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小番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媛的这个想法,裴晋阳越想越觉得可行,很快就部署回英国,恰逢裴瑶十八岁生日临近……而裴瑶跟裴峰之间终究是有了隔阂,裴瑶后来想要挽回两人之间关系,裴峰虽然仍显温柔亲昵但始终让裴瑶觉得有种疏离感。

“李管家……”裴瑶在主别墅门口徘徊着,直到李管家看到她,她走到门口,朝着里面看了看,“大哥回来么?”

“还没呢?要不你进去他房间等着?”李管家微笑的看着裴瑶,相较于裴欣,他更中意裴瑶,小小年纪,懂事又守本分,讨人喜欢。

裴瑶沉默了几秒,搅着衣角,轻声说道:“我还可以过去他房间?”

“你这傻丫头,有什么不可以的。”李管家笑呵呵的说着,“我看着大少爷自小长大的,能够看出来大少爷对五小姐你是不一样的,也不知道你两之间出了什么事情,你这傻丫头一直躲着大少爷。我还记得上个月十五的时候,你吃了早餐就回去学校了,大少爷还找我问你去哪儿了,后来你又一直在学校不回来,好不容易这个月十五回来了,见了大少爷你又客客气气的,现在谁不知道大少爷宠着五小姐,你这样,他心里能好受么?”

裴瑶没有吱声,她知道裴峰是置气她瞒着他找裴飞问M03设计芯片的事,即使后来她没有再去联系裴飞,跟裴晋阳撂了狠话撇清了,她还是能感觉到裴峰对她的疏离,她向来是个硬骨头不会轻易低头,明天就是她生日了,她想接着这个机会,跟裴峰好好的认个错,剖开心扉的聊聊,她不想要失去他。

“李管家,我知道了,我上去他屋里等着,跟他好好认个错。”裴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天裴峰去学校找她的时候,她要是不装傻不躲避,老老实实的跟他说了,也许他后来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一直到现在对她都是面热心冷的态度。

李管家满意的点点头,和蔼的笑着:“上去吧,这个点了,大少爷也要回来了。”

裴瑶点点头,进去裴峰的房间,她再次仔细的打量着屋子里的布置,回想着跟裴峰相处的点点滴滴,再想到现在两人的僵冷关系,不由得直叹气。

大概在房间里带了一个多小时,裴峰才姗姗回来,看到裴瑶百无聊赖的在他房间里来回踱步走动着。

裴瑶听到开门声,转头过来,略微紧张的对着他喊道:“大哥……”

裴峰笑得很随意,一如既往的谦谦温和,两人之间像是很亲昵一般,他脱了身上的外套,走过来很自然的拉着她一起坐到沙发上,裴瑶有些拘谨不安的抬头看着他,他也正望着她,唇边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裴瑶心里一紧,低下头认错道:“大哥……对不起……”

“突然认什么错。”裴峰口吻温和,两人像感情及好的兄妹一般,眼角的讥诮却是一点点的蔓延开。

“大哥不生气了么?”裴瑶听到他这样说,不由得抬起头来,他脸上的讥诮之色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浅浅的温润。

“来找我有事?”裴峰不在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上纠结,对于裴瑶,根本没有让他动怒生气的必要,不管她是躲避他,还是要靠近他,亦或是其他所图,他都早有戒备,只是以为一直在他掌控之内,却不曾想过裴瑶会隐瞒他最重要的节点。

“明天是我十八岁生日,不知道大哥有没有空陪我一起过生日……”裴瑶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说着,只见裴峰优雅一笑,双腿交叠着看过来:“傻丫头,大哥明天当然有空陪你过生日。”

“那太好了,明天我给大哥打电话。”裴瑶欢呼雀跃起来,笑得很灿烂,裴峰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丝,似很随意的问道:“八叔和八婶明天会一起给你过生日么?”

“他们都没有回来。”裴瑶脸色稍变,自从上次跟裴晋阳撂了狠话之后,便没有再跟他有联系,连带着也没了姚芬芳的消息。

“这样啊……”裴峰拖长了语调,眼底划过一道诡谲的光芒,明明裴晋阳已经从北非离开了,按照行程应该已经回来了才对。

“那我不打扰大哥了,明天见。”裴瑶站起身,朝着裴峰摆手,没敢多停留的快步离去。

裴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裴晋阳在北非差点毙命,恐怕也能查出来是跟他有关系,以裴晋阳的性格,必然会报回来……改回来却还没回到,有些奇怪呢……

十八岁生日,裴瑶可是相当期待的,回去自己家别墅就在想着明天跟裴峰单独两人要怎么过,即便是提前就策划好了,临阵了还是期待又紧张。

一夜好梦,裴瑶起来就给自己预定的饭店打了电话,询问是否准备好了,然后又过去蛋糕店守着定制蛋糕出炉,等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她兴高采烈的拧着蛋糕过去饭店的时候,正捏着手机要给裴峰打电话,突如其来的一辆车停在了面前。

然后车门打开,她直接被拉了进去,动作极快,裴瑶拼命挣扎之余,对方直接将她给劈晕了,拿过她的手机,递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那人低头看着手机调出来的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很快裴峰就回了一个‘好’。

裴峰过来希尔顿酒店的时候,偌大的包厢里,居然就只坐了裴晋阳一人,却不见裴瑶的人,裴峰脸上的温和的笑顿时变得锐利了几分,捏了捏手心,好一个裴瑶,居然敢联合裴晋阳一起来对付他,今日这番场景,他倒要看看裴晋阳要做什么!

“峰儿,过来坐。”裴晋阳很热情的招呼裴峰,给他倒了一杯酒,推到他面前,然后举杯,先抿了一口。

“谢八叔。”裴峰眼底光芒一转,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微笑着看着他。

“今日是瑶儿十八岁成年礼,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也要跟她好好的过一次。”裴晋阳感慨的说着,似慈父一般,“我过去北非的这段时日,麻烦你照顾她了……”

“八叔客气了。”裴峰谦逊的说着,朝着裴晋阳举杯,两人碰杯对饮。

“老爷子,你二叔、五叔、六叔应该都在过来的路上。”裴晋阳晃了晃红酒,含着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又往裴峰杯子里注入。

“哦?”裴峰做出惊讶的神色,心下却沉了沉,为什么他没有收到大家都要过来的消息。

“瑶儿那丫头非要去做造型,说什么难得你能够来陪她过生日……”裴晋阳无奈又宠溺的口吻说着,好似裴瑶是他的掌上明珠一般。

裴峰淡笑不语,微微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将手中高脚杯放到桌面上的时候,仍旧觉得再晃,他暗感不妙,一站起身,只觉得黑暗袭来,整个人都倒回了椅子上。

裴晋阳看着昏迷过去的裴峰,不放心的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冷笑两声,他先吃了解药,这红酒里面下的药,根本就对他无效。

很快包厢里出现了两名侍从打扮的女子,裴晋阳点点头,两人搀扶着裴峰上去了套房。

裴瑶没有穿衣服的躺在大床上,只觉得浑身都发热,一伸手摸到了一块很冰凉的地方,她忍不住整个人都凑了过来,拿脸蹭了又蹭,冰凉熨帖得让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舒服的低吟。

裴峰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很模糊,房间里光线很昏暗,只觉得有个长发的女人趴在他怀里,双手不安的游走着,而他全身血液滚烫得似乎要爆一般,被这女子伸手抚过之处才感觉舒服。

两人各取所需,彼此呼吸都紊乱了起来,裴峰努力让自己恢复一些神智,可此刻身体的需求占据了所有,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奔流不息的往身下涌,让他急找个突破口发泄。

两具身躯紧紧的纠缠在一起,裴瑶因为初经人事的痛楚而猛然睁开眼的时候,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大哥……”裴瑶惊恐的喊出了声,声音却极其的嘶哑充满了恐惧,裴峰双眼迷离得视线一片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他的身体迫切的需要释放。

“大哥,我们不能这样!”裴瑶拼命的挣扎着,看着眼前的裴峰,没有了往日的温和儒雅、斯文谦逊,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发泄情绪。

裴峰又岂会允许她挣脱开,裴瑶痛苦得落泪,即便她心里再喜欢裴峰,她也知道两人之间这样是禁忌之举,不会被世人认可的。

裴瑶恍惚了神智,随着他的动作而摇摆着,昏暗的房间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间的光亮,刺目得她眼睛都发疼,耳边传来忽远忽近的咆哮声,她感觉自己被人拉了起来,然后狠狠的耳光扇到了脸上,疼得她半边脸都是麻木的,像破旧的娃娃一般被丢到了地上。

裴瑶紧紧的闭着眼,蜷缩着身子,挡着自己的身体,嘴巴发出嘶哑的声音,却没有人能听得见。

“裴瑶!裴峰是你大堂哥,你怎么能跟他做出这种事情来!”裴晋阳指着蜷缩在地上的裴瑶,一副痛心疾首的神情。

不知是裴峰身上的药劲散了,还是因为在裴瑶身上发泄过清醒了过来,拉着床单裹住身下,仍旧喘着粗气,微微眯眼,凝聚着视线,看清楚房间里站着的叔叔们,耳边是他们的纷纷议论,他目光略过单上醒目的红色,以及蜷缩在地上的裴瑶,她双腿间淅淅沥沥的猩红……

裴峰大脑短暂的混沌,飞速的回想着发生的事情,理清楚发生的事情,最后目光落到心痛叹息的裴晋阳身上,低低的冷笑了两声,裴晋阳为了拉他下水,倒是狠得下手。

“峰儿,再怎么样,瑶儿也是你的堂妹啊,就算她年少不知事,你怎么也能由着她胡来!”裴晋阳自然要抓着机会拉裴峰下水,裴峰脸上没有半分笑意,一双眼透着猩红,如发怒的野兽,仿佛要跟他不死不休一般,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老二、老四、老五看着这场景,也都各抒己见,房间里混乱一片。

“混账东西!”裴老爷子的声音极具穿透力,让混乱的房间顿时寂静一片,他缓缓的走到裴峰面前,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裴峰垂下头不言语,只是紧紧的拽着拳头,一直玩鹰却不料被鹰啄了眼,裴瑶、裴晋阳,这对父女,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爷子,裴瑶做出这种事情,我不会再认这个女儿!”裴晋阳说得义正言辞,却是再逼着裴老爷子对裴峰做个处决。

裴峰和裴瑶又岂能相提并论,裴晋阳可以把裴瑶舍弃,但是裴老爷子却不会舍弃裴峰,无论眼前这件事得背后真相如何,裴瑶跟裴峰两人之间这般的确是不能够呗允许的,几个儿子又全部都在场,他再怎么,也要有个决断。

“老二,你去通知裴家各个产业高层负责人,三日之内,过来裴家别墅。今日之事,不准往外透露一句!”裴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裴峰,厉声说道,“滚回去禁闭!”

裴老爷子说完,气得转身就走,裴晋阳眉梢微挑,扫了一眼裴峰,唇边含着几分得意的笑,昂首跟着走了出去,剩下的老二、老五、老六也陆陆续续的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啜泣的裴瑶和一眼不发的裴峰。

裴峰裹着床单从衣柜里找到了他和裴瑶的衣服,他嫌弃似得将裴瑶的衣服扔到一边,自己穿戴整齐了,这才缓缓的踱步到裴瑶跟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裴瑶长发散乱,侧脸上的耳光印很是醒目,眼角泪水肆意,朦胧的看着他,低哑的说道:“大哥……”

裴峰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显得极其的冰冷,裴瑶的这声‘大哥’此刻让他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恶心,扬手就给了裴瑶一耳光,裴瑶被他扇得在地上滚了一圈,裸露在外的身躯上,还有他留下的印记,越发让他觉得跟吞了苍蝇一般恶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