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番外——顾乔东篇/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快就进来了?”顾乔东见她牵着顾森回来了,脸上染着温润的笑意,走到她跟前来,顾森鬼精灵,眼珠溜溜的转了一圈,知道父母二人是有话要说,嚷嚷着太热了,要上楼冲澡,然后一溜烟的跑得不见了。

两人这么静的距离,站立了一会儿,她好似听到了顾乔东似有似无的叹息,然后他伸手拉着她过来了沙发上休息。

不知是顾乔东捏她的力道有些大还是怎么的,她只觉得手腕有些刺痛,蹙眉轻轻的扭了两下,他见她不情愿,松开了她的手腕,眼尖的瞥见了她手腕上有一条细长又发红的划痕。

“怎么这么不小心?” 顾乔东蹙眉,又重新拉过了她的手,低头轻轻的吹着她手腕上的划痕。

湿热的气息传到她的手腕上,有种轻轻的刺痛和酥麻感,她下意识的就想抽回来,他却将她手指拽得更紧,更是一低头,唇覆到了她的手腕上,带着不容抗拒的强势和霸道,可他却偏偏又是缓缓的伸出舌尖,一点点的亲吻着她的手腕,像一把火般,缓缓的烧到了她的手掌心……他舌尖滚烫的温度让她愣得不知所措,好像体内有一把火渐渐的点燃了,双加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她深情恍惚的看着仍旧在低头亲吻她手掌心的男人,却见他眉心皱出了一道很深的褶子,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指尖一点点的伸过来,似要抚平他皱着的眉心……

好像这一刻过了几个世纪那般漫长,所有的一切都跟慢镜头一样,她以为他还要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他忽然就放开了她的手,蓦地站了起来,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朝着她露出温柔的笑:“思思……”

黎思思静默的坐在沙发上,拽紧了被他亲吻过的手心,仿佛掌心的滚烫还未散去一般,她似能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声,可是整个人却又出奇的冷静,听到他缱绻却又夹杂着矛盾的呼喊声,她低低的应了一声。

“没什么,这些日子跟你住在一个屋檐下,却感觉好久没见到你了。”他的声音很轻,似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一般,含着一股轻轻的叹息和惆怅。

黎思思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听见他又继续说道:“思思,我请了几天假,想要带你去云水谣玩几天,等我们玩回来休息两天,正好森森的亲子夏令营也开始了……”

“我不去。”黎思思根本就是下意识的就拒绝了,根本就没有过多的思考,一抬头,见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唇角染着浅浅的笑,他五官的轮廓在这一瞬间,格外的清晰,眉心舒坦开了却仍旧有着习惯性皱出来的褶子。

“思思,跟我一起去吧。”他的声音没有了这些时日常带的哀求和叹息语气,而是格外的平静,沉沉的开口,却是待着淡淡的笑意,“旅游回来了,你想做什么都行……哪怕是,你要从这里搬出去,都行……”

黎思思一怔,心脏碰碰的乱跳了两下,豁然睁着双眼,直直的望着他,他亦静静的看着她,沉默了许久,她才轻轻的回应着:“好,我跟你一块儿,你最好说话算数。”

“嗯,明天就出发吧,我晚上跟森森说。”顾乔东点点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黎思思被他这样温情的目光看得思绪都乱了,起身说要去洗澡,然后回去了客房。

窗外的天际只剩下火烧一般的残云,她耳边是漫长的寂静,脑海里纷乱得跟结成了球一般,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找了衣物去冲澡。

顾乔东一个人在客厅站了好一会儿,李婶以为他吃完晚饭了,准备过来收拾碗筷,却见上面的饭菜都没有动,而他又深情恍惚的样子,悄声把饭菜又拿进去厨房微微加热保温。

顾森早就洗澡好了,在床上滚来滚去,想着自己今天扔了那束玫瑰花,替顾乔东守护着黎思思,忍不住心里一阵得意,所以顾乔东进来房间的时候,他立刻就坐了起来,挤眉弄眼的说道:“爸,跟我妈聊得怎么样?”

“挺好,我们明天打算出去旅游。”顾乔东淡淡的说,似有气无力一般,顾森倒是反应极大的嚷道:“你们跑出去旅游,那我呢?”

“在家待着,李婶照顾你。”顾乔东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睛看着顾森愤怒的双眸,脸上没有笑容,微微沉着脸,顾森顿时就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大声嚷嚷着提反对意见,一副委屈的模样,小声嘀咕道:“爸,我怀疑我不是你亲生的。”

“难道你不想你妈回来?还真的打算让她给你找个后爸了?”顾乔东耳朵很灵敏,顾森的嘀咕他都听见了,眉梢微挑的看着他。

顾森倏的睁大了眼睛,明白了顾乔东的意思,抹着自己的下巴啧啧了两声:“爸,原来你是这打算呀……”

顾森越想越觉得可以,点点头说道:“我看也是,妈都回来大半个月了,还一直住在一楼客房,还跑去跟那个谢公子见了几次面……”

顾森自说自话,边说边点头,顾乔东倒是站在一旁听得清楚,知道黎思思还去见了谢长生几次,不由得脸色又沉了几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嘲弄。

所有的细微末节串联起来,全部都说得通了……那时候西兰村暴雨导致山体滑坡,他过去慰问的时候,村民说看到好几次的公子哥,就是谢长生吧,那辆青A的路虎越野,是严家的车……黎思思在山区支教,而西兰村里面的民和村就有希望小学,所有的一切都对的上号……之前谢长生还跑过来告诉他,黎思思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顾乔东伸手轻轻的抚住自己的心口,稍微好受了一些,可是又渐渐的变得酸痛起来……他想他没有黎思思那么好的忍耐吧,当初跟他结婚的那些年,他那般对她,她都笑语盈盈的忍了过来,如今不过是半个月,他就有些透不过气来,一次又一次的克制着自己不去动怒,不去计较她的淡漠、无动于衷……她不愿意接受他的好,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卑微亦或是低声下气的去迁就、去讨好她……

当初亲手将她推开,她走得义无反顾,如今他是真的想要将她找回。可是,顾乔东不忍继续想下去……也许明天开始的这场旅行,回来以后他跟她能和好,也许,他再也没有机会去送她苏醒玫瑰花了,他心底竟一点把握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两人各拧了一个行李箱,动身前往南靖县内的云水谣。

两人过来云水谣古镇的时候,正赶上了台风刚过境,导致小镇这里阴雨绵绵,溪边古栈道上的青石砖已经被水淹没了,这样灵山碧水,超然物外的秀丽风景,自然是下车步行要来得畅快。

黎思思静静的望着窗外,起了水雾的小镇越发显得烟雨朦胧,这里水乡秀美的女子,提着长裙,一手撑着伞,一边赤着脚,娴熟的抹水趟过去,即便不是风和日丽的天气,过来这里游玩的旅客也不少,她正看着车窗外的人生百态,顾乔东忽然一下就把后车门打开了,见他脱了鞋,光着脚,两只裤腿挽了起来,直接踩在地上的水滩里,手里还撑着一把伞,温情的笑着朝她伸手:“刚刚问了这里的客家人,沿着青石板踏过去,进去村里……”

黎思思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平底鞋,怕是一下车,就会被水浸湿了,正犹豫着,她看到旁边又有不少人脱了鞋子,踩在水里面的青石板上,笑靥灿烂的走着。

“我背你,这水挺凉的,你别光脚淌水。”顾乔东在她犹豫之间,直接丢了手里的雨伞,弯腰进来车里,目光专注又温柔的落在她脸上,声音流淌着浅浅的温和:“我先背着你过去,杨杰绕道把车子开进去。”

“好。”黎思思迅速偏开头,不去看他眼底璀璨又炙热的温情,他轻轻的两身,出来车厢,在车门口,半弯着腰,黎思思迟疑了一会儿, 见他侧头过来看了她一眼,她缓缓的伸出双臂到他勃颈上,顺势捡了地上的雨伞,他搂住她的大腿,借力缓缓的站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踏上水里面的青石板。

黎思思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搂着他的脖颈,趴在他后背上,走在浸在水里的青石板并不是那么安全,前面就有不少人走着走着就滑到了小溪里,扑腾起很大的水花,嬉笑怒骂着又重新上来青石板继续往前走,顾乔东走得很慢,后面还跟了不少人,有些没有耐心的干脆淌到溪水里,绕过两人往前走……

黎思思看着渐渐小到要停下的雨水落在溪水里溅起很小的水花,还有不远处的山村氤氲在雾气里越发显得朦胧秀丽,这里的风景跟西宁山区的不同,这里显得小家碧玉、温婉动人,湿黏黏的空气,一呼吸好像把水汽都呼吸进去了一样,跟西北的干燥完全不同。

她趴在他背上欣赏着这古镇的风景,而等他背着她上来这边的岸,他已经呼吸沉重了很多,但是他并没有将她放下,她亦没有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