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半大的孩子,很快就散了,留下这一家三口,顾森一双黑碌碌的大眼睛,脸上还有打架留下的痕迹,看了一眼黎思思,又悄悄的看向顾乔东,两只小手分别牵起两人的手,看着黎思思,几乎是两眼放光,笑得很开心:“妈妈……”

他在学校没少打架闹事,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父母都过来了,竟然让他心里有种喜滋滋的感觉。

黎思思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手心是他柔软的小手,回想着刚刚在办公室那个学生家长说的话,她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愧疚和心疼,伸手轻轻的碰了碰他脸上的青紫,柔声说道:“还疼么?”

“不疼了!”顾森回答得很响亮,抓紧了黎思思的手心,松开握着顾乔东的大掌,抓了抓自己一头黑卷发,傻愣愣的笑着,他还在为自己打架闹事被黎思思知道了而不安呢。

“顾森,回去教室把你的书包收拾了,我跟你妈在学校门口等你。”顾乔东目光落在黎思思脸上,她身上的长裙随着微风轻轻的摆动着,长发飘飘,整个人显得温柔而娴静,看向顾森的目光分外的柔软。

“哦。”顾森回头看了一眼顾森,语气低了几分,然后又双眼亮晶晶的看向黎思思,“妈妈,跟我一块儿去好不好?你第一次进来我的学校,我带你逛逛!”

“好。”黎思思伸手把吹起来的发丝轻轻的捋到了耳后,露出精致的侧脸,眉眼温柔的看着他,任由他牵着往教学楼跑。

顾乔东看着母子二人的身影,眼底渐渐露出浅浅的温柔,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正要迈着步子跟上的时候,谢长生缓缓的走到了跟前:“顾市长……”

顾乔东转头过来,中午的阳光很明亮,谢长生整个人的轮廓在阳光下散发着浅浅的光晕,他微微眯眼,好一会儿这才看清楚他的模样,很清秀年轻的一个男人,鼻梁微微的肿着,当并不影响他清秀的模样,嘴唇轻轻的抿着,眼底有着亮而坚定的光芒。

顾乔东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他,而谢长生心里却有些说不出的紧张,捏紧了拳头让自己别退缩,抿着唇,看着身材挺拔又颀长的顾乔东,他看着斯文儒雅,但只是静静的站着不说话,身上都有种威仪,这是为官多年沉淀出来的气息。

“思思姐说,她不会跟你再续前缘。”谢长生不知为何就把这句话脱口而出了,一说完他就懊恼起来,看到顾乔东那似笑非笑的模样,顿时就觉得自己这样直白的来跟他挑衅,很幼稚。

“不跟我,难道要跟你么?”顾乔东站在一旁,抱着双臂,眼底流泻出几分不屑,但英俊儒雅的脸上却又染上了几分浅浅的哀伤,他知道谢长生敢跑到他面前说这句话,一定是黎思思跟说过的。

昨天是看到谢长生敢那样亲昵的对黎思思搂搂抱抱,他这才失去了理智,在街上就直接动手揍人起来,但是今天,他看到谢长生的时候,只觉得这根本就是个年轻的愣头青,黎思思怕是根本就不会心动,他也不会再去跟谢长生动手起冲突,失了身份。

谢长生终究是太年轻,无法做到像顾乔东这样喜怒不动声色,不过是这样飘飘的一句反问,谢长生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难堪,失神的片刻,心底腾升起一股自卑,转瞬又变成滔天的怒意,目光死死的盯着顾乔东,抿着唇,声音都带着哑然的怒意:“当初在首都的时候,也没见你对思思姐有多好,要不然为什么你们会离婚了?思思姐为什么又要跑去与世隔绝的山区支教两年?你不要脸的缠着她!”

说到过去在首都发生的那些事情的时候,顾乔东的脸色转瞬阴沉了几分,但看到谢长生这幅失去了理智的样子,不由得笑意更深,语气越发讥诮的说道:“那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与你何干?说起缠着她,到底是我缠着,还是你缠着,嗯?”

谢长生气得全身都发抖起来,越发口无遮拦起来,打定了主意要让顾乔东也不好过,说道:“顾乔东,当年思思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她被人绑架了,受了重伤躺在医院里,也没见你去看过她几次,后来网上又爆出关于你的那些不堪事迹,bao养情人、家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些事情总不可能空穴来风吧,要不是你对思思姐不好,你们怎么又会离婚?后来思思姐从首都离开的时候,你人又在哪里?她当时到了自己家门口,都不敢进去,最后跑去了山区支教,那么艰苦的条件,几乎是与世隔绝,她却是待在那里不愿意出来!顾乔东,如果不是你带给了她极大的伤害,她又怎么会这样避世?!”

黎思思从来没有跟他提过她跟顾乔东的这段婚姻,但是他知道黎思思过得不开心,他过去首都跟她遇见的时候,她浑身都弥漫着死寂一般的哀伤,孱弱得令人心疼,后来离开她离开首都,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到了家门口都不敢进去,要有多凄凉无助,才会逼得她无处可去……

他一番话说完,顾乔东默然而立,眉心皱出很深的褶,身上有着隐约的戾气和哀伤,盛夏正午的阳光炙热的笼罩在他身上,在他硬冷的周身氤氲出刺眼的光芒,谢长生本以为他会失控的勃然大怒,却不料他紧抿着唇,一言不发,透着几分寥落的气息。

沉默了好一会儿,谢长生又开口几乎是带着哀求的说道:“顾市长,你放过思思姐吧……”

顾乔东缓缓的抬头起来,看向正穿越操场往教学楼走去的母子二人,目光转动,落在黎思思身上,她飞扬起的裙摆在空中晃出令人心醉的弧度,停留了好一会儿,这才又转头看向谢长生,儒雅英俊的脸上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要开口说话之际,发现嗓子里跟火烧一般,干哑难受,他咳嗽了一声,清了嗓子,这才缓缓的说道:“放开她,给你机会么?”

谢长生被他这么一句含着讥诮和不屑的反问,激得又是胸口一堵,不由得瞠目欲裂,却又听得他低沉着嗓音说道:“既然我给她带来了伤害,那我更不能将她放手,以后我会好好的补偿她,不劳你费心。”

顾乔东说完,转身就朝着母子二人的身影走去。

顾森牵着黎思思走进来教室,教室里还有三四个孩子还在打扫卫生,顾森撒腿就跑到最后一排的位置,开始把抽屉里的东西往书包里塞,脸上笑得格外甜,正好打扫到他位置的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肩上带着中队长的红色肩章,眉开眼笑的看着他:“顾森,这次的暑期亲子夏令营活动,老师说就剩你一个还没表态是参加还是不参加。”

顾森冷傲的瞥了一眼这个小女孩,一伸手,将书包拉链拉上,小女孩又继续惋惜的说道:“你要是不参加,那多没意思呀……我还想跟你玩呢……”

顾森没有理会这个小女孩,倒是另外一个小男生插嘴进过:“佳佳,亲子夏令营他肯定不会参加啦,家长会他爸妈都没来过一次,他不参加就不参加,我有参加,我跟你玩!”

“谁告诉你我不参加亲子夏令营的?!”顾森把手里的书包用力的往桌上一磕,一脸肃杀的瞪着这个小男生。

这个孩子比顾森矮了半个脑袋,嘿嘿的笑两声,没有说话,目光发直的看着小女孩佳佳,旁边剩下的几个孩子起哄的笑了起来。

“顾森,你每次打架了,你爸妈都没来过,过来的都是你爸爸的司机还是秘书。你爸妈都不管你,你要参加亲子夏令营,父母总要有一个陪着你吧。”

“对呀,顾森,有次你说你妈妈离家出走了,是不是跟别人男人跑了?”

“然后你爸爸换了新的老婆,后妈给你爸爸生了孩子,所以没人管你?”

这些半大的孩子,说着这些似懂非懂的话,不管是天真无知,还是别有深意,黎思思站在门口听着都觉得心里堵得慌,想着她不在的这两年,顾森遭受的这些言辞,心里难受得厉害,想要赶紧把他叫出来,结果他突然一脚踹翻了身边的板凳,用力的推了一把站他最近小男孩,朝着这群起哄的孩子怒吼道:“你妈妈才跟别的男人跑了,你爸爸才找了后妈!”

他气得咬牙切齿,捏着拳头就要开始揍人,小女孩佳佳赶紧吓得拉着他的胳膊,似乎带着哭腔的说道:“顾森,你别又打架呀……”

正好陪着顾森打完了群架的那群孩子,似乎在别处玩了一会儿,这会儿满头大汗的从后门跑进来,似乎要收拾自己的书包,看到一群人围着顾森,顿时就都冲了过来,一副护着顾森的架势。

刚刚在办公室就敢出声说话,矮矮胖胖的那个小男孩叫向楠,扯着嗓子厚道:“干什么,要打架啊,来呀!”

眼看着一群孩子又要打起来了,黎思思赶紧扬声说道:“森森,还没收拾完么?”

所有的孩子都朝着教室前门看去,顾森长得算是孩子里高挑的一个,白嫩的脸上有着打完架残留的青紫痕迹,很醒目,黎思思在这群还孩子的注视下,缓缓的走了进来,伸手轻轻的摸了摸他黑色的卷发,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声音温和得如春风拂面:“如果收拾好了,我们就回家,你爸爸还等着呢。”

【题外话】

11点左右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