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盛夏阳光毒辣,但在这山区里,倒也凉快,这里是山里面的明和村,西宁的贫困山区,交通不便,山路崎岖,从山区里出去,要绕行两座大山,才能走到外面的村子。

希望小学建了好多年了,来这里支教的老师换了一批又一片,很少有愿意留下来,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但是两年前,黎思思过来这里,倒把这贫困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了。

当初她从首都离开,回来西宁,悄悄的回去了老家一趟,看到父母健在,弟弟已经娶妻生子,一家子都过得美美满满……回想起她跟顾乔东的婚事,父母本来就是不赞同,毕竟她是以那样的方式嫁进了顾家,虽然在别人眼里嫁得好,可私底下,父母怕是没少遭受闲言碎语……既然全家都过得安稳,她又何必出现去破坏这一切呢。

黎思思从老家离开,竟然发现自己无处可去,看到公交站台上的希望山区,她原本是想要净化一下自己的身心,来到这里以后,看到孩子们那一双双纯粹的眼睛,她选择了留下,这一待,就待了两年了。

五间平房做成的希望小学,一间是她的宿舍,一间是另外一个支教老师付翔的宿舍,还有一间是图书馆,另外两间是教室,两个人包揽了小学的所有课程,顺带还要兼职孩子们的保姆,毕竟,孩子们中午要留在这里吃饭……

这里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是很轻松,黎思思上完最后一节,叮嘱孩子们回去的路上小心,过去小学不远的小河边洗手,小溪里的芦苇丛轻轻的摇曳着,山清水秀,空气清新。

“哎,黎老师,黎老师!”付翔的声音传来,黎思思扭头看过去,见他满头大汗的跑近来,弓着腰,扶着膝盖,喘气说道:“黎老师,那个、那个谢公子又来找你了。”

黎思思缓缓一笑,恍若栀子花开,美得芬芳,看的付翔红了脸,望着她傻傻的笑着。

“好,那晚饭拜托你做了。”黎思思伸手将扎头发的皮筋紧了紧,然后往自己的宿舍走去,希望小学就这么两个人,都是她和付翔轮流着做饭打扫。

付翔愣愣的看着她,看着她的背影都快走进宿舍了,才反应过来她刚刚说了什么,连忙应答着,然后去忙活做晚饭。

“思思姐!”谢长生一看到她走进来,顿时眉开眼笑的,黎思思看着他俊逸的脸庞,眼中深情昭然若揭,她不动声色的别开眼,站在距离他一米之外的地方,盈盈的笑着:“玉婷没有缠着你?”

“别提那臭丫头,跟狗皮膏药一样。”谢长生一提到谢玉婷,顿时脸色就臭了几分,直摆手。

黎思思安静的笑着,看着他一身泥泞灰尘,伸手到了一杯凉开水,递给谢长生:“山里路又不好走,你进来一趟也不方便,我在这里过得……”

“思思姐。”谢长生蹙眉打断了她的话,缓缓的朝她逼近,高大的身躯带着一股阴影笼罩下来,“这破地方没有网又不通水电,连手机也没信号,真不知道哪里好,我不进来看你,就真的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了,难道你连我这点权利都要剥夺么?”

黎思思退后两步,避开谢长生眼底的深情,她知道谢长生没少在暗中帮助她,但是……他这份感情,她回应不了……她太累了,累得只想躲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村里,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嗯,你要来就来呗,下次别背这么多东西进来,你之前带来的文具用品和生活用品还没用完,在图书管屋子里放着呢……”黎思思伸手去理他背包里面的东西,谢长生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倩影,突然有种无力感,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几步走过去,将门给踹开了,赌气似的说道:“我走了。”

“好,你出去的路上注意安全。”黎思思浅浅的笑着,对着他的背影叮嘱着,谢长生双拳捏得直响,都已经走出去,在外面深吸了几口气,又折返回来,跟旋风一样,直接按住了黎思思的肩膀,拼命的摇晃着:“思思姐,我翻山越岭过来看你,都饿了一天肚子了,我说要走,你居然都不留我!”

“这里穷,只有我跟付翔两人的饭,你留下来,还要多准备一份。”黎思思看到谢长生眼底的难过一闪而逝,她假装没有看见,若无其事的笑着跟他打趣。

“我自己动手行了吧!”谢长生放开黎思思,站在平房门口,扯着嗓子喊付翔,付翔不明所以,从芦苇丛中拧着青蛙露出脑袋来,周身还有呱呱的蛙叫。

黎思思提着谢长生背进来的这些用品,准备放到图书馆,一出来就看到了谢长城和付翔两人蹲在芦苇丛里面捉青蛙,两人那样子,看得她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最后三人一起做了晚饭出来,吃完以后,黎思思要去洗碗,付翔连忙抢着,谢长生看不过眼两人这样谦让,直接把黎思思手里的碗筷丢到了付翔手里,拉着她到小溪边散步。

太阳一落山,山里的温度就低了下来,风一吹,还真有点凉意,谢长生随手扯了一根芦苇,懒洋洋的咬在嘴里,斜眼看着身侧的黎思思,看着她光洁的侧脸,还有低眉娴静的模样,心跳就那么漏了几拍,情不自禁的喊了她的名字。

他嘴里咬着芦苇,黎思思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疑惑的嗯了一声,转头看过来,谢长生不知怎么的,就像情犊初开一样,红了脸,说道:“我说,这里挺惬意的。”

“难不成,你也想留下了?”黎思思把被风吹起来的几缕发丝别到脑后,眺望着远处的青山。

谢长生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光胶粘在她身上。

陪着黎思思逛了一圈回来,谢长生被蚊子咬了一身包,跟付翔挤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时候,付翔笑话他是城里人,血肉香甜吸引蚊子。

谢长生甩了付翔一个白眼,有些恍惚的看着屋顶,突然戳了戳他,说道:“你觉得我思思姐怎么样?”

一说到黎思思,付翔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双眼都放光起来,唾沫横飞的说道:“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嗯,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出水芙蓉、绰约多姿、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秀外慧中、眉眼如画…… ”

“停停停!”谢长生赶紧打住,不然他不知道要说成语说到什么时候,虽然有人夸奖黎思思是好事,可不知为何,他心里会觉得别扭,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人给惦记上了,语气也不自觉的变得阴阳怪气起来:“你这么夸我家思思姐,难不成你喜欢上她了?我可告诉你,我家思思姐可不是你能配得上的。”

付翔郎朗的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很憨厚老实的说道:“谢公子,我知道自己配不上思思……不过,思思这么好的女人,我会喜欢上她也不奇怪吧……虽然谢公子你喊她思思姐,可你两也没啥血缘关系吧……”

谢长生一听这话,哗啦一下从木板子床上坐了起来,跟恼羞成怒了一样:“我两从小青梅竹马好不好,思思姐迟早是要离开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你少惦记着我思思姐,你听见没有!”

“谢公子,你每次来,都要跟我说这些,难不成,你也喜欢思思?”付翔也从木板子床上坐起来,狐疑的看向谢长生,谢长生把他的脸扒过去,说道:“你都说过了,思思姐那么好的女人,会喜欢上她也不奇怪,我就是喜欢她怎么了!”

“嘿嘿,我看你两挺般配的,你要是以后跟思思在一起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付翔笑着转脸过来,看着谢长生,认真的说着,“我也是从山区里出去的,在大城市混了好几年,最后还是决定回来支教,我来这里一个月以后,思思过来了,我看她娇滴滴的,以为待不了一个月就会走,结果她在这里坚持待了两年,黑灯瞎火的那些时日里,我身为一个大男人,有时候都熬不过去,她一个女人,居然都能笑语盈盈的把苦日子过得如鱼得水,下课了带着孩子门去捡石头,去拔芦苇杆子,去采野花,然后教孩子们用芦苇杆子编各种有趣的小饰品,还在学校后面开辟了一块菜园子……她真的是琴棋书画样样都会,陪着孩子们从来都不觉得累,这么兰心蕙质的女子……”

付翔回忆着跟黎思思相处的这两年,她沉静温柔,坚强又不失妩媚,整个人有种岁月沉淀的优雅,很美,美得让人不敢去亵渎,他想要去守护她身上的这份美。

“其实,思思刚来的时候,状态不是很好,不怎么爱说话,很安静,好像藏了很多心事一样,后来跟孩子们相处久了,她渐渐的放开了……要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好像她突然从阴影里走出来了一样,身上多了一份坚韧和豁达。”付翔淡淡的说着,“其实呢,喜欢一个人,不是占有,不是一定要强求跟她在一起,是希望她这辈子都过得幸福。我是配不上思思,但是,我会去守护思思。”

谢长生不能够理解付翔这种心思,既然喜欢一个人了,当然要跟她在一起……后来付翔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最后说着说着,他自己睡着了。

谢长生却无法入睡,当初他知道黎思思悄无声息的从首都军医院出院的时候,他就慌乱了,好不容易知道她的消息,难道就要这样再次断了联系么?

他一点都不甘心,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她会回去西宁的老家,连夜乘坐最近的飞机赶过来,总算是守到了她的人,她明明都到了家门口却不曾踏进一步……谢长生回想着那些过往,无论如何,顾乔东已经跟她离婚了,他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愿跟他在一起,他不是没有跟她表露过心迹,她却委婉的拒绝了……

谢长生越想越无法入睡,干脆轻手轻脚的从木板子床上起来,深夜露重,他随后拿了床头搭着的衣服披上,走出房间,一低头,居然看到坐在门口的黎思思。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谁?”谢长生轻轻的坐到她身侧,借着月光,他见她手里拿了一跟粉笔,在水泥地上写了一排字,旁边还画了一个小小的蛋糕:森森九岁生日快乐,妈妈想你。

“两年了,不知道森森怎么样了。”黎思思轻声说着,语气里透着无尽的思念,伸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仰头看着天空的月亮。

谢长生这一刻,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伸手将自己肩上的外套批到她肩上,看着她长长睫毛上晶莹的水珠,很心疼,猛地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气息不稳的说道:“思思姐,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黎思思心头一暖,慢慢的从他怀里退了出来,谢长生背对着月光,黎思思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长生,谢谢你。”黎思思轻声说着,“我离过婚,生过孩子。你会遇到更好的人,何苦要在我身上花心思……”

“那又怎么样,我不介意!”谢长生语调急迫的说着,黎思思笑着摇摇头:“可是我介意。”

谢长生一愣,眉眼间有了一抹黯然,没想到黎思思会这样回答,忍不住低声说道:“思思姐,你是不是还忘不掉他?”

在这里,没有人会提到曾经,谢长生也从来不会跟她提起,今天是第一次,提到那个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夜深人静的缘故,黎思思脑海里竟然清晰的浮现出顾乔东的样子,她甩了甩脑袋,暗骂了一声阴魂不散,然后眉眼一弯,唇边流泻出浅浅的笑意:“谁?”

谢长生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没有再往下说,黎思思待在这里与世隔绝,根本就不知道如今顾乔东已经成了西宁市市长,他刚刚含蓄的提到了顾乔东已然后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