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小番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脸上火辣辣的疼,让裴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一般,她伸出舌尖微微舔了一下,尝到了铁锈一般的血腥味,之前那般屈辱甚至被裴晋阳扇了一耳光,比不上裴峰这一耳光来得让她难受,眼眶酸胀得又要落泪,她却强撑着不让眼泪落下来,只是死死的盯着裴峰。

裴峰讥笑两声,又朝她走近,缓缓蹲下身来,他脸上可怖的神色还有眼底对她毫不掩饰的厌恶,让裴瑶只觉得心里的某处,‘哗啦’的碎了一地,更害怕得紧紧的捏着手心,甚至能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声。

房间里面安静极了,此刻的裴峰褪去了所有的温和优雅,眼底是锐利森冷的光芒,显得极其的阴沉狠毒,他毫不留情的伸手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提起来,讥诮又薄凉的说道:“小野种就是小野种,跟你那个妈一个样下贱!你以为联合着裴晋阳这样来对付我,就能拉我下来?!做梦!”

‘小野种’三个字刺得裴瑶浑身血液都逆流起来,她这次清晰的看到了裴峰眼底真实的情愫,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双拳紧紧的捏着,头皮的疼痛让她一瞬间清醒,咬牙说道:“裴峰,你从来都没相信过我?”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裴峰嗤笑着反问,嘲笑她的自作多情,“我这里又不是收容所,什么人来靠近,我都要接受。你也不想想,就凭你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要让你待在身边?你安的什么心思你以为我会不知道?!”

裴瑶眼底的泪水缓缓的淌了下来,抿着唇自嘲的笑了两声,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和绝望在心头蔓延开,明知所有的答案,却仍旧在做最后的挣扎,嘶哑的问道:“你对我的好,全部都是假象是不是?”

“你算什么东西?值得我对你好么?”裴峰伸手拍了拍她的侧脸,脸上的讽刺越发明显,眼底一片深邃和黑暗。

“裴峰,你至始至终都没信任过我,裴晋阳要利用我,你也可以反过来让我为你所用,所以你才留我在你身边,假装对我好,让我死心塌地,是不是?”裴瑶彻彻底底的醒了过来,一双眼睛黑亮,像璀璨的星子一般,清冷的笑了两声,“可是你没想到,裴晋阳他会这么狠,毁了我来拉你下水。”

这的确是裴峰没有想到的地方,可是被裴瑶这样轻蔑的说出来,他有种说不出的恼怒,低低的冷笑着,唇抿紧成薄凉的弧线,越发拽着她的头发往上提了提,发狠似的说道:“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在裴家还有余地?”

“那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跟自己的堂妹滚到一起,luan伦。”裴瑶朝他微笑,最后两个字,故意咬得很重,像是刻意去刺激裴峰一样。

“哦?是么?”裴峰忽然来了兴致,看着她绝强带刺的模样,真想一根根拔掉她的刺,伸手将她按回地上,阴邪开口,“反正一次也是luan伦,两次三次也是乱……”

他动作粗鲁的掐着她的脖子俯身下来,裴瑶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咬在她的唇瓣上,清晰的触觉,让裴瑶大脑轰然炸开,大片大片的空白袭来……他掐着她的脖子几乎掐的她无法顺畅的呼吸,几乎是奋起反抗,裴峰放开她的脖子,牵制住她的双手,粗喘着看着重获呼吸的裴瑶,裴峰阴狠却又俊美的脸,悬在她脸上很近的距离,下手狠辣没有丝毫的留情:“信不信我把你就这样赤身丢到下面的马路上,让所有人都来看看你有多下贱、浪荡!”

裴瑶冷冷的盯着他,他原本一双温柔又宠溺的黑色眸子此刻却散发着毫不隐藏的阴狠之色,还有对她毫不怜惜的动手和刚刚要制她死命的动作,全部都是真的,这才是真正的裴峰!不是斯文有礼的绅士少爷,也不是谦谦温柔的大哥,所有的客气礼貌都是假象,掩盖在这幅好皮囊下面的,是一颗狠毒阴沉的心!

“裴峰,今天这场戏,裴晋阳不知道在暗地里谋划了多久,你信不信,这个房间里,有录像。”裴瑶冷冷的望着他,裴峰手上所有的动作瞬间都僵硬了下来,旋即又阴霾的笑了起来,“都上过你一次被录了,再上你千次百次,录下来又如何?这只会成为一个把柄,不会成为多个。”

裴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裴峰,她这样的目光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恼火,踢了她一脚,口吻狠厉的说道:“裴瑶,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他眼底的阴狠之色有种说不出的心悸,偏偏裴瑶又是个硬骨头,从小跟裴晋阳对抗到大,不退缩的盯着裴峰:“裴峰,你在裴家,还不能一手遮天,我好不好过不需要你管!”

“你以为我会手下留情么?”裴峰冷笑,目光轻蔑的将她从头到脚的扫过,目光最后落到她腿心干涸的红痕上,停留了几秒,最后站起身,退开一段距离,嫌恶的抚了抚衣服,最后淡漠的瞥了她一眼,说道:“裴瑶,你好自为之。”

无论如何,裴瑶终究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裴晋阳打算走这步来重创他的时候,裴瑶就没了活路,裴家不会允许她继续活下去的。

裴瑶没有回应,直接偏过头不去看他,肩膀却是微微的起伏着,在无声的哭泣。

裴峰终究是缓缓的走了出去,走出这间房门的时候,他察觉到了隐藏在附近的裴家的手下,这些人,怕是来结束裴瑶性命的,不知为何,这一刻,他心底滑过了一抹他自己都不曾擦觉到的不适,在房门口停顿了几秒,最后没有回头的继续往前走。

“大少爷,请。”裴峰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两名黑衣人出现,是裴瑶爷子送他去裴家禁闭的人,他冷漠的扫了两人一眼,一言不发的跟着这两人离开。

安静的房间,裴瑶一动就觉得浑身都痛,缓缓的爬过去,捡起地上的衣服穿戴整齐,她跟裴峰之间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也知道裴家不会再容下她了,这一刻,却是格外的平静,过来房间的座机,给裴晋阳打了个电话。

“裴晋阳,我要见我妈。”裴瑶冷若冰霜的说着,电话那边的裴晋阳不知是被她这样的语气给怔住了还是怎么着,竟然二话不说的同意了。

裴瑶坐在地上环抱着自己双腿等待姚芬芳被送过来的时候,眼底空荡荡一片,脑海里大片大片的回想着跟裴峰的相处,到最后梦醒成空,她痴痴的笑了两声,泪水肆意流淌着,她以为在裴家,裴峰是除了姚芬芳以为对他最好的人,她那么喜欢他,喜欢到了深信不疑、无法自拔的地步,最后却全部都是假象,全部都是!

后来房门被打开,姚芬芳被人推了进来,惶惶不安的神色,惊恐又胆怯,整个人憔悴又苍老,似受了不少苦,等她看清楚坐在地上的裴瑶时,脸上的害怕神色这才渐渐的退下去,似不可置信一般,试探性的唤道:“瑶瑶……”

“嗯,妈,是我。”裴瑶没有力气走过去她身边,坐在地上没动,姚芬芳却是踉跄着跑过来,紧紧的抱住裴瑶,千言万语,最后都只是不停的喊着她的名字。

母女二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地上拥抱着,房间的门豁然一下又被打开了,这次是进来了不少裴家的手下,还有大着肚子的高媛,身边有两人护着,不可一世的盯着坐在地上的母女二人,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讥诮的说道:“小贱人,看你以后还嚣不嚣张,倒油!”

高媛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两名黑衣人拧着准备好的汽油往四处淋,姚芬芳怕得直往裴瑶身后缩,裴瑶抬头发狠的盯着高媛:“你要做什么!”

高媛抬着下颚,笑得花枝招展,假装同情的看着裴瑶,说道:“我来送你们母女一程啊。”

“裴晋阳要你来烧死我们?!”裴瑶豁然站起身,朝着高媛走了两步,高媛立刻捂着肚子后退,守着她的两名黑衣人也迅速护着高媛,小声说道:“夫人,先离开吧,毕竟您有身孕……”

高媛还想再看看两人落魄的样子,但一想到自己这么大的肚子,要是伤到了那就得不偿失了,畅快大笑着离开,反正她有了身孕,就算裴晋阳后来知道是她要烧死她们母女又如何!

高媛从酒店离开,所在这间房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火舌很快就四处游窜,在夜幕里,浓烟直冲天空,等消防车赶到时,酒店大楼已经有很大一半被火焰吞噬。

裴峰回去裴家别墅,关了三天禁闭,等他出来,裴家产业下所有高层负责人都聚集齐了,陪老爷子当众宣布对裴峰、裴晋阳等人产业势力权限的重新划分,原本裴峰是没有提出什么意义,有人提到了三天前酒店的那场大火,属于裴家产业下的酒店,大火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一直不曾说话的裴峰,紧紧的捏着双拳,即便是知道裴瑶不会被允许活下来,但是消息来得这么突然,还是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缓缓地抬头,目光锐利的看着裴晋阳说道:“起火的原因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