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北,苏岚在我手里/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筝约顾乔北见面的地方比她让苏岚过去的地点要远得多,即便是他提前出门,开车折腾了近三个小时才到,一到地方,居然发现秦筝还没有来,顾乔北不由得蹙眉给她打了个电话。

“急什么,我马上就到了。”秦筝笑语盈盈,挂了顾乔北的电话,又拿出小镜子,看了看自己装扮,确定一切都妥帖。

过了十五分钟,秦筝才姗姗来迟,开了车门下来,看着站在轿车旁边的顾乔北,身材颀长,穿着黑色的风衣,英俊的面孔,在这荒郊野岭里显得越发帅气,惹得秦筝望向他的眼神都变得热切了几分。

顾乔北目光淡淡的看向她:“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这么着急做什么。”秦筝说着,直接走到他跟前,伸手轻轻的抚着他的侧脸。换做以往,秦筝倒不敢对顾乔北这般放肆,可是如今,她还有什么好怕的,顾乔北完全要将她赶紧杀绝不留后路,她也成了这幅鬼样子!

顾乔北忍着侧脸上令人不舒服的触感,看着秦筝这幅无畏的样子,忽而温和的笑了起来,边笑边摇头,秦筝被他眯眼微笑的样子惹得红了脸,目光迷恋的看着他:“乔北,我这么爱你,你难道感觉不到么?”

顾乔北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伸手按住了她在他脸上乱摸的手,她顺势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跟他一样侧靠在车子上,水光潋滟的看着他:“你真的好狠的心……我本来以为,我走投无路了……结果,有人给我寄了这么一份DNA检验报告……”

“所以呢?”顾乔北微微挑眉的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的话往下问,秦筝目光落在他眉眼上,继续说道:“所以,我就想到了用这个来约你出来见面,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我特意在网上设置了定时发布……”

顾乔北看着她得意的神色,敛去了眼底的冷意,说道:“但是,那份DNA检验报告是假的……我也出来跟你见面了,你说吧,想要怎么样。”

秦筝勾着唇角璀璨的笑了起来,又抬手摸了摸他的侧脸,歪着脑袋,透着一丝小女儿的姿态:“是假的又怎么样,你出来了见我了就行。我想要怎么样啊……我要你,撤掉对我所有的上诉,并且发誓,以后都不会对我起诉。”

顾乔北轻轻的笑了两声,眼底神色平静,没有一点儿慌乱,就想跟她聊天一样,很坦然的说道:“我可以对你撤掉所有的上诉,那你呢?”

“我呀……”秦筝拖长了语调,看着近在咫尺的顾乔北,眼底的执念越发浓烈,看着他英俊的容颜,手指摸到他的唇角,低眉顺眼的说道,“我对你,你难道还不清楚么?”

“你对我怎么了?”顾乔北看着她这幅样子,唇角无声冷笑,却伸手搂着她的腰,湿热的气息在她耳边,“你说呀,你对我,怎么了?”

不等秦筝回答,顾乔北突然放开了她,说道:“你要跟我在一起,那何沛臣怎么办?他可是从小就喜欢你,对你痴心不改。”

“哼,我从来就瞧不上他,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因为我被人……”秦筝一听到何沛臣的名字,顿时眼底就有了不耐的神色,差点儿将自己被人qiang暴的事情脱口而出了,让何沛臣帮忙他都没有胆子,这样的男人怎么能跟顾乔北相比。

顾乔北听着她对何沛臣不屑的语气,似笑非笑的瞥了秦筝一眼,她立刻就伸手推了推他的胸膛,愤恨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要起诉我,我去法院处理,再加上网上的视频,我回来的路上,被人qiang上了!不然我怎么会让何沛臣跟在我身边,他连你一根手头都比不上!”

“那何沛臣对你还真不是一般好,你都这样了,他居然还一点都不嫌弃。”顾乔北说这话无意刺得秦筝心头一哆嗦,豁然抬头看着他:“那你呢?你嫌弃我?”

顾乔北笑着摇摇头,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嫌不嫌弃你,重要么?”

“呵,就算你嫌弃又怎么样?我还是要跟你在一起!”秦筝突然拔高了嗓音,前倾着身子靠到他怀里,顾乔北这次却直接躲开了她,冷冷的笑了两声,一伸手,从半降的车窗里摸了手机出来,上面显示着通话中,通话的那个号码正是何沛臣的。

“要不要跟何沛臣说两句?”顾乔北冷笑着把手机递到她耳边,秦筝顿时发现自己被他给耍了,顿时恼羞成怒的说道:“顾乔北,信不信我把那份DNA检验报告……”

顾乔北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冷厉极了,笑着说道:“你自己要用何沛臣的手机跟我打电话,我来的路上问了他,他本来还不愿意把你暴露出来,还始终护着你,不过现在……呵呵……”

顾乔北笑了又笑,将这份录了音的通话掐断了,继续说道:“我几次三番对你手下留情,你倒好,自找死路!”

顾乔北说完,直接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抽了一张已经写好的支票塞给她,秦筝下意识的伸手接了过来,看到上面的数字,一千万。

“秦筝,你又多了一项罪名,敲诈勒索。”顾乔北冷笑着,秦筝看着手里的支票突然明白过来他的意图,刚要伸手撕毁,他却按住了她的手腕,警鸣声由远及近而来。

秦筝慌乱得要撕毁这张支票,他的手却如钳子一样,按着她让她无法动弹,她看着往这边开过来的警车,慌乱得浑身都颤抖起来,摇头说道:“你诬陷我,我没有要你这张支票!”

“是吗?”顾乔北笑得冷漠又绝情,“警察马上要来了,你看他们信不信。”

秦筝看着被他按住的手腕,还有已经快要到了眼前的警车,盯着他发狠的说道:“顾乔北,你会后悔,我告诉你,我把苏岚也引了出来。”

顾乔北闻言瞳孔一缩,脸上染着骇人的阴沉,秦筝也不做无谓的挣扎,冷笑着说道:“我遭受了什么屈辱,恐怕这会儿,她也正在遭受。”

“你说什么?!”顾乔北一伸手拽着她的头发,眼底暴戾横生,咬牙说道,“秦筝,你把苏岚怎么了?!”

“怎么?现在后悔刚刚那样对我了?!”秦筝只觉得头皮传来尖锐的疼痛,但她唇角却带着嘲讽的笑意,“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讨厌她,qiang暴我的那群男人,也讨厌苏岚,我把她引了出来……剩下的,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敢向你保证,那群男人会把她从头到尾享受一遍……”

顾乔北听得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沉着一张脸,向来温和儒雅的脸此刻却阴森得让人害怕,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而来:“秦筝,你会把牢底坐穿的。”

警车靠近之际,顾乔北伸手将秦筝放开,她手里的支票也飘然落到地上,警车停下来,武警迅速下来,手枪对着秦筝:“不许动,举起手来!”

秦筝被警察押上了车,顾乔北跟领队的武警头头说了两句,他们把秦筝的手机给了顾乔北,他迅速上了自己的车,调出她的通话记录。

金子看到秦筝的号码的时候,不等电话那边的人说话,急急的说道:“那个女人我们已经送给老大了,我们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你也别给我打电话了。”

金子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顾乔北回想着跟秦筝说的话,还有这个男人的话,调出导航,这才发现,法院距离这里几乎是绕了大半个首都,秦筝在从法院回去的路上被人qiang暴了,那不出意外,苏岚也会在那条路上……

顾乔北大脑飞速的旋转着,将秦筝的手机扔到一边,拿起自己的手机,上面有苏岚的两个未接,还有一个莫绍谦的未接电话,还有一个顾乔南的。

顾乔北将车子开得飞快,直接给苏岚回拨回去,无人接听,他又迅速顾乔南回拨过去:“二哥,是不是回来了?”

“是,怎么了?”顾乔南听出他的语气有些急迫,跟叶青一块儿回来顾家,居然都不在,他给顾乔北打电话没人接,叶青给苏岚打电话,也没人接。

“苏岚被人绑架了,在法院回来大院的这段路,我被人引开了,正在赶过去的路上……”顾乔北飞快的说着,顾乔南回了一句知道了,直接联系了自己带的特种小分队,让刚刚休假的人全部都重新出动。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慕琛手里捏着苏岚的手机,看着一个又一个打进来的电话,唇角冷笑了起来,盯着苏岚说道:“从你被带到这里,距离现在已经有五个多小时了,期间你老公只给你打了一个电话,还只是在刚刚。”

此刻苏岚坐在椅子上,手脚都被捆绑着,之前慕琛失控的离开以后,后来就进来了两个人将她捆绑住了,现在慕琛又出现,他整个人已经恢复了过来,只是脸上露出残忍又阴狠的神情,他见苏岚不说话,冷冷的笑了起来。

苏岚警惕的看着他,看着慕琛拿出了一把尖刀,透着无声的森冷,然后给顾乔北拨了一通电话:“顾乔北,苏岚在我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