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小番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瑶拼命的摇了两下头,让自己冷静,在抬头看向裴峰的时候,他只是谦和的微笑着收拾医药箱,好像刚刚他的温柔注视,是她自己的臆想。

“大哥,我回去了。”裴瑶从沙发上站起来,逃似乎的离开了房间。

裴峰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笑得邪魅,这么快就动心了,真是没趣,他对这种黄毛丫头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更何况还跟她有血缘关系,luan伦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但是裴瑶自己主动靠过来的,还动手把裴欣挠得不轻,那下手狠得差点把裴欣抓毁容了,就凭这股狠劲,还有她对裴晋阳的恨意,反过来为他所用也不是不可,八叔不是要跟他争么?那就看谁争得过谁!

裴瑶回去自己家的别墅的时候,一进门,裴晋阳就像是在专门等她一眼,即便是眼底对她很厌恶,却还是强装和蔼的说道:“瑶儿,从主别墅回来了?”

“嗯。”裴瑶点点头,跳到嗓子口的心脏还没平静下来,换了鞋子就准备上楼。

“裴峰对你挺不错的,以后多过去主别墅跟他接触。”裴晋阳微笑着,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如果他双颊的肌肉没有因为不自然的假装而抽动着,裴瑶倒还真会误以为他是个慈父。

“裴晋阳,我是会多跟大哥接触,但不会如你所愿!”裴瑶冷笑一声,朝着他竖起了全身的防备,像只小刺猬,她又不傻,裴晋阳不过是想要利用她!

“由不得你,除非你不想你母亲好过!”裴晋阳冷哼一声,也懒得跟裴瑶伪装慈父形象,命令般的说道,“多更裴峰接触,带来有用的消息,我就让你母亲好过一些!”

“裴晋阳,你卑鄙!”裴瑶气得全身都颤抖起来,牙关咬得直响,一双眼睛像是要吃人一般,死死的盯着他。

裴瑶吃软不吃硬,裴晋阳越是这般,她越不会如他的意,第二天去学校,干脆就待到了临近下个月十五,不得不去主别墅见裴老爷子,她才提前一天回来。

裴瑶这般不配合,裴晋阳自然不会她们母女二人好脸色看,裴瑶回来的时候,姚芬芳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面色枯槁憔悴,像个仆人一样在伺候着,而高媛更像是这个屋里的女主人。

裴瑶回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就把背上的书包用力的扔到了地方,双眼像是要喷火一样,快步走过来,把姚芬芳拉到一边,将她手里捧着的菜盘直接盖到了高媛脸上,然后抄起桌上的其他菜盘往裴晋阳身上砸去。

“你还翻天了!”裴晋阳动作迅速的躲避开,但身上还是沾了不少菜汤油汁,顿时阴沉的盯着裴瑶。

高媛被她糊了一脸的菜汁,狼狈不堪的发出一声尖叫,站起身来就要扇裴瑶,裴瑶这些年都被裴晋阳打到大,她反应极快的躲开,抬脚踢到高媛小腿上,高媛趔趄着倒地。

“瑶瑶……”姚芬芳一脸担忧的要劝住裴瑶,裴晋阳大步过来,一耳光就轮到了姚芬芳脸上,厌恶又冰冷的说道:“把客厅清理干净!”

“是,是,我马上就清理。”姚芬芳捂着脸唯唯诺诺的答应,转身就要去找清扫的工具,裴瑶气得直哆嗦,看着裴晋阳上前一步,恨不得要过来跟他拼命:“裴晋阳,你再敢动手打我妈一下试试?”

裴晋阳将地上的高媛扶起来,看到裴瑶对她咬牙切齿的样子,眼底对她的厌恶又深了一层,看到拿着清扫工具过来的姚芬芳,一脚踹到她小腿上,将她踹翻到地上,冷笑着说道:“裴瑶,弄死你妈就跟弄死蚂蚁一样容易,明天十五过去主别墅,你这么久没回来,最好庆幸裴峰对你还有兴趣,要不然,我让你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裴晋阳眼底的狠意让裴瑶背后起了一股寒意,让她止不住的浑身发颤,明明气的浑身都要炸开了一样,却不敢继续跟他对着干,只是倔强的瞪着他。裴晋阳心狠手辣,没少对她母女下狠手。

今天她这样对高媛,他没有对她动手,全部都还到了姚芬芳身上,不过是因为明天就十五要过去主别墅,要是她再敢继续拧下去,保不准裴晋阳回头就把她们母女养死里弄。

裴晋阳扶着高媛回去楼上主卧,门一关上,高媛就生气的推开他:“你看看,你看看,她又对我动手了,腿都青了一大块!”

高媛心里是有些怕裴瑶的,小小年纪,眼底对她的厌恶和恨意那样醒目,就是头野兽瑶把她咬碎了一样。

有次姚芬芳被欺负得狠了,裴瑶拿着一把菜刀就冲进来,下手没有半点分寸,直接往她头上砍,要不是被裴晋阳拦了下来,她那次怕是脑袋都成两半了,把她吓得双腿直打颤,站都站不稳,最后被裴晋阳打得半死不活,她却没有一句求饶的,始终发狠的瞪着他们。

“你先进去洗个澡吧。”裴晋阳蹙眉看了一眼她满身的狼狈,高媛也觉得自己身上味道难闻,转身往浴室走去,将门摔得直震来发泄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高媛从浴室出来,身上只裹了一件浴巾,刚刚遮到大腿根部,说不出的妩媚风情,看着一脸阴沉的裴晋阳,知道他还因为裴瑶而生气,眼底滑过一丝冷意,过来拉着他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道:“晋阳,裴瑶现在年纪这么小,就已经对我们恨之入骨,要是以后能耐了……”

“就凭她?”裴晋阳冷笑一声,丝毫没有将裴瑶放在心上,但高媛的话却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

“你想让她靠近裴峰,万一真的让她攀附上了呢?”高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裴晋阳的表情,对于她不能光明正大的过去主别墅,她又怎么可能不耿耿于怀。

“姚芬芳在这里,她就受制于我。”裴晋阳直接否决了这种情况,沉思了几秒,但高媛说的这种可能,哪怕是万分之一,他都要掐灭在摇篮里。

大厅里面,姚芬芳打扫完客厅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裴瑶帮着她一起收拾完毕,然后母女二人一起回去房间。

“瑶瑶……”姚芬芳有些忐忑不安,裴瑶从陪着她打扫客厅开始,一直都没说过一句话,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妈,去洗澡吧,我没事。”裴瑶找了衣服转身出来房间去一楼浴室梳洗,淋头而下的热水并没有将她心底的委屈和难过冲刷掉,反而让她合着水哭了起来。

等她洗澡出来,整个人越发清醒了,环顾着这个家,有种深深的枷锁感,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厌倦。

她从侧门出来,斑驳的树荫在月光下张牙舞爪,夜风吹过,肌肤泛起细小的疙瘩,有些无助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臂,视线不自觉的看向主别墅……大哥,有一个月不见了,不知道,还记得我么?

裴瑶有些患得患失,脚步不自觉的往主别墅方向走去,从树林穿过小道的时候,隐约听到了有声音传来,虽然很轻,但在这寂静的夜色里,还是显得很清晰。

裴瑶脚步一顿,心里的那点好奇,让她朝着声音处走去,树林深处,一对纠缠的身影,隐在暗处。

“裴峰,不要分手好不好……”女人的声音带着酒后的醉意,紧紧的攀在裴峰身上,不让他离开半分。

“对你没兴趣。”裴峰漫不经心的说着,即便是这个女人借着酒劲在他身上四处撩拨着,他也如谦谦君子一般,半分不为所动。

“我是裴老爷子钦定的孙儿媳妇,你怎么能跟我分手,你怎么能……”女人将裴峰按在树干上,肩上衣衫半褪,头发微乱,醉眼朦胧,透着无声的诱惑。

裴峰轻笑了两声,眼底讥诮又不屑,伸手轻轻的拍了女人的脸蛋两下,薄凉的说道:“省省吧,爷爷每次给我介绍对象,都是钦定的孙儿媳妇,别白费力气了,我对你没兴趣。”

裴峰伸手拉开这个女人,转身就走,女人却不依不饶,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肢:“我不要跟你分手,我不要!”

“听话一点呢,你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打包走人。”裴峰冷静得近乎无情,任由这个漂亮的女人在他面前泪流满面的苦苦哀求,眼底却没有一丝触动。

“裴峰,你到底有没有心!我那么爱你,你难道感受不到?!”女人因为他这般绝情,几乎是声嘶力竭的朝他大吼起来。

“半夜三更的,这么大声,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被我甩了?”裴峰蹙眉不悦的瞥了她一眼,抬脚就离开,声音漫不经心的在空气中飘散开,“不愿意在这里老实过一夜,那就在树林里待着,明天会有人送你离开。”

女人蹲下身子,捂脸痛哭起来,裴瑶远远的看着,都有些不忍,再看向别处的时候,已经没了裴峰的身影,她叹了一口气,准备回去,一转身,却看到了站在她背后几步之遥的裴峰,吓得她差点尖叫出来,捂着扑通直跳的心脏,往后退了两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