大院出来,换了一辆很不起眼的大众,然后联系了姜丞浩,两人见了面,顾乔北用手机传了一份视频文件给他,告诉他准备召开记者发布会,澄清事情的原委。

姜丞浩没有来得及看是什么视频,但对于顾乔北的这个决定,有些疑惑:“三少,如今整个首都乃至全国都在沸沸扬扬的议论这件事,您这个时候召开记者会,效果甚微啊,我已经找了人在网络上挂出了澄清文件,也花钱雇了一批水军,但网民的力量太强大了,根本就……”

无论如何顾乔东是政府官员,网络言论上涉及到他的那一部分,很快就被警察和政府联合压制了下去,焦点更多的是聚集在了顾乔北身上。

“没关系,你先放出这个风声,然后你让人把这份视频丢到网上,搅起来。”顾乔北知道姜丞浩的担忧,但事已至此,他必须出面给一个答复。

因为担心被记者追踪到,把事情的重点交代清楚,两人便分开,姜丞浩明白了顾乔北的意思,迅速就重金找人做了一条这样的新闻,顾乔北本就在事件的中心,他会露面的记者会,顿时引了很多人期待。

就在Green集团官方发出了这样一条消息以后,凌晨一点多,网上又爆出了一段se情视频,长达半个小时,这段视频是在一家酒吧包厢用手机拍摄的,摄像质量不太好,但也能清晰的看到视频的女主角是秦筝,放浪不堪的样子,赤身luo体的摆出各种诱惑的姿势,甚至张开双腿连私处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视频里最起码有三个不同男人的声音,都说的英文,紧接着便是两个国外的男人一起拖着秦筝一前一后的做ai,她并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神色,反而是享受的表情,极尽放纵se情……

这么劲爆的视频,顿时如野火一般,瞬间燎燃,引爆了网络,等到早上的时候,已经成了各大网站的头条,微博和百度的热搜词都是秦筝三十分钟。

紧接着早上九点,顾乔北召开记者会,先是承认错误,自己的行为有纰漏,给有心人造成了攻击的靶子,给自己的事业、家庭造成了伤害,紧接着澄清他跟秦筝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她雪天摔倒,她自己要求去旅社休息,最后,他会通过法律手段来处理利用那段视频造谣生事的人。

顾乔北并没有回答任何记者的问题,说完这段话就直接从记者会上离开,因为秦筝三十分钟的视频已经将事情转了风向,顾乔北这个时候召开记者会,虽然不能完全挽回局面,但也让不少怒骂的网民倒戈。

这段视频太过于se情和火爆,很快就被网警查封,但仍旧有不少人下载了通过其他方式传播。

而秦筝知道了这段se情视频,整个人都几乎崩溃了,躲在屋里几乎不敢出去见人,秦老爷子被她气得直接倒了下去,唯独在首都军医院苟延残喘的秦纵横还不知道,尽管如此,她但还是要去法院处理顾乔北对她的起诉书,几乎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看不清模样,但法院的人看到她名字的时候,还是鄙夷的笑了两声。

秦筝气得直哆嗦,却又一句话都反驳不了,那段视频,是在她国外那几年逛夜店的时候,被人拍下的,根本没想到现在会被人放到了网上!

回去大院秦家的路上,秦筝车子开到一段人很少的地方,车轮子似乎压到了什么,一下子爆胎了,她不得不下车来看,结果车门刚一打开,人还没完全下车,就有两名男子拉开车门坐进来了车里,一个坐到了副驾驶,一个坐到了后座。

“你们要干什么!”秦筝意识到自己遇到了抢劫,车子会突然爆胎,肯定是他们故意弄的!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见她要拿手机,直接伸手把手机抢了过来,寒冬腊月里,天色早早的就暗了下来,再加上这段路比较偏僻,又是两个男人,秦筝吓得直哆嗦,忍不住缓和了口气,哀求道:“两位大哥,车给你们,放我走行不行?”

坐在副驾驶的男人直接拽掉了秦筝头上的帽子和围巾,待看清楚她的模样的时候,盯着她笑得很猥琐:“原来是你这个小sao货……”

“大哥,那个视频里的就是她吧。”坐在后座的男人眼底也迸出一抹光亮。

两人就像是饥渴的野兽一样,秦筝吓得要开车门逃跑,却被副驾驶座上的男人直接拉住了胳膊,按在了怀里,将车门给反锁住了,秦筝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后座的男人也赶紧过来帮忙按住她,顺带着把车椅也降了下来,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去脱秦筝身上的衣服。

“不要,不要啊!”秦筝不断的挣扎哭喊,惊恐得眼泪直往下落,浑身都颤抖起来,“你们别碰我,别碰我,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放我走……”

“视频里面真sao,真浪,跟母狗一样给两个国外男人干……”后座的男人迫不及待的就拔下了秦筝的裤子,副驾驶的男人则揪着她的脑袋往他两腿之间按,两人的一前一后,完全是模仿了视频里面的动作。

秦筝只觉得恶心,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往下落,嘴里又被塞了那玩意儿,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四周安静极了,都没有车辆来往,她多希望有人来救她,她以为这种屈辱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夜,越发深了,两个侵犯他的男人已经离开了,临走前,甚至还拿手机拍下了不少她的luo照,秦筝全身赤果的躺在车里,车厢里弥漫着了令人作呕的腥味儿,她哭得不能自已,觉得恶心又屈辱,一想着发生的事情,她就恨不得将那两个男人千刀万剐!

这段路这么偏僻,又没有监控,那两个人看着就像是惯犯,先让人爆胎,然后劫财,只是这次……秦筝想着顿时就发狂似的尖叫了起来,她却无能为力,没有办法……

时至今日,秦筝已经没有可以求助的人了,只得拨通何沛臣的电话,整个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何沛臣被何润清禁足了,后来跟秦筝解释了一番不是故意要挂她电话,秦筝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笑了两声,但也没有再跟他联系。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何沛臣对秦筝担忧不已,但又不能出门,只能干着急,此刻深夜接到她的电话,顿时一惊,听到她的哭声时,瞬间变成了不禁的担忧:“筝儿,怎么了?”

“沛臣……你能不能来接我……”秦筝哭得太过于伤心,让何沛臣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问她在哪里。

秦筝告诉何沛臣地址,他二话不说开始穿身上的衣服要出门,何润清似乎时刻都让人防备着他,他一出房门,就有仆人拦住他的去路,何沛臣不管不顾的跟仆人起了冲突,最后惊动了何润清。

“逆子,你今天要是走出了这个家,那就跟何家断绝一切关系!”何润清岂会不知道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何润清突然深夜要出门,铁定了跟秦筝那个女人有关!

“爸,即便如此,我今天也非要出去!”何沛臣坚定不移的说着。

何家父子起了冲突,何沛臣挨了何润清两耳光,最后跑出了何家,何润清气得当即下令断了何沛臣所有的经济来源。

何沛臣开车赶过来秦筝身边的时候,秦筝已经穿戴整齐了,她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坐在车里,看到何沛臣过来,几乎是扑在他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秦筝第一次对他这般亲昵,何沛臣惊喜得紧紧的抱着她,问她怎么了,秦筝只是摇头在他怀里哭,惹得何沛臣心疼不已,没有再问她发生了什么,只是柔声安慰着。

何沛臣把秦筝抱上去他的车子里,问秦筝她的车子怎么处理的时候,秦筝直接摇头说不要了,何沛臣回不去何家,秦筝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想回去秦家,关于她的视频消息闹得铺天盖地,她又怕去住宿被人认出来,最后跟何沛臣窝在车子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天亮,何沛臣载着秦筝一起过去首都军医院去看秦纵横,秦纵横时日无多,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看到秦筝接受了何沛臣,原本枯槁的脸上竟然也有了一丝光彩。

秦纵横终究是强弩之末,说了一会儿话就开始不行了,秦老爷子又因为秦筝的视频,气得在秦家躺着,所以医生过来给他用了强药,才把他的疼痛压制住,昏睡了过去。

无论是网上的事情,还是顾乔北的起诉,警察都过来首都军医院找到了秦筝,何沛臣陪着秦筝一起去处理,秦筝自然是抵死不认,要请律师打官司。

两人携手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碰到了赶过来的顾乔北和姜丞浩,秦筝下意思的要抽回被何沛臣握住的手,但是目光触及到顾乔北冷漠的神色,顿时就握紧了何沛臣的手。

何沛臣看到顾乔北脸上有一抹尴尬,但还是礼貌的跟他点头致意,顾乔北也是淡淡的点头回应,与秦筝擦肩而过之际,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想着自己的遭遇,眼底有着求而不得的恨意和执念,冷笑着瞥了一眼顾乔北,说道:“我现在这样,你满意了?!”

秦筝本来就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她冷静下来,自然能猜得出来网上曝出她的se情视频与顾乔北有关,她没想到自己的苦苦哀求最后换来这样的结果,完全是要将她彻底的毁了!

顾乔北讥诮的瞥了她一眼,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还不知悔改,对她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忍耐的限度,并不与她废话,直接往警察局里面走去。

“顾乔北!”秦筝见他不搭理,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对着他的背影毫无形象,面带狰狞的尖叫了起来,顾乔北却似没有听到一样,脚步都没顿一下。

顾乔北的身影一直到看不见了,秦筝这才不甘心的转头过来,何沛臣伸手拉了拉她,见她眼底已然蓄满了泪水,心一疼,柔声安慰着:“没事,还有我陪着你。”

秦筝一言不发的上了何沛臣的车,他关上后车门的时候,忽然握着她的手,眼底染着光亮,笑着说道:“筝儿,我们是在一起了么?”

秦筝眸底水光莹莹的看着他,心底却是讥诮连连,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却给了他默认的假象。凭什么她遭受了这样屈辱,跟见不得光、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样,而让她讨厌的人却毫发无伤,她爱的人却要送她进监狱甚至不惜毁了她!

何沛臣无处可去,送了秦筝回去秦家,秦怡看到他来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笑得很开心,再看到他身侧的女人是秦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对她的厌恶和嫌弃显而易见,讥诮的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啊,昨天一晚上没回来,又出去跟男人鬼混了?”

“秦怡!”秦筝脸色一白,气得要上前扇她一耳光,秦怡讥诮的笑了两声,反手就给她了一耳光:“你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货色,还敢跟我动手!”

秦筝顿时就被羞辱得落泪起来,转身扑进何沛臣的怀里,何沛臣蹙眉看了一眼秦怡,虽然是什么都没说,但那一眼也足以让秦怡有种说不出的委屈和难过。

“筝儿,我送你过去秦老爷子那儿吧,免得又有人欺负你。”何沛臣柔声安慰着,搂着秦筝的肩头往秦老爷子的院子走去,秦怡看着两人的背影,气得双肩颤抖,连呼吸都不稳,秦筝明知道她喜欢何沛臣居然还要跟她抢!

秦老爷子与其说是被秦筝气到了,倒不如说是没脸出去见人,窝在自己的院子里看医书,见何沛臣和秦筝一块儿进来,一张老脸仍旧是紧绷着,神情很淡漠,但也没有冲着秦筝发火,然而态度慈爱的看向何沛臣,对着他点点头。

“爷爷!”秦筝上前两步,一下子跪倒在他跟前,哭的不能自已,何沛臣看不得秦筝这般样子,跟在他心头剜了一块肉一样,连忙过来扶起她,跟秦老爷子把秦筝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他并不是到秦筝被人qiang暴过,所有的言辞间,都是偏向着秦筝。

秦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孙女,秦纵横如今又这样,他要再不管秦筝,她这辈子就真的完了,只是上次已经到顾家求过一次,现在他又能怎么办?

后来何沛臣跟秦老爷子商量了一下怎么处理秦筝遇到的麻烦,秦老爷子有心留下何沛臣,在加上他现在也无处可去,就留宿了下来。

“筝儿,今晚我留在秦家。”何沛臣特意敲了秦筝的房门,告诉她这个消息。

秦筝看着他脸上的温柔和欣喜,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嘲讽和讥诮,假装打了个哈气,说道:“那你早些休息,陪了我一天了,你也累了。”

【题外话】

收拾秦筝,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还有,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