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这两年里没有再找过别的女人,即便是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可是他看到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的时候,竟然提不起一点欲望……后来时间久了,他也就习惯了,习惯倒都已经忘了黎思思,甚至都以为没有这个人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可是,森森今天提起来的时候,那些有关她的回忆,一瞬间就铺天盖地而来,他都恍惚的以为,她还在身边,就安静的笑着坐在他身边,他甚至都能清晰的看到她微笑的样子,微微扬起的唇角,低眉顺眼的温柔样子……

顾乔东手里的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燃尽了,烫到了他的手指,他才从回忆里出来,吐出的烟雾渐渐的散开,就像脑海里的黎思思,一下子就散了,他扭头看向身边空荡荡的沙发,是空的,并没有她。

顾乔东苦笑了两声,又抽了一根烟出来,静静的点上。

——

清晨的山间起了朦胧的水雾,等到太阳出来了,这才散去,黎思思起来的时候,付翔已经做好了早餐,端着煮好的鸡蛋面条端到她手里,谢长生虽然看到付翔这样对黎思思献殷勤心里不舒坦,但也没说什么,老实的把自己碗里的面条吃完,顺带着把碗也洗干净了。

孩子们都住在民和村,过来希望小学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基本上早上九点钟的时候,孩子们就陆陆续续的都来了,一共也就不到十个孩子,黎思思和付翔分工之后,各自带着书本进去上课了。

就剩下谢长生一个人,他无聊的跑去黎思思的宿舍,玩起了电脑,还是一台他给她背进来的苹果笔记本,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毕竟这破山沟里,都不通水电,还要靠他背进来的太阳能转换器给苹果笔记本充电,他玩了一会儿单机游戏,电脑就提示了电量低,他又拿出手机看了看,真的是一点信号都没有,无聊极了,也不知道这种远古时代的生活,黎思思怎么就受得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一节课下了,黎思思带着四五个孩子跑去平房后面的菜园去松土还是怎么的,他掀开窗帘,看着她笑得粲然,很耐心的陪着这群孩子,一双眼睛就像流动的春水一样,温柔又干净。

孩子们很听她的话,也很喜欢她,看她的眼睛都是发亮的,谢长生看着她和这些孩子们,给他一种悬崖上山花怒放的感觉,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黎思思一回头,也看到了他,孩子们也跟着转投过来,胆大的孩子,偷偷的伸手推了她一下,嬉笑着说道:“黎老师,那个帅哥哥在看你!”

谢长生来这里好多次了,孩子们对他也面熟,这么一喊,到让谢长生不好意思了,黎思思反而坦然的笑了笑,对着孩子们说道:“黎老师过去一下,你们听话的松土拔草好不好?中午黎老师做饭给你们吃。”

“好!”孩子们欢快的应答了下来。

黎思思绕过来宿舍这边,谢长生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笑着冲她喊道:“思思姐。”

“是不是很无聊?”黎思思微笑着倒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

“是有一点。”谢长生打了个哈气,看着窗外艳阳高照,“每天就这么过,你是怎么熬了这么久的。”

“长生,当你去享受生活的时候,并不会觉得是在熬。”黎思思脸上有种静谧,给人安心的力量,“这里很好,没有世俗的纷扰。教孩子们怎么样去做人比教他们知识更重要,我希望他们有朝一日从山区里走出去了,能够记得这段艰苦的岁月,外面的世界再怎么纷繁复杂,也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心。”

“思思姐,你根本就是在逃避。”谢长生看着她的脸,继续说道,“从这里出去外面的,要走一天一夜的山路,外面的村子才有车辆经过,却是要在悬崖峭壁的路上行驶五六个小时,才能去到有车站有人烟的地方,才不会这么荒芜贫穷。这里,就算是地图上,都导航不到,就算你说是在享受生活,也不是躲到这山角旮旯里面享受。”

黎思思笑着摇摇头,说道:“长生,你在变着法子让我离开这里。”

“你总不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吧。”谢长生叹了一口气,“你跟付翔孤男寡女的,单独在这儿支教,万一他对你图谋不轨,四周又没人,你求救都没的人来帮你。”

这个一直让他担心的问题,困扰了谢长生好久,黎思思看着他脸上的担忧,笑了笑,说道:“他跟我一样,希望孩子们好,他是从民和村出去的大学生,重新回来这里,是希望自己的村子能够更好。”

谢长生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想要说服黎思思了,但是没有一次成功过,即便她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看着很有道理,但是他始终觉得,黎思思是不想出去面对外面的世界。

“既然你和付翔都希望这里更好,那我这次出去了以后,准备着手投资让这里通水电和信号。”谢长生坚定不移的说着,通了信号,至少能够联系上她,不至于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得多大的工程,基站塔都要建在悬崖峭壁上,你钱多了烧得慌?”黎思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谢长生却是下定了决心要解决这些问题,说道:“我就在这里多待了,我得出去赶紧弄这事。”

谢长生说完,直接跑到了隔壁房间,拧着他的背包就要走,来的时候背了一堆东西很费力,走的时候书包里就只有一些干粮和矿泉水,相较而言轻松多了。

“那你路上小心点,我在这里很好,你别经常往这里跑,路上太危险!”黎思思追着他的背影叮嘱着,谢长生轻车熟路的沿着山路走,头也不回的应道:“我知道了!”

山里的天气变化多端,看着晴空万里,随时都会打雷下雨,谢长生最后要走出来的时候,硬是下起了瓢泼大雨,导致他在里面躲雨滞留了一天,但是这雨也不见有停下来的趋势,一直这么耽搁下去,他包里的干粮都吃完了,搞不好就要饿死在里面了,冒着大雨走出来的村子等车的时候,整个人跟从泥巴里捞出的一样,格外的狼狈。

花钱在村民家里住宿了下来,从头到脚洗了个热水澡,把衣服给烘干,可是这雨越下越大,山路崎岖,也没有出去的车子,他干脆打电话给了谢玉婷,让她想办法弄一辆车子进来载他出去。

谢玉婷倒是奇怪他怎么去了那么偏远的地方,但谢长生没多说,她问也问不出来,老老实实找了一辆车把他接回来,等他回到了西宁市区里面,距离他出来整整一个星期了,人也起了高烧,在医院迷迷糊糊的挂吊瓶。

谢玉婷大三结束放暑假,没有什么事,所以在医院守着谢长生,一边吃零食,一边看墙上的新闻报道,由于连续的大雨,西兰村出现了山体滑皮,不少村民伤亡的新闻,谢玉婷顿时就拍着胸口庆幸,嘀咕道:“还好及时把你从西兰村弄出来了……”

她嘀咕完这句话,谢长生似乎醒了过来,她连忙过来他身边:“怎么样?好点没?”

谢长生高烧还没退去,看着窗外灰蒙蒙的一片,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想要起身却又没有力气,只得重新躺了回来,目光无意看到了电视上还在播报的新闻:“……西宁市市长顾乔东同志今天下午三点四十分亲临西兰村,慰问受灾村民……”

“玉婷,我回来多久了?”谢长生只觉得喉咙一片干涩,大脑昏昏沉沉。

“有两三天了吧。”谢玉婷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下雨下多久了?”谢长生看着电视上已经播报完毕的新闻,大脑嗡嗡的响……顾乔东已经到了西兰村……最里面的民和村,万一他也进去了呢,那不是会和黎思思遇见……但是,要进去只能徒步走山路进去,根本就不通路……想到这里,谢长生稍微松了一口气。

“市里没怎么下雨,都是断断续续的小雨。”谢玉婷见他一直都盯着电视,庆幸的笑着说道,“还好及时把你从西兰村接回来了,新闻上说那儿一直强降雨,都山体滑坡了。”

谢长生大脑又是轰隆一下,炸得一片空白,心神不宁,一直强降雨,那与西兰村隔了两座山的民和村呢?那儿怎么样了?!谢长生一想到那个山角旮旯连信号都没有,真的是心急如焚,聚集了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谢玉婷连忙将他拦住:“你要做什么,你高烧还没退呢?”

谢长生每次过去找黎思思都是避开了谢玉婷,所以,谢玉婷根本就不知道黎思思的消息,这会儿他体力不支的被她拦住了,话都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来,只是淡淡的说道:“我有朋友在西兰村……”

“男的女的?”谢玉婷第一反应是不是谢长生给她找了个嫂子,不然不会专门甩开她往那个犄角旮旯跑。

“管那么多做什么。”谢长生头晕目眩,继续要下床,谢玉婷拦着不让,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这样难道还想跑去西兰村?得了吧,山体滑坡都把路给堵住了,你以为你是市长啊,有专人开路可以过去慰问村民。”

谢长生不说话,坚持要下床,谢玉婷也火了,按着他说道:“你别逼我比你还倔,你信不信我二十四小时都守着你,你上厕所我都给你脱裤子。”

“谢玉婷!”谢长生咬牙等着她,她一点都不害怕,耸耸肩,说道,“咱谢家就剩你一个独苗苗了,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愧对谢家列祖列宗,你必须病好了,才准下床。你要真着急,告诉我你朋友叫什么,我回头找严琦帮忙查一下。”

严宗坤一家是举家搬迁到了首都,但是毕竟大本营在这里,根深蒂固了,严家还有很多亲戚都留在了这里。

谢玉婷毕竟是在严家生活了十几年,跟严家的人多少也混得脸熟了,谢长生是半路接回来的,他出了跟谢玉婷接触的多一些,即便是生活在严家,跟其余的人,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不用了,我自己想办法。”谢长生不想告诉谢玉婷他担心的人是黎思思,他怕谢玉婷嘴巴不严给说出去了,严家或多或少有人跟顾乔东共事,保不准就传到他耳朵里了。

“随便你,反正你身体没好,你别想往外跑。”谢玉婷也不在意,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然后拿起遥控器换台,本地的电视台,基本都是报道西兰村山体滑坡、市长顾乔东前去慰问的新闻。

至于顾乔东这边,他下午慰问村民完毕以后,本来准备返程的,但是暴雨太大了,又造成了新的山体滑坡,导致了出村的路被堵住了,他只有在这里暂留一个晚,等到消防官兵把路给通了再出去。

低矮的瓦砾平房里面,门口已经堆了好几个麻布袋子,仍旧挡不住往里面渗的雨水,还有屋顶也有好几处漏水,摆放着锅碗瓢盆在接水,叮咚叮咚的响……他站的地方稍高一些,但也一片潮湿的水汽,顾乔东知道西宁边缘有很贫困的山村,亲自来了一趟才知道,可以贫穷成这个样子……他看着窗外仍旧瓢泼的大雨,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口袋里的手机振动着,拿出来一看,是顾森的电话。

“爸爸,你还好么?”顾森看到这个新闻,而现在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顾乔东却还没有回来,不由得担忧起来。

“爸爸没事,明天就能回去了,别担心。”顾乔东放柔了声音,听出了顾森声音里的哭腔,那个电话跟他聊天起来,聊到后来,顾森安稳的呼吸声通过电话传来,顾乔东这才挂了电话,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已经快十点了,他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很潮湿,但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将就着凑合了一个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