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小番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已经坐到了裴峰旁边的裴瑶感受到裴欣眼底的不满,冷芒极其刺目,还有毫不掩饰的讥诮和嘲讽,坐过来裴峰旁边,然后仰头冲着裴峰嫣然一笑。

裴家的晚辈一共有五个,按照年龄往下排,分别是裴峰、裴俊、裴飞、裴欣、裴瑶,两姐妹年龄相当,而裴欣一直在裴家比裴瑶得宠,她现在找男朋友都是照着裴峰的模子再找,现在蹦出来一个裴瑶跟她争,她自然对裴瑶很排斥。

“好了,吃完了早餐,要是没事,就都散了吧。”裴正风瞥了一眼裴峰,不知道他这举动什么意思。

“瑶儿,你这有点瘦呀,多吃点。”裴峰体贴的将牛奶推倒她跟前,几乎是贴着她耳边亲昵的说话,温热的呼吸让她忍不住浑身一颤,连忙拿过面前的牛奶杯,低头咕噜的喝了一大口,裴峰的温柔,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大堂哥,我也要喝牛奶!”裴欣不依不饶,狠狠的瞪了一眼裴瑶,冷眼旁观的裴正风用力的将手里的筷子放到桌面上:“一大早上,哪里来的这么多话!”

裴欣顿时老实了下来,裴瑶不敢抬头,却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众人,裴峰优雅的拿起刀叉,眼角不露痕迹的瞥了一眼身侧的裴瑶。

桌上的其他人,虽说都是目不斜视的低头吃饭,但也少不了对裴瑶多了几分打量。

“大哥,听说你又换女朋友了?”吃到一半的时候,裴俊一叉戳中盘子里的荷包蛋,嫩黄色的汁液顿时留了出来,瞥了一眼裴瑶,似笑非笑的说着。

“没换,是掰了。”裴峰漫不经心的说着,看向裴俊的目光很平静。

老五的妻子轻轻的拉了一下裴俊,似乎让他别多话,裴峰跟裴俊表面上看着挺不错,而裴飞似乎要胆小一些,对裴峰更多的是害怕和唯唯诺诺。

“又分了?”裴正风拖长了语调,正色说道,“峰儿,你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这都是第几次给你介绍对象了?”

“爷爷,您给我介绍女朋友,各位婶婶也给我介绍,我挨个排都排不过来,总要一个个试着相处吧,同时脚踏多条船的事,我可做不出来。不过,您要是真觉这些介绍的女朋友可以娶进门,那我随便挑一个就是了。”裴峰无所谓的耸耸肩,裴正风一听,明白了他的意思,目光扫了一圈桌上的儿媳妇们,吓得她们往后缩了缩脑袋。

裴峰这孩子什么都好,一开始是一直不谈女朋友,急得他担心裴峰是不是那里有问题,想办法给他来了个全身检查,什么问题都没,后来给他介绍对象,原本以为他会抗拒,谁知道他来者不拒的都接受了,但是每一个都不到一个月就分了,分了以后,他要是不给他介绍对象,他又开始打光棍……弄的裴正风不知道要怎么说他。

“瑶儿,以后找男朋友,除非爷爷介绍的对象,其他人介绍的都不要理会,知道么?”裴峰突然凑过来,眼底带着邪肆,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裴瑶抬头看着他,抿紧了唇没有说话,心脏却碰碰直跳,没想到裴峰会这么好心的提醒她小心以后。

“峰儿,她还没满十八岁,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裴正风叹了一口气,摆手说道,“随便你吧,你要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也不给你介绍对象了,但是你三十岁之前,必须结婚!”

“等我三十岁了再说呗。”裴峰微笑,轻轻的敲开了鸡蛋壳,不过三言两语就化解了各个叔叔往他这里塞女人的问题。

早餐之后,裴瑶要回去学校上学,从别墅林走到最外面的大门口,还有很长一段路,一辆捷豹从她身边经过,然后缓缓的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是裴峰,此时他已经换了一身西装。

“小瑶儿,要去上学?”裴峰对着她微笑,绅士谦和的模样,“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一程?”

裴瑶一愣,一动不动的盯着裴峰,裴家人生性薄凉,她的父亲裴晋阳都是这副德性,裴峰却对她多了一份关心,无论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心里都蓦地划过了一丝暖意,更何况,还是她心里想要去攀上裴峰的。

“谢谢大哥。”裴瑶冲着他微笑,直接喊他大哥,仿佛他就是自己的亲哥哥一样。

裴峰轻笑了两声,眼底流淌过一抹璀璨的光芒,示意她坐上副驾驶,裴瑶灿烂的笑着坐进来,裴峰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发丝:“八叔对你不好么?”

裴瑶脸上的笑容有些暗淡,沉默了一会儿,想着昨天裴晋阳带情人回来,把她母亲赶出房门的场景,眼底带着显著的恨意,拽着拳头说道:“我恨他!”

裴瑶转头看向裴峰,眼底带着渴望和祈求,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大哥,你帮我好不好?”

裴峰倒是没想到裴瑶这么快就跟他说了实话,小女孩还真是好骗,不过是给她一点举手之劳的温存,她竟然就毫不犹豫的贴了过来,但是……生在裴家,没有一个是好货色,他可不会这么轻易就信了裴瑶的话。

“傻姑娘。”裴峰微笑,动作温柔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鼻尖,微微叹气的说道,“瑶儿,至少你还有父母……”

“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裴瑶看着裴峰脸上露出的悲伤,心里很是难受,想着他父母早早的就去世了,下意识的伸手捏住了他覆在方向盘上的大手。

“好了,我送你去学校。”裴峰身上的哀伤一瞬间收敛得干净,将捷豹发动,“还有半年就满十八岁,现在是读A-level课程,学完了,明年1月份就去上大学了,是这样么?”

裴瑶点点头,翻了翻放在身前的书包,然后抬头看向他,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大哥,我以后不会的可不可以问你?大学入学考试要考A-level课程,还有七个月……”

“大学选好了?”裴峰关心的询问着,裴瑶眉头几乎要纠到一起了,“好难选啊,我成绩又不好,好怕考不上。对了,大哥你是伦敦大学毕业的吧,要不,我也考伦敦大学?”

“你刚刚还说成绩不好,怕考不上。”裴峰挑眉,裴瑶笑了笑,小心思被他尽收眼底:“不是有大哥你嘛,你辅导我,我一定能考上的。”

“你这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裴峰作势无奈的摇摇头,眼底的讥诮一闪而过,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靠过来,那就来吧……

“大哥是答应了?太好了!”裴瑶终究是年轻,被此刻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捏了捏拳头,暗自下定决定,一定要牢牢的抓住裴峰,让裴晋阳不敢再对她们母女呼来喝去,在裴家她们母女该有的该得到的,她统统都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裴峰答应了会给她辅导课程,裴瑶去学校上课都是眉飞色舞的,感冒也一瞬间就好了。

平时不愿意回去家里,都是一两个月才回去一次,今天放学了就赶紧往家里跑,回来的时候还特意往住别墅门口晃荡,似乎再看裴峰有没有回来。

裴欣比裴瑶大两岁,但是因为A-level课程没有过,读的一所裴家作为股东的私立学校,所以裴欣想去上课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她看到裴瑶鬼鬼祟祟的在主别墅门口溜达的时候,顿时就冷笑着过来。

“哟,我说哪里来的小贱人在这里晃荡,原来是五堂妹你呀。”裴欣尖刻的声音传来,裴瑶扭头,看着裴欣扭着腰肢从通往二伯别墅的道路上走来。

裴瑶假装没有看到裴欣眼底对她的厌恶,恭敬的喊了一声:“四堂姐。”

“呸,谁是你四堂姐!”裴欣本就跟裴瑶没有什么接触,裴晋阳直接把情人高媛带回来,不喜欢裴瑶母女的事,裴家谁不知道,只是没有人拿到明面上来说罢了,但明里暗里没少对裴瑶指指点点,如今裴瑶还敢自我良好的过来主别墅找裴峰,她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教训裴瑶的机会?!

“你以为大堂哥早上对你和颜悦色,你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谁不知道八叔恨不得将你们母女二人扫地出门,当年你母亲就是个下贱的胚子,跟下人滚到了一起,才有了你这个小野种……”

裴瑶本不打算跟裴欣一般见识,但是‘小野种’三个字就像是激怒了裴瑶一样,抬头狠狠的瞪着裴欣。

“瞪什么瞪?你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你是小野种?大家不过是看在八叔的面子上从来没有说过你而已!”裴欣语气嘲讽又恶毒的说着,看她的眼神极其轻蔑。

裴瑶被她羞辱得脸色青白交错,紧紧的拽着放在身前的书包,双眼迸出凌厉的光芒,恨不得要将裴欣给分尸了。

“你再瞪我试试?!”裴欣被她这幅表情瞪得上前推了推她的肩膀,挑衅的说道,“还想动手打我了不成?!小野种,滚回去,别在这儿碍眼!”

裴瑶像是忍耐到了极限,抬手就将身前的书包朝着裴欣脸上砸去,然后张牙舞爪的开始挠她,裴欣一声尖叫,摸着被裴瑶抓过的脸,顿时脸色变得铁青,反应过来就开始跟她对打,两人就这样毫无形象的在主别墅门口附近扭打了起来……

裴峰回来的时候,林管家正在体罚两人,裴欣呜呜的哭着跪在地上擦地板,而裴瑶则梗着脖子,在面壁,姿势稍有不对,林管家就会一巴掌打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裴峰扫过两人,裴欣顿时从地上爬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他哭,整个脸都哭得跟花猫似的。

裴峰有些眼底有些嫌弃这样狼狈邋遢的裴欣,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她的靠近,朝着林管家使了使眼色,林管家立刻过来拉住裴欣,冷声说道:“大厅地面擦完了?!谁让你站起来的?!”

林管家在裴家说话也很有分量的,裴欣被这么一吼,顿时老老实实的回来擦地板,眼睛却是一直看着裴峰,委屈的喊道:“大堂哥……”

“瑶儿,跟我上来。”裴峰目光落到面壁的裴瑶身上,一双眼眸染着凛冽的冷光,扫过她脸蛋、脖子上的抓痕,还有她抿唇倔强的模样。

居然会跟裴欣动手,倒是让他意想不到呀,裴峰唇角染过一抹嘲讽的笑,但很快就消失不见,过来牵过裴欣的手,一起往旋转楼梯走去。

裴欣看着两人一起上楼梯的背影,用力的咬着下唇,眼底待着锐利的寒意刺向裴瑶。

“脸伤了可就不漂亮了。”裴峰牵着裴瑶进来了他的房间,按着她坐在沙发上,找了医药箱出来,大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颌,凑过来温柔的吹了吹她脸和脖子上的抓伤。

裴瑶因为裴峰的温柔关怀,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眼泪哗啦一下溜了下来,直接扑进了裴峰怀里,委屈的大哭了起来:“大哥,是四堂姐骂我小野种,我不是,我不是……”

“好好好,乖,别哭,别哭……”裴峰温柔的抚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轻轻的抚着她的发丝,眼底却是一片冷漠,像是旁观者一样,看着裴瑶在他面前所有的情绪。

“大哥,我哭好了。”不知道趴在他怀里哭了多久,裴瑶不从他怀里抬头,看着他衣襟沾了一大片,有些不好意思的。

“哭好了?那就坐着别动,我给你擦药。”裴峰双眼紧紧的盯着她,这样的温柔,让裴瑶双颊莫名的滚烫了起来,不敢抬头去看他。

“傻丫头,突然害什么羞。”裴峰指腹捏着她的下颚,动作轻柔的给她上药,看着她乱瞟不知看向何处的双眼,缓缓的靠过来,几乎跟她鼻尖相对,专注又深邃的看着她,“大哥可是等着你快点长大呢……”

“大、大哥,我已经不是小孩了!”裴瑶被裴峰注视得心跳飞快,几乎是手忙脚乱的往后仰,跟他拉开一段距离,他是她的大堂哥,再温柔也是她的大堂哥!她怎么能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可是刚刚裴峰那样温柔又专情的注视,她真的会控制不住的迷失,就好像,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悬崖,但是悬崖下面的风景仍旧吸引着她无法自拔……更或者,她贪念裴峰的温柔关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