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小番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道惊雷炸开,裴瑶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还有青紫色的闪电,蜿蜒着从空中劈开,照亮了这间屋,刚刚她做了个噩梦,不太记得是什么了,只是惊醒过来仍旧让她感到阵阵后怕,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冷汗,感冒以后,让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从下午睡到了现在,按开床头,看了一眼时间,才晚上八点多,她穿着拖鞋去倒杯水喝,隐约听到了哭声。

裴瑶蹙眉,轻轻的开了门,看到自己的母亲穿着睡衣跌坐在房门前,披头散发的哭泣着,而房门却紧紧的关着。

“妈,你这是怎么了?”裴瑶赶紧从跑过来将母亲姚芬芳扶起来,伸手就朝着房门用力的拍着,“裴晋阳,你是不是又带情人回来鬼混了?!你凭什么把我妈赶出来!”

里面的两人正在云翻雨覆,被裴瑶给打断了,高媛不耐烦的推了推裴晋阳,裴晋阳也没了兴趣,从她身上起来。

“什么时候把这母女弄走啊,最每次看着都碍眼。”高媛有些生气,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从床上光着身子就下了床,“那个老女人还躺过这张床,真扫兴。”

“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儿子,我就什么时候弄走她们母女。”裴晋阳捡了衣服穿戴好,伸手在高媛胸前摸了一把,然后过去开门。

看到裴瑶横眉冷对,像只刺猬一样,而她扶着的姚芬芳披散着头发, 泪流满面的委屈样子,他看着就厌烦,没有好气的说道:“滚!”

他说完就要关上门,裴瑶却上前一步,不让门合上,狠狠的瞪着裴晋阳:“你要不要脸?!还带着情人回来鬼混,你也不怕人笑话!”

“你还反天了!”裴晋阳一巴掌就将裴瑶扇了一个趔趄,嫌弃的瞥了一眼姚芬芳,“你要还想在这屋里带着,就带着这个小野种老实点,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她来指手画脚!碍手碍脚的东西,看着就心烦!”

裴晋阳用力的将门关上,姚芬芳因为他这番话,眼底尽是绝望,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一直都性子柔弱,就算是裴晋阳这般对她,她都不敢吭一声,但是裴瑶是他的女儿啊,这些年了,他始终不信,当年她没有做出对不起他的事……

裴瑶还要继续不依不饶上前敲门,姚芬芳却拉住了裴瑶,哽咽着说道:“算了,瑶瑶……”

“妈!”裴瑶有些恨铁不成钢,看着姚芬芳这副哀求的样子,心里也难受得厉害,值得拉着她回去自己的房间。

“瑶瑶,妈妈没事。”姚芬芳擦了脸上的泪水,牵强的扯出一抹笑,“你别乖你爸爸……”

“妈!他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裴瑶从小就被贴着‘小野种’的标签,没少被裴晋阳打骂,她早就对裴晋阳没有什么父女感情,懂事起就是对他直呼其名,两人搁在一块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样,不吵不休。

“瑶瑶,你听妈妈的话,毕竟还要在这个家里待下去。”姚芬芳哽咽着,看着裴瑶神情怏怏的,叹了一口气,“你休息吧,感冒还没好,你明天还要上学。”

裴瑶看着姚芬芳这副柔弱任人欺负的样子,心里堵得慌,拿着水杯说道:“我下去倒水喝。”

“房间里就有饮水机啊。”姚芬芳朝她的背影说道,裴瑶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一直走到楼梯尽头,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大雨。

这片别墅林都是裴家的,主别墅是裴老爷子居住,剩下的八个儿子各有一栋,大儿子、三儿子、四儿子、七儿子在接连的意外中身亡后,唯独大儿子成婚,留下了一子,大儿媳妇想不开跟着殉情了,裴老爷子就把年幼的孙子裴峰接到了主别墅,八栋别墅,便空下来四栋。

矗立的别墅林,环绕着主别墅伫立的八栋别墅,左边一半都是漆黑一片,唯独右边四栋有灯亮着,跟裴瑶家别墅靠得最近的,是她的大伯、裴峰父亲的别墅,二伯原本在左边的别墅里居住,四周都是漆黑的,后来就搬到了七伯的别墅这里,跟她家别墅相邻。

不知是她眼花还是怎么的,她好像看到了一点光亮,是从左边大伯家那个漆黑的别墅里发出来的,一闪就灭了。

因为好奇,她努力眯着眼,让自己看清楚几百米之外的那栋别墅到底是什么在闪,突然间,她感觉有一道锐利的视线朝她看了过来,即使隔了这么远,她依然能感觉到,刚刚那栋空下来的别墅有人进去了!

裴瑶顿时蹲下了身子,心跳不停,等到缓了过来,立刻跑回了自己房间,把门反锁了,靠着门背后平静了好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起来,裴瑶请假到期,要回去学校上学了,姚芬芳问她感冒好些了没有,又替她收拾了不少行礼,在她要出门之际,提醒着说道:“瑶瑶,今天是十五,你别忘了要过去爷爷那里一趟。”

每月十五,裴家的人都会携带妻儿过去主别墅,见裴老爷子一面。

“我知道的。”裴瑶摆了摆手,感冒似乎又有些重了,鼻子都透不过气来,背着书包往别墅走去。

自从裴晋阳跟高媛在一起后,就不会再带她们母女二人过去住别墅,高媛情人的身份也终究上不了台面,裴晋阳也不会带她过去主别墅。

母亲姚芬芳已经这般软弱,被欺负到了头上都能忍气吞声,她裴瑶可不是那么好欺负,无论如何她都要护着母亲争取在这个家里该有的地位。

裴瑶过去主别墅的时候,有些晚,长长的红木桌上已经坐满了人,裴老爷子坐在正中间,背后的墙上是一副很大的圣经壁画,林管家看到裴瑶过来,微微挑眉,但也什么都没说,还是吩咐仆人给她摆好碗筷,然后指引着她在裴晋阳身边坐下。

“爷爷,我不想坐他身边。”裴瑶双拳紧握,稚嫩的脸上带着坚定,望着裴正风,大声说着。

整张桌面上本来就很安静,裴瑶此话一出,整个客厅都安静了下来,裴正风掀眸看着挺直了脊背的裴瑶,似第一次在认真的打量着她,这个小孙女,倒还有几分胆色。

“老八,这是你女儿?”裴正风转头看向裴晋阳,是他最小的儿子。

裴晋阳和善的笑了笑,看向裴瑶的时候,眼底急快的闪过一道厌恶的冷芒,转眼却又如慈父一般的笑着说道:“爸,这是我的女儿,裴瑶。”

“这是怎么了?”一道带着磁性笑意的嗓音突然响了起来,裴峰穿着浅灰色的运动服,漆黑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漫不经心的扫了扫众人,走了过来。

“就你最慢。”裴正风扭头训斥了一句,但眉目之间对裴峰的纵容不言而喻,毕竟这个长孙在父母双亡以后,一直跟在他身边,感情自然不一般。

裴峰很自然的拉开了椅子坐在裴正风手边,看到站在裴晋阳不远处的白衣女孩,唇角微微的往上扯,露出一抹嘲讽又近乎轻蔑的笑,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脸上只剩下一片谦和有礼。

昨天他回去父亲的别墅,隐隐看到了八叔的别墅窗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睡衣的女孩,就是她了吧,裴瑶,他的小堂妹。

今天她站在这里,一样是一身白色的长裙,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一样,神情倔强至极,小身躯似乎还微微颤抖着……

“爷爷,这个是八叔唯一的女儿、我的小堂妹裴瑶吧,今年好像有十八岁了吧……”裴峰漫不经心的说着,明明是对着她笑得谦和有礼,裴瑶却莫名的感觉不安,觉得他那双眼睛像是漆黑不见底的漩涡,仿佛能吞噬一切。

裴瑶身上的肌肤不自觉的起了一层小颗粒,忍住心底的恐惧,直直的看向裴峰,她需要攀上裴峰,既然已经注意到她了,那就要牢牢的抓住这个机会。

“大堂哥,我是裴瑶,还要半年才满十八岁。”裴瑶朝着他甜甜一笑,裴峰见到她这副模样,忽而轻笑了起来,眼底带着几分讥诮,却是温和的说道:“瑶儿,过来大堂哥身边坐。”

裴晋阳没想到裴峰会对裴瑶来了兴趣,眼底光芒一亮,朝着裴瑶使了使眼色,裴瑶看都没看裴晋阳,捏着手心,鼓起勇气过来了裴峰身边。

老二家的女儿裴欣倒是不乐意了,一向裴峰都对她很好的,裴家生的都是儿子,女儿就只有她裴欣和裴瑶两人,而裴晋阳一直都想要生个儿子,不喜欢裴瑶大伙儿都知道。

现在裴峰对裴瑶和颜悦色,到让裴欣觉得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当即就拉着脸说道:“大堂哥,我也要坐你旁边。”

“就你事多,闭嘴!”老二裴晋庭低声呵斥着,他也想生个儿子,可是孩子夭折了不少,只有后来裴欣这个女儿活了下来,他虽心有不满,但也还算是宠着这个唯一的女儿。

剩下的老五和老六也只各生了一个儿子,分别是裴俊和裴飞,两个人能在裴家存活下来,想必也是九死一生,历经磨难,很安静的没有说话,但却是注意着桌上每个人的动静。

至于年纪最小的老八裴晋阳,比裴峰也不过大了十岁,正直壮年,两人之间算是争夺得最为激烈。

“二叔,训欣儿做什么。”裴峰和颜悦色的说着,朝着裴欣挑眉说道,“要坐过来就坐过来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