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就这么在房间里僵持着,沁进来的月光,在地上落下斑驳的光点,顾乔东眼眸中的肃杀和寒意还有跳跃的怒火,让黎思思心里蓦然叹息,她清浅的笑着,眼眸在夜里显得越发璀璨明亮,而他却觉得胸口沉闷得似火山要喷发般,汹涌得在体内奔流着。

黎思思不知道在墙角站了多久,他亦静静的站立着,窗外月光黯淡了下来,光线昏暗了很多,她长发如黑色绸缎一般铺散在她白莹的肌肤上,半露的脸颊,显得安静而美好,却是他伸手再也触摸不到了……顾乔东内翻涌的怒气忽然就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在心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黎思思缓缓的抬头,见他颀长的身躯渐渐的走出了房间,客厅里昏黄的灯光拉长着他的影子,显得寂寥而落寞,他走得很快,不过是眨眼间,就拐上了楼梯,出了她的视线。

黎思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手心不自觉全是汗,她轻轻的过来将房门反锁着,转身就顺着门被滑了下来,抱着双臂缩成了一团,眼眶微微发胀。

她这两年很想念森森,顾乔东的模样在她刻意的遗忘下都模糊了,无数次的午夜梦回跟森森母子重逢,可是真的遇见了她又惶恐不安起来,遇见了森森,势必会与见顾乔东……她不想要跟他有任何牵扯,可是森森是她和他的孩子,她跟他又必然会有牵扯,在这样徘徊不安的矛盾中,黎思思只觉得自己住在这里的几日,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翻来覆去都很难受。

她目光触及到放在的床上的苏醒玫瑰花,柔柔的笑了两声,眼底情愫难辨,起身走到床边将这束花从窗外扔了出去。

顾乔东早上起来的时候,只有李婶一个人在厨房准备早餐,他目光触及到那扇紧闭的客房门,回想着昨晚,心里昨晚的发生的事情,整个人就愣神了。

“先生,早餐好了。”李婶摆好碗筷放到他跟前,顾乔东这才回神过来,早餐吃到尾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她早上没起来么?”

“黎小姐还在睡吧……”李婶笑着回应,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先生,您跟黎小姐之间……”

“她是我前妻,我想跟她复婚。”顾乔东淡淡的说着,拿了纸巾擦嘴角,起身去上班。

李婶看着顾乔东离去的背影,觉得他身上有着浓郁的落寞,看着他在玄关换了鞋,然后开门走了出去,开门的那一刹,金色的晨光从他头顶洒落下来,模糊了他整个人的轮廓……

顾乔东走出来,不知为何,早上没有看到她,心里有些沉闷,绕到了她房间的窗户这边,想要看看她在不在房间,却看到了昨晚他送给她的苏醒玫瑰花,颓败的躺在地上,花瓣散落了一地,狼狈又零落。

他愣了又愣,怔了好一会儿,额上的青筋剧烈的跳动着,恨不得冲进房间掐死这个女人,他的一片心意,她当真是一点都看不到么?!

他沉着脸,弯腰过去将地上的苏醒玫瑰花捡了起来,上面很多花瓣已经失了水分,更沾了不少泥土灰尘,他痴笑一声,抬眸朝着那扇半开的窗户看了一眼,另外半边窗户拉上了窗帘遮挡住了视线,他没有看到她。

黎思思站在一半拉了窗帘的后面,听到他离开的很轻的脚步声的时候,这才现身出来,看到他拿着那束破败的苏醒玫瑰花离开……出来小区的路上,顾乔东将它扔进了垃圾桶,却又鬼迷心窍的给杨杰打了电话,让他再去订一束苏醒玫瑰花……他就不信,他日日送,她是不是就日日都扔!

两人这次之后,关系就这么僵持着,不知道是黎思思的故意,还是顾乔东的刻意,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着,竟然一天到晚都碰不到面,顾乔东早上起来上班的时候,她在屋里没有出来,晚上回来的时候,她又早早的进去屋里,偶尔在客厅里撞见了一两次她陪着森森,转眼她就回去了屋里睡觉。

虽然黎思思每天都能收到一束快递送上门的来的苏醒玫瑰花,但她假装不知道是谁送的,每次都面含微笑的签收了,然后一到晚上,就扔到了窗户外面,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总能看到顾乔东默默的将她扔掉的这束花捡走……他不点破,她亦假装不知道。

两人之间就这么僵持了十几天,黎思思倒也过得自在,中途还买了一些用品,托谢长生让人送进去给明和村的希望小学。

傍晚的时候,森森拉着黎思思在自己附近散步,母子二人闲着一起种了不少花草,都在黎思思窗户外的那片草地上,反正栅栏圈出来的范围都是属于顾乔东房子的地儿,家里没有个女主人伺弄,也就没有细细的规划过,倒是黎思思来了以后,渐渐的有了规整。

快递送玫瑰花进来的时候,是李婶帮忙签收的,她捧着玫瑰花兴高采烈的递到黎思思跟前的时候,她正弯腰瞧着种下的那些花草,没有抬头,倒是一旁的顾森一把就抓过了这束花,在鼻子前嗅了嗅,黑溜溜的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好奇的说道:“妈妈,这是谁送给你的呀。”

“森森,你种的月季花长新叶了。”黎思思温和的笑着,给他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水,指着面前的月季。

“我昨天就看到长新叶了。”顾森把手里的玫瑰花往她面前捧了捧,心里有些着急,无论如何,他肯定希望自己的爸妈在一起,现在居然有人送玫瑰花给黎思思,他当然要打听清楚,重复又问了一遍。

黎思思看着他小脸上急迫的样子,大眼睛黑亮黑亮的,这段日子养得白白嫩嫩的,双颊肉嘟嘟的,看着越显得讨喜可爱,卷卷的头发有些长了,都快耷拉到了眼睛,她伸手给他扒了扒额前的头发,温柔的笑着:“森森,头发长了,明天带你去剪一剪。”

顾乔东下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她温柔浅笑的模样,隔着青青绿柳,她侧脸的笑,袅袅娜娜,唯美动人,他忽然就情不自禁的看得迷了眼,唇角缓缓的勾起,站在一棵柳树后,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不知道她在跟森森说些什么,浑身都透着慈爱的光芒,脸上笑意荡漾,这都十几天了,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他见她的次数屈指可数,他跟找虐一样,每日都过得煎熬,而她却过得心无旁骛,好似根本不受影响一样。

她从森森手里接过了那一束苏醒玫瑰花,低头在耳边嗅了嗅,不知道说了什么,顾森一下子就恼火了,从她手里抢过那一束玫瑰花,狠狠的丢向了别处,他忍不住手心紧紧的磕到树干上,粗硬的树干硌的他掌心一阵疼,他看着她脸上毫不在意、浅浅的微笑,不由得唇角演变了自嘲的笑意,用力的拍了两下树干,缓缓的朝着母子二人走去。

“爸爸!”顾森先看到了他,开心得朝着他大喊起来,一双明亮的眸子黑漆漆的,似邀功一般,跑到他跟前,说道:“刚刚有人给妈妈送玫瑰花,哼,我把花给扔掉了!”

黎思思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仿佛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顾森的脑袋,而顾乔东则目光灼灼的落在她脸上,见她扬唇轻笑,面上波澜不惊。

她亦回看着他,见他脸上保持着温和的笑意,仿佛没有听到森森的话一样。

“吃过晚饭了?”顾乔东关切的询问着,黎思思笑得璀璨,撩了发丝到耳后,轻声说道:“以为你最近这些时日都很忙,所以我跟森森先吃过了……”

顾乔东听了她这句话,忽然就兴意阑珊起来,嗤笑了一声,说道:“那我先进屋了,李婶应该还给我留了晚饭。”

顾乔东转身就走,走得干脆利落,黎思思静默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着淡淡的沉闷,一直强制保持的平静,不知为何在这一瞬间心中会觉得有些苍凉。

她站着恍了神,一直到森森喊了她半天,她才回神过来,这才发现自己背后已经湿黏一片,心底渐渐的涌上了几分自嘲……她原本以为自己能够一直疏离淡漠的去拒绝顾乔东的心意,可是真的感觉到他的失望和受伤的时候,她居然会有种良心的谴责和难受。

虽说她一直告诉自己,她已经放下了顾乔东,可是今天看到他这般落寞的离开,她竟然有种愧疚感……真的是很可笑,太可笑了。

当初她喜欢他卑微到了尘埃里,可是最后又能怎么样,她一点都不信近乎八年的时间都没能让他改变,如今分开两年还能让他回心转意了不成?黎思思此刻思绪混乱纷飞,最后定了心思,她没有做错,凭什么他要重新开始,她就要接受?当初她放低了姿态去取悦他的时候,为什么他就不接受她的心意反而弃之如敝履?

“森森,我们进屋吧。”黎思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底一片风轻云淡,牵着森森回去屋里。

她刚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就看到顾乔东已经洗了澡从楼上下来,头发微湿,带着水润而轻轻的贴在他的脸颊上,没有像往日一样穿着正装,而是随意的套了一套蚕丝的居家服,整个看着俊美亲和了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