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东以为她会拒绝,甚至都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说服她,没想到她会直接回应了下来,让他有短暂的愣神,惊愕的看着她,回神过来后,一伸手用力的将她抱在怀里,捧着她的脸狠狠的吻了下来,然后意气风华的下了车,坐到驾驶座上,将车子启动。

黎思思安静的坐在后座,目光如水的看着车窗外,顾乔东通过后视镜,目光温润的落在她身上,偶尔她抬头,他们的视线就能撞到一块,无声无息的亲昵,静静的在车厢里流淌着,饶是黎思思再心如止水,这一刻,心跳也悄无声息的快了几拍。

顾乔东跟黎思思一起回来,原本李婶陪着顾森坐在餐桌旁边,顾森看到她,顿时就蹦了起来,眉开眼笑的跑到黎思思身边:“妈妈,你总算回来了。”

“还没吃晚饭?”黎思思看着李婶准备的一桌子晚饭,动都没人动,摸了摸顾森的卷发。

“是呢,小少爷一直要等着黎小姐和先生回来了一起吃。”李婶在一旁轻声说着,黎思思手心抚摸着顾森的脸蛋儿,笑了笑,说道:“走吧,去吃饭。”

“这些饭菜要不要再去加热一下?”李婶看着顾乔东轻声问着,黎思思牵着顾森走过来餐桌边,试了一下温度,温柔的说道:“还热着呢,可以吃。”

这是这个屋子里,第一次有了女主人,李婶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黎思思,这会儿,越看她越觉得顺眼,笑着点头去盛饭。

虽然黎思思身上仍旧有着浅浅的疏离,但顾乔东已经很满足,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没有离开过,看着她温柔含笑的给顾森夹菜,浑身都有着一股淡淡的光晕,寂月皎皎般,很美。

吃了晚饭,顾森要去洗澡,一边往楼上跑,一边叮嘱黎思思:“妈妈,我很快就洗好了,你等我一下……”

“你慢点跑,不着急。”黎思思看着他飞快踩着台阶往上跑,又不看脚下,怕他踏空摔倒了,不由得出声叮嘱。

顾森一溜烟的就跑不见影了,李婶笑眯眯的起身收拾碗筷,黎思思跟着一起收拾,李婶哪敢让这个女主人动手,一再的拒绝,黎思思也不勉强,只是笑着坐到了沙发上去看电视。

“黎小姐,您是女主人,哪敢让您洗碗。”李婶见顾乔东从回来开始,一直都在看黎思思,赶紧抱着叠好的碗筷进去厨房,不打扰他们夫妻二人相处,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为什么黎思思这么久都没回来过,为什么她对顾乔东的态度有些冷淡,但这也不是她作为一个佣人能够过问的。

顾乔东见黎思思坐到了沙发上,他也跟着坐过来,黎思思往一侧挪开一点位置,他就再往她身边挪,最后就把她挤得贴到了最边缘,她干脆直接站起来,蹙眉说道:“顾乔东,你能不能正常点?”

“我哪儿不正常了?”他仰头看着她站在他面前的女人,见她双颊似有着一抹浅浅的绯红,不由得轻轻的笑了起来,伸手要去拉她,被她躲开。

他微笑的样子很迷人,低低的轻笑透着一股说不出的xing感,可是黎思思却有种说不出的羞怒,狠狠的瞪了他一样,走到沙发的另一端坐下,已经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目光有着警告的意味,他摸了摸鼻尖,没有再贴过来,目光却缱绻炙热的落在她脸上,细细的描绘着她的五官。

“思思,我听森森说,你在山区当支教老师?”顾乔东双腿交叠,侧着身子,支着脑袋,对着她。

“嗯。”黎思思胡乱的拿着遥控器换台,不去看他,听见他又继续说道:“具体在哪儿?”

他本来是要让杨杰去查的,可是下午都没去上班,一直悄悄的跟着她,就忘了这茬,这会儿又想起来,不如直接问她。

黎思思放下手里的遥控器,转头过来,眉宇间一片正色,缓缓的说道:“顾乔东,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几个问题。”

“你说。”顾乔东趁机往她这边挪了挪,隔出一拳宽的距离停下。

“第一,我跟你已经离婚了。”黎思思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平静,神色坦然,倒是顾乔东瞬间就沉了脸,眯起眼睛盯着她,这是曾经他无数次朝着她发狠怒吼的前兆。

“明天我们就去复婚。”顾乔东虽然被她这句话惹得恨不得对她冷眼相对,但却强忍了下来,克制住怒意,让语调变得越发柔和,“还有什么,你继续说。”

黎思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当他提出的复婚是耳边风,只觉得他还跟以前一样,自以为是,目光变得冷清了几分,继续说道:“第二,我答应回来,但是不会住这里。”

“黎思思!”顾乔东这下子再也忍不住了,抿紧了唇,那双狭长的眸子,眯出层层怒火,落在她身上,眉心不自觉的蹙着,皱出深深的褶子,双手甚至都无法控制的捏成了拳头。

“黎思思,我他妈今儿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就算我们离婚了,可我顾乔东这辈子都只认你一个人做妻子,你复婚也好,不复婚也好,你都逃不掉!你回都回来了,你不住这里还想住哪里?回去住那个小破旅馆,跟那个土包子一样的男人在一起,还是跟那个看着连毛都没长齐的小男人在一起?”顾乔东越说越觉得生气,他这两年守身如玉、洁身自好,找她找得恨不得把西宁给翻过来了,这个该死的女人一走了之消失了两年,结果一出现身边还有两个男人,即便他顾乔东一点都将那两个男人放在情敌的位置,但他顾乔东的女人,任何雄性动物都不准觊觎!

黎思思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勃然大怒,突然觉得他这样子有些好笑,就像小孩子被抢了玩具一般被激怒了,可偏偏顾乔东又是这么大一把年纪的男人了,她可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顾乔东是吃醋了,一双眸子淡然无波的看着他,与他的怒火滔天,形成鲜明的对比,并不理会他的不赞同和嘲讽刻薄的言辞,继续说道:“顾乔东,还有第三点,你的任何事情,我不会过问,同样,我的任何事情,也不需要你过问,所以,我住在哪里,和谁待在一起,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充其量,你只是森森的父亲。”

顾乔东被黎思思这番话,彻底的激怒了,颀长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狭长的眼眸之间射出森利的寒光和滔天的怒火,直接朝着黎思思逼近过来,一伸手就捏住了她的下颌,身上所有的斯文尔雅彬彬有礼,通通褪去,只剩下发狠的阴森。

以前她不是没见过他发狠的样子,所以如今她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他冷冷的低笑了两声,捏着黎思思的下颌加重了力道,疼的她微微蹙眉,他又不忍心,手指放缓了力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所有刻薄、难听、发狠的言辞都已经到了嘴边,可是看到她眼底淡淡的神色和倔强,他忽然露出了自嘲的神色,彻彻底底的放开了她,往后退了两步,克制着不去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可是心中怒意难平,就像一把火在胸口剧烈的燃烧着,他直接一脚就将面前的茶几给踹开了,力道大得茶几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撞到了墙壁发出一声巨响,还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

可他仍旧觉得心里难受得慌,看着黎思思这幅波澜平静、油盐不进的样子,他有种束手无策、无可奈何的感觉,黎思思从来都是柔柔弱弱、温温顺顺的,他从来都不知道她骨子里居然这么难对付,这么倔强!

她明明已经出现了,甚至都已经答应回来了,他都他们之间可以破镜重圆、再续前缘,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当初他对她百般刁难、万般嘲讽,她都一直默默的忍受着,到最后为了一个秦筝闹得他们离了婚,他承认自己荒唐了这些年,错了这些年,如今是彻彻底底的想要跟她过,想要弥补曾经的过错,想要真心实意的对她好为什么她连眼睛都不肯眨一下,不再给他一次机会?难倒她感受不到他是真的想要跟她重新在一起么?

“你所说的三点,我一点都不同意!”顾乔东气得连说话都变了语调,用力的拽开了衬衣的领口,脸上仍旧阴沉骇人,喘着粗气的瞪着她,恨不得敲开她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你同不同意,并不重要。”黎思思淡淡的说着,刚刚他明明都已经到了暴怒边缘却生生的忍了下来,她都做好了防备去面对他的刻薄言辞,却不料他只是对她说的三点表示不赞同。

在山区支教的两年,让她整个人都豁达了很多,才有了今天的海阔天空,她与顾乔东之间,她在心理上是占了上风的,当初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他身上,所有才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备受伤害和委屈,因为对他的喜欢,所以情愿将所有的难过都吞咽下来,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她对他的喜欢已经烟消云散了,远离爱者,无惧亦无怖,所以她面对他的时候,才能不害怕也不会不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