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小番外/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裴瑶扭头过来,对他灿烂的笑着招手,她面色如玉,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明亮逼人,只是眼底没有了曾经对他的欢喜,风轻云淡得看不到半点的情绪,可是偏偏她脸上的表情又是这般的开心。

四年不见得时光里,她也学会了伪装,学会了和颜悦色,学会了对不喜欢的人或事微笑面对。

裴峰饶有兴趣的看着裴瑶这般,眼底的光亮很刺目,唇角蓄这微笑着快步朝她走去。

不待裴瑶有反应,他一伸手,直接将她搂在了怀里,目光宠溺又专注的看着她,裴瑶微笑着用同样的目光回应着,甚至比他的目光还要深情,仿佛他是此生挚爱一般。

“小瑶儿……”裴峰看着她这张与曾经完全不同的面容,性格也大变,没有了丝毫往日的痕迹,但是她那声‘大哥’,他就知道是她回来了。

裴瑶仍旧温柔的笑着,仿佛两人之间不曾空缺过这四年的时光,裴峰手臂微微收紧,两人之间胸膛相贴,看着她唇角的微笑,他忽然起了心思,微微低头下来,作势要吻她,而裴瑶脸上的脸终究有了裂痕,绷不住的僵直了身体,明明是排斥得要挣脱开,可仍旧理智得让自己微昂着下颌,顺应着要去回应他的吻。

裴峰眼角划过一道清浅的光亮,覆上了她的唇,结实的双臂紧紧的环绕着她的腰肢,舌尖滑过她的唇瓣。

裴瑶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脚下发软,再也无法伪装着继续配合下去,用力的伸手去推他,裴峰却不容她闪躲的扣着她不放,甚至有些粗暴的亲吻着,裴瑶眼底一凛,用力的一咬,顿时血腥味在两人唇齿脸蔓延开,裴峰吃痛退回来。

两人分开之际,她唇上有氤氲的水渍,还有一抹血色,眼底倔强之色尽显。

“小瑶儿,你在继续装下去啊……”裴峰伸手摸了摸唇角,指尖沾了一点红,动作亲昵的揉着她的发丝,在她耳边声音温柔的低语,眼神却狠戾尽显,“那场大火,居然没有烧死你,还让你改头换面的过得轻松自在……”

明明这般温柔的语调,却说着如此薄凉的话,裴瑶低低的冷笑着作为回应,裴峰伸手扒开她额前的发丝,然后用下颌轻轻的抵住她的额头,继续用温柔宠溺的语气说道:“你以为,现在落到我手里了,我还会让你继续逍遥自在?”

“呵,那你想怎么样?”裴瑶垫着脚尖,眼底光芒流转,想着他刚刚的反应,故意对着他耳垂轻轻的哈了一口气,忍着全身起鸡皮疙瘩反胃的恶心感,ai昧不清的对他说道,“要陪你睡么?”

“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裴峰只觉得耳边传来湿润的酥痒感,既然裴瑶没有死,还回来了,他心里还真的有种要留下她的想法,更何况此刻被她撩拨得体内还有了一股冲动感……

“不如,今晚就开始?”裴峰又用力的搂了搂她的腰肢,她的双峰几乎是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大手不安分的抚着她的后背。

“无耻!”裴瑶没想到他顺势答应下来,更被他这种举动气得怒骂起来,委屈又屈辱,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看见他微勾着的唇瓣,似笑非笑,讥诮又嘲弄,还有眼尾的那抹狠意,让她忍不住背后起了一阵寒意,恨不得没有在他眼前出现过,可是双腿却没有丝毫的力气,只能被他禁锢在怀里无法挣脱开。

裴瑶委屈得想哭,可是眼泪悬在眼眶里迟迟不肯落下来,裴晋阳拿姚芬芳逼她,裴峰又这般对她,她心里挣扎不断,劫后重生,她变得很爱惜生命,学会了审时度势,不会再以卵击石,没了当初那股拼地你死我活的狠劲,可她这样迟疑的后果,就是任由裴峰搂在怀里轻薄着。

他将她抱得更紧,两人之间贴地紧密无缝,他凑过来咬着她的耳垂轻轻吮吻,他的手抚在她曲线优美的后背上轻抚着,更有他低低的喟叹声从他唇齿间溢出。

“小瑶儿……”他眼底灼热的光线,吓得裴瑶露出惊恐而绝望的神情,摇头哽咽着乞求:“大哥,我们是堂兄妹啊……”

“那又如何。”裴峰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往下吻,搂着她的腰,不让她挣脱,笑得诡谲又邪气,“堂兄妹又怎么样,还不是跟你做过了。”

他说完直接将她横抱而起,快步朝着临海而建的小别墅走去……傍晚的阳光从窗口洒落进来,她被他放到柔软的大床上,紧紧的捏着衣襟摇头乞求,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可是裴峰却没有半点动摇,微笑着看着她,仿佛猎物进口那般。

“小瑶儿,这次,我们可都是清醒的。”裴峰凑过来吻着她因为恐惧而颤抖的红唇,眼底的光芒越发灼热。

裴瑶脸色惨白得呼吸都急促起来,明知道越是反抗越会受到伤害,可这个人是裴峰,她无法不做任何反抗。

等到结束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腥甜的气息,裴峰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裴瑶却是胃里一阵翻滚抽搐,直接就趴在床边干呕起来,直到吐出了酸水,她还是止不住的颤抖着,觉得很恶心,更有一种揪心的耻辱感,觉得很脏,从内到外都很脏。

很快,房间里的气息就变成一股呕吐物的酸味,裴峰扣好最后一颗衬衣扣子的时候,看向裴瑶的目光变得阴厉,嘲弄的笑出了声,眼睛冷洌如霜,伸手拽住裴瑶的头发,将她拖过来,阴测测的说道:“你觉得我很恶心?”

四年前他碰她的时候,他一样觉得很恶心,就跟吞了苍蝇一般,如今场景转换,裴瑶觉得恶心,他顿时戾气四起,像是被人惹怒了一般,低头就咬在她的锁骨上。

锁骨传来的疼痛逼得裴瑶眼泪直往下落,好似咬将她彻底的撕碎生吞活剥了一般,被裴峰这般对待,裴瑶骨子里的倔强和狠劲像是被逼出来了一样,四肢并用的开始反抗,张嘴胡乱的咬着。

“怎么?觉得跟我做很恶心,接受不了。”裴峰气喘吁吁的按着她,裴瑶头发散乱的侧脸瞪着,指甲里面都是从他身上抓下来的皮肉,冷笑着说道:“难道不恶心?”

裴峰阴冷的笑了起来,扯下她身上所有的遮挡物,让她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当年的大火,在她身上还是留下了印记,他目光情愫难辩的扫过那些烧伤的位置,最后眼眸一凝,张着森森白牙,像是失控的野狼,发狠的说道:“那就做到让你不觉得恶心!”

裴瑶看着俯身下来的裴峰,发出尖锐的叫喊,撕心裂肺一般,却仍旧躲不过,最终被他折腾地脱力的昏迷了过去。

他向来洁身自好,除了裴瑶,不曾碰过别的女人,即便是对顾乔西,他也举止绅士,却没想到,碰了裴瑶,让他有种莫名的刺激和打破禁忌的应分感。

等裴瑶醒来的时候,已经换了另外一个地方,她浑身吻痕遍布,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回放着那些碎片,恶心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直接跑到卫生间,对着马桶不断的干呕着。

“怎么?还是不习惯?”裴峰手里端着食物,回来屋子里就听到她在卫生间干呕的声音,语气阴沉又嘲讽。

裴瑶身上穿着宽大的衬衣,双腿笔直修长,脸色一片惨白,听到裴峰的声音,顿时一个哆嗦。

“是要我进去接你出来?恩?”裴峰居高临下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跌坐在马桶面前的裴瑶,长发凌乱的贴在身上,神智都有着恍惚。

裴峰站了一会儿,没了耐心,伸手将她拉扯起来,端起食物就往她嘴里灌,裴瑶被呛得脸色通红,身上的白衬衣顿时沾满了食物。

他一松手,她就跌倒在地上,直接张嘴将刚刚味道嘴里的食物全部都吐了出来。

“裴瑶,我还以为你会长进不少。”裴峰蹙眉看着她一身狼藉,手指轻轻的抚着她惨白的侧脸上,语气邪恶却又很温柔的说道,“你说,我要是让你怀孕了,生个怪胎出来,会不会很有意思?恩?”

“裴峰,你真的很让人恶心。”裴瑶猛然抬头瞪着他,明明是一副斯文儒雅的样子,怎么可以这般qin兽不如!

裴峰冷笑出声,一双眸子如两口漆黑的深井,泛着让人心悸的寒光,他甚至都不屑于在她面前伪装,显露出极其黑暗阴沉的一面。

“当年可是你在我身下婉转承欢,打破了禁忌。做一次跟做很多次,又什么区别么?”裴峰说得理所当然,语调一转,“你都死里逃生了,偏偏还要再回来,这也怪不得谁。”

“如果可以,我宁愿一辈子,都不回来裴家,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让我打心底的厌恶!”裴瑶眼底的恨意和厌恶是那般醒目,醒目得让裴峰都蹙眉不悦起来,他不喜欢裴瑶用这样的目光看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