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小番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峰接住罗露,几乎是将她半搂在怀里,面带关心的说道:“怎么了?”

裴峰本是牵着裴瑶,此刻松开她,搂着别的女人,她顿时心中一紧,脚步都迈不开,定定的看着两人。

“没事,崴了一下而已。”罗露蹙眉,泫然欲泣的模样,惹人怜爱,裴峰面带关心,温柔低语:“站得起来么?”

罗露在他怀里试了两下,却又踉跄着站不稳。

“我抱你。”裴峰扶着罗露,俯身下来揉了揉她的脚踝,一伸手将她横抱而起。

裴瑶一言不发,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人,心里泛酸又别扭,她不喜欢裴峰对别的女人那样温柔。

到了建筑里面,罗阳让人领着裴瑶过去休息,她看了一眼裴峰抱着罗露走到别的房间,捏着拳头,终究是忍不住,喊道:“大哥!”

“先去歇会儿,我等会儿过去找你。”裴峰回头微笑,转身将罗露抱进了房间。

裴瑶只觉得心里堵得慌,跟着仆人过来布置好的房间,进屋就把门反锁了,赌气的躺在床上。

裴峰一直没过来,用午饭的时候,裴瑶百看到他跟罗露成双成对的出现,心里酸得更厉害,心想着两人该不会复合了吧……

裴瑶一直都面色不佳的没有开口说话,随便扒了两口,就回房休息。

下午参观庄园的时候,罗露脚崴了,本来是她以为会是她跟裴峰两人逛,结果罗露紧跟着裴峰出现,一瘸一拐紧紧贴着裴峰。

裴瑶眉毛都要拧成团了,小声嘀咕着:“脚崴了不好好歇着,跟着逛什么逛……”

本来罗露作为主人在引路,一扭头看到落后十几米的裴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五小姐,是不是觉得有着无趣?”

“是啊。”裴瑶毫不客气的回应着,随手扯了旁边的树叶,然后又丢到地上,硬邦邦的说道,“逛来逛去就是数不清的葡萄架,我不逛了。”

罗露脸色有些尴尬,没想到裴瑶会这么直接,裴峰轻轻的拍了一下罗露,示意她站稳,走过来一把勾住了裴瑶的肩膀,带着她一起往前走,走到罗露身边才停下,笑着说道:“露露,我这个小堂妹年纪小,不太懂事,你别介意,我们继续往前走,带她去看看酿酒的工序。”

“怎么会,五小姐很可爱。”罗露连忙笑着要过来挽着裴瑶的胳膊,裴瑶眼底闪过一丝嫌恶和不耐,被裴峰精准的捕捉到,嘴角边泛起几不可见的讥笑。

“我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裴瑶避开罗露,委屈的看了一眼裴峰,转身就跑开。

“这孩子真是任性……”裴峰无奈的摇摇头,留给罗露一个抱歉的眼神,转身去追裴瑶。

茂盛的葡萄架里,裴瑶跑到了里面,裴峰追到她的时候,四周都是搭起来的架子,密不透光。

裴瑶咬着下唇,白皙的脸蛋,黑白分明的眼睛,饱含委屈和难过的瞥了他一眼,掘着扭过头,气恼的说道:“来追我干嘛,陪你的露露去呀!”

裴峰面带奇怪的看着她,但仍旧温柔宠溺的伸手捏着她的手腕,安慰道:“傻丫头,大哥怎么会丢下你。”

“我不要你管!”裴瑶一想到他对罗露的温柔缱绻,她心里的酸水就跟泛滥了一样。

“裴瑶。”裴峰面色略有不悦,声音多了几分严肃,裴瑶顿时不敢再胡闹,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落下。

“你告诉大哥,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昨天就觉得你有些奇怪。”裴峰松开捏着她手腕的大手,整个人身上的谦和之气渐渐收敛,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

裴瑶继续抽噎着不说话,裴峰看着她垂眸落泪的样子,眼底并没有半分怜惜之色,反而透着一抹嘲弄的冷意。

“你要是觉得待在我身边不适应、不舒服……”裴峰话还没说完,裴瑶迅速摇头哽咽着说道:“大哥,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别赶我走……我只是,只是控制不住喜欢大哥的心情……所以,我看到大哥对别的女人温柔,我会不开心……大哥,你别丢下我别赶我走……”

说到最后,裴瑶直接扑倒了裴峰怀里,紧紧的圈着他的腰肢,惶惶不安,多怕裴峰要将她从身边驱逐。

“昨天大哥还说‘感情这种事情,本就无是非对错,真的喜欢那就顺应自己的心,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就顺着自己心意来了,就算我们有血缘关系又如何,可我控制不住啊,我就是喜欢大哥,是情侣之间的喜欢……”裴瑶泪流满面的从他怀里抬头,不顾一切的向他袒露了心迹。

“你这傻丫头……”裴峰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轻轻抚着她的头发,宠溺又温柔的说道,“我明白小瑶儿的心意了。”

“大哥不排斥?”裴瑶不放心的追问,裴峰笑着摇头:“大哥不排斥,但是……也只能仅止于此,你明白么?”

“嗯嗯,我知道。”裴瑶伸手擦了眼泪,顿时眉开眼笑,“大哥不排斥就好!”

“走吧,回房间休息吧,晚上再带你出来逛。”裴峰轻笑,敛去了眼底的讥诮之色,这么快就让裴瑶彻底的袒露心迹,真的是有着无趣啊……以后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了,这可怎么办呢……

“只是我跟你逛!”裴瑶撒娇似的强调着,裴峰疼宠的点头:“只有我和你。”

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吃了晚饭以后,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夜空繁星点点,庄园又是另外一番景象,美得如梦如幻。

裴峰牵着裴瑶在庄园里漫步,两人往酿酒的地方走去,木桶原装的葡萄酒,香气四溢。

“要不要尝一点?”裴峰唇间的笑纹有些深邃,裴瑶跃跃欲试的表情。

裴峰牵着她找了位置坐下,很快就走人端着盛了红酒的高脚杯过来,裴瑶接过就深深的闻了一口,真的很香,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

入口有些苦涩,但是后味很香甜,余味在舌根萦绕。

“大哥,这葡萄酒不错。”裴瑶毕竟是在裴家那样的环境里长大的,社交酒会没少参加,稍微还是能品出一些门道来。

“傻丫头,刚酿出来的葡萄酒是没有这么浓郁的酒味。我们喝的是庄园里放了十年的葡萄酒。”裴峰朝她举杯。

两人把高脚杯里的葡萄酒喝完,已经很晚了,会去休息的路上,裴瑶酒劲上来了,走路开始摇摇晃晃,裴峰送她回房,她却紧紧的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乖,不早了。”裴峰坐在床边看着满脸通红醉眼朦胧的裴瑶,任人采撷的模样,他轻笑着抚着她的侧脸,眼底并没有非分之色。

“大哥,我头晕……”裴瑶像只温顺的小猫咪,拉着他的大手放到自己滚烫的侧脸上,似挑逗一半,伸出舌尖,在他手心舔舐了一下。

裴峰眼底闪过一道光亮,唇间的笑纹深了几分,小小年纪,就知道怎么勾引男人了……真跟她那个下贱的妈一样,当年姚芬芳跟下人厮混到一起,就算后来生下裴瑶,裴晋阳也始终厌恶她们母女二人,裴晋阳要面子,将事情压了下来,弄死了那个下人,可世界上又怎么会有不透风的墙,裴家的人基本都知道,只是假装不知情没有拿到明面上说罢了。

先不说裴瑶到底是不是小野种,就凭她冠上了裴姓,他就不可能去碰她,这种污点,他不会允许发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任由裴瑶青涩的挑逗,他都不为所动,只是微笑着看着她胡闹。

后来不知道是她累了还是酒劲太猛,沉沉的睡了过去。

裴峰看着她熟睡的模样,伸手抚了抚她的侧脸,然后缓缓的下滑到她的脖子上,指尖沿着做了一个抹杀的动作,眼底冷光骇人。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裴瑶只觉得脑袋很沉重,再加上她心思又都买裴峰身上,根本没怎么继续逛庄园其他地方,赶回来裴家别墅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

吃了晚饭,裴瑶回房匆匆洗澡,收拾了一下明天去学校的东西,准备去早点休息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得震天响,过来开门一看,裴欣盛气凌人的闯了进来。

“小贱人,倒是有手短,单独跟着大堂哥去庄园玩啊。”裴欣面色不善的盯着裴瑶,昨天早上一起来,就是裴瑶跟裴峰去庄园玩了,她事先一点通知都没有,否则,她玩得再晚,早上都会起来的!

“四堂姐是过来跟我兴师问罪的么?”裴瑶微笑着朝她竖起全身防备,“我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大哥带我去庄园难道有什么不可以呢?要是四堂姐可以,那下次让大哥也单独带你去呀。”

她故意将‘单独’一词咬得很重,刺得裴欣几步就朝她冲过来,对着她就是一耳光。

裴瑶快速推开两步躲过,笑语盈盈的样子却透着一股子狠劲:“看来四堂姐脸上的伤都好了,是想再重温一遍?”

“小贱人!”裴欣气得直哆嗦,想着之前被她拼命抓挠的场景,侧脸蓦的泛疼,后退两步,护着自己的脸,警惕的看着裴瑶。

裴瑶笑着将门拉开,正要对裴欣下逐客令的时候,瞥见了正在上楼的裴峰,眼底划过一道光,朝着裴欣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