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顾乔北的女人,你也能弄来?/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付完何沛臣,秦筝回来房间,进去浴室洗澡,里面有一面落地镜,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还残留着被qiang奸过的ai昧痕迹,她拿着喷头发狠的在身上冲洗着,一直到皮肤都冲泡得起皱了,这才裹着浴巾出来,她躺在床上,一闭眼,就想到了被qiang暴的那些场景,再就是顾乔北冷漠的脸,她咬牙发狠的捶打着床头,却又无能为力,恨不得拉着所有的人都跟着她一起陪葬。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起来摸过手机就开始打顾乔北的电话,脸色阴沉又发狠,手机的光芒在夜里反光到她脸上显得极其狰狞骇人。

顾乔北早就把秦筝的手机号码拉黑了,所以无论她怎么打,都打不进来,因为这一连串事情的影响太大,各方媒体都在关注,顾乔北不希望苏岚担心,一心处理这些事情,打算处理完了再回去大院顾家。

除了警方在着手调查,顾乔北一样再让姜丞浩查,所以进展很快,再加上顾乔北手上关于秦筝是绑架苏岚和黎思思的幕后指使的证据,包括这次造成苏岚早产,几项累加起来,他下了狠手要将秦筝送进监狱,何沛臣虽然有心要帮秦筝,但孤身一人也无能为力,秦老爷子再怎么样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秦筝真的后半辈子在,还是帮她找了律师辩护。

由于顾乔北在背后的推动,几项证据全部都移交到了警察局,更给莫浩打了个电话,莫浩身为总监警,也自然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当然乐于卖顾乔北这个面子,笑着答应了下来。

秦筝没有想到警察的速度变得这么快,找她做了笔录和询问了一些事情以后,不过短短三天时间,何沛臣陪着她在首都军医院守着秦纵横的时候,直接被警察带走了,后来何沛臣没了办法,回去求了自己的母亲孙芸霜,本来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被何润清断了经济来源以后,孙芸霜就跟何润清闹过,此刻见到何沛臣在外面瘦成这个样子,顿时心疼极了,回去跟何润清闹了又闹,最后何润清没了办法,干脆眼不见为净,任由何沛臣胡闹,他不插手也不阻止。

最后何沛臣托了各种关系,在秦筝被警察带走一个星期以后,给她办理了取保候审。

秦筝在警察局待的那一个星期,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任由何沛臣跟她说些什么,她都像没有听进去一样,送她回去了秦家,何沛臣见她始终没有留他的意思,不由得有些失落,直接就回去了何家。

秦筝回来自己的房间,手机刚开机,就有号码打了进来,还是个陌生的号码,她蹙眉接起来,电话那边的声音猥琐得让她浑身一窒,是那天qiang暴她的其中一个男人。

“小sao货,你总算开机了……”

“你还想做什么?!”秦筝一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就血液倒流,抓紧着手心,恨不得将那两个男人凌迟处死。

“最近手头有点紧……”

“滚!”秦筝一声咆哮,作势挂断电话,那边的人却换了一副阴沉的语气,冷笑了起来:“小贱人,别给脸不要脸,明天带十万现金来那天那段路口,不然,我把你luo照寄到你家门口!”

“你敢!”秦筝几乎是从牙缝中吐出这两个字来,却惹得电话那边的男人轻蔑的冷笑了起来,嘲讽又阴狠的说道:“小sao货,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试试看,不过嘛,你现在这么出名,luo照视频到处都是,多几张也无所谓,是不是?”

两人还在通话中,过了几秒,秦筝手机就收到了一条彩信,她点开一看,是她那天被qiang暴的luo照,她顿时额角青筋用力的突跳了两下,深吸了一口气,下唇都被她咬出血来,最后还是妥协道:“好,我明天送十万过去那个路口。”

“这就对了,小sao货,你是聪明人,一个人来就可以了。”电话这边的男人,大笑了两声,然后挂了个电话,比划了一个成功的手势。

给秦筝打电话的是那天坐在后座的男人,叫金子,他挂了电话立刻就搓了搓手,兴奋的说道:“大哥,这事成了,明天又可以爽一把了!”

“小心点,万一那娘们报警了呢?”说话的是那天坐在副驾驶的男人,叫刀疤,眼角有一道很醒目的新的伤疤,摸着下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要是明天那娘们送了十万现金过来,还没有报警,那就把她逮过去给老大享用。”

“那小sao货要报警早报了,到现在都没动静,再说我一直都留意着警察的动向,集中精力处理那个顾三少的事,哪里有空管我们。”金子眼一眯,流泻出一抹阴狠。

这通电话以后,秦筝气得将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床上,整张脸扭曲得完全看不出一丝小家碧玉的温柔,想要打电话报警,又想到了那个男人的威胁……即便现在网上流传着她的se情视频,但也已经被查封了,再来一波,她简直无法想象她要怎么自处,怕是彻底没她的容身之地了。

思前想后,一整晚秦筝都没睡,从se情事情被人放到网上以后,她已经有好多天都没睡着过了,再加上遇到了qiang暴,根本就无法睡,一闭眼就是那些恶心的画面……

第二天一早,秦筝就从秦家出来,去银行取了十万现金过去那天的那个路口,等了好一会儿都是没有人,拨了电话过去,却是空号……就在她等得不耐烦了,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一通陌生的来电:“向左转,走进路边的这边树林里,走十分钟,你会看到一个废弃的厕所,把现金放下,你就可以离开了。”

金子早在秦筝出现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只是为了以往万一,确认她有没有报警,是不是一个人过来的,这才一直耐心的等着,等了近一个小时,附近都没有车辆或者人出现,他才给秦筝打了电话。

秦筝直接挂了电话,按照他的指示刚一走进树林,就有一只手伸过来,捂住了她的口鼻,在她昏迷之前,只看了男人眼角醒目的伤疤。

等到秦筝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很破败的平民房,灯光昏暗,隐约能听到几个男人的声音,忽远忽近的,浑身止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一个木板床上,身上的被子还有一股湿霉的味道……

就在她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环境时,门板子门一下被人打开,之前qiang暴她的两个男人,正引着一个看起来稍微不那么猥琐的男人,只是这个男人看着阴沉沉的,就像阴沟里的老鼠,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老大,您看看,怎么样……”金子搓着手脚,谄媚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阴冷的笑了两声,盯着秦筝看,吓得她连忙拽紧了被子缩成一团,拼命摇头说道:“别,求你别,你放过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要女人我也能弄过来给你……”

男人看着秦筝这幅害怕求饶的模样,不由得冷笑了两声,好不掩饰的轻蔑口吻:“你这样的货色,顾乔北居然也会上?!”

男人每走近一步,秦筝就哆嗦一分,一直退到了贴着墙,顿时一股冰冷从背后蔓延开,让她打了个寒颤,紧紧的捂着身上的被子,大脑飞速的旋转着,回想着男人刚刚的那句话:“你、你认识顾乔北?”

“你们两人的事情,现在谁不知道?”男人嘲讽的说着,一伸手,右手竟然只有四个指头,小拇指齐根没有了,但却狠狠的扣住了秦筝的下颚,吓得她顿时惊恐的叫了起来,闭眼双手挥舞反抗着:“你走开,走开!别碰我!”

男人抬手就是一耳光,打得秦筝直接侧脸撞到了墙上,疼得她眼泪迅速的落了下来,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肩头,楚楚可怜,她哽咽着摇头:“别碰我,别碰我……我给你们钱,要多少我都给……要什么女人我都给你们弄来……别碰我……”

“我要顾乔北的女人,你也能弄来?”男人看着秦筝冷冷的说着,语气里透着极大的怨气和阴毒。

秦筝一听,顿时抬头看向这个男人,眼底有过划过一道极亮的光芒:“我能!我真的能!只要你放了我,我一定能把苏岚弄过来!”

“就凭你?”男人不屑的说着,秦筝却捂着被子主动爬过来,伸手拉着男人的衣角,拼命的点头:“我能,我真的,不信,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回头朝着金子使了一个眼色,金子立刻就把秦筝的手机丢到了她怀里,她立刻就调出了苏岚的号码,直接拨了过去,却是拒接,秦筝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这个男人,说道:“她可能把我拉黑了,这真的是她的号码,不行你可以自己打!”

男人低头看着秦筝手机上的这一串号码,眼底情愫诡谲难辨,竟然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这一串号码,电话通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传来苏岚温柔的嗓音:“您好,哪位?”

男人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只觉得四周都突然静悄悄的,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心脏碰碰的漏两拍,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但是很快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铺天盖地的瞬间怨恨,用力的捏紧了手心,阴沉沉的冷笑了两声:“苏岚,是我。”

“您是?”电话那边的苏岚似乎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

男人却不在开口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惹得电话那头的苏岚一阵莫名其妙。

“您、您跟苏岚认识?”秦筝能够从刚刚的那通电话里感觉出来猫腻,男人却是阴厉的瞥了一眼她,说道:“给你三天时间,把苏岚弄过来,不然,我就弄死你!”

“我跟您保证可以把苏岚弄过来,但,我要您的帮助……”秦筝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男人的表情,男人却是玩味的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说道:“联系金子,但你要是敢耍花样,我把你卖到岛国去。”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一样,吓得秦筝跟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的点头。

男人一转身离开,金子立刻就露出一副猥琐的样子,直接朝她扑了过来,惹得她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喊,还好刀疤直接把他从床上拧了起来,一直拧到了房间外面,揪着他的耳朵说道:“没看见老大要用她办事,你还敢上?不要命了!”

秦筝孤身一人送现金过去的时候,她是给了何沛臣发了短信的,如果她今天没能回来,就让他报警,所以何沛臣过来秦家没有找到秦筝,惴惴不安,生怕秦筝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最后秦筝被有惊无险的送了回来,那十万块现金自然是被拿走了,何沛臣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守在秦家狠狠的抱着她。

秦筝没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收获,原来不止她一个人讨厌苏岚,不管苏岚什么时候惹到了那群地痞liu氓,对她而言,都是好事,她遭遇的这些屈辱,苏岚迟早也都会承受个遍,想到这里,秦筝的心情就好了起来,对于何沛臣也有了几分好脸色,甚至留了他在秦家住宿,主动留他在自己房间聊天说话……深夜时分,孤男寡女待在一个房间说话,难免会有亲密接触,何沛臣本来就喜欢秦筝,身体自然有了反应……秦筝现在是一想起欢爱就有种恶心反胃的感觉,但是她如今臭名在外,顾乔北和苏岚都把她的电话给拉黑了,她要引苏岚出来,那就需要何沛臣帮忙了……

何沛臣听出了秦筝的意图,是不愿意的,毕竟这种做法无异于以卵击石,最后是苦头的肯定是自己,他劝了好一会儿秦筝,她都执迷不悟,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秦筝苦思冥想要怎么引苏岚出来的时候,收到了一份无人寄件的包裹,里面是一张DNA化验报告,苏岚的女儿跟顾乔北的DNA对比检验报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秦筝当即就拿着秦家的座机要给苏岚打电话,正好何沛臣过来找她,她直接拿过他的手机,回房间将门反锁了,任由何沛臣在门外敲喊,她都充耳不闻。

她拍了这张检验报告给顾乔北,等了一分钟,迅速的拨了过去。

这一连串的事情,顾乔北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所以他回来了顾家大院陪着苏岚和一一,看到这条彩信的时候,微微蹙眉,看了一眼苏岚,走向阳台,紧接着何沛臣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是秦筝的声音:“看到这个检验报告,是不是很惊讶?”

“根本就是假的,伪造的。”顾乔北淡淡的说着,一一绝对是他的亲生女儿。还有他拉黑了秦筝的电话,她就换一个人的手机给他打,还真是阴魂不散。

“是吗?”秦筝阴沉的笑着,“可是,我复印了很多份呢。”

顾乔北微微眯着眼,从阳台看下去,今天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温和的说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我想要见你!”秦筝咬牙切齿的说着,似乎怕他没有听清楚,又一字一句的重复了的说道,“顾乔北,我要见你,就现在、立刻、马上!”

顾乔北沉默着没有说话,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里抱着一一的苏岚,对着手机轻轻的笑了两声,倏的沉下了语调:“秦筝,你到现在还死不悔改。”

“顾乔北,我就问你,我要见你,你来不来跟我见面!不然我就把这份DNA检验报告传上网上去,想必网上又会很精彩!”秦筝同样是冷笑了两声,捏着手机,眼底透出彻骨的恨意,顾乔北没有跟她废话:“哪里见面?”

秦筝直接报了首都最郊区的地址,与她被qiang奸那个路口的地址相聚了很远,她挂了电话,又跑过去开了电脑,将图片上传到网上,设置了定时发布,把手机上相关的内容和信息删除了,然后开门将手机还给了何沛臣,又重新将门反锁上,拿着自己的电话给金子打了电话:“跟你们老大说,我今天能引苏岚过去那个路口。”

秦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慢很坚定,透着一股狠意,还有一种说出的诡谲,惹得电话这头的金子莫名的起了一身疙瘩,回答了她之后,老老实实的跟男人汇报了情况。

男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似并不意外,毕竟那份DNA报告,是他让人寄给秦筝的,他沉默了好一会儿,让金子点了五个人在过来那段路口的必经之路上守着。

秦筝挂了这个电话以后,转身就进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特意拉开衣柜挑选了衣服,还在梳妆台上认真的花了妆,一切就绪之后,她出去用秦家的座机给苏岚打了个电话:“苏岚,是我,秦筝。”

【题外话】

猜猜这个阴沉的男人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